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仇和能“求和”吗?]
郭少坤文集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仇和能“求和”吗?

   

郭少坤

   需要说明的是:前面两个“仇和”中的第一个字“仇”又读为“求”(音为‘qiu’——是为中国百家姓之一—他是一个人名,即姓仇名和——仇和);后两个字“求和”是当代最流行的政治述语——求和谐社会——的简称。

   接下来就是言归正传了。本人为什么要以此题目写这篇文章呢?因为,这个曾经在江苏省宿迁市市委书记、后又到云南省昆明市任市委书记的他,为了响应中共总书记胡锦涛“构建和谐社会”的号召,为了向党中央展示自己的政绩,便突发奇想,突然在昆明市搞了一个什么“市长及各部门领导人的公开联系电话”方案,说是让老百姓近距离的和政府领导人接触,以此解决问题和构造“和谐社会”。

   于是乎,在近日,根据昆明市委书记仇和指示,《昆明日报》刊发专号用4个整版公布了从市委书记、市长到5区、1市、8县及市直各部门党政领导班子成员的联系电话,同时详细刊登了各领导的职务分工情况。此举在市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一时间“洛阳纸贵”,昆明市的报纸很快被一抢而空。虽然关于政府部门公开办公电话,在国内已不是稀罕事儿,但是像昆明这般隆重地通过媒体集中性地公开“党政领导班子成员的联系电话”,在国内却是头一遭。不过,这种新型监督方式的实效如何,官员电话是否能够真正“热”起来,还要等待时间的考验。

   目前,我们的许多官员:能讲、善说。讲起来头头是道,说起来花样翻新;做起来虎头蛇尾,甚至“虎头”都没有,只是说说而已,纸上谈兵。长此以往,只能让百姓伤心、心凉。仇和,给党政官员带上了紧箍咒;为百姓诉说、投诉开了闸门。他开全国先例,他让人看到希望。百姓需要仇和这样的官员;官员们也该用仇和这面镜子“照照”自己。但是,其效果又是如何呢?我们不妨来看看:

   “35位副局长电话,22个不接”。据昆明市市民反映:在17日上午10点半左右,市民们连续拨打了媒体公布的4个政府部门领导电话反映问题,但都没有人接听。随后,记者在上午10点40分至中午12点,下午4点至5点20分这两个时段,拨打了昆明市有关部门35个副局长的电话,结果有13名副局长接听了电话,其余22名副局长的电话根本无人接听。市民谢伟花了半个小时一次又一次地拨打市委书记的电话时,他傻了眼,他说:“我前后一共拨了7次,有5次忙音。另外两次则说这个电话已停机”,第八次接通了。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谢伟的好运气。当记者按照《昆明日报》刊登的号码致电一些政府部门时,大多数电话都是占线,而有些部门即使拨通了电话,也找不到直接的负责人。(以上消息来自《腾讯》网站)

   从以上的报道中,我们已经看出这位“新官上任三把火”的这一把火并没有烧好,显然,除去有着明显的哗众取宠嫌疑之外,也让人感到有愚弄人民的手法在作祟。因为,在此之前,已经有很多地方也曾经设立过“政府热线”、“市长热线”,可群众的反映并不怎么好,不好的原因是,刚开始热闹几天,有些官员热情倾听群众的诉求,可日子长了,耐心就不够了,有的电话半通不通,有的干脆得很,让电话一只处于忙音状态。还有的“市长热线”名不副实,挂其名听不到本世纪末其声,名曰“市长热线”,接电话的却不是市长,一年到头总是几个“接线员”在那里接听,电话打来打去,问题却总是得不到解决。这样的闹剧在全国各地随处可见:比如说在作者居住的徐州市有一个王培荣(中国矿业大学教师)为了维权多次在国际网站呼吁,虽然是在最后引起徐州市市委书记徐鸣的关注并亲自接待了王培荣,可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搞得王培荣愤愤不平,至今仍然可以在网站和邮箱里看到王培荣的呼吁书,而且将他们的维权(仅仅是和一个区属的办事处打官司)不成功上升到“黑恶不除,将亡党亡国”的高度。

   由此可见,在一个根本没有民众参政和舆论监督的政治体制内,地方政府的任何领导人出台任何所谓的新政策、新办法都是无济于事的,即使是当地领导人作出了什么批示,由于“县官不如现管”这几千年的恶劣传统观念在影响着现实,问题仍然是难以解决,更何况是问题根本反映不到领导人面前。

   中国是一个由几千年封建制度统治的国家,中国人至今没有脱离盼清官的人治思想观念,最明显的例证就是在当今腐败猖獗的现实中,中国人仍然想念毛泽东,他们希望毛泽东那样的皇帝再现,希望毛泽东再生和领导他们“打土毫、分田地”、“杀富济贫”,更希望毛泽东杀那些比刘青山、张子善不知道要贪污腐化多少倍的贪官污吏。严重的对现实不满已经使得他们没时间、没空间考虑独裁专制的危害,这种令致力于民主和法治制度化建设的人士尴尬不已和无奈的现象的确是当今现实社会面临的最大最新课题,也到了我们不得不认真研究和思考的时候了。

   好在像仇和这样的小儿科把戏已经为人们慢慢看透并识破,可以相信,不但是云南省昆明市的人民不再相信那个共产党的市委书记,大多数中国人也不相信这种纯粹的形式主义和官场作派,老百姓谁都明白,别说是反映问题的老百姓找不到当官的,即使是亲自上访到北京的中南海,甚至是来到中央领导人的家门口,把申诉材料交给中央领导人也没有用(顺便提一句,我在1997年被当地非法辞退后,曾经托人把申诉材料亲自交给中央政治局常委乔石,可至今仍然未得到依法处理)。因为,很多中国共产党党组织里面的领导人不但是党性出了问题,连正常的人性也沦落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他们不但是公然对抗共产党的政策和国家的法律法令,而且连对人民起码的同情心也没有了,他们看不懂中国字,听不进那些弱势同胞们的语言和呼声,他们的眼里根本没有群众,有的只是那些提拔他们的上级领导,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向他们的上级领导负责,在这样的状况下,又如何指望他们去解决老百姓反映的问题并化解社会矛盾呢?!

   像昆明市市委书记仇和以及所有像他这样的政治作秀者,本来就是表演给他的上级看的,和老百姓的利害关系毫无意义,所以,统统应该就此打住,不要再浪费国家的能源资源和欺骗人民的感情,因为你们这样做,不是在积极响应胡锦涛先生“构造和谐社会”的号召,而是在以此虚伪的手段破坏和谐社会的建设,最终是和共产党想达到的目标背道而驰,也和国家的长治久安大政方针于事无补。

   结论是:昆明市市委书记仇和以此办法未必能“求和”,相反地是,这种官僚主义作秀的办法如果继续蔓延,只能是引起老百姓的更大反感来“仇”视这种虚伪的“和谐”。因此,我们还是诚恳地建议所有的执政党(共产党)领导人都要尽快的回到共产党得以成功的“实事求是”道路上来,还是要像当年反对蒋家王朝时那样,继续鼓吹民主自由,继续反对独裁专制和官僚主义,千万不要再做表面文章给老百姓看,以贻误甚至是葬送自己的前程。

   2008年2月21日星期四

   于徐州家中

http://www.fireofliberty.org/article/7373.asp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