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到底是谁“拒绝回答关键问题”?]
陈泱潮文集
·11、⑺个人刺杀,有惊无险,名垂青史
·12、先到为君,后到为臣,看成熟的历史大桃谁有福气摘?
·13、八公山上,草木皆兵,变也得变,不变也得变,不由你不变
·14、转变所属部队有力的思想武器和明确可行的行动方案
●【五公论坛】
·【五公论坛】——中国民主革命论坛大学宗旨
●为护卫和巩固华人台湾民主制度尽一份心力
·对当前台湾局势的声明(之一)
·陈泱潮对当前台湾局势的声明之二
·双胞胎中华民国命运与陈水扁的历史使命
·已来下生弥勒锐眼观察台湾静坐“倒扁”开场对结果的预兆
·请问黄花岗:你否定得了这铁的历史事实吗?
·答王希哲(一)
·答王希哲(二)
·着眼大局,《预警》解围:红军锐减
·为护卫和巩固华人台湾民主制度尽一份心力(外四首)!
·此举胜过军购千首纪德舰!
●对中共17大的评述和前景展望
·ZT: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就中共17大前景与台海形势告中共全党、全国人民暨全球华人华裔书
·后评中共17大前,温故知新重读《预评中共十六大》
·中共17大之际值得回顾的《2007年元旦献辞》及其附件
·陈泱潮(陈尔晋)2003年春预评中共17大
·17大泄露惊天秘密:中共国实行军阀独裁者权力终身制(上)
·17大泄露惊天秘密:中共国实行军阀独裁者权力终身制(下)
·中共国的根本问题、现状特征与联合索赔
·论当前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关键所在——兼谈中共17大后法轮功与中国之命运
·奉天承运正告江泽民中共书——强烈要求中共必须立即无条件停止迫害法轮功(2图)
●2007年后中國民運戰略重點--以独(立)攻独(裁)
·1、 共產中國已經喪失了三次自上而下進行民主化和平改革的機會
·當前中國已經失去了自上而下和平地全面地推行民主化變革的可能
·中國民運必須因應變化了的形勢,尋找新的戰略突破口和明確新的戰略重點
·东施梦呓“全民大起义”“民变”的【暴民路线】行不通的內在原因
·东施梦呓“全民大起义”“民变”的【暴民路线】行不通的外在原因
·開展退黨、退團、退隊活動的局限性
·發生了方向性、原則性、路線性、根本性錯盏奈榉才七^渡政府
·伍凡過渡政府如此針對中共“個體”,打擊中共開明力量
·策动地方独立自治,是彻底动摇和瓦解中共中央专制独裁暴政的关键所在
·2008年戊子春节献辞(长篇连载11):以獨攻獨宣言
·10.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关于《物权法》的声明
·戊子春节献辞(长篇连载16): 理念要点
●500个特权家庭垄断中国
·ZT:中國少數官僚特權家庭財富受
·ZT 500个特权家庭垄断中国,131万干部及其家属占有全民财富的70%
·ZT对干部子弟的期待/刘晓竹
·全盘否定马克思主义是错误的
·ZT:社会科学研究:500个特权家庭垄断中国,0.4%人掌握70%财富
●瓮安事件凸显中共政权无道天怒民怨
·镇压义民的无道暴政必速亡
·瓮安义民反黑抗暴无罪!
·就瓮安事件谈无道暴政速亡与必亡的微言大义
·中共国社会如此黑暗!谁之罪?——瓮安7岁小孩也遭镇压(1张图)
·瓮安李秀忠“被打死”与“被打个半死”,程度有区别,性质没两样
·保护和支持“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是民主宪政建设的曙光
·责令中共必须立即还“贵州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成员自由
·高度评价和支持《贵州瓮安“6.28事件”真相民间调查组公告》
●北京奥运
·观北京奥运欢迎宴会有感致胡锦涛 (1图)
·欺骗是中共的统治手段
·北京奥运救不了专制独裁暴政必然垮台的命!
●根治国土资源
·致温家宝总理:当前是开展长江黄河珠江上源植树造林的大好机会
·对国土资源进行根本性治理,早比晚好,为比不为好
●声援08宪章
·声援08宪章,强烈要求停止对《08宪章》签名人的迫害!
·锺沛璋:权贵垄断贫富差距 政改不力问题多(图)
·强烈谴责中共决策集团批捕刘晓波,支持郭国汀自愿为刘晓波辩护的义举!
●对2009年全国人大会议的批评和建言
·2009年两会期间,致吴邦国委员长暨全国人大全体代表
·对吴邦国“绝不搞多党制三权分立两院制”的批判
·《对吴邦国“绝不搞多党制三权分立两院制”的批判》补遗
·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告示
·否定人类普世价值,就是否定人类作为【类的同一性】(外一帖)
·关于人有没有【类的同一性】的进一步探讨
·答友人二则:我为什么要提出中国民主化变革第六方案?
●简评2009新疆事件
·错乱的民族政策和新闻封锁是导致此次新疆事件的原因
·当前中国少数民族领袖和民族问题研究者必读:牛克思先生最新力作《少数民族问题的历史辩证观》
▲关于所谓“过渡政府”
●方向路线原则程序正义之争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
·陈泱潮在过渡政府筹委会“选举总统”会议上的立场和态度
·陈泱潮对《总统伍凡简介》的严重质疑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一)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二)
·陈泱潮关于国旗的陈总提字第(4-2)号提案
·历史档案:关于成立中华共和国临时国家机构的倡议书
●认识伍凡牌过渡政府真相
·在瓮安事件上陈泱潮与伍凡的不同立场和反映
·关于必须把筹建“过渡政府”事涉不同方向道路原则之争的文字全部如实收入我的文集的说明
·就恢复【中国过渡政府筹委会】事致“未來中国论坛发起人小組”
·认清“过渡政府”真相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
·究竟是“突破中共网络封锁创意大赛”,还是帮助中共封网大赛?
·呜呼!谁之罪?!
·讲“过渡政府”真相,为中国民主化大业负责!
·金鸡三唱----《金刚经》正觉
·到底是谁“拒绝回答关键问题”?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1)
·到底是谁刻意破坏民运的联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2):方向之争原则之争体制之争
·请尊重我的主持人权益,以免给网友造成误会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3):极其可耻的“总统选举”(1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到底是谁“拒绝回答关键问题”?

