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到底是谁“拒绝回答关键问题”?]
陈泱潮文集
·ZT把握造物主给予人瞬间即逝的机缘
·让神话更接近真实的《死海古卷》(图)
·从Google地图发现的奇异景观体悟上帝创世说的真确可信
·5亿年前巨虾化石 挑战进化论(图)
·ZT令人震惊的神秘事件:俄罗斯地底钻探到地狱入口
·ZT三国演义中的十大怪事
·ZT墨西哥2012之五进化论 旷世奇谎(组图)
·ZT古往今来 科学家多信神(组图)
·奥克洛——20亿年前的核反应堆之谜
▲专著:推背图解析——天命前定
·天命前定:一、 从辩证唯物史观和天命论两方面都可证明"中华合众国"统一中国是势所必然
·天命前定:二、产生于唐初的中国大预言书《推背图》是历经以往朝代检验,且可资当今继续验证的天命论读本
·天命前定:三、《推背图》对当代中国政局之神奇预言与准确验证1:蒋介石:
·天命前定——《推背图》对当代中国政局的神奇预言和准确验证2:毛泽东
·天命前定─《推背图》对当代中国政局的神奇预言与准确验证3:江青
· 天命前定——《推背图》对当代中国政局的神奇预言和准确验证4:邓小平
·天命前定 5、 江泽民"日月丽天""百灵来朝"
●天命
·《寻找“伟大的指导灵”》开篇:末世国师论(全文)
·“火星男孩”:伟大的指导灵已诞生在中国
·【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的提出者——陈泱潮简历
·【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即【弥勒皆大欢喜学说】
·与友人谈【弥勒皆大欢喜学说】
·对季羡林说弥赛亚和弥勒是同一人的判别
·诺查丹玛斯《诸世纪》预言中的一位滞留在欧洲的东方人
·中国必须从根本上拨乱反正
·“紫薇圣人”与传统文化“新集大成者”的相关问题
●当下正处于末世重新封神之际
·就宗教问题在线敬答白眉老人
●“火星小孩”
·对“火星小孩”惊人的预言难道还能无动于衷?
·霍金预言地球200年内毁灭 时空之门将启(图)
·ZT新闻联播不敢播的俄罗斯现状
·天人合一(1图)
●我为什么致力于神学研究和【有神论】宣传
·1. 从现实个人政治功利角度看涉足宗教和神学的危险性
·2.必须充分认识中共邪恶本质互为表里的两大基本点
·3. 彻底清除中共邪恶必须完成的双重任务: 终结专制独裁国体制度与破除【无神论】迷信
·4.必须重申必须充分明确彻底肃清中共祸害中国的两个重要标尺
·5. 人的潜意识中其实都存在着【有神论】基因
·6.人类已经到了末期
·7.不敢置天赋神圣使命于不顾
·8.自由、民主、人权保障制度的根基和巩固的条件
·9.【中共反对派的政治道德素养】问题
·10.中国民主革命导师的责任和义务
·11.没有充分的全面的思想理论精神信仰准备, 中国民主革命的成功只能是遥遥无期
·12.我们必须超前积极为中国民主化变革和后来者,开通道路、指明方向、奠定基础
·13.关于令人信服的神学必须有神迹证明的问题
·14.《圣灵福音》“小书卷”是《圣经》续篇的神迹显示
·15.决定性关头的忠告
·16. 这是我在又一次重大人生十字路口的选择
·17.真的假不了,最终势必会得到整个人类社会的普遍承认
●因果报应
·上帝是公义的:一切伤天害理的阴谋诡计都会大白于天下
·ZT以暴易暴的恶果:彭湃长子、堂侄的悲剧
·ZT孙中山轮回转世为张四目的故事
·請看人豬轉世真人真事:正義必能伸張〔2圖〕!
●真正能够拯救中国的唯一真神合一之歌
·强力推荐《迦南歌声》
●传承自有后来人
·圣徒学院超常博士后招生简章(B版)
▲专著:与披着宗教外衣的新法利赛人的争战
·善本:陈泱潮关于宗教论坛争战的总结和声明——兼谈我为什么要回击小溪对我的攻击?
·基督教新法利赛人必须认真研读、认真查经、认真思考
●宗教论坛结缘记
·就余王排挤郭飞雄事件和【假耶稣】的出现,致中国基督教友
·一还掌:老对手……请看《圣灵福音6·所罗门王转世》
·二还掌:陈泱潮不能不再度质问宗教□□小溪先生
·陈泱潮2006年6月【宗教论坛结缘记】帖文总览
·复小溪公开信:建议你最好不要再背鼓上门找捶打了
·反对【小字号宗教裁判所】突围战首战告捷
·陈泱潮:天字第一号
·哈哈!撤销【小字号宗教裁判所】才是宗教论坛正常化的唯一道路
·上帝賜给了他的仆人教训邪恶的刺棍和铁杖……
·劝你切切不要以为这是戏言!
·事实胜于雄辩:究竟是谁在对谁进行人身攻击?
·哀其不幸,怒其睡梦中都在想当妃子成群的中国皇帝!
·陈泱潮宣布在博讯宗教论坛安营扎寨
·检验是否真正敬畏神的契机和表现
·陈泱潮是“造神搞政治”吗?
·哈哈!这里 上帝所呼唤的“我儿”,到底是谁?
·小溪才具仅只中下,却毫无谦卑心性……希望您引以为戒!
·铁证如山,看最后谁才是真正的狡辩者!
·《圣经》里明确记载着转世轮回,而且是以耶稣和所罗门王为例……
·先说后应更能呼招世人回归主怀!
·以在下所居住的丹麦为例(外一首)
·这才是真正符合佛祖释迦牟尼本意的佛教的正信!
·一切荣耀归于 上帝(西方基督教为何已经式微是否与违背此理有关?)
·奇怪,刚才输入bzh,本欲打出斑竹,却跳出来霸主!
·请教思童兄:如何解释这一现象——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一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二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三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四(2张图)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五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六
·陈泱潮回应小溪的诬蔑
·小溪先生,请朝前看
·7月6日~10日余帖目录
·陈泱潮问宗坛斑竹:为何删除我的这篇跟贴文章及其跟贴
·请问小溪先生:删除【尊神为大】的文章,是什么性质的事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到底是谁“拒绝回答关键问题”?

