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藏人主张
·浅论非战场的正当防卫权
·评“温家宝对藏人燃身抗议的表态”
·试析中共的垂死挣扎—兼答“七问达赖喇嘛”
·《看中国》关于自焚专访安乐业
·追踪探讨藏人频频自焚始因
·评阿沛.晋美被解雇的闹剧
·自决权是藏人的护身符
·安乐业谈其研究自焚新书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
·藏人解讀香港爭取真普選
·從「駐京西藏活佛」看中藏關係
·中印互動中的西藏問題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
·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西藏的出路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焚身抗議與全藏共識
·《杀佛》作者驳斥嘉乐顿珠先生企图否定中共谋杀十世班禅大師的声明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从达兰萨拉困局反观民进党基层盲动
·從保護一位「農奴」到失蹤一群書商
·「西藏獨立」何時在中文出現?
·西藏的悲剧在香港重新上演
·一代枭雄平措汪杰逝世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增补)
·中共铁手伸向藏区新学派
东赛诗谣
·老板娘——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1 )
·赛跑——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2)
·夏季澳洲——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3)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安乐业: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首发稿)
   
   
   文章摘要: 达赖喇嘛的"中道"理论具有与时具进的灵活性,将来很可能人们普遍会奉为一种行为准则,因为,"中道"本身在佛教理论的高度运行了两千多年,达赖喇嘛却把她带到世俗生活中而已。

   
   
   作者 : 安乐业,
   
   
   發表時間:8/3/2008
   
   
   
   "北文"说:
   
   
   
     "四是对民族区域自治任意曲解。达赖去年底在接受记者采访
   
     称,'根据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法》,西藏享有特殊的权
   
     利',但这些权利'没有得到真正的实施' 。'西藏流亡政府'
   
     现任'首席噶伦'桑东近日也称,'民族区域自治政策是非常重
   
     要的,但中国政府目前实施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缺乏公平性,这
   
     不符合民族区域自治法。'似乎达赖方面对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
   
     是赞成的,只是希望对法律规定的各项自治权利予以真正落
   
     实。"
   
   
   
   俗话说,"不是那里的人,就不知道那里的事"。笔者作为西藏土生土长的角度看,达赖喇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的"根据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法》,西藏享有特殊的权利,但这些权利没有得到真正的实施"有一定的根据。比方"西藏自治区"至今还没有制定出"自治条理",其它北京统治下的"自治区"也一样。可想而知,没有单行"自治条理"的"自治区"落实自治权利的真实状况又如何?虽然自治区或自治州,自治县和民族乡等的主席,州长,县长和乡长等由自治民族担任的规定,但是,附加条件为这些人选必定是个"共产党员",其他官员按着依此类推即可。还各自治地方的书记为共产党员的中国人来担任。如此看来,"党治"取代了"自治",这就是根本问题所在之处。没有解决根本问题的前提下,谈不上其他权利的实施情况。不过,现在中国乡村进行的"直选"是个开头,又跟达赖喇嘛主张及其正在西藏流亡社区实施的直选首席噶伦同出一辙。就是说将来西藏实行直选行政长官未必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因为,现在中国乡村进行的"直选"没有违反有关法规,更没有颠覆中国共产党的根本领导。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经济理论上可以应用宏观调控,为何政治上不可以呢?
   
   
   
   另外,"北文"中谈到了"关于西藏的军事防务问题"和"关于西藏其他民族的权利问题"。
   
   第一个问题,达赖喇嘛已有明确的表态,"西藏的防务和外交将交付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因为藏人在这方面没有经验,但教育、经济、环境、宗教等应由藏人负责并负有全权"。
   
   第二个问题或中国移民上,虽然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目前还没有真实表态过,但是,笔者多年在达赖喇嘛的周围工作和观察的角度而言,达赖喇嘛的"中道理论"提出的时间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搞第四次人口普查的时间基本上巧逢于20世纪80年代末期,"中道理论"又是藏、中双方互利的基础上形成的一套新鲜的理论体系。应该这是藏、中体制双方比较容易接受的一个分界线或方案。因此,在中国人移居西藏的分界线外,其他土生土长民族的权利没人剥夺,也无法剥夺,每个土生土长的民族和分界线以上的移民应该有藏人同等的权利。不过,这不是说已经移居西藏的中国人必须迁移,而是想继续留住西藏的移民应当经过考试取得居住权(即藏人同等的权利)。笔者认为应当从90年代到2000年之间的移民进行面试,2000年之后的移民进行面试和笔试兼用(六十岁以上的申请者,除了程序外应该免去考试)。这里的考试指的是藏语,因为,藏人一直想保护的是文化,文化的载体又是藏语。可以这样说,没有了藏语,就没有了这个文明的灵魂。
   
