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游洛阳记]
半空堂
·第十六回 究竟谁假抗日真夺权 就是你明合作暗分裂
·第十七回 老战友自曝革命底牌 祖师爷亮出理论真相
·第十八回 基本群众呼唤伟大领袖 半空道人占卜共党气数
·后记
·君子国和小人国
·他们何苦
·论新兴行业
·无耻文人说无耻
·说沈绣 谈风月
·唐人街牌楼下的故事
·苏联无男子 中国多奇女
·说“玩”种种
·我心中的六四
·我的朋友秦晋
·我知道的瞎子阿炳
·把壶说壶事
·亚法大自在歌
·杂 谈
·宁波阿娘的故事
·浅谈上海的苏北群体
·金 根 伯 伯
·浅谈福州路书店
·我和上海同乡会
·老友龚继先
·朽 翁 小 記
·无锡周家
·我和《大成》有段缘
·我逃台湾的感受
·母国的电视不忍看
·浅说甲申到甲午
· 我 懂 了
·香云纱和连环画
·讀照後的感慨
·为庞荣棣喝彩
·黃庭堅的《經伏波神祠》卷及其他
·回忆朱延龄二三事
·
·历史随想篇
·我的耷鼻涕表弟
·屎的抗议
·诗的葬礼
·怪 谁
·为庞荣棣喝彩
·谈“逼”
·不 怕 歌
·不忘当年“上体司”
·谢天公赠书
·痛说江亚轮沉没
·读史杂叹
·吴清源先生逝世感言
·浅说黄异庵
·忆公何止念平生
·和张大千神侃
·台北街头小记
·说一件旧事
·叹中华赞国士
·浅说汉奸梁鸿志
· 賽金花和洪鈞
· 一封關於毛江私生活的信
· 厥倒歌
· 未莊採訪記
·雜說蔡孟堅
·一次悲壯的秘密晉見
· 楊度和他的女婿郭有守
· 聽先師說舊時貪腐
· 再說先師
·惟仁者壽
· 怪 哉
·悼則正小哥
·上海天蟾舞臺的拆遷官司
·聽薛耕莘談杜月笙
· 襠內那個病
·採 訪 章 然 伉 儷 記
· 宋慶齡的悲劇
· 廁上詞——調寄“西江月”
·上海話“奎勁”的出典
·昌茂,你必須說清楚誰是敵人
· 吳昌茂為何敢如此囂張
· 上海話“赤佬”的出典
· 趙小蘭的爺爺趙以仁之死
·黿 瘞 記
· 追憶馮其庸先生
·敬奉上廣下元大和尚八十八韻
· 少儿社那代人的几个绰号
· 幸虧張大千沒有留下
·謝门四杰遺韻千秋
· 食薇亭記
· 半空堂說夢
·文人打法官及其他
·説 期 望
·上海話“小斗亂”的出典
·畫 魂 乃 似
·買雞蛋時的聯想
·林 沖 爆 料
·十月革命和中共的關係
·通姦古今談
·網師園虎儿之死的傳說
·除 毛
·娘的绝症
·網師園虎儿之死的傳說
·張大千和孟小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游洛阳记


   
   
   
   洛阳盛产牡丹。
   牡丹是百花之王,富贵的象征,但是中国的权贵们却从不去洛阳,据说“洛阳”的读音不吉利,与“落阳”同音。
   我不是权贵,天赐我随意出入的自由,今夏回国,冒着酷暑,去洛阳悠哉了几天。我早年虽读过几本古书,但对“十三皇朝故都”的洛阳,却一知半解,不甚了了,这次到了实地,才豁然开窍,顿悟杜甫说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重要。
   要写洛阳,实在是一个天大的题材,她是中华民族文明的发祥地,传说中伏羲、女娲、黄帝、唐尧、虞舜、夏禹……的神话都起源于此,若要从头写起,恐怕写一千万字也“难”述其详;如从“商汤定都”、“武王伐纣”、“隋炀帝建都”、“唐太宗修葺洛阳”……的史实写起,恐怕两千万字也“难”尽其言;如从“周公制礼”、“河图洛书”、“老子问礼”、“建安七子”、“竹林七贤”……的文化角度起笔,更是写三千万字也“难”穷其竟……三个“难”字,使我愁绪满怀,颇为踌躇了一阵。
   昨夜灯下踌躇又起,突然一个念头,叫人云破天霁——洛阳博大,岂是我的秃笔所能表述?倒不如凭我所见,行云流水,随意写来,不亦善乎!