——回白鹭先生《致陈泱潮郭国汀二位先生》


   陈泱潮(陈尔晋)
   2008-8-14

白鹭先生钧鉴:

   我看了您这篇《致陈泱潮郭国汀二位先生》的文章。我首先对先生此文第一句话“陈、郭二先生拒绝回答网友提出的关键问题”,感到莫名其妙。就我而言,我不明白我拒绝回答了什么“关键问题”?希望先生能够明示。

如果说是关于网友希望我们加入过渡政府的问题,第一,过渡政府至今没有表现出丝毫这样的意向,仅仅是网友的意向,我怎么回答?因此,我感觉不到这是“拒绝回答网友提出的关键问题”;第二,即使如此,我还是在《“伍凡牌过渡政府”的出路》(《讲“过渡政府”真相,为中国民主化大业负责》)一文中,指明了现存名不副实的“过渡政府”,若要获得广大有识之士的拥护和积极参与,必须端正思想政治方向和路线,必须1.改名;2.改组;3.重新确立纲领性文件——可以说,这是我等真诚献身中国民主化事业的志士仁人对现存名不副实严重违背民主建国原则问题多多的“过渡政府”的基本要求,是当前我等认同并且加入“过渡政府”的三原则。


至于李后主等先生所表达出来的反对专制独裁暴政力量应当联合起来的意见,我已经明确表示了高度的肯定和认同,并且表明将就有关问题在适当时候发表《谈当前中国反专制独裁力量的大联合》,作出回应。所以,我感觉不到我存在“拒绝回答网友提出的关键问题”,我认为我对待最近未来中国论坛网友提出的关键问题,没有什么不敢面对因而拒绝回答的问题。

   相反,我必须指出:我对伍凡先生并没有什么个人成见。因此,我才会积极加入了未来中国论坛发起人小组,才会加入了筹委会,才会愿意担任筹委会欧洲发言人,才会如此积极地负责地对筹委会和过渡政府提出了如此之多的建议。我之所以会对伍凡先生的履历提出质疑,是因为伍凡先生作为过渡政府总统完全有责任必须向公众交代清楚自己的履历。记得先生也曾经用蓝色字体明确表示过:

“值得关注的仅仅有两件事,这两件事情不搞清楚,正如陈先生所言,中国的民主前途堪忧: 1、伍凡(吴乾藩)的真实身份问题。 2、军中声音是否是伍凡炮制、编造出来的,仅仅是为了自己篡取所谓“总统”而刻意伪造欺骗广大民众的手段。 这两个问题既然如此直观地拿到论坛上面对全国人民进行讨论,那么必须要搞清楚,否则不但对中国未来的民主化道路影响甚大,而且影响目前过渡政府的工作效能和声誉。 要求伍凡出来说明此事,以便于弄清真相。”

