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
走向大自然
· 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总书记, 熊掌和英特纳雄耐尔不能兼得!
·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奥运—一个刺刀铁丝网围绕起来的中国富人梦(上)
·奥运—一个刺刀铁丝网围绕起来的中国富人梦(中)
· 给杨佳公道和杨佳对中国的意义
·为什么这块土地只长一种草?
·杨佳死刑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上)
· 杨佳死刑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中)
·由汉人不以卵击石而想起的
· 胡乔木,《 沁园春.雪》, 与毛泽东
·为暴力辩护
·胡锦涛选择了与良心, 与民意死拼
·人到无耻不知羞━被王希哲称为恶势力的格丘山给他的忠告
·网络风云- 多维跟贴欣赏和点评
·主宰歷史的永遠不是玩弄文字的文人
·政治家与自由思想人士的区别━兼论达赖喇嘛的政治诉求
·被暴力绑票的HOSTAGE应该怎么办?
·读“刘天舒:我们的追求不是在独裁制度中寻找一个“好”独裁者 ”的几点感想
·章诒和错在哪里?
·论全民犯罪的历史责任和良心忏悔问题
·再为六四平反辩证
·良心与权力的战斗
·狼羊共圈展望
·论中国不可能变成二个也不可能独立
·论海外民运
·趣谈中国人全部进入大康时的政治诉求
·毛派(极左派)与极右派是一对孪生兄弟
·纪念林希翎逝世
·流亡作家
·长城,柏林墙,网络墙和中国对未来世界的贡献
·中共在为中国民主准备领袖---闻刘晓波判刑有感
·为什么谷歌与中国政府的矛盾是无法调和的?
·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
·关于高智晟生殖器有没有没被牙签戳的争论之我见
·我的变化(给施化的信)
·一场力量和智慧悬殊的较量
·告别刘晓波先生
·藏在方舟子悲剧后面的实质和民族精神
·中美大战(爆笑,涕零 )
旧日情诗
·旧日情诗 - 前言
·旧日情诗 1 盼望
·旧日情诗 2 我孤独的小船
·旧日情诗 3 你望
·旧日情诗 4 这些只属於我们
·旧日情诗 5 我的小星
·旧日情诗 6 给 羚 南 -送别机场
·旧日诗 文7 我家的对联
·动物精神与民族梦
心的挣扎 一 (晨露集)
·心的挣扎 p1 head
·心的挣扎Page2 晨露集
·心的挣扎Page3 自勉
·心的挣扎 Page4 梦故乡
·心的挣扎 P5过去的人
·心的挣扎 P6 忧虑
·心的挣扎 p7 浮名
·心的挣扎 p8 爱的度量
·心的挣扎 p9 Patriotic 爱国
·心的挣扎 p10 共产党
·心的挣扎 p11orphan孤儿
·心的挣扎 p12 诺贝尔Nobel
·心的挣扎 p13 皱纹Wrinkle
·心的挣扎 p14 人类的痛苦Pain of Human
·心的挣扎 p15 Moon Light
·心的挣扎 p16殉葬人Gone with Communist
·心的挣扎p17 天人永隔
·心的挣扎page 19 Hard to be man 做人难
·心的挣扎P18alone孤独
·心的挣扎page 20Tears 眼泪
·心的挣扎page 21月光下田野
·心的挣扎page 22欢乐的母亲
·心的挣扎page 23人类与神
·心的挣扎page 24诗意
·心的挣扎p25 茫茫天地
·心的挣扎p26 受苦或享受
·P26真正的家your home
·心的挣扎p27 人类的威胁
·对於心的挣扎p27 人类的威胁的讨论
·心的挣扎p29双 体繁 殖
·心的挣扎p28 我的上帝
·对於心的挣扎p28 我的上帝的讨论
·心的挣扎page 32 原子弹与中国
·心的挣扎page 47 智慧, 道德和理性在人类历史中对力量, 竞争和利益的平衡
·心的挣扎p30new life新生命
·心的挣扎page 31 怀念父母parent
·对心的挣扎p30new life新生命的讨论
·心的挣扎page 33真正的家your home
·心的挣扎P34专制无为民主
·心的挣扎page35 为什么 Why?
·心的挣扎p36永恒黑暗great night
·心的挣扎p37人之罪 Sin of Human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举世瞩目的杨佳案成了上海公安机构的独脚戏,杨佳本人杳无音信,至目前唯一看到的报导是:
   “昨晚2008年7月17日18点30分在上海台新闻中,杨佳有短暂露面。基本印象他的状况大好不妙,危矣!外形已认不出他了,精神状态十分委琐,手铐及手铐部位有伤明显异常,签字表情呆板木呐,有严重遭到刑讯逼供的嫌疑!当晚21点新闻重播中此新闻被删除。”
   

   加上杨佳的母亲莫名其妙地在北京派出所门口失踪,杨佳姨妈王丽向北京警方报失踪,警方声称已将其挂在失踪人口。上海警方在接受王丽查询时否认知道王静的去向。同时,上海警方在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既不承认关押杨母,也不否认关押,态度暧昧可疑。
   
   然后杨父委托北京律师熊烈锁等二人为杨佳的辩护律师时,上海闸北区政府的法律顾问谢有明和谢晋戏剧性的冒了出来,宣称杨佳母亲指定他们为杨佳的辩护人,但是对杨佳母亲在哪里却讳莫如深。这两个所谓的杨佳的辩护人,没有上法庭就在向媒体放出杨佳难逃死刑的高谈阔论。
   
