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
陈西文集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美国之音:贵州活动人士捐助狱中人权捍卫者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希望之声:云南李纪恒提案属反人类
·举国哀悼玉树灾民 民众呼吁对人祸问责
陈西与友人
·大陆学者:“神七”上天 结石会落地 “面子工程”变“丢脸工程” 中共营造爱国主义狂热、转移危机落空
·献给为突破互联网封锁而辛勤工作的人们
·与议报说几句心坎上的话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10年刑满获释
·英勇不屈的陈西-杨天水
·陈西先生——欢迎你归来!吴玉琴
·我的难友陈西——廖双元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加入真相联合调查团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当代中华民主英雄:秦永敏、陈西、张林
·李大立:民主对于中国不是异物--读陈西"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有感
·邓焕武 :为什么硬着头皮不放刘晓波?兼批陈西的《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张三一:民主必成为中国的己物
·一名基督徒给一位非基督徒回信
·零八宪章签署人陈西和日本记者见面再遭警方阻拦
·吴 郁:民主对于中共是异物
·春水.致陈西-故土上的流亡者- 欧阳小戎
·读者作者共贺《北京之春》第200期
·贵州维权人士:谴责中共判决潭作人
·侯文豹:强烈谴责贵州警方对陈西家庭的破坏
·希望之声:李洪志先生真善忍的理念光彩照人
·刘贤斌再度被捕 中国纷传“我是刘贤斌”
最新文章
·德国之声:贵州民主人士传递“北非”信息,遭警方暴力干预
·BBC:“贵阳警方打压宣讲埃及局势者”
·法广:贵州警方阻止散发有关埃及和突尼斯反政府风潮的传单
·自由亚洲:港媒热议埃及变天 六四军人赞埃及军人(图,视频)
·美国之声:中国维权人士被抓被放令人捉摸不定
·反监控要自由:陈西谈贵州人权活动遭受严控的情况
·大纪元:公职招聘陪吃陪唱 大陆学者:近亲繁殖潜规则
·公民刘贤斌——我的挚友
·妻为朱虞夫申请取保 陈西吁更多国人践行
·自由亚洲电台:教师高纯炼因茉莉花获罪 姚立法在北京逮捕后音讯全无(图)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异议人士办民主展被抓 吕耿松将出狱同道被禁迎接
·美国之声:中国独立参选逆势壮大 四异议人士投身选战
·新唐人电视: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参选人大代表 促民主
·贵州公民第七届人权研讨会公告(图)
·希望之声:贵州人权研讨会:建开明社会风气 不畏强权参与竞选
·新唐人电视: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参选人大代表 促民主
·美国之音:贵州独立参选人陈西被失踪六天
·我们的信心,我们的期望——从陈西“被落选”看中国人大选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的话,参加抗暴的民众就不是“不法分子”,他们是追求自由、民主、人权,乃至国家独立的英雄。
   6月28日在我省瓮安发生了我们不愿意看到的,然而必然会发生的事件。所谓不愿意看到是指,这场大规模的反暴政、反恐怖统治、反国家黑社会化的群众性抗议斗争必然会归于失败;参与抗争的民众是以暴动的方式进行,必然会遭到党军党警的镇压;长期受到胁迫的瓮安人会再次遭到不公的迫害;所谓必然会发生是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哪里有不公哪里就有抗争!大路不平旁人铲!
