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胡佳能够获得“保外就医”吗?]
郭少坤文集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绝食就是维权
·何谓“敌对势力”
·“人治”的可怕
·解读 “ 八荣八耻 ”
·推荐一篇好文章:《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退党 ” 浪潮下的思考
·民主才是我们共同的信仰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鼓与呼
·想起林牧先生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高智晟被捕的启示
·立法贵在“宽严有度”吗?
·看高智晟案件办理中的一系列违法现象
·郭飞雄犯了什么“罪”?
·如何看待陈良宇的下台?
·中秋寄袁红冰先生暨《自由圣火》诸同仁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抗议广州警方逮捕郭飞雄先生
·沉重悼念林牧先生
·唁电
·怀念林老
·祭孔大战下的陋习黑榜
·胡温“抱孩子”与刘备“摔孩子”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中国人为何“失礼”于外
·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前夕致东海一枭先生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武汉市司机被打的启示
·好一个“自由的表达”
·“大人们”都怎么啦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2007
《北京之春》
·完整真实的胡耀邦——读《自由声音》后感
·反右运动草菅人命
《人与人权》
·权权交易枉国法 滥用权力护犯罪
《民主论坛》
·谁来做我的“人头琴”?
·一个乡干部的“民主宣言”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被盗何时休?
·感事二首
·赵紫阳先生逝世二周年有感
·苦人斋宣言
·卖炭翁
·趁着
·浪淘沙.志趣
·幽默的盗贼
·警察们在干什么?
·
·交换
·共产党不是一个党
·咏梅(二首)
·杂感(四首)
·铁汉孙立勇
·猪年拜年偶得(一首)
·是捧腹还是深思——看二会代表传出的“顺口溜”
·拆迁中的“钉子户”与血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佳能够获得“保外就医”吗?

   

郭少坤

   从网上看到,胡佳先生的家人和律师正在向狱方申请保外就医。

   据胡佳先生的法律代理人李律师介绍,自4月3日胡佳案宣判之后他和李劲松分别于4月3日、4月14日下午去了关押胡佳的北京市看守所,但4月14日下午看守所以胡佳去做投牢体检为由拒绝了律师的会见申请。4月14日是胡佳上诉期的最后一天,但看守所既不让律师与胡佳见面或通电话,也不转交上诉或保外就医的申请材料。李律师认为,4月14日判决还未正式生效,做投牢体检为时过早。现在胡佳的母亲已作为具保人,委托律师提出了保外就医的申请,但看守所不按规定程序拒不接收材料,因此律师只得直接联系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但从4月15日至今一直无法联系到中院的主审法官,中院曾推托法官出差4月18日才回来,但律师今天联系主审法官依然未果。

   李律师同时表示,鉴于胡佳的健康状况,迫切需要申请保外就医以进行及时治疗,而且胡佳的身体条件也完全符合保外就医的规定,下周法院方面如果继续延续,律师将继续与看守所交涉,如果胡佳被移送到监狱,律师也将直接向监狱递交保外就医的申请材料。此外,宣判以后亲属是可以获准与胡佳见面的,但胡佳的妻子曾金燕的这一也被看守所剥夺了,这既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也有悖于人性化原则。

   看了胡佳先生的此种处境,突然使我联想到当年自己在监狱的状况,同时也很自然的得出这么一个结论,那就是:胡佳的保外就医是不可能被批准的。原因很简单,也就像当年的办案人员对我亲口说的那样:“你别看你是公伤,也不会对你保外就医。否则,如果叫你出来,政府还费那么大力气把你关进来干什么!”的确是那样,只要当地的共产党把你抓了,尽管是你不但没有任何罪,反而有功于国家和人民,甚至是有利于共产党的统治,但你也休想走出他们的监狱。直到把你关到日子,出了他们心中的气才会把你放出来。遍观所有因为良心和行使人权得罪当局而被捕判刑的中国公民的结局,莫不是如此。

   记得我在因为为农民维权被捕入狱后,因为我双眼视神经萎缩和右腿伤势严重,我本人和家人多次向徐州市公检法办案单位和关押我的监狱申请“保外就医”,并再三强调我是因公负伤人员,而且递交给他们大量的病历和病情证明也足以说明像我这样的“犯人”必须保外就医。但是,在当地某些地方官僚的指示下,我的保外就医一直未能得到批准实施,也就这样,我坐满了两年冤狱,使得我在入狱前受伤眼睛还尚存的0.1视力完全丧失,右眼视力也仅剩下0.1;同时,受伤的右腿肌肉已经慢慢萎缩,关节也慢慢僵硬不能够伸缩自如,直到留下终身不愈的“创伤性关节炎”。目前,当我不得不用放大镜和经常注射药物维持着自己的生活时,当我每走一步就腿疼不堪的时候,我除去领受到了当局某些完全丧失人性的官僚者们的残忍,也真正感受到了中国法律的虚伪,即使是对被他们关押的重病“犯人”。

