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才仁旺姆:“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
藏人主张
·拯救上帝—宇宙真理的終點是心斓钠瘘c
·1
·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实施展望
·中共进入军民不融合之年
·與高貴的旎陮υ ——爲高智晟《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序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燃烧的安魂曲摘要
·袁教授谈其著作《燃烧的安魂曲》
·《燃燒的安魂曲》簡介
· 尋找美麗的死亡
· 佛血和豹骨
· 詩寫在自焚少年的心間
· 美人嫁給金焰中的微笑
未来西藏
·《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序
· 关于西藏自救运动策略的献言
·洪博士回应关于西藏自救策略的几点疑问
·达瓦代表说明东赛提出的问题
·东赛回应达瓦代表的说明
·台灣懸鉤子谈藏人自焚以及中道
·力爭只產生國內達賴喇嘛焱
·达赖喇嘛与华人见面会纪实
·中共对藏新政策内容外泄
·从今年藏人自焚引发回顾整体
·历史的真相与和解
·美国学者谈西藏现状
·西班牙最高法院受理流亡藏人对胡锦涛的控告
·清除了理性派以后怎么办?
·人血的盛宴
·从“红藏人”求“红汉人”看中共本质
·有关西藏的若干问题
·阿 沛 ˙晉美 答《 西 藏 時 報 》 記 者
·英国最早藏传佛寺创建人在中国遇害
·中共又被捕一名西藏新学派作家
·西藏命運在生與死的鋒刃上艱難行進
·西藏之页前主编谈14年西藏人权
·焚身存活藏人的处境极其悲惨
·藏人为什么纪念3月10日
·独立是西藏人民的梦想
·中共疯狂建坝威胁西藏生态
·西方藏学家公开批评“中道”
·西藏的母婴健康面临危机
·藏族和维族人在中国申请护照难
·美国呼吁中国调查藏人高僧狱中去世原因
·中共民族政策分歧
·《西藏秘密》中的扭曲西藏的证据
·三问王力雄
·《西藏主义》单行版问世(图)
·议会开了收回“中道”支持的先例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叶小文现象批评—评叶小文:“活佛转世”也要打假
·藏人学者评朱维群对央视记者的谈话
·北京学者炮轰西藏决策高官朱维群、叶小文
·复国主义者李科先对流亡选务署提出异议
东赛独白
·东赛向读者自我介绍
·向布拉格之春引领人物致哀
·藏人沉痛哀吊方教授
·第一个参加奥运会的藏族女孩
·藏族体育选手摘取奥运铜牌
·亚洲民主化巨星
·袁紅冰新書《人類大劫難》
·2012年-人类的绝望和希望
·袁紅冰新書《被囚禁的台灣》
·《被囚禁的台灣》序言和結束語
·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主任阿沛·晋美为何突然被解雇?
·我為什么可恥地沉默著
·致陳致中先生的一份公開信
·打破沉默,不再可恥
·藏人主张五岁的生日
·全体流亡藏人献给切阳什姐礼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才仁旺姆:“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

   才仁旺姆:“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
   (首发稿)
   
   
   文章摘要: “… … 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对我们藏人实施的任何粗暴,甚至是暴力的行为都是正常的,为什么我们藏人始终面对的是怀疑与各种限制?我们还是这个国家的公民吗… … ? ” 我们的谈话在沉重的气氛中结束了,当时的我真的不知道该对这位朋友说些什么,我想说却又说不出来,因为我的心也与他一样疼痛。

   
   
   作者 :
   
   
   發表時間:8/20/2008
   
   
   
   北京奥运会正在紧张中举行着,全世界的焦点此时此刻都集中在中国首都北京。作为一名藏人我为北京能够举办如此盛大的奥运会而感到高兴,也受到一些鼓舞。可是我也同样感到悲哀,因为在中国人民为奥运叫好,为奥运喝彩,为奥运而兴奋的时候,可是我的那些为民族事业而被关进监狱的同胞们却以暴乱份子的名义被关押在某一个角落的某一个监狱中,他们失去了自由,失去了人权。他们在监狱里忍受着煎熬,忍受着精神上的打击。奥运会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而整个西藏自3 . 14日以来如临大敌,到处是军人,到处是恐怖。奥运会欢庆的气氛荡然无存。人们不感动出门,不敢上网,不敢自由表达。境内各大小寺院被下达了“禁足令”。寺院的僧人们被当局限制在寺院内,不准他们上街,不准出走,如同软禁。“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这种控制下的“和谐奥运”对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意味着什么!这与奥运会所谓的“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是多么大的一个讽刺啊!曾经承诺要改善人权的中共政府却在近几个月来,加大对各地区的严密控制,封锁信息,控制网站,打击异议份子,阻止上访人员。由此我们一点也感觉不到中国的人权如何得到改善,中国的和谐到底体现在哪里?
   