   震动全国全世界的“瓮安事件”也震动了我们,7月5日,贵州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的活动日,大家一致商议把原先定好的主题改为“瓮安事件”专题讨论会。会中,由李任科先生提出:我们应当立马成立“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参与到“瓮安事件”中去,依照5月1日实施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践行我们公民的知情权、话语权、监督权。与会者一致响应,“贵州民间瓮安事件真相调查小组”成立。
   一、叩关瓮安城
   在“真相调查小组”成立的前一天,地方当局已经找我谈话,主要谈“瓮安群体性攻击政府事件”和“上海袭警事件”。两起事件对当局震动很大,他们想知道我们这些民间反对派人士此时的动态。我谈到,我们高度关注这两起事件,维权行为以无序、暴力、和无组织的方式来抗争不是我们的首选,但是我们将努力让剩下的事情进入公开、理性和法治的轨道。我们愿意参与并督促“真相”得到公开。
   由肇事者、由被控方、或者说,由官方单方面公布所谓的“真相”是不可信的,是值得怀疑的。真相需要相互无关系的另一方,或者说是独立的第三方参加调查才是可信的。
   我公开我们的观点和想法后,得到的是当局的告诫:“不准到瓮安去!”“不许调查瓮安真相!”随后,我们的行踪受到公安的严密监控。“6、28”后,有朋友随即赶往瓮安,在去瓮安的途中,在福泉市就被武装的关卡拦住了。据知情者讲,从6月29日凌晨至30日两天的时间,从贵阳各地有3000多名公安和武警部队已经开往瓮安,在去瓮安的路上官兵设置了两条封锁线,禁止外界人士进入瓮安。唯有官方认可并发放的通行证执有者才可入城。朋友们被迫返回贵阳。官军夺回被瓮安民众占领的县政府和公安局大楼后,连续封城搜查数天,进行全城整肃。到现在,已经搜捕涉案人员234人。
   应当说,瓮安事件可考虑实施1996年3月1日全国人大颁布的《戒严法》,如果政府对外界不宣布实施“戒严令”,我们去瓮安调查就是合理合法的。但是,崇拜枪杆子、人治惯了的国家不懂得实施“戒严令”与不实施的区别,瓮安实际仍然在“戒严”中,我们“真相调查小组”一行三人,廖双元先生、吴玉琴女士和我,就去叩关了。
   我们“真相调查小组”于7月7日早乘8:15分由贵阳开往玉屏的火车,经福泉市,在牛场下车,绕道泡木冲,于晚18:30到达瓮安县城。看到每一个路口都有带“红袖套”的人立正站岗把守,旁边有一个“救灾”的帐篷用作轮流换岗。每10分钟左右,有大队武警官兵手提警棍在街上巡逻。处加瓮安街上,着警服和带“红袖套”巡察的人员明显的多。前有告诫,后有官兵,我们不得不警觉行事。
   一路上,瓮安事件产生了两种奇特的现象:一种是对政府公布的信息极不相信,说事实真相并不是如政府所说的那样;另一种是,当要问及此事具体的情况和相关证据时,人们却明显地有一种恐惧感。尤其是在西门河大堰桥旁采访时,众多当地人都异口同声的说:“政府的报道是哄全世界人民的,但是,欺骗不了我们瓮安人。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当然,政府不这样看,政府说群众是“不明真相的群众”,是“被不法分子利用”“上当受骗”。正是把群众看成容易“上当受骗”的,所以,政府就派人下去给群众打招呼,强迫群众“不要乱说”要统一到官方的报道上来。官方的压力造成瓮安成为一座“恐惧之城”。
   在大堰桥河对面的村子里,天黑以后,村民们纷纷站出来接受我们的采访。他(她)们说:“白天政府的人随时在巡逻,有三人以上在谈话都会被询问,我们不敢说。晚上他们看不见我们,我们才可以出来说说心里话。”
   他(她)们说:“真正的参加者是瓮安三中和二中的学生,正是这些学生在‘6.28’那天自发地掏出自己身上的钱,三角、五角、一块的凑拢,买了花炮,买布做成横幅标语,约三百名学生从这里出发去公安局抗议,谁知一路有上万名中小学生参加,其中,他们的父母跟随在后。” 这就是瓮安事件的主要参与者。到天黑尽时,村民们的胆子越来越大,大家都自发地流露出一种豪情,一种喜悦之情,好像已经过去了的“6.28”是他们瓮安的骄傲,是一个喜庆的日子,能够参加这样的活动就像过节一样。譬如,他们说到,经过这次事件,瓮安的法院用地都不敢强制圈地了。在这之前,政府和房开商用地可是霸道得很啊!
   第二天,我们真相调查组准备去县医院采访受伤者和到玉华乡雷文村去见死者的家属。早晨9:30左右,我们走到县医院,在电梯口准备乘电梯上楼时,贵阳市的公安出现在我们面前,后面还有几名省公安厅的人员跟着。我们真相调查组的工作被迫终止,一行三人便被押解回了贵阳。
   二、瓮安事件真相
   在市公安局被讯问时,公安厉声的说道:“告诫你们不能去瓮安,你们不听,现在接受我们的讯问和处理!既然你们去瓮安调查真相,就你们了解的真相说清楚……”
   答:谈到真相,我们认为这几点是确凿的:
   1、6月29日上午政府在公告中对此事的定性为非法集会、“打砸抢烧”的事件。7月3日,贵州省召开的“6.28”事件阶段性处置情况汇报会上,石宗源还在指出:“瓮安‘6.28’事件是一起由当事人非正常死亡事件酿成的严重打砸抢烧突发事件”。我们在采访瓮安人民时,对“抢”存在否?得到这样的回答。群众说:“我们瓮安人绝对没有在这起事件中搞‘抢’的事。”他们理直气壮的说:“哪家银行被抢了!哪家店铺被抢了!哪个私人的财产遭劫了!”到底政府说的是真相还是瓮安人说的是真相?
