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安乐业:西藏著名歌星加羊吉女士访谈录]
藏人主张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
东赛短评
·短评“温家宝称可提高与达赖喇嘛对话层次”
·西藏地震令人担忧
·短评“藏中第八轮接触”
·台湾梦是否已实现?——短评阿扁拘押。
·达萨会晤惊醒万年专政梦
·08西藏十件大事
·百依百顺不如反咬一口
·短评重庆哨兵被枪杀
·短评“达赖喇嘛印象”
·藏文喜马拉雅字体博客怎么了?
·短评“日内瓦全球藏中大会”
·短评“嚴家琪先生的讲话”
·短评王宁致达赖喇嘛的信
·短评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前往中国
·短评西藏学生示威与领导开除
·本主持人家乡鼠疫疫情已造成3人死亡
·短评“达赖喇嘛放言退休”
·为何益多揭露胡温意图?
·话说西藏疑虑重重!
·短评中共版焚身抗议视频
·马航失踪可能是一起绑架勒索案
·海南州带头挑起虎皮舞
东赛书评
·五千年一本书
·寻找藏魂与超越尘世
·台湾前总统评袁红冰的新书
·走出困惑唤回国魂
·撬開生命哲學之門的金錘
·评《被囚禁的台湾》一书
·探寻唯美令铁佛心碎
·激情托起的彩虹
国际新格局已启动
·美国战略重心转亚太对台湾的影响
·中国在东亚陷入全面战略被动
·美国正在重返亚太地区
·后金正日时期朝鲜何去何从?
·中国为何怕政改
·中共內鬥加劇看中共面臨解體
·《中国联邦革命党》组建《网络特别行动委员会》的公告
·蒙古国否认中国各朝控制过蒙古
·伍凡評川普對華政策大幅度轉變
·曹长青先生谈法国新总统
·印度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安乐业:西藏著名歌星加羊吉女士访谈录


   
    拒绝沉默讲真话
   ____西藏著名歌星加羊吉女士访谈录
   安乐业
   By Namlo Yak
   西藏著名歌星加羊吉(Jamyang Kyi),现居青海西宁市,笔名梦珠,
   出生于雪域高原安多芒拉峡朵喇杂村,今属青海省海南州贵南县。
   从小进入校门,于1984年在青海省海南州民族师范中专部毕业。
   同年,经过筛选进入青海省电视台藏语部,从事编播采
   翻译编导等新闻工作长达22年之久。1993年进入青海省教育学院函授
   大专班学习,1996年毕业于该院函授大专。加羊吉女士不仅是个藏区
   资深新闻专家,而且,蜚声全藏以及国外藏人集聚区的母语歌星。她
   有一种独具特色的歌喉和古今相结合的创作精神,尤其是所有藏人能
   够听的懂她的歌。笔者在1998年暂住拉萨时,每天都能够临听到拉萨
   满街播放的加羊吉女士的磁带,拉萨人非常喜欢她的唱法和歌词所隐
   含的内容,现在国外藏人集聚区也如此。
   依据加羊吉女士讲,目前,她已出版了五盘专辑和三盘光碟,即《黑
   帐篷》、《香巴拉》、《雪之韵》、《远方的情人》、《你和我》。
   光碟(CD、VCD)以次为《雪之韵》、《向往西藏》、《缘
   分》。另外,加羊吉女士致力研究藏家妇女和儿童的极少数藏人之
   一。她发表了多篇关于妇女方面的文章,部分文章境外藏人集聚区引
   起了非同小可的反响。2006年3月份,加羊吉女士赴美参加纽约市拉
   则图书馆举办的藏历新年演出和哥伦比亚大学藏学研讨会。纽约和华
   盛顿等地区拉开了新一代西藏女性的风采和豪放的一幕。
   (Jamyang Kyi,2008年4月1日,在她的办公室被青海省国家安全局拘捕。据知情人士透露,拘捕的主因是因经过一位朋友向外界透露一条信息而北京当局的指示下被拘捕。后来从她家里搜了两台电脑,并发现了在浏览"海外网站"。青海国安为了完成(或立功)上级下达的任务,仓促中定为"危害国家安全嫌疑犯",主要理由是"她是个极端民族主义者",并"有可能与藏区连续发生的示威游行有牵连"。同时,她是西藏危机中唯一遭遇牢狱之灾的极少数西藏名人之一,又是最著名的一位。因此,自由亚洲电台率先报道后,得到了国际主流媒体的强烈关注。在此前提下,青海国安向加女士的单位施加压力主管出面担保的幌子下于四月二十一日凌晨一点钟释放。不过,她仍在随时都有再次秘密拘捕的危险中度日,望得到国际社会的连续关注。——作者新注)
   (敬请参阅删节英译稿:https://www.tibetinfonet.net/content/update/126)
   非常感谢加羊吉女士接受我的采访!
