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唉,上海女人]
半空堂
·王麻子自述
·忘年交华山川
·我被罚了款
·我和梅葆玖的一面之缘
·我们这一代人呀
·我“认识”了张约园先生
·我在上海的一对澳洲朋友
·吾国吾民和吾国吾猴
·悉尼的红灯区
·侠女江小燕和义士刘五
·想起了曹聚仁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大邑游
·故乡演义
·“解放”与“解手”
·我的姨妈施雪英
·人死了去哪里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民主
·梦醒说双亲
·張大千演義(海外篇)
·第一回 老友相逢歎浩劫 稀客來訪索荷圖
·第二回 遇故友訴述前事 聽和田預測未來
·第三回 紅袖添香傳佳話 灰箋畫梅寄子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唉,上海女人

   你要了解上海女人吗?你要知道什么叫上海女人吗?别急,我指给你看,准不会错——看见了没有,那位站在柜台前擦得唇红脸白,头发光溜,花枝招展的,你甭问,她准是上海女人。你别看她打扮得那么阔相,为了挑选一斤颗粒大的花生,她站在那里已经半个小时了,难道你不佩服她的耐心吗;再朝远点看吧——在蔬菜摊前指手画脚,手指上假钻戒熠熠生辉的那位,一定也是,你看,她正在大声地讨价还价,临走还怕吃亏,不忘抓上一颗菜放进自己的蓝里。做事怕吃亏,算小不算大,这就是上海女人的特点。
   你注意了没有,刚才走在丈夫后面,在公共场所不停数落丈夫“戆大”的那位上海女人吗?她正在嘀咕自己的丈夫不懂沾小便宜,不如别人家里的男人“门槛精”。上海女人自己已经够有特点了,但他还生怕丈夫的特点不够,所以“输出革命”, 早也灌输,晚也灌输,久而久之,滴水穿石,世上有哪个上海男人不变成龙应台笔下的“上海男人”的呢!
   慢走慢走,请停一下,这就是上海人所谓的“弄堂”,北京人叫做“胡同”,江浙人叫做“巷子”的,里边整齐地排列着一幢幢石库门房子,上海人大都数挤在里边,跟我进去开开眼界吧,从后门进去的第一间,上海人把它叫做灶披间,也就是厨房间。这幢房子原先住一户人家,现在住了五家,你看见了吗?五个电灯泡,各家用各自的,五个自来水笼头,每个都在滴水,哈哈,你别以为水笼头坏了,这是上海女人的“精明”(经过长期灌输,上海男人也会参与其事),原先有一家,发现水笼头滴水,因为滴水压力小,小水表不会走动,一个晚上可以盛一桶,这桶水是贪来的小便宜。别家见了也来仿效,于是五家各滴各的,至于最终五家小水表的压力加起来带动大水表,公平地分摊到每一家,结果谁家也没有沾到便宜。
   喂,轻一点,你听见上面有人在吵架吗?听一听吧,这种嘈杂声,过路人都能听,听一听也不算窥探隐私。你不懂上海话吧?我告诉你,楼上的男主人今天要请自己的父亲来做客,准备去买酒,女主人知道了,坚决不答应,说上个月你母亲刚来过,这个月你父亲又来,把我们家吃穷了。男的说,用我的私房钱买酒菜,你管不着。女人听说男人存私房钱,就耍了泼,大声吵闹起来。你听见孩子的哭声吗?,那孩子哭诉得挺公平:“妈妈,为什么外公来吃饭你就买那么多酒菜,爷爷来吃饭,你就不让爸爸买酒菜!”唉,这就是上海女人对待公婆的德行。
   告诉你吧,我还碰上过这么一回事:有一次我在小饭馆里等菜,看见对面桌上一位女士和几位朋友一起吃饭,这时她的丈夫带着一个年龄相仿的男人进来,向他介绍道:“XX,这是我新认识的兄弟,他的生意做得非常好,想和我合作。他想见见你。”说罢又对客人说:“这就是我的太太。”没等那人开口,只见那女人筷子一放,眼珠一弹,对自己男人道:“你到处是好兄弟,连狗也是你的好兄弟!”客人见状,悻悻地走了。她丈夫尴尬地说:“他真的人不错。”说罢转身去追朋友了。 可惜冯梦龙先辈没有见到这个镜头,否则准又能写出一回“拍案惊奇”来。

   上海女人和男人结婚前蛮有小资产阶级情调,一结婚就成了冤家,仿佛男人成了自己的猎物,彻头彻尾地要管他。就是男人再优秀也不放在眼里,老爱发号施令,用自己的无知去指挥男人,即使男人的话是正确的,也坚决不听。如果你问他为什么。她一句话可以把你气死,我为什么要听他的,听他的我就没有“台型(面子的意思)”了。原来上海女人是只讲“扎台型(挣面子)”,不讲利害的。
   要说抠,上海女人可是抠到底了,我过去有一位同事,他每次发工资必须连同工资单一同上缴给夫人,然后夫人再拨给他每天的零花钱二毛九分。
   “二毛九分,为什么不给三毛?”我好奇地问。
   “二毛八分一包“飞马牌”香烟,还有一分钱,万一在马路上应急,上厕所用。”我同事没好气地回答。
   我实在佩服那位上海女人对丈夫的关怀,一分钱见真情,真是无微不至。
   还有奇妙的,上海女人家里有事,一般不和丈夫商量,因为上海男人这些年来在家庭中的位置,已经降到摇钱树、出气筒、家庭里的小工、丈母娘家的奴仆的地位了,所以老婆有事绝对不会和他商量。生病人找鬼郎中,她宁可听小姐妹的闲言碎语,小姐妹说,这个东西便宜六毛钱,她明天就会乘一元钱的公交车把东西买回来;小姐妹说,她男人每月上缴多少工资,那她的丈夫这个月的上缴利润指标一定会有所调高;小姐妹说,她的孩子是婆婆带的,那这一家的婆婆就惨了,带孙子绝对是她的责任;小姐妹说,她家的丈夫必须在晚上八点前回家,那这一家的“上海男人”一定会接到命令,在七点五十九分前必须回家。上海女人既喜欢听小姐妹的话,又喜欢帮别的小姐妹出点子,做别人家的小姐妹。
   唉,这就是上海女人。
   说不明道不白上海女人啊,我真服了你!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