   没有过几天,我们看到政府也把“打砸抢烧”中的“抢”字去掉了。看来,瓮安人说的才是真相。政府在后面改变了说词,只提“打砸烧”,没有了“抢”,证明瓮安人是坚持真相的。然而,由于 “瓮安事件”被错误的定性为“打砸抢烧犯罪行为”之后,当地民众遭到公安、武警的镇压,有上百人被搜捕,他们的近况是令人担心的。
   2、死者的叔叔无故被打成重伤的真相。6月29日,官方新华社以昨日简短报道, 说此事件 “是不法分子煽动不明真相群众所为”。在其叔叔被打这一点上,事情发生在“6、28”以前,群众是清楚的。叔叔被打是激起民愤的重要原因之一。至于民众传闻死亡,或者实为重伤,这个责任不在民众。
   据我们了解,6月25上午,死者的叔叔李秀忠被传到县公安局接受调查。李秀忠在接受公安干警询问时就遭到警察施以警棍与脚击伤。由于李秀忠是一名中学教师,随后被警察用警车押送到县教育局,交由教育局做“思想工作”。直到下午,李秀忠被从县教育局放出来。但李秀忠刚走出县教育局大门时,又遭到几个不明身份的男青年人拳打脚踢,直追打到人寿保险公司前街,躺入血泊中为止。后被群众呼110将他送往县医院抢救,住外科51床,七孔流血,昏迷不醒,生命垂危。我们了解到此事后,才要去县医院的。只可惜被公安拦截。
   是群众不明真相吗?“6、28”事件发生后,政府在调查核实时已经证实,确有叔叔被挨打一事。并承认要追查打人凶手。我们等待着那六名打人凶手,其中还有执法违法的警察落入法网!
   三、假如瓮安是一个国家
   7月18日星期五下午,我们贵州公民人权研讨会第二次召开“瓮安事件”专题座谈会。前往瓮安调查真相的人员与参会者热烈地谈了自己对瓮安事件的看法。
   申有连发言说:这次“贵州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受我们大家的委托前往瓮安调查,说明了我们公民意识的增强。我们公民要主动的去关心国家大事,不能被动的听任政府欺骗和宰割。《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和国家有关法律规定,公民有知情权、话语权、和监督政府的权力。我们组织“贵州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正是依法行使我们公民的权力。可惜,遗憾的是,政府居然阻拦“民间真相调查组”实地调查,并且,还非法扣押了调查组的相机、录音机、记事本等等物品。
   自我们组建“民间真相调查组”以来,政府就不断派公安来威胁警告我们。我们贵州公民人权研讨会的部分成员遭受到公安不同形式的告诫。上星期五的人权活动还受到公安上百人强制的骚扰,我们被迫提前离开。我们强烈抗议政府的这种违法犯罪行为!
   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政府对瓮安事件的处置不敢承担责任,内心胆怯,没有勇气,和缺乏足够信心。严重一点说,仍然用专制的手法去处理因专制引发的事件,这是不得民心的。
   中共贵州省委书记石宗源在瓮安事件处置会上提到:“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说明共产党已经有失去民心的危机感。
   杜和平发言说:从民间舆论和政府发言来看,瓮安事件已经成为了一种标志。就是说,事件本身和引发这起事件的个案已经分离,李树芬之死因与事件两者之间,事件本身所表现的东西比死因更重要。死因只是表象,“6.28”事件则是本质。官方的话语也表现出了这层意思。这就有了传统的版本和石宗源的版本两个话语模式。传统的模式是共产党的“伟光正”,政府的英明领导,一切闹事者,攻击党和政府者都是“反革命”,犯罪分子。其必然要受到严厉的惩处。这种话语现在还有市场,譬如,动不动就用“不法分子”,到底谁是“不法分子”?我看政府不依法行政,公安不依法办事,就是“不法分子”。正是因为有政府和公安这样的“不法分子”的存在才产生了瓮安事件。这就有了石宗源版本。石宗源说:瓮安事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次事件直接的导火索是李树芬的死因。但背后深层次原因是瓮安在矿产资源开发、移民安置、建筑拆迁等工作中,侵犯群众利益的事情屡有发生,而在处置这些矛盾纠纷和群体事件过程中一些干部作风粗暴、工作方法简单,甚至随意动用警力。”“粗暴”、“方法简单”、“随意动用警力”、“侵犯群众利益”,我们依法来量衡这样的举止,这才是真正的“不法分子”。
   我们应当看到“石宗源版本”的新意。也希望“石宗源版本”把“粗暴”、“方法简单”、“随意动用警力”、“侵犯群众利益”提升到“依法治国的方略”上来,严厉处置真正的“不法分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