   善哉,何虑千古泱泱事,我持我笔书我见。
   “孔子入周问礼乐至此”碑
    在老房子的门楣上,经常能看到“紫气东来”的匾额。
   传说老子看天象,知周王朝气数将尽,便辞官出走,骑着青牛经过函谷关,不料被守关的尹喜拦住,犹如今天中国高速公路的收费处一样,一定要他交了东西才肯放行,不过中国高速公路的收费处要的是钱,而尹喜要的是文章。老子问尹喜,你怎么知道我要经过这里?尹喜说,我见东方有道紫气飘然而来,必有圣人将至……老子无奈,只得交卷,写下了千古不朽的《道德经》,这就是“紫气东来”的出典。
   我这次去洛阳,本打算上函谷关一游,沐浴一下“紫气东来”的灵霭,但陪同我的朋友脸有难色,说这里去函谷关还有百余里地,当天赶不回来,不过老子的故居就在附近,倒可去瞻仰。
   朋友把我带到一条叫东通巷的小街,这里满街是破旧的老屋。他指着一堵残壁说,据传这里原来是老子的故居,可是现在只剩下这块残碑了。果然,在残壁里砌着半只驼着石碑的贔屭,石碑上刻着九个斗大的楷书“孔子入周问礼乐至此”。两旁是两个空着的门洞,估计以前这里也有石碑的,不知什么时候给人砸烂了,望着犹如门框的残壁,我彷佛看见老子送孔子出来。老子对孔子恂恂施礼道:“我听人说,富贵者以财富为礼物,仁义者以箴言为礼物,我不是富贵者,只有把箴言作为礼物了:在乱世时,许多看透事理的人,往往屡遭不幸,甚至含冤而死,只因为他们为人耿直,说人是非,以致惹祸伤身,所以做人切莫恃才傲物,把别人不放在眼里,尤其做臣子的,在君主面前更应小心翼翼,虚怀若谷。我希望你记住我的话。”孔子听后,跪地顿首道:“弟子记住了!”
   我又彷佛听见孔子在对学生感叹:“老子,人中之龙也,而我不过是一只小飞虫而已。空中的鸟,我能懂得它为什么能飞翔;水中的鱼,我懂得它为什么能游动,地上的兽,我也懂得它为什么奔跑……但对于龙,我就一无所知了。老子学问深奥,意旨幽远,是一条跨越天地的龙啊!”
   我激动地望着脚下,原来眼前这方土地,就是二千五百多年前,儒家鼻祖和道家鼻祖的相会之处。我赶紧掏出摄像机准备拍摄,可是贔屭的前面停满了自行车,原来这里是隔壁轧面店的停车场,我帮助客人移开车子,这才发现,贔屭的头被砸掉了,我正纳罕,旁边一位老人告诉我:“乌龟的头嘛,都在文革时被造反派砸了。”说着他装上一筒旱烟悠悠道:“这碑是 清雍正五年,河南府尹张汉和洛阳县令郭朝鼎建立的,几百年来一直安然无恙,但没逃过文革。你到别处去看看,咱洛阳的驼背乌龟都是没头的。 ”
   “为什么呢?”我好奇地问。
   老人斜了我一眼道:“看你这同志也上了年纪,难道你没有经历文化大革命吗,那时候咱们中国只允许有一个头,哪能让乌龟也有头?”