   还将来的西藏,少不了劳工的需求,甚至每一年有增加的可能。这应该中国贫困地区的居民来说是一大喜讯,因为,西藏地大,人少,更缺少劳工 。过去和现在如此,将来更是如此。笔者从帐篷里走出来的,这方面的需求了如指掌。
   
   另外,不管真是假有一个故事能够反映这方面的需求。中国国安人员提审一个藏人时,问他"你们还想独立,独立之后哪个藏民会造(磨)'针'?如何将来缝纫衣服? 他摸了摸头就答道,可能谁也不会造'针',只能去进口了。" 如此就国安抓到了"主观和客观上相一致"的定罪证据。
   
   还有一次对话,更能说明技术人员的需求。笔者在西藏流亡政府西藏问题研究中心临时工作期间,每日午饭后,大部分公务员聚集一起在"乃穷茶吧"喝茶闲聊,我也常常喜欢去那里聆听聊天。有一天,几个年轻公务员问我,"我们的家乡有什么?" 我的回答很简单,指着不远处的一块石头,"我们的家乡有的是那个"。他(她)们不解,有人开始问起"不是说有很多矿藏吗?"我又回答道,"石头里边就是金子,你们谁会把金子取出来?"他(她)们一时拿不定主意,过一会儿,大家觉得"谁也不会取出来"。然后,我就问他(她)们,既然如此,那么,将来请谁来取金子? 这样就他(她)们就开始争论,争论的主要焦点是请中国人,还是印度人或西方人。最后,基本上一致地认为,如果西藏将来能够实现高度自治,首先要请的就是中国人。因此,现在笔者觉得这个对话,很多中国技术人员,尤其是因各种因素未能发挥或进入高雅场所的人来讲,应当是"山穷水尽已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似的召唤。
   
   与此同时,"中间道路"(Middle Way of Approach;简称"中道")是由达赖喇嘛在世俗的角度以非暴力思想为基础,互利为前提的解决"西藏问题"而提出。而且,有助于解决各种问题和国际争端而新生的,并兼具普世价值至上的理论。作为一部理论体系,她必须要经过产生,发展,弘扬或走向世界,结出硕果等实践阶段。虽然这部理论还没有经过全部实践过程,但得到了几乎各国政府政要和民众一致的肯定和赞扬,也非没有遇到过挫折及艰难的进程。
   
   比如在西藏流亡议会第十三届第七次会议上有不到点一半的议员通过了一项决议,重新审议西藏流亡政府的现行中国政策,即重新审议"中间道路"。又在西藏流亡议会历时十天的第十三届第八次议会会议上,由46人组成的议会2004年9月9日近超过一半的议员通过投票表决,继续支持流亡政府的中国政策,即坚持"中间道路",取消了上次通过的重新审议"中间道路"的决议,加强同北京的关系,并继续在国际上呼吁有关西藏问题的解决。
   
   因此,不管从哪个方面分析,"中道"所面临的挑战及将来的趋向难以推测,这当然不是理论本身的矛盾,而是北京未能及时真正对待解决"西藏问题"而采取的反锁行动有直接关系。
   
   笔者认为,达赖喇嘛的"中道"理论具有与时具进的灵活性,将来很可能人们普遍会奉为一种行为准则,因为,"中道"本身在佛教理论的高度运行了两千多年,达赖喇嘛却把她带到世俗生活中而已。确切地说,"中道"理论是自然法则,至今谁也未能超越她。但是,有人拿《西藏通讯》上一篇署名文章中的一段话,作为"中道"主张"西藏独立"的依据来反驳。其实,这个反驳给主张西藏独立的人士带来了契机,尤其是"后达赖喇嘛时期"人人可以任意解释了。从这个意义上讲,希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者的当头拔了一桶脏水,有口难辩,有手难捉。如果想挽救,只有谈出实质性结果或促使实质性结果,才是真正的出路。毛泽东当年说的非常好,"看来不但是两司伦,而且还有达赖及其集团的多数,都觉得协定是勉强接受的,不愿意实行。我们目前不仅没有全部实行协定的物质基础,也没有全部实行协定的群众基础,勉强实行,害多利少。他们不愿意实行那末好罢,目前就不实行,拖一下再说。时间拖得愈旧,我们的理由愈多,他们的理由愈少。拖下去,对我们的害处并不大,或者反而有理些。各种残民害理的坏事让他们去做,我们则只做生产,贸易,修路,医药,统战等好事,以争取群众,等候时机成熟再谈全部实行协定的问题。"同理,当西藏问题过渡到"后达赖喇嘛时期"时,藏人完全可以这个战术应用到"自由运动"中去。这当然不利于主张"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人士,又为了仅仅战术而应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人就无所谓了。
   
   (未完待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