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草民去无还(3)《后宫》续106]
艾鸽文集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蟾宫曲:西双版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转载《诗韵新编》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潘晓婷(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满庭芳(香格里拉)(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虞美人》(图)
·艾鸽诗歌:《最后的冬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一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鸰(图)
·艾鸽新语丝集锦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5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二回
·《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柯彤(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玉涵(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三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骄娃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河满子》
·《自由备忘录》—2011年新春贺词
·艾鸽诗歌《牡丹之恋》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浪淘沙 祭华叔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蟾宫曲•滇池睡美人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笑语嫣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达
·艾鸽诗歌《自由的岛屿》
·艾鸽诗歌《你含苞欲放的美》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满江红 咏徐勤先将军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芳绛人寰
·艾鸽:题叶利钦的墓志铭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声声慢(车碾花季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夜半哀歌)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后起之秀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 蟾宫曲 巫山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七回
·艾鸽情诗《来自梦乡的女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八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郊野幽萌
·艾鸽诗歌《失踪者》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九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野仙踪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醉中天(神龙架)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眸波清澈
·艾鸽油画《美人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一回
·艾鸽油画《美人蝶》--曾经活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春之背影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二回
·艾鸽油画《孔雀心语》
·网友对艾鸽作品评论集(6)
·艾鸽诗歌《在夏天的雪地上》
·艾鸽诗歌《凝眸者》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三回
·艾鸽油画《被遗忘的玫瑰》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五回
·艾鸽油画《白鸽之恋》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民间脂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艺术风流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八回
·艾鸽诗歌《自由的翅膀》
·艾鸽《现代社会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天曲线》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一十九回
·艾鸽情诗《我是你的微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二十回回
·艾鸽画作《梦幻美人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双眸入梦》
·艾鸽情诗《游向你的眸波》
·艾鸽诗歌《时光咏叹调》
·艾鸽油画《天使降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绰约幽姿
·艾鸽情诗《致心上人》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天鹅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美国嫩模
·艾鸽油画《美人贝》
·艾鸽情诗《我是没有阴霾的天空》
·艾鸽情诗《我与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女韵若水
·艾鸽油画《美人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夏夜幽菲
·艾鸽情诗:《在爱面前 世界很小》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王珞丹
· 艾鸽油画《美人珊》
·艾鸽诗歌《无辜者是我的心脏》
·艾鸽情诗《默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完美童话》
·艾鸽油画《美人湖》
·艾鸽情诗《在这片树叶上》
·艾鸽油画《美人礁》
·艾鸽诗歌《绝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草民去无还(3)《后宫》续106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06
   
    第45章:草民去无还(3)
   

    天空中如同裹着万霜雷电,击向了田甜的母亲。她的眼泪就是那漫天的暴雨,可浇不熄心头的火焰。女儿的失踪,对她的打击是致命的。她被遣送回家后,第二天又踏上了京都之路。隔壁邻居好言相劝:“你们家原来才死了一个人,可为了洗冤,如今死亡的死亡,失踪的失踪,你这一走不知还能不能回来?”李莉:“可我不能没有女儿!她就是我的生命。”
   到了天朝所在地后,她挨家地去网吧查询田甜的下落。终于有一个网吧老板表示见过这个女孩子。他的回忆如下:
   那天下午,来了个面目清秀的少女。她一个人在那里发帖,到了后来,只见她坐在门口,似乎在等待什么人。老板有机会细细端详这个女子,发现她确实艳而不俗,品位高雅。有诗为证:
    一朵青涩水中飘,欲开还闭更娇娆。
    但见含珠穿串飞,不知恨欲折新俏。
   过了不久,就见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门口,车上下来几个人把她带走了。她一开始是惊喜,可我看见她进车后曾用手敲玻璃。老北京一看车牌号就明白了。
   
   李莉眼闪青光忙问:“是什么单位的?什么车牌号?”
   网吧老板却死活不肯说:“你敢听,可我不敢说。”
   李莉无奈,只好到所有有可能带走女儿的部门,去打听女儿的下落。可他们要么回答没有,要么回答不清楚,或者干脆回答无可奉告。李莉急了,连劫访办也挨个去打听了。“劫访办”的人说:“我们要你女儿干吗?养她做老婆呀!”
   李莉又到所有医院去找,根本没有她的影子。
   “不会死在马路上吧?”她连火葬场也去问了,叫田甜的人名字一大堆,可都不是她的女儿。
   “如果女儿真的死了,我也就躺在火化厂不走了。”她想。
   “我如果不走了,收费吗?”她也要把最后的路子打听好。
   火化厂老板:“什么?你自杀跑到这里来了?”
   李莉泪水已经枯干:“可以优惠吗?”
   火化厂老板:“80岁可以打8折,70岁可以打7折,60岁可以打6折,你看上去只有50多岁,最多只能打5折,优惠不了多少!”
   李莉:“我身上已经没有几个钱了。”
   火化厂老板:“没钱还想死,你想占我们的便宜吗?滚出去!”
   
   活不了也死不起。
   时间一天天过去,李莉耗尽了最后一个铜版。怎么办?偌大的京都到处花团锦簇,莺歌燕舞,可这一切不是属于她的。属于她的就是那个狭长的倒影。哪个穷鬼的身影。
   明天已经付不出房租来了,旅馆老板早就厌烦她了,巴不得她今天就走。
   可做乞丐是需要勇气的。李莉是有脸面的人,她缺少这种勇气。可这个世间没有人会白送饭给她吃的。
   “女儿可能还活着!”只有爱,只有对女儿的爱,给了她活下去的勇气。
   第二天京都的马路上,多了一个叫花子。她看上去更象一个施舍道义的人,可她的口中偏偏喊出:“爷们,少奶们,可怜我,请给我一分钱,好吗?”
   有词为证:《采莲令》
    上访难、难于上青天。
    北走客、酸泪强咽。
    孤笛一声,愁肠断、生离似死别。
    少白头、寡女鲜泪、街头泣讨,看破京城官殿。
   
    权贵府上,急件御批墨未干,岂可知、人间旧坟,又添新冤。
    长饮恨、与鬼无生面。
    西风哭、危楼寄栖,何处魂牵?步步如坠深渊。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8月3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