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巩胜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巩胜利文集]->[腐败H5N1变异]
巩胜利文集
·尖峰评论:李娜们凭什么改变了世界?
·独立评论:中国铁道部长刘志军“撞天”
·巴黎G20开天第一次取得“共识”——人民币国际化等待“天机”
·2011:人民币向东,美元、欧元向西——中国资本欲出击全球?
·全球宽松货币下的中国核聚变
·人民币“国际化”谁来给力?
·纽交所改嫁,美国还是超级大国吗?
·储备货币,全球情势有新变
·中国“特权腐败”三原色……
·中国货币与主要国家相向、冲突……
·中国腐败,让亡国亡党持续发生……
·先锋评论:这是怎样的中国“公正”?
·“官民共治”中国真能成行?
·夏俊峰杀城管案:什么能比阳光还更灿烂?
·独立评论:人民币危机正向中国走来
·轮胎特保再战,中国用鸡蛋砸石头?
·贪官腐败、外逃,中国国病、不治之症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7O年的祭与颂
·中国利率之路更艰难——央行罕见突然加息
·6000万桶储油释放的玄机与灾难
·修改《中国入世议定书》凭中国智慧还不够
·美债后遗症影响世界20年?
·美元贬值,令全球亏蚀500万亿
·火火的中国经济,冷冷的中国股市
·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三周年祭——美欧中货币决策谁更烂?
·温州危机实则为公、私制度源头对决
·美欧中货币大战谁更烂?
·中央汇金真能“救死扶伤”中国股市?
·“广交会”的中国经济命脉——来自中国“第一窗口”的现场报告
·G20活着还有意义吗?
·中国拨动G20的全球算盘?!
·中国错过美欧危机历史契机?
·楼市垮塌离析 中国鄂尔多斯风暴再起?/
·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利率缠斗?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2O世纪:7O年的祭与颂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①TPP的世界与中国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③中国:90后改变世界?
·中国革命·反革命——论中国青年韩寒新作《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及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④: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⑤ 人民币“独特作用”非常可怕……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⑥ 中国又迎WTO“操纵汇率”大考?
·港币还不是人民币的“同路人”
·“信心小贩”真能拯救中国股市?
·达沃斯之眼俯瞰中国:常委定夺人民币
·美元、欧元最低利率:中国货币、降率的举世乱象
·王立军事件,中共中央迟迟亮剑
·“王薄事件”国家无作为?——暴露出中国党政体制63年空前冲突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当然该出微软、乔布斯、脸书?
·中国连续三次降息,经济增长却依然怠慢
·G20峰会的根源之殇 ——评第7次G20国峰会及全球经济可能发展方向
·尖峰上的中国经济“两难”
·独家评论:90后中国震撼:少女妈妈弃婴
·废谷开来保薄熙来,显露中国“天机”?
·习近平副主席会见希拉里突遭变故:希拉里身后的中美关系
·中国航母:不属国家、归党
·中国“回归”钓鱼岛?:100多年的中国周边国家现在与明天/
·中国股市: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天堑”
·看美国主导TPP与东南亚十国共同体逐鹿怎主沉浮
·中国零《宪法》的一切……
·中国:何正道、谁邪道?
·《时论中国》系列:赵红霞之超核中国功能
·朝鲜特使“公关”中国的全球综述:朝鲜真要“弃核”前行?
·粤鹤山“年产1000吨铀”项目怎么出笼的?
·独家透视:看“死缓”刘志军之后……
·“钱荒”后央行报告与行动
·【一瞥中国】理清中国债务有体制“死穴”
·“敌国”的经贸游戏怎么玩?
·华南师大谁李鬼、哪李逵?
·路上的上海自贸区有10大瓶颈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上)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下)
·国际观察:中日韩自贸区背后的超核力
·2014:中国经济战区能守住吗?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上).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下).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下)
·“双刚性”中国房地产再火十年?
·“观察与评论”​:中国全球话语权率3​.65%?
·乌克兰危机凸现永恒真理
·荒谬人类5000年极致:全国政协委员称“不要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
·资本主义股市不通社会主义之路?
·国际聚焦:乌克兰危机之中国100年镜鉴
·中国找到苏共倾覆锁匙?(上)
·中共真找到苏联倾覆锁匙?(中)
·中共真找到苏联倾覆锁匙?(下)
·国际聚焦:克里米亚入俄之中国镜鉴
·美元“超核器”来了(上)
·美元“超核器”来了(下)
·“大国关系”300年核变(上)
·“大国关系”300年核变(中)
·​“大国关系”300年​核变(下).
·房地产业遭遇中国改革开放36年“断崖”
·中国用大投资夺取亚洲“话语权”?
·美元升值有多少?人民币不变能多久?
·世纪新论:人类进入QE时代?
·中国股市火山爆发?
·人民币悍然息被逼上梁山?
·“去美元化”的双刃剑将杀谁?(上)
·“去美元化”的双刃剑将杀谁?(二)
·“去美元化”双刃剑将杀谁?(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腐败H5N1变异