   更荒唐的是出现了一个被上海公安拘留的“造谣者”郏啸寅,本人供认不讳对上海公安有“诽谤罪”,来抵消已经在网上被传得沸沸扬扬的杨佳生殖器被打毁的消息:至此我们根本无法确认
   1。 有没有郏啸寅这个人存在?
   2。 如果有郏啸寅这个人存在, 怎么证明他就是发出杨佳生殖器被打毁消息的第一人?
   3。如果他就是发出杨佳生殖器被打毁消息的第一人,那么他是杨佳杀人案的重要证人,其证言的真伪必须由法庭确定,凭什么拘留他?又凭什么在其真伪确定之前,上海警方 就向社会发布对杨佳不利的新闻, 这个新闻发布人是不是犯了破坏杨佳名誉的诽谤罪?应该像“郏啸寅”一样受到拘留。
   4。 打坏杨佳生殖器的警察是案情的嫌疑人,如果属实,其对社会存在威胁。为什么拘留在网上发布消息的“郏啸寅”,而不追索和拘留打人的警察?
   
   所以杨佳自被拘捕后,受到了极不公正的待遇:证人被捕;在法庭确证他有罪之前,警方不断发布对他不利的单方面消息;母亲被控制和隐藏;媒体无法得到除了警方提供的任何有关杨佳的消息;杨佳的律师被荒唐的指定为代表官方的上海闸北区政府的法律顾问,这位所谓杨佳的律师已经开始发布伤害杨佳的言论。
   
   如果杨佳杀人案起因于官警打人逼迫杨佳以死相拼的事实尚未得到证明,那么官方在杨佳被捕后的仗势欺人,胡作非为的事实已经得到充分证明。杨佳面临着一群无法无天的暴徒的摆布,全体网民都是证人。就凭上海警方的这些逼人太甚的表演,如果杨佳还是一个自由身的话,已经足够杨佳再一次拿刀与他们拼命。如果一个政府无法无处无人能给小民公道,那么小民除拼搏一死求得公道外,还有其他路吗?
   
   我们知道中国的现状决不会有给杨佳活下去的雅量,尽管这是绝大部分网民的希望。但是如果一定要杨佳抵命来偿还他的过失,那么法律过去没有给他公道,使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将他逼上杀人之路。现在法律如果要向杨佳讨回公道,以公道来惩罚他,那么法律也就必须在死前给杨佳公道。给他在判罪之前应得的人权,给他一个公正的审判,让他体面的,以人的尊严离开世界。而不是任豪强摆弄的一只小蚂蚁,随便将他踩死。
   
   如果杨佳要用自己的性命来抵偿他的错误,那么中国的法律怎么偿还自己对杨佳的债务呢?
   
   杨佳杀人有罪!
   杨佳杀人前迫害杨佳的人也有罪!
   杨佳杀人后受到的非法和侮辱法律的不公正行为也有罪!
   
   如果不追究所有的罪,只追究杨佳的罪,甚至容许上海公安去胡作非为剥夺和破坏杨佳的正常权利,那么中国的法律不但在杨佳犯罪前就犯了不能保护社会弱势人的罪,而且在杨佳犯罪后进一步犯了包庇权势罪和不公正罪。
   
   杨佳是个可怜的人,他的死是为中国法律和社会的不公正和不能保护弱小去付出代价。这已经造成六个警察的死亡这一不可改变的事实。但是中国法律不能一错再错,必须停止上海公安的胡作非为,不能让他们继续在欺压老百姓的路上走下去,不能让他们玩法律于股上,用法律秀来送杨佳去见阎王。
   
   杨佳案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案子,是人们良心与邪恶斗争的案子,是考验中国法律正义的案子,所有的有正义感的华人都万目瞩视着这个案子。这个案子处理好了,能使人们恢复对中国法律的信心,化解人民对贪官的愤恨,使人民有冤能求诸法律帮助。反之,如果像现在这样任上海公安胡作非为下去,人民对法律的信心会如大坝一样倾塌。有一日仇恨之洪水如猛虎冲出,局面不可收拾。
   
   
   希望中国共产党的有识之士,立即停止上海公安这种自以为精明的上海式诡计,停止这种盘蝇利而丢人心的愚昧无知行为,停止在杨佳案上的一切非法和犯罪话动。我们呼吁共产党中央,中国人民代表大会花瓶,中国公安部,中国民主党派花瓶,中国国务院,特别呼吁只要稳定和谐,爱开庆功大会,对民众苦难不见不闻不管的总书记:
   
   1。立即派出中国公安接管杨佳案件
   2。上海公安只能以原告身份参加本案,不能以自己的权力干扰本案的审理
   3。杨佳母亲必须获得自由,允许媒体访问杨佳母亲
   4。撤消上海闸北区政府的法律顾问谢有明和谢晋为杨佳辩护人的荒唐决定,允许民间为 杨佳组织律师辩护团
   5。允许媒体访问杨佳,杨佳案应该透明公开审理。
   
   如果我们倾社会之力的呼唤都不能给一个被社会的不公正压迫到以命相拼的人一个公正的审判的话,这个政府还有何用? 何能? 何望?
   
   请还公正给杨佳,给他以人的权利,即便要他以命抵命,也要偿还执法人对他权利的侵犯,让他体面的离开世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