   在未来中国论坛一向深孚众望的李后主先生也曾如此明确指出:

“但伍凡先生对自己的履历的疑点应该向海外的华人民众和网友们交代一下,打消大家的疑虑,除非他不去当这个过渡政府总统。希望伍凡能给大家一个清晰的解释和答疑……”


——不要说从我在2007年12月在筹委会向伍凡先生提出质疑以来,伍凡先生一直拒绝对这些有理由受到质疑的严重问题作出必要的说明,就是在您提出“要求伍凡出来说明此事,以便于弄清真相”,在李后主先生也明确强调了同样的要求之后,伍凡先生身为公众完全不明究里的“总统”,至今顽固拒绝就公众质疑自己的履历问题作出完全有责任有义务的说明!


所以,请广大网友和白鹭先生考虑一下:到底是谁“拒绝回答网友提出的关键问题”?是陈泱潮和郭国汀先生,还是伍凡“总统”?

   附件1:白鷺致陳泱潮郭國汀二位先生
   附件2:李后主先生表示“对成立过渡政府时的混乱局面不禁忧虑”

附件1:白鷺致陳泱潮郭國汀二位先生

   二位先生钧签:
   陈、郭二先生拒绝回答网友提出的关键问题,而是一味地重复发同一内容的帖子,而且多贴齐发实有捣乱之嫌。
   
   二位作为民运前辈,本应受到海内外广大民众齐声敬仰赞叹,并成为大陆民众思想品质、道德规范、学识人品之楷模;但是反观现在,令人遗憾的是二人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反面,他们为了一个毫无实质利益反而需要承担深重使命的总统大肆活动,虚实并用真假不辩,挑起是非制造混乱,引起广大网民的强烈义愤和不满。郭先生明确指出道德为虚妄、追逐名利是人的本能,这暴露了他们之所以如此的真实意图。
   迄今为止,没有一个网友否定程序的正义与合法性,也没有一个人拥护使用非法手段窃取“官位”而枉顾置道义与法律龌龊行为,更没有一个人赞同一个“美国人”且为中共潜伏特务组阁未来中国政府并担任总统,没有一个人排斥拥有崇高人格、丰富学识、充满智慧的精神领袖,反而所有人都愿意高举道德和正义的大旗,并在这个旗帜下致力于中国的民主自由大业、为结束中共政权、走向共和无私奉献自己的一切。但是很遗憾,二位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或说明)以上问题以冰释人民的疑云。
   
   一切的结论在于:按照谁怀疑谁举证的原则,上述的指责二位一定要毫无遗漏、无懈可击地拿出确实的证据,而且必须拿出这样的证据来为自己的所谓怀疑证实或证伪,这也是广大网民、整个民运界迫切盼望的事情,可是二位却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并没有作到这一点。看来他们将来也不准备作到这一点,这就是标榜自己是民运当然的精神领袖的人所展示出来的“能力”。
   他们没有能力证实或证伪,那他们仅仅企图利用虚实莫名的舆论力量搞臭过渡政府从而达到目的,这就是郭先生说的道德虚妄性的真实内涵。
   关于陈先生提出的种种疑虑,本人曾经对陈先生提出建议如下:
   
   我个人发表一点看法:
   首先对于过渡政府组成人员的三个政治条件(1、退党;2、写读九评体会;3、发反共誓言)是拥护的,不见得所有共党特务写得比真正的反共志士好,他们因为其特殊任务,不可能突破底线。这不见得就是“政教合一”,对于共产党的攻击不予置理,一切不能以共匪的论调为参照,并因此而改变自己的政治态度和策略。

另外真正值得关注的仅仅有两件事,这两件事情不搞清楚,正如陈先生所言,中国的民主前途堪忧: 1、伍凡(吴乾藩)的真实身份问题。 2、军中声音是否是伍凡炮制、编造出来的,仅仅是为了自己篡取所谓“总统”而刻意伪造欺骗广大民众的手段。这两个问题既然如此直观地拿到论坛上面对全国人民进行讨论,那么必须要搞清楚,否则不但对中国未来的民主化道路影响甚大,而且影响目前过渡政府的工作效能和声誉。 要求伍凡出来说明此事,以便于弄清真相。