地处中国三峡腹地、据中国三峡大坝直线距离不足100公里的中国国家级贫困县、重庆市巫山县爆出交通局原局长晏大彬因涉嫌受贿2226万元,最近正在重庆市第二中级法院上接受法律一审的审判。重庆市巫山县原交通局局长晏大彬因受贿金额巨大、成为“重庆第一贪”而震惊中外;但晏大彬腐败说来非常简单,就是最原始的工程发包、索贿犯罪,没有任何高精尖的腐败犯罪,但却顺利的一路腐败走来,一没在意就成了中国最新兴特大城市重庆市的“第一贪”。晏大彬腐败犯罪成为重庆“第一贪”,演绎了中国改革开放30年至今的经典之作——普及到任何监督机制、任何公民机制都形同为零,令到所有中国人都麻木难解:真是天上掉下个“第一贪”。

    还是在同一地方法院,几乎是同一时间还终审了另一个也很经典的官腐败案件。她是从一个善良普通的公民、经过奋斗了20多年才成为一个县级政府的局长官员,然一世的清白,被两年执政变成了一个腐败分子。值得警醒中国的是:由于中国党政生态环境的恶化、严峻,好人绝对可以变成一个最大恶极的罪犯。两个都中国政府框架下、县级政府的一个局长:一个是不到8年时间贪污腐败2226万元之巨,一个是仅用二年时间就腐败贪污50多万元,从而印证了中国政府、中国社会制度的一些弊端、当然的漏洞,正如中国总理温家宝说:“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走向反面”①。而连“芝麻官”都不到的晏大彬、罗姝俐等,就是因为制度本身有天大漏洞,才使这些平民之官,不管是2年、还是8年时间都一样走坚定不移的走上了共和国的犯罪、不归之路。

案发:洗手间放939万元现金

    2008年1月14日晚,重庆市南岸区铜元局派出所何从容副所长接到融侨半岛•风临洲B区一位住户报警求助,称楼上房屋严重漏水,而该业主不在家,保安不能擅自进入他人住宅。何从容与一名民警随后赶往这处小区。

    警方人士赶到后,发现这户居民的客厅漏水严重,民警和物管人员随即进入隔壁邻居家,由一名物管人员翻阳台进入室内,再打开大门,让民警等进入该房屋。民警发现,这户并未住人,还是清水房。厨房一处水管爆了,正在“哗哗啦啦”的漏水。

    进屋人员和民警则发现卫生间有8个矿泉水纸箱,用胶带密封着,但被水浸泡,已经打湿。民警和物管人员帮着把这些纸箱搬到室内干的地方,却发现下方已被泡烂的一角露出了一扎一扎的红色纸张。“好像是钱!”何从容打开箱子,发现里面果然全是百元大钞。何从容马上报告分局。分局值班领导立即赶来,将这些钞票运走。经清点一数,这些现金总共为939万元人民币。

主人:一个县的交通局长

    房屋主人一下就浮出水面——主人购房省份正是一位名叫晏大彬的男子。经查晏大彬是重庆市巫山县交通局局长,不日晏大彬很快归案。

    巫山县,属于重庆市东部的贫困县,人口60万,一年财政总收入1亿多元。现年45岁的晏大彬就是巫山县交通局局长。晏大彬3月28日被重庆市公安局刑拘,4月3日由重庆市检察院批准逮捕,6月初与其妻付尚芳先后被重庆市检察院第二分院移送重庆市第二中院起诉。

