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草民去无还(1)《后宫》续104]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草民去无还(1)《后宫》续104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04
   
    第45章:草民去无还(1)
   

    历史总是分正史和伪史。在正史里当年那个被冤枉至死的黑胡子,与副书记秘书被杀案一点关系都没有。可在伪史里小救星破案时,正好需要一个黑胡子做杀人凶手,就把他的命借来用一下。这一借忘了写借条,也没了期限,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家里人只知道:他那天出门去打酱油去,忘了带身份证了。后来,还打过一个电话回来,叫给他送身份证去。家里人也急匆匆送去了身份证,可依然不见放人。后来听里面出来的人说,他犯了杀人罪。家里人吓得半死,以为是在看守所与人打架杀了人。可细想不对,在里面怎么可能搞到刀杀人?后来才得知:是在外面杀了人。家里人就放心了。这黑胡子名叫田禾,有名的老实人。在外面,别说杀人,家里杀鸡杀鱼他都害怕。家里人知道他是百分之百受了冤枉了。
    对一介草民来说,相信党相信政府就是他们的全部希望了。可突然有一天,法院送来了死刑判决书。家里人更惊讶:怎么我们都不知道就判决了?法院的来人拿出了两份资料,一份是法院寄出的凭证,通知家人出庭;另一份是有人代收的凭证。田禾的妻子李莉问道:“是什么人代收的?怎么没有转给我们?”法院的来人:“居委会的或房东都可以代收。”李莉看了代收者的签名:“我们根本不认识这个人。”法院的来人:“没关系,你们可以上诉。这属于你们的基本权力。”
   
   田禾的妻子看了判决书,感到万分荒唐。上面说的那个日子,他们全家回忆了一下:那天,正好是17岁女儿的生日,全家人都是在一起度过的。怎么可能发生行凶杀人的事?全家人马上请了律师帮田禾上诉。律师调查后,发现法院虽然在通知书上写明:本案定于XX年X月X日在滨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可几乎没有任何亲戚和媒体参加了审判过程。所谓的代收人,根本查不到也不合法。律师查阅了卷宗并会见了田禾本人:发现田禾是在严酷的殴打中濒于绝望而违心地签了字的。律师表示应该全部推翻重审。
    可不久法院又来人叫他们签字。此次无人代收了。直接通知他们收尸。
    家人大哭:“上诉怎么没有开庭审理?”
    法院来人:“上诉不一定非要开庭审理?也可以闭庭审理。”
    家人绝望了:“田禾根本就没有可能作案!”
    法院不再理会。
    田禾一家四口人。田禾的母亲,妻子和女儿。田禾的母亲看到田禾的尸体后当场气绝身亡。
    田禾的妻子找人写了无数申述材料,除了浪费时间和纸张外没有任何作用。
    一天,李莉含泪对女儿说:“看来,只有上访这一条路了。”
   
   女儿名叫田甜,高中毕业,有点文化。她说:“我看到一个标语:叫严打越级上访。我们就逐级上访吧!”
    母女俩先来到滨海市信访办。田甜:“阿姨,我父亲被冤枉判死一事,已经写了至少10公斤的材料了,连个泡沫都没有。我们要求见市长。”
    信访办值班人冷冷地:“市长是为人民服务的,不是为你们母女俩服务的,岂能说见就见。”
    田甜不满地:“我们不也是人民的一分子吗?”
    值班人:“恐怕不能这样说。‘三人为众’,你们才两个人,最多只能算一小撮。”
    李莉火了:“你把我们当坏人了?”
    值班人:“革命群众有道是:好人不上访,上访无好人。”
    母女俩气得转身就走。
    值班人伸伸懒腰:“这就对了。”
    她们又来到省里的信访办。信访办的人见母女俩一直在哭诉,就道:“不要哭了!眼泪帮不了你们什么忙。法制社会就是这样:该杀的就得杀!哭也没有用!”
    田甜抬起泪眼:“叔叔,我爸真的是冤枉啊!他根本没有机会作案!”
    值班人摇摇头:“难道我有机会作案?”
    李莉拉住女儿的手:“走,我们到京都去!”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8月2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