   至于伍凡的年龄问题,根本不是问题,没有必要讨论。国籍问题是个形式问题,如果排除了卧底嫌疑,这个问题就不重要了。当然总统在作为国家的形象、标识功能方面,以“中国人”为理想。但是许多流亡国外的民主人士,由于生存的需要,有许多都是变成了“外国人”,难道还有“中国人”吗?请陈先生推荐一个保持“中国人”身份的合格人选,毛遂自荐也可以。
   建议所以网友抓住问题的核心展开讨论,不要在一些无关痛痒的枝节上纠缠,务必尽早弄清真相,结束争端。
   要求海外经常接触伍凡的人提供真实情况。
   文中明确无误地表达了亟待解决的关键问题,可是二人来个避实击虚,根本不愿意正视和解决这些问题,防佛这些问题需要“网友”来解决,如此模糊不清、本末倒置如何能举大事呢?
   目前国内政治局势极其微妙,而国内真正有号召力、组织力的人才及其缺乏,使得许多抗暴行为充满了自发和盲目,许多需要做的事情做不来。二位先生从来没有认真研究过国内的形式并拿出对策,反而斤斤于个人权位不能自拔,这与汪精卫何异?一个自诩为领袖的人物不是力图号召民众、唤起民众、组织民众、引导民众,使之迅速走向高潮,这如何能够取得民众信任?是的,中国需要领袖,既需要有深厚理论功底的领袖,更需要具有实干能力与号召能力的领袖,把二者割裂并对立的理念是极其荒谬的。
   希望二位先生能清醒地认识到形势的发展,要立足于为中国的民主事业有所贡献、而不是急于去夺取成果,——成果依靠自己去获得。
   引用孙文的话: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_________________
   天灭中共,替天行道!

附件2:李后主先生表示“对成立过渡政府时的混乱局面不禁忧虑”

   看了《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4) 》,
   http://www.dongtaiwang.com/do/za_k/ww9L6mam2gxQAiGOj2bhLj2y/viewtopic.php?p=116418#116418

对成立过渡政府时的混乱局面不禁忧虑,我在《致陈泱潮》一文中所说的是大背景下的民意程序性集合无法做到,但不等于说在小团体小机构(过渡政府筹委会)内的民主程序也不要了,伍凡先生如果真像陈泱潮先生所指出的那样,排挤费良勇先生,而硬拉草庵居士入伙,的确有搞小宗派的嫌疑,有失众望,辜负广大网友对他的厚望。

   还有一个问题,其焦点在于军中声音,军中声音是与伍凡怎么联系的,出于保护军中声音的目的,我们不能去深究,就是筹委会内部成员,也不能去深究,这一点,我们不要去过于苛责伍凡先生,就让伍凡和军中声音单线联系。不管军中声音是真是假,我们都要当作真的去保护,而不能伤害了可能存在的军中声音。希望陈老先生对此能让一步,只要我们把内部事情搞好,真的假的都不妨碍我们。
   陈老先生对总统不能虚位的意见,我有不同的看法,这个问题的原委在我,是我向他们提议可以让总统虚位,留给将来解体中共的有功人士来担当,这样可以鼓励大陆各界人士起义反抗中共,同时表明这个革命性质的过渡政府不图权力,只为解体中共做贡献。
   我们当时在倡议书中的方案是委员会制,有总统,有国务委员会,有执行常务事务的理事会。当时是提议总统由高智晟来担任,伍凡任副总统,陈老先生任国务委员委员长,当然,最后的决定权还在于内部的选举。这个倡议是立足于在国际舞台上充分活动争取全球华人的支持以逐步代替中共,这样的政府将来直接就是现成的解体中共后的临时政府,可以直接完成转化和过渡。
   后来在运作中,实际的机构没有我们理想化的设计那么大,是个小机构发起的过渡政府,在中共解体后,这个过渡政府解散,重新按照正规程序组建大陆临时政府。因此,运作就和我们倡议书中的运作不同了,而变成了我在《致陈泱潮》一文中所说的“小机构发起,运作中扩大,民主化成长”的革命性质的过渡政府运作方式。
   因此,我这时通过李大勇向筹委会提出总统位置虚置,可以设置两三个副总统来统筹安排日常事务。我在这里思考的不是这个总统位置的象征意义,总统形象有多重要,而是作为革命团体的过渡政府如何更好的完成解体中共的任务,因此,我认为这个总统对目前的各位筹委会成员并不重要,重要的在于过渡政府的成立如何更好的激发国内革命,促成国内革命的爆发,因此,如果把总统位置虚置出来,留给国内解体中共的过程中做出突出贡献的人士,那么,这个过渡政府和将来在大陆由解体中共人士成立的非常时期政府就可以顺利的合二为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