——回白鹭先生《致陈泱潮郭国汀二位先生》


   陈泱潮(陈尔晋)
   2008-8-14

白鹭先生钧鉴:

   我看了您这篇《致陈泱潮郭国汀二位先生》的文章。我首先对先生此文第一句话“陈、郭二先生拒绝回答网友提出的关键问题”,感到莫名其妙。就我而言,我不明白我拒绝回答了什么“关键问题”?希望先生能够明示。

如果说是关于网友希望我们加入过渡政府的问题,第一,过渡政府至今没有表现出丝毫这样的意向,仅仅是网友的意向,我怎么回答?因此,我感觉不到这是“拒绝回答网友提出的关键问题”;第二,即使如此,我还是在《“伍凡牌过渡政府”的出路》(《讲“过渡政府”真相,为中国民主化大业负责》)一文中,指明了现存名不副实的“过渡政府”,若要获得广大有识之士的拥护和积极参与,必须端正思想政治方向和路线,必须1.改名;2.改组;3.重新确立纲领性文件——可以说,这是我等真诚献身中国民主化事业的志士仁人对现存名不副实严重违背民主建国原则问题多多的“过渡政府”的基本要求,是当前我等认同并且加入“过渡政府”的三原则。


至于李后主等先生所表达出来的反对专制独裁暴政力量应当联合起来的意见,我已经明确表示了高度的肯定和认同,并且表明将就有关问题在适当时候发表《谈当前中国反专制独裁力量的大联合》,作出回应。所以,我感觉不到我存在“拒绝回答网友提出的关键问题”,我认为我对待最近未来中国论坛网友提出的关键问题,没有什么不敢面对因而拒绝回答的问题。

   相反,我必须指出:我对伍凡先生并没有什么个人成见。因此,我才会积极加入了未来中国论坛发起人小组,才会加入了筹委会,才会愿意担任筹委会欧洲发言人,才会如此积极地负责地对筹委会和过渡政府提出了如此之多的建议。我之所以会对伍凡先生的履历提出质疑,是因为伍凡先生作为过渡政府总统完全有责任必须向公众交代清楚自己的履历。记得先生也曾经用蓝色字体明确表示过:

“值得关注的仅仅有两件事,这两件事情不搞清楚,正如陈先生所言,中国的民主前途堪忧: 1、伍凡(吴乾藩)的真实身份问题。 2、军中声音是否是伍凡炮制、编造出来的,仅仅是为了自己篡取所谓“总统”而刻意伪造欺骗广大民众的手段。 这两个问题既然如此直观地拿到论坛上面对全国人民进行讨论,那么必须要搞清楚,否则不但对中国未来的民主化道路影响甚大,而且影响目前过渡政府的工作效能和声誉。 要求伍凡出来说明此事,以便于弄清真相。”