   哈哈,老人真幽默,我报之一笑。
   游伊川书院不适和二程墓
    陈颢、陈颐昆仲,是周敦颐的学生,朱熹的老师,宋朝著名的理学家。
   历史书把陈颢、陈颐兄弟称做“二程”。二程的治国思想是:要让皇帝和百姓都“明道”。“明道”就是“识仁”,是天理,是天地万物与我“浑然一体”,无私欲的 “ 大公 ” 精神。程颐认为“天理”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他认为“父子君臣,常理不易”。每个人都应明白自己在社会中的责任和权利。诸如“饥食渴饮冬裘夏葛”是人们生活的需要,称之谓 “ 天职 ” 。但是,超过这种需求,超越了自己在社会等级身份的权利,这就被叫作“人欲”了。“人欲”就是“私利”,是天下纷争的根源。二程的理论奠定了每个人在封建社会中的地位和责任,他们的治国理念,对封建社会的稳定,有着重大作用。难怪有人说,“二程”是“中国的马克思”,我们中国人早就有思想家了,何必到外国去找。
   北宋元丰五年( 1082 ),陈颢因和王安石有矛盾,隐退回到洛阳,创建“伊皋书院”,后改名“伊川书院”,收徒授课,讲“易经”、“理学”一时求学者趋之若鹜。据传,下雪天,杨时和游酢去拜陈颐为师,见陈颐正在瞌睡,他俩只得站在雪地里静心等候,陈颐一觉醒来,发觉门外的积雪已经一尺多厚了,这就是“程门立雪” 的典故。后来杨时从程颐处得到真传,形成了独家学派,培养出了罗从彦等人。朱熹师承罗从彦的弟子李侗,最终成为程朱理学的集大成者。
   洛阳的名胜古迹太多了,多到连许多洛阳人都不知道,这里还有一个“伊川书院”。司机一连问了几个讯,都没有人说准具体位置,远远看见一座巍峨的牌楼,但汽车只能在周围绕圈子,不得要道,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入口,但有军人站岗,一问才知道,原来“伊川书院”今天有接待任务,禁止游客进入。我刚要骂娘,陪同的朋友说,去不了伊川书院,就去“二程墓”吧,墓 园离这里不远。
   果然没多久就到了二程墓,这里也叫“程园”,有三个墓冢,二前一后,前者为程颐、程颢墓冢,后面的墓碑上写着“宋儒程伯温先生之墓”此公是二程的父亲,这种墓冢的布局,意为“子抱父”,有孝道的意思。三块墓碑均为元代嵩县县令所立。二程墓分墓区和祠堂两部分,前为祠庙,后为墓冢。祠庙有门楼、厢房及大殿等组成,另有明清时代的石碑数十方。墓冢有坟墙回护,前有墓碑、供案及石羊、石马等,四周古树参天,烘托出肃穆幽静的气氛。
   二程的墓园建筑,虽是破败一些,但古风尚存。说古,是因为民国以后没人来建过碑,说有,倒是一个韩国研究程学的什么机构,在进门处立了一块大碑,叫人看了不是滋味。近几年,韩国人热衷和中国人抢夺文化遗产,把《易经》说成是他们的;把“孔子”说成是他们的;甚至把孙中山也说成是他们的后裔,真是不说不明白,越说越荒唐了。但再一想,似乎也有道理,你家把祖宗的宝物,又批判又咒骂地丢进垃圾堆,别人捡去维护,至少可以避免辱没。
   据管理人员介绍,这里原本是二程故居,建于宋徽宗崇宁二年(公元 1103 年),大观元年( 1107 年)程颐过世后,后人在此建立祠堂。明景泰六年(公元 1455 年)皇帝下诏书,将程村命名“二程故里”,并建石牌坊一座,御书“二程故里”四字。