   最近我与几个境内的藏人朋友在网上进行过联系,可是在与他(她)们的言谈中让我强烈的感受到了他们内心的那种苦衷,那种不满,那种无奈… … 。一位居住北京的朋友在网上跟我说:“我是常驻北京的,我曾梦想拿到奥运会入场券,可是你知道这对我们藏人来说有多难,所以想了也是白想。这几天我在北京被查了好几次,已经有好几次了。我所住的房子有一个看门的老头,我进出买菜什么的他都要盯着我,我感觉很压抑,感觉总有人在暗中监视我。连个觉也睡不好,我得了恐惧症似的,时时刻刻在担忧中度过。8月9日,也就是奥运会开幕式举行的第二天晚上,由于难以忍受,我和一个朋友在宾馆开了一件房屋,准备让自己放松放松,睡个安稳觉。可是没想到晚上二点左右,三名穿警服的公安人员却私自闯进我们的房间,二话没说强行将我和我朋友从被窝里拉起来,就开始象审问犯人似的问我们倆是哪里人?什么时候到的北京?为什么要来北京?目前住在哪里?是否有暂住证等等。当他们没查出任何问题时,才休手了。好象他们看来这一切是理所当然似的。可是在那一夜我们俩都失眠了,心情一下子变得很沉重。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对我们藏人实施的任何粗暴,甚至是暴力的行为都是正常的,为什么我们藏人始终面对的是怀疑与各种限制?我们还是这个国家的公民吗… … ? ” 我们的谈话在沉重的气氛中结束了,当时的我真的不知道该对这位朋友说些什么,我想说却又说不出来,因为我的心也与他一样疼痛。
   
   我的第二位网友来自西藏拉萨,大学毕业后就在当地工作。他是一名很有激情,具有强烈民族意识的热血藏青。尤其是他对西藏问题的立场所表现的正确认同和支持,更是增强了我的信心。可是自西藏3 . 14抗暴事件发生以来,我几乎和他失去了联系。我还一直在为他的安全而担忧,为他祈祷。可是就在奥运会来临的前四天,我有幸再次和他在SKYPE上相遇,可是这一次的对话让我难过了好久。他说,“我前几天到火车站去买票,却被站岗放哨的军警给叫住了,他们开始搜身然后再搜证件,可是你知道吗?那些汉人不需要搜身,什么都不要。他们的态度又是那么的恶劣,对藏人很凶”。接着他又说:“拉萨已经变得不是拉萨了,到处是军警密布。哎!今天我的心情真的很悲,我很想见到嘉瓦仁波切(藏人对达赖喇嘛的尊称之一),我担心在我们还没有见到仁波切之前他们就把我们给杀了… … 因为我的好几个朋友在3 . 14事件后有去无回啊!我们该怎么办啊!”呜呼… … 就在这一刹那间所有的悲哀拥上了我的心头,我想哭却无声,因为我知道那是我的心在哭泣。
   
   最近在与一位亲戚的电话联系中得知藏人居住区的很多宗教法会,民俗节日,祭祀山神,赛马踏青,传统“拉伊”歌会等被取消了,问题是当局害怕有着有影响力的僧俗民众聚在一起,会对“和谐”奥运会造成威胁。
   
   在与朋友的聊天与亲戚的电话中,我更加了解到了境内藏人的现况很糟糕。原来口口声声称“和谐奥运”的中共当局竟然忘记了2001年申办奥运时对国际社会许下的诺言。记得当时负责申办奥运会的副市长刘敬民曾表示:“申办奥运是实现和发展人权的过程,由北京举办2008年奥运会有助於改善中国的人权;任何人都有权参与自己关注的事,中国人渴望举办奥运,这就是人权。” 可是当局却在奥运举办前和奥运期间加强了对藏人和少数民族,乃至普通汉人的人权扼制, 限制资讯流通,实行严厉的审查,肆意逮捕,尽力阻止任何形式的抗议活动。用表面上的稳定来欺骗国际社会,欺骗民众。 难道这也叫“和谐奥运”?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