   采访时间:2007年3月17日
   采访地点:达兰萨拉─青海西宁
   (以下安乐业简称"安";加羊吉简称"加"。)
   安:我能够采访您确实不容易,因为,我们实在隔山相望。我还是感
     谢信息时代!信息技术把我们紧紧地连在了一起。同时,我很想
     知道您步入西藏歌坛以及在歌唱生涯所经历的独特记忆(正反两
     方面)。您能否简要地告诉我的读者?
   加:感谢安乐业先生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来采访我。希望我们的谈话没
     有白费您宝贵的时间。那么下面谈谈我怎样初入西藏歌坛的大概
     过程,我认为这跟我的家乡人民能歌善舞有着很大的关系。我从
     小生长在歌舞的海洋里和朗朗的诵经声中。环境激发了我内心对
     音乐的爱。就这样从小唱着家乡的民歌渐渐地走完童年,从此不
     能离开音乐,且苦苦地寻找属于自己的音乐。
     每当我想起难以忘怀的往事时依然觉得辛酸,因为曾经为了音乐
     我付出了太多的心血和辛劳。请允许我在这里顺便谈一下我初入
     西藏歌坛时面临的很多困难:第一,找不到适合自己的曲子。没
     有人知道我是谁,所以作曲家们不愿意给我谱曲。第二,资金的
     困难。第三,在单位里请假时的困难。第四,出门在外很多人趁
     机说闲话和挑拨家人等等。
     我于96年在成都收录第二张个人专辑《香巴拉》的时候,因为思
     想压力特别大有几次我都整夜没有合眼。俭省节约的我本来就并
     不富裕,在加上昂贵的音乐制作费、录音棚费、录音师和他的朋
     友们及师母的每天伙食开支已经够我难熬。在录音期间有时我每
     天只吃着一顿饭。并且录音的时候有个规定:打开电源开始记
     费。不管情绪好坏、嗓音情况如何、感觉到不到位。这就是我当
     时的情况。
   安:虽然您经历了那样艰难的路子。同时,也取得了个非常了不起的
     建树。您将准备怎样发挥现成的艺术风格和内涵提升到更高的层
     面?
   加:我歌唱的路子走的比较艰难,因为我走着别人没有走过的路,也
     可以说,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一条新路。我能够完美地把现代演唱
     技巧和民歌精髓融合起来,这也离不开朴实和善良的家乡人民的
     熏陶。感谢我的家乡给了我这么好的先天条件,因此我能够将安
     多地区的酒曲和拉伊(即情歌)的最精华部分,即特殊的颤音用
     到现代歌曲中。并将其完美地处理,听众似乎感觉不到不自然的
     痕迹,这就是我正在做和想要做到的事情。曾经我没有机会学音
     乐,这是我人生的一大遗憾。也就是奔赴音乐之路的最大障碍。
   安: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否制定过针对演艺界的法规?如果制定过针对
     演艺界的法规,请能否介绍一下简要内容?
   加:我不是专业歌手,所以我不知道对演艺界有没有特别的法规。不
     过我简要地介绍一下有关出版音乐作品的过程:首先要音象出版
     社审查你将要出版的歌词内容,这些通过之后,音癯霭嫔绺?
     一个不免费的音像出版号,方可出版发行你的音乐作品,这叫合
     作出版。
   安:您不仅是个著名歌星,而且,从事是新闻工作长达22年的资深专
     家。在这漫长的22年中,藏区新闻界经历了如何的变化过程?
   加:虽然谈不上资深专家,但确实从事新闻工作已经22年之久了,就
     象我在哥伦比亚大学里演讲时说过的一样,我不是个专家,也没
     有学过新闻专业,但确实有足够的经验。没有专业的训练使我们
     搞藏语电视的兄弟姐妹们遇到不少困难,克服困难的结果我们拥
     有了安多藏语卫视。虽然很多原因使我不喜欢新闻这份工作,但
     还是很高兴我们能够拥有电视这样的媒体,从一个角度来看它象
     征着我们民族的文化势力和她的存在。藏区新闻界经历了如何的
     变化过程?设备的更换和人员的逐步增加,还有从简陋的办公室
     搬到豪华的办公楼。这就是我所目睹的变化。
   
   安:现在国际上,对"西部大开发"有两种说法,即带动发展说和无
     益发展说。从您所居住的藏地看,那里的老百姓正在发展,还是
     原地踏步?"冬虫夏草"发挥着怎样的角色?