   在未来中国论坛一向深孚众望的李后主先生也曾如此明确指出:

“但伍凡先生对自己的履历的疑点应该向海外的华人民众和网友们交代一下,打消大家的疑虑,除非他不去当这个过渡政府总统。希望伍凡能给大家一个清晰的解释和答疑……”


——不要说从我在2007年12月在筹委会向伍凡先生提出质疑以来,伍凡先生一直拒绝对这些有理由受到质疑的严重问题作出必要的说明,就是在您提出“要求伍凡出来说明此事,以便于弄清真相”,在李后主先生也明确强调了同样的要求之后,伍凡先生身为公众完全不明究里的“总统”,至今顽固拒绝就公众质疑自己的履历问题作出完全有责任有义务的说明!


所以,请广大网友和白鹭先生考虑一下:到底是谁“拒绝回答网友提出的关键问题”?是陈泱潮和郭国汀先生,还是伍凡“总统”?

   附件1:白鷺致陳泱潮郭國汀二位先生
   附件2:李后主先生表示“对成立过渡政府时的混乱局面不禁忧虑”

附件1:白鷺致陳泱潮郭國汀二位先生

   二位先生钧签:
   陈、郭二先生拒绝回答网友提出的关键问题,而是一味地重复发同一内容的帖子,而且多贴齐发实有捣乱之嫌。
   
   二位作为民运前辈,本应受到海内外广大民众齐声敬仰赞叹,并成为大陆民众思想品质、道德规范、学识人品之楷模;但是反观现在,令人遗憾的是二人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反面,他们为了一个毫无实质利益反而需要承担深重使命的总统大肆活动,虚实并用真假不辩,挑起是非制造混乱,引起广大网民的强烈义愤和不满。郭先生明确指出道德为虚妄、追逐名利是人的本能,这暴露了他们之所以如此的真实意图。
   迄今为止,没有一个网友否定程序的正义与合法性,也没有一个人拥护使用非法手段窃取“官位”而枉顾置道义与法律龌龊行为,更没有一个人赞同一个“美国人”且为中共潜伏特务组阁未来中国政府并担任总统,没有一个人排斥拥有崇高人格、丰富学识、充满智慧的精神领袖,反而所有人都愿意高举道德和正义的大旗,并在这个旗帜下致力于中国的民主自由大业、为结束中共政权、走向共和无私奉献自己的一切。但是很遗憾,二位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或说明)以上问题以冰释人民的疑云。
   
   一切的结论在于:按照谁怀疑谁举证的原则,上述的指责二位一定要毫无遗漏、无懈可击地拿出确实的证据,而且必须拿出这样的证据来为自己的所谓怀疑证实或证伪,这也是广大网民、整个民运界迫切盼望的事情,可是二位却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并没有作到这一点。看来他们将来也不准备作到这一点,这就是标榜自己是民运当然的精神领袖的人所展示出来的“能力”。
   他们没有能力证实或证伪,那他们仅仅企图利用虚实莫名的舆论力量搞臭过渡政府从而达到目的,这就是郭先生说的道德虚妄性的真实内涵。
   关于陈先生提出的种种疑虑,本人曾经对陈先生提出建议如下:
   
   我个人发表一点看法:
   首先对于过渡政府组成人员的三个政治条件(1、退党;2、写读九评体会;3、发反共誓言)是拥护的,不见得所有共党特务写得比真正的反共志士好,他们因为其特殊任务,不可能突破底线。这不见得就是“政教合一”,对于共产党的攻击不予置理,一切不能以共匪的论调为参照,并因此而改变自己的政治态度和策略。

另外真正值得关注的仅仅有两件事,这两件事情不搞清楚,正如陈先生所言,中国的民主前途堪忧: 1、伍凡(吴乾藩)的真实身份问题。 2、军中声音是否是伍凡炮制、编造出来的,仅仅是为了自己篡取所谓“总统”而刻意伪造欺骗广大民众的手段。这两个问题既然如此直观地拿到论坛上面对全国人民进行讨论,那么必须要搞清楚,否则不但对中国未来的民主化道路影响甚大,而且影响目前过渡政府的工作效能和声誉。 要求伍凡出来说明此事,以便于弄清真相。