    案件非常简单,检察机关迅速查明:晏大彬自2001年底担任县交通局局长到2007年底,在巫山长江大桥及该县各公路建设项目中,层层贪腐捞钱,有63次共接受建筑承包商送钱2226万元之巨。公诉机关查明发现,晏大彬、付尚芳夫妇为掩饰、隐瞒巨额钱财的来源和性质,将其中的943万元用于以自己和他人的名义购房(共7处房产,其中包括1座联排别墅和1处商铺)、投资多种金融理财产品和存入其本人的银行资金账户。 而晏大彬贪腐2226万元的数字,相当于当地年巫山县财政收入的20%还多。在法庭上,晏大彬对检察机关指控的罪名及受贿金额均明确表示完全承认、供认不讳,他希望“坦白从宽”能放过这个“死刑”都无法企及的巨大数字。据知中国近来被执行死刑的最大贪官、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局长郑筱萸腐败非法收受款物共计折合人民币只有649万余元,就被2007年7月10日11时59分执行死刑。

平民:女教师20年炼成局长官

    她是重庆市涪陵区畜牧食品局局长罗姝俐。她,在一个小学女教师的岗位上,一干就是20多年,之后偶然的一个机会、她终于“修炼”成处级干部的仕途。然而,她从县级局长堕落为阶下囚,仅仅两年时间。

    1960年出生的罗姝俐最早是一名小学老师,之后调到原涪陵地区农校任教,再后来又调至涪陵地区农业系统工作。刚调到政府部门时,罗姝俐没有任何职务,因其工作出色,逐渐从一个一般干部慢慢得到提拔,升为处级干部。历任该区农业局党委书记、农机局局长兼党委书记、畜牧食品局局长兼党委副书记、区政协委员。

    罗姝俐,在重庆市涪陵区很长时间里,她给公众的印象是干练、有魄力、能言善辩,是一个正直的女强人。直到因腐败被斩于马下,经重庆市高院的二审程序后,以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受贿罪数罪并罚判刑10年,才被人们认识到。7月,刚刚收到终审决定后,使人们认识了这位干练、有魄力、能言善辩、女强人,年轻漂亮女局长的背后故事。她本来可以在教师的岗位上一生平安、有所建树的桃李满天下的走完人生的美好历程。但就是短短的两年时间,毁了她的一切。

女局长:掉进“小金库”黑洞

    早在2007年6月,罗姝俐刚调任重庆市涪陵区畜牧食品局局长两个月时,重庆市检察院第三分院职务犯罪侦查局就收到一封匿名举报信。举报人说,罗姝俐在任农机局局长时,用国家的钱给她弟弟办公司;在任农业局党委书记时,干部职工的集资房迟迟未交付。

    干练、有魄力、能言善辩、女强人,年轻时应是个漂亮女人——这是罗姝俐给涪陵市民的印象;能说、敢说、敢做,是她给涪陵政界的印象;有能力、办事果断,是她原来的下属对她的评价。这出场因腐败犯罪,她也使出了浑身的解数。

    反贪局决定先从罗姝俐弟弟的公司查起。通过银行,反贪局找出了涪陵区畜牧食品局的一笔资金流向:农机局计财科会计在2006年1月,从该局账户中取款40万元并汇入“弘毛农机公司”账户。而“弘毛农机公司”正是罗姝俐弟弟的私人公司。

铁证:巧舌如簧难过关

    当罗姝俐被拘传到反贪三分院时,她没有丝毫惧怕。“我是党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组织培养了我,我不可能去干那些违法犯罪的事情。”这是罗姝俐在回答反贪局询问时常说的话堂堂正义。

    反贪局指出“弘毛农机公司”——她说其弟弟成立公司时的注册资金来源情况。罗姝俐则称,弟弟开办公司缺少注册资金,就由农机局借款给他。“这是单位借出的钱,是经局领导集体开会讨论研究决定的,每个局领导都知道这件事情。”反贪局翻出涪陵区畜牧食品局及其全局领导的所有会议记录,让其指证“集体决定”在何方时?以及局领导“根本不知到借款垫资一事”证言时,罗姝俐终于不法抵赖、狡辩,逐交代了她第一件犯罪事实。

    在2005年底到2006年初时,罗姝俐的弟弟想在涪陵做生意。罗姝俐知道做农机生意有国家补贴,于是决定大力扶持弟弟做农机生意。但成立公司需要注册资金,而弟弟没有这么多钱。于是,罗姝俐在其他局领导不知情的情况下,安排单位财务人员将该局“小金库”中的40万元转到弘毛农机公司的临时账户上。40万元,对个人来讲不是一笔小数,罗姝俐还是有些担心,多次催促弟弟把钱还上。其弟也在公司注册成立不到半月时间,就还上了这笔钱。