   加:老百姓在物质上不能说完全地原地踏步,但很多人无法供孩子上
     大学也是包括西藏在内中国农村的事实,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们并
     不富裕。我认为"冬虫夏草"对藏人来说是得不偿失。他们从
     "冬虫夏草"赚得的微薄之利,与破坏草山环境的后果是不相称
     的。
   安:你知道藏人中几乎没有技术和商业等领域的专业性人才,更没有
     足够的实践经验。因此,我非常担心藏人的自立更生能力,您觉
     得我的担心有道理吗?如果有道理,您认为怎样才能扭转这个困
     境?
   加:您的担心很有道理。可我认为完全地扭转这个困境是很难的,因
     此支援者们在藏人聚集的地方建立专业技术学校,培养目前社会
     所需要的专业人才,解决一些实际问题是非常必要的。
   安:西藏现在恰似处于一种双援的怀抱里哭泣。我指的是境内有中华
     人民共和国的"对口支援",境外有国际援藏团体。您认为对藏
     人的切身利益方面,哪个(境外或境内)援助比较有益些?
   加:据王力雄先生说对西藏自治区的支援力度很大。我认为不管是哪
     种支援都应该支援到点子上。不然,一无所获,两败俱伤。
   安:谈起藏人的切身利益时,除了政治上的援助以外,国际援藏团体
     应该怎样才能对境内藏人得到有益的好处?
   加:农村牧区需要更多学校让所有孩子接受教育、各村需要妇幼卫生
     保健站、各地区需要专业技术学校。需要培养一些经济学家、法
     学家,需要出版发行开发智力的刊物、还有影视作品。藏人聚集
     的城市需要母语学校,让更多的城市孩子懂得母语和自己的历
     史。
   安:中华人民共和国签署了多项国际法案,同时,《宪法》明文规
     定,人权以及允许提建议,发表批评等内容。从您所经历的实践
     去看,西藏知识分子应该怎样去理解和应用天赋的这个权利?
   加:我自己是个法盲。但我相信西藏知识分子不会都跟我一样。
   安:您对西藏的年轻一代(包括未来一代)怎么看待,他(她)们继
     承西藏文化的延续持何种态度?
   加:在作为强势文化的汉文化面前,所有少数民族都显得力不从心、
     十分被动。藏族年轻一代虽然民族意识有所觉醒,但同时也日益
     变得实用主义。因此,西藏文化的传承所面临的问题更加严峻。
   西藏境内外歌星首次会聚纽约
   安:您作为一名女性,西藏女性应当对社会发挥怎样的作用和抚养子
     女有何义务?两者之间的矛盾应该如何平衡?
   加:从小扼杀女孩子的教育使更多的女性感到社会对她们来说是没有
     直接的关系。因此她们认为对社会的发展和民族的兴亡没有什么
     责任。抚养子女也如此,她们认为让孩子穿暖吃饱就是个好母
     亲。再说她们也没有能力教育孩子,因为我们的有些传统有碍于
     培养女性的个性和独立性。如果需要优秀的母亲和杰出的女性,
     必须改变对女性的扼杀和守旧的价值观。西藏女性也象其他女性
     一样需要平等和权利,受过平等教育、有尊严的母亲才会培养优
     秀的子女。有修养的女性才能给社会做贡献。女人不是形成的而
     是养成的这话说得不错。
   安:我觉得夫妻之间的和谐非常重要。这牵涉到两方的成败或对奉献
     社会的大小。也就是说奉献越大成功的可能性越高,或越成功奉
     献量越大。据我所知,您的家庭非常和谐,而且,夫妻双方在事
     业上相当成功。借此机会,您能否告诉我们其中的奥秘?我敢肯
     定,您的经验将会对不幸的家庭起到非同寻常的作用。这也是我
     问这个提问的初衷。
    加:我们曾经也为了这个和谐付出了很多代价。我们从失败中成长,
     磨练中成熟,考验中寻找属于自己的路。我们的家庭虽然没有人
     们想象的那样完美,但始终共同走过了这么多年,并且能够保持
     自己的个性和事业的追求这很不错。把我们紧紧地连在了一起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