   至于伍凡的年龄问题,根本不是问题,没有必要讨论。国籍问题是个形式问题,如果排除了卧底嫌疑,这个问题就不重要了。当然总统在作为国家的形象、标识功能方面,以“中国人”为理想。但是许多流亡国外的民主人士,由于生存的需要,有许多都是变成了“外国人”,难道还有“中国人”吗?请陈先生推荐一个保持“中国人”身份的合格人选,毛遂自荐也可以。
   建议所以网友抓住问题的核心展开讨论,不要在一些无关痛痒的枝节上纠缠,务必尽早弄清真相,结束争端。
   要求海外经常接触伍凡的人提供真实情况。
   文中明确无误地表达了亟待解决的关键问题,可是二人来个避实击虚,根本不愿意正视和解决这些问题,防佛这些问题需要“网友”来解决,如此模糊不清、本末倒置如何能举大事呢?
   目前国内政治局势极其微妙,而国内真正有号召力、组织力的人才及其缺乏,使得许多抗暴行为充满了自发和盲目,许多需要做的事情做不来。二位先生从来没有认真研究过国内的形式并拿出对策,反而斤斤于个人权位不能自拔,这与汪精卫何异?一个自诩为领袖的人物不是力图号召民众、唤起民众、组织民众、引导民众,使之迅速走向高潮,这如何能够取得民众信任?是的,中国需要领袖,既需要有深厚理论功底的领袖,更需要具有实干能力与号召能力的领袖,把二者割裂并对立的理念是极其荒谬的。
   希望二位先生能清醒地认识到形势的发展,要立足于为中国的民主事业有所贡献、而不是急于去夺取成果,——成果依靠自己去获得。
   引用孙文的话: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_________________
   天灭中共,替天行道!

附件2:李后主先生表示“对成立过渡政府时的混乱局面不禁忧虑”

   看了《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4) 》,
   http://www.dongtaiwang.com/do/za_k/ww9L6mam2gxQAiGOj2bhLj2y/viewtopic.php?p=116418#116418

对成立过渡政府时的混乱局面不禁忧虑,我在《致陈泱潮》一文中所说的是大背景下的民意程序性集合无法做到,但不等于说在小团体小机构(过渡政府筹委会)内的民主程序也不要了,伍凡先生如果真像陈泱潮先生所指出的那样,排挤费良勇先生,而硬拉草庵居士入伙,的确有搞小宗派的嫌疑,有失众望,辜负广大网友对他的厚望。

   还有一个问题,其焦点在于军中声音,军中声音是与伍凡怎么联系的,出于保护军中声音的目的,我们不能去深究,就是筹委会内部成员,也不能去深究,这一点,我们不要去过于苛责伍凡先生,就让伍凡和军中声音单线联系。不管军中声音是真是假,我们都要当作真的去保护,而不能伤害了可能存在的军中声音。希望陈老先生对此能让一步,只要我们把内部事情搞好,真的假的都不妨碍我们。
   陈老先生对总统不能虚位的意见,我有不同的看法,这个问题的原委在我,是我向他们提议可以让总统虚位,留给将来解体中共的有功人士来担当,这样可以鼓励大陆各界人士起义反抗中共,同时表明这个革命性质的过渡政府不图权力,只为解体中共做贡献。
   我们当时在倡议书中的方案是委员会制,有总统,有国务委员会,有执行常务事务的理事会。当时是提议总统由高智晟来担任,伍凡任副总统,陈老先生任国务委员委员长,当然,最后的决定权还在于内部的选举。这个倡议是立足于在国际舞台上充分活动争取全球华人的支持以逐步代替中共,这样的政府将来直接就是现成的解体中共后的临时政府,可以直接完成转化和过渡。
   后来在运作中,实际的机构没有我们理想化的设计那么大,是个小机构发起的过渡政府,在中共解体后,这个过渡政府解散,重新按照正规程序组建大陆临时政府。因此,运作就和我们倡议书中的运作不同了,而变成了我在《致陈泱潮》一文中所说的“小机构发起,运作中扩大,民主化成长”的革命性质的过渡政府运作方式。
   因此,我这时通过李大勇向筹委会提出总统位置虚置,可以设置两三个副总统来统筹安排日常事务。我在这里思考的不是这个总统位置的象征意义,总统形象有多重要,而是作为革命团体的过渡政府如何更好的完成解体中共的任务,因此,我认为这个总统对目前的各位筹委会成员并不重要,重要的在于过渡政府的成立如何更好的激发国内革命,促成国内革命的爆发,因此,如果把总统位置虚置出来,留给国内解体中共的过程中做出突出贡献的人士,那么,这个过渡政府和将来在大陆由解体中共人士成立的非常时期政府就可以顺利的合二为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