   “二程故里”屡遭战乱破坏,几毁几修。清道光年间,总面积为四千三百九十二平方米,布局为三进大院。整体建筑,高大宏伟,石碑林立,古柏参天,历来被视为理学名区,清康熙二十六年(公元 1687 )三月,御赐“学达性天”的匾额,悬挂在程氏祠堂门首。 一九零一年,义和团事件平息后, 慈禧太后与光绪皇帝“二驾回銮”,路过洛阳,慈禧曾赐“希踪颜孟”,光绪赐“伊洛源渊”两块匾额,但这些遗物经过文革,大部都不见了,只有光绪写的那块匾额,还挂在祠堂的门楣上。
   范 仲 淹 墓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驶,几公里外就看见范仲淹高大的水泥塑像,在骄阳下,一身戎装,犹如出征前的将军,威武中隐含儒雅,儒雅中透出威武,刚柔兼含,使人肃然起敬。
   范仲淹是苏州人,文革时我曾瞻仰过他的祠堂,在吴县天平山下,那时也是夏天,断墙残垣的祠堂前,一塘荷叶,满目碧玉,其中莲花,红白相映,十分精神。我坐在被砸残的石碑前,望着摇曳的白莲,随风起伏,联想起批斗会上,拳头丛中的白头老人……
   范仲淹为宦一生,命运跌宕起伏,颇耐人寻味,据传,他少时贫寒,煮一锅粥,划成两块,为一日之餐。一天一位看相的经过,范仲淹问,我有宰相之容否?相面人看他面有菜色,摇头而去。范仲淹并不气馁,继续用功勤读,并以“不为良相即为良医”自励。三年后相面人又见范仲淹,主动上前道,先生修心补相,宦途有望矣!这就是“不为良相即为良医”的出典。
   范仲淹的墓园就建在一马平川上,绕过高大的塑像,就是墓园大门。看门的是一位老者,打着蒲扇在门廊下乘凉。朋友问他收门票吗?他朝我们看了一眼说,规定每位十五元,但我是范公第七十九世孙,你们来瞻仰我的祖宗,是客人,你们就随便给吧。
   老者说这话时一副憨厚相,一脸诚恳,没有江湖人的虚伪。我照例付了门票。老者有些不好意思,前来陪同,他说前面范公的塑像是他的宗弟,也是范公二十九世孙,前几年经商,发家致富后建造的。
   墓园 分前后两个部分,前部是范公及其母亲秦国太夫人,以及长子范纯佑的墓,内有祭祠,有光绪“以道自任”的题匾,还有欧阳修撰文的石碑;后部是范氏次子、三子、四子及其后代之墓。整个墓园,古柏参天,绿树成荫,最醒目的是一块张溥泉题的“达不离道”匾额。我在匾额前徘徊良久,沉思这近百年来,两党的恶斗,不就是“达不离道”和“不择手段”之间的博争吗?实在是耐人寻味。
   老者指着修葺过的大殿说,里边本来有很多文物,好不容易躲过文革浩劫,却在八十年代的一个冬天,有人烤火,全被烧毁了,尤其有慈禧和光绪的御匾,还是原物,可惜再也见不到了。
   洛阳的地底下埋藏着丰富的墓葬,洛阳也是盗墓贼出没的地方。著名的考古探测工具“洛阳铲”,就是盗墓贼的发明物,不能否认,这也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之一。
   陪同的一位朋友说了一个令人忍俊不禁的故事,说他有个朋友是盗墓贼,几年前打洞潜入范仲淹的墓室,看见里边徒有四壁,清贫如洗,没有陪葬物,感佩之际,忽见一道红光,一位长髯老人正在烛光下看书。那位盗墓贼吓得拔腿就逃,一路求饶,我再也不做坏事了 ! 就此改邪归正,走了正道。这个故事倒也可以告诫后来当官的,做清官,不用陪葬,死了也没人骚扰,岂不是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