新官:台上抓廉台下搞贪

    罗姝俐,是涪陵区农机局的一把手。2006年,中国上下都在抓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分工责任制。而在该局出台的10条党风廉政措施中,罗姝俐在5项具体工作中担任责任领导,其中3项具体工作直接涉及反腐败,1项工作是防止以权谋私。罗姝俐在全局大会上信誓旦旦表示要抓廉政工作,而会下却先腐败起来,不仅将公款挪用给弟弟办公司,还贪污单位公款。

    2005年9月,罗姝俐接任农机局局长时,接手了该局小金库100多万元资金。该小金库由该局一位出纳和一位财务副科长保管。2007年4月28日,罗姝俐被任命为畜牧局局长、党委副书记。离任前,由她代表农机局签字委托会计师事务所对其任职期间的经济进行审计。当时她授意财务副科长,隐瞒其保管的60多万元小金库资金的情况不审计。之后移交工作时,这笔小金库也未随同移交。她当时的想法是过一段时间后,由她和财务副科长把这笔钱平分了。

    2007年7月8日,负责管小金库的财务副科长从中取出5万元交给罗姝俐。罗姝俐收下后随手就放了1万元现金在自己平时携带的挎包中,用于日常生活开支。此外,罗姝俐还在2005年8月至2006年1月主管涪陵区农业局集资建房工作时,以安全文明措施费的名义,5次收受贿赂共5.3万元。归案后,她还主动交代了检察机关没有掌握的另外7万多元的受贿事实。2007年1月,当农机局领到区财政拨付的区长支农专项资金20万元时,她安排财务从“小金库”中取出10万元现金,将这10万元现金交给了重庆市涪陵区副区长孔军。她还收受建筑公司贿赂12万余元。

    市三中院对罗姝俐进行了宣判。法院认为,罗姝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担任区农机局局长、党委书记,主管单位小金库的职务之便,侵吞公款5万元,构成了贪污罪,判刑3年;其还利用该职务便利,挪用公款40万元给自己弟弟注册公司进行营利活动,构成挪用公款罪,判刑2年;其还利用担任区农业局党委书记、单位集资建房领导小组组长的职务之便,构成受贿罪,判刑10年。对其数罪并罚判刑14年,并追缴所得赃款。

    罗姝俐不服,上诉到市高院。高院二审后认为,二审期间,其家人代为退还了部分赃款,同时考虑到其立功表现,终审认定贪污罪判刑3年,挪用公款罪判刑2年,受贿罪判刑7年。最后合并执行10年徒刑,追缴违法所得。

体制有洞:新重庆,新腐败

    重庆市,是中国最年轻的中央直辖市,从贫困小县的交通局长晏大彬因涉嫌受贿2226万元,到清水衙门的涪陵区农机局局长罗姝俐50多万元,再牵出了涪陵区副区长孔军,再到了重庆市渝中区原副区长王政受贿966万元、渝中区原纪委书记郑维受贿120万元、沙坪坝区原副区长陈明受贿76万余元的等等窝案、个案——渝中区党政一把手一锅端,个案与窝案的涉案官员之间,往往形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他们相互关照、相互维护、相互利用潜规则,把某个地区或部门打造成自己独立题啊你想啊的铁打地盘。即有人举报,因为有这样一个利益团体存在,他们就可以通过公关或其他方式,努力达到阻碍调查的目的。

    今日中国,一是相对落后地区象重庆(渝北区党政团体腐败)、陕西(宝马彩票团伙腐败犯罪)等进入腐败窝案、群体性犯罪时代;另一是最发达地区象广东等几乎都抓不到在位贪官、大贪官,只能抓到退休的“死老虎”。但广东“大接访”全中国人数之最,规模之最大、最激烈,涉公民案件数量之最。2008奥运会之后,中国独家、没有任何制衡的党政国家管理体制,不仅高官、大官可以出大贪官,成郑筱萸、陈良宇这样的“国贪”,而一些平民起来的小官也可以出小官大贪——中国没有“天平制衡”的党、国垄断体制黑洞,怎样来《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有中国遏制腐败、公民“举手”参与的这一天到来吗?“制度好可以使坏人无法任意横行,制度不好可以使好人无法充分做好事,甚至会走向反面”——中国60年都没有这种“好制度”,难道就这样一直走向“反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