   我没能够被“保外就医”的个案除去和其他被关押的良心道义人士有着“公伤”和“私伤”的区分之外,在其他无视法律、不讲人道等方面都还是一样的,比如说,不论是早在以前被关押在狱中长达20年的胡石根先生、长达13年的秦永敏、刘贤斌先生、长达7年的何德甫先生等民主党人,还是在近年来被关押的维权代表人士陈光诚、郭飞熊、吕耿松先生等人,都没有能够按照法律规定对他们实行保外就医,使他们获得人道的关怀。今天发生在胡佳先生身上的同样问题,也尽管是胡佳是一个严重的肝病患者,从过去历来当局对被他们视为“异己”的人士处理手法上来看,胡佳先生获得“保外就医”仍然是不可能的。

   因此,我们不能不更加痛心的看到,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一封建统治遗风还在中国横行并祸害着众多志士仁人时,在因言获罪的现代文字狱中,那些被害者却还在蒙受着身体健康得不到应有保证的非人道摧残,现代中国法律在这些人身上表现出的苍白,再度凸显了人权法治存在的严重性,也更加突出了民主法治建设的紧迫性。

   我常常在想这么一个问题:即使是封建统治时期的中国,当某个朝代兴盛时期,或者是某个新的皇帝登基即位时,为了表明当时王朝的开明自信,往往是“大赦天下”以此赢得民心。而且这样的效果甚好,并一直为历史所延续。可令人遗憾地是,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到了我们这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的近60年历程,却始终不见有历史上“大赦天下”的政治作为,有的只是依靠政治强人在上台后,对一个政治运动又一个政治运动的否定与平反,惟独不见某个领导人在上台后有着“大赦天下”之举。因此,在中国,不论是政治犯还是其他刑事犯罪分子,都没有享受过被“大赦”的国家恩典,想来不能不令人费解与深思。

   当今的中国,不可谓不强大,特别是在奥运会就要在世界召开之际,中国更应该借此向全世界展示大国形象,也更加应该发扬中国传统文化的美德,包括借鉴专制时期开明统治者的做法,也来一个“大赦天下”,将一些不可能再对社会产生危害的犯人从监狱里提前释放出来,尤其是对那些因为表达政治愿望和因言获罪的良心人士,更是要全部释放,以此展现中国政府的开明形象和统治者的自信。可同样令人遗憾地是,我们的政府不但是没有做到这些,反而在奥运会召开之前将胡佳这样的维权者关进监狱,而且不准其保外就医。说实在话,这种并不宽厚包容的做法,的确为我们中国的奥运会即将召开带来了并不美妙的前奏,也不能不令人们为之而扼腕。

   在联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中所说到的唐朝皇帝李世民曾经将300名已经被判处死刑的犯人释放回家看望父母亲后再回来受死的历史典故,我们在感到强盛时期的中国开明统治者的政治宽容之外,也感受到了我们祖宗的贤良美德,尤其是人道主义的广大博爱,赞羡之余,我们真的不能不从内心世界里向当今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及其最高领导人胡锦涛先生呼吁:希望你们也来一个“大赦天下”,提前释放那些已经被改造好和对社会不再产生危害的刑事犯人,特别是释放所有因为政治愿望的表达和因为行使言论自由权利而如狱的所有人士,或者尽快的让那些身患重病的人依法获得保外就医的权利。可以相信,如此以来,我们中国政府的形象将肯定会得到极大的改善,奥运会也将会召开得更加圆满成功。

   否则,如果我们还继续将陈光诚那样的盲人和胡佳那样严重的肝病患者关押下去,除去让我们看到我们国家的“敌人”实在太弱小之外,也着实让世界觉得我们有点太不宽容大度了。因为,将那样的“敌人”释放出来,实在是对社会和政府构不成任何威胁,不信,我们可以不妨一试,套用一句话也只能是“天塌不下来”。

   想象着胡佳那样病弱的形象和陈光诚那样的盲人影子,总觉得他们太弱小,如果当局真的能够让他们走出监狱的大门,我想,在他们走出的病弱背影之后,同样也会给执政的共产党在历史上留下高大文明的形象。

   2008年4月25日星期五

   于徐州家中

http://www.fireofliberty.org/article/7909.asp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