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生死两不认(2)《后宫》续100]
艾鸽文集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二:权力的由来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三:权力的变异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四:百年迷惘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五:权力的梦魇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六:思想的贫瘠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七:世袭族的皇道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五回(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水仙子•桂林山水(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族少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八回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蟾宫曲:西双版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转载《诗韵新编》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潘晓婷(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满庭芳(香格里拉)(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虞美人》(图)
·艾鸽诗歌:《最后的冬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一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鸰(图)
·艾鸽新语丝集锦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5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二回
·《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柯彤(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玉涵(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三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骄娃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河满子》
·《自由备忘录》—2011年新春贺词
·艾鸽诗歌《牡丹之恋》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浪淘沙 祭华叔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蟾宫曲•滇池睡美人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笑语嫣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达
·艾鸽诗歌《自由的岛屿》
·艾鸽诗歌《你含苞欲放的美》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满江红 咏徐勤先将军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芳绛人寰
·艾鸽:题叶利钦的墓志铭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声声慢(车碾花季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夜半哀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死两不认(2)《后宫》续100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续100
   
   
    第43章:生死两不认(2)

   
   
   生命真是一个奇怪的肉团,说他有情可他偏无情;说他无情可他偏有情。
   这万弟到了看守所了,还在想着他女人的骨灰。他想请民警李亚帮个忙:“我花钱买不行吗?”
   李亚嘴一撇:“人家的骨灰怎么可能卖给你?”
   万弟:“如果他们肯把骨灰给我,我可以给他家做儿子。”
   李亚的鼻子又哼了一声:“想得到美,你想娶人家的骨灰美女为妻做女婿?”
   万弟仍不死心:“或者,我负责给他们二位养老送终。”
   李亚斩钉截铁地:“不行,动机不纯。”
   万弟几乎要疯了:“那我怎么办呢?”
   李亚:“我认为你患上了严重的精神分裂症:恋美女骨灰癖。这种病很危险!”
   万弟:“我真的是那骨灰的男人。”
   李亚打了一阵电话:“你从千里之外跑到这里来讨骨灰,明显是吃错药了。我们已经和精神病院联系过了,准备送你去精神病院。你真有福气啊?”
   万弟:“我怎么还有福气了,听不懂啊!”
   万弟:“如果你不是精神病患者的话,起码要判2年。”
   
   万弟真的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接待他的大夫简单询问了一下他的基本情况后,就满有把握地说:“你这种恋美女骨灰癖的病,在国际上都很少见。十亿万分之一的机会,在中国就一个名额,就被你碰上了。”
   万弟痛哭流涕:“她真的是我的女人。”
   大夫微微一笑:“患上这种恋美女骨灰癖的病的人,总是想象着那美女骨灰就是他的女人,甚至还会发生性幻想。”
   万弟:“我当然和她做过春梦。”
   大夫:“这就是典型的恋美女骨灰癖综合症。我准备给你开一种针水,两天打一次,这种针水国外叫化学去势,就是使你暂时丧失性能力,可有效地降低你的性幻想。”
   万弟:“啊!......天啦!”
   大夫:“你又在发作了!”
   万弟:“法官啊,作孼啊!”
   大夫大笑:“患上这种恋美女骨灰癖的病的人,甚至会怀疑法官的判决,总是希望法官把美女的骨灰判给自己。”
   
   万弟非常清醒。可在这里没有人会认为他是正常人,听说来了个患上恋美女骨灰癖的病人,吓得护士美女们不敢多看他一眼。
   大夫为安定大家,马上叫来几个男护士压住万弟的手脚,给他打了化学去势的针水。
   大夫得意洋洋:“现在大家可以放心了!那小子见到女人也没有性冲动了。这种病太罕见了,得采取非常手段。”
   万弟躺在床上,眼泪一直在流。他的意志已经被控制,他望着窗外,那明媚的阳光不是属于自己的,那翠绿的浓盈不是属于自己的。空气依然是那样芬芳,宛如透明如水的梦幻,在他的眼前飘来飘去,而他已经魂灵不再了!
   有曲为证:《生死难觅》
   
   为汝索魂赛冤屈,天涯何处无算计。
   只把活体陪进去。
   正无奈,又见梦中追声骤急。
   一个成恶魔,一个空悲泣。
   一个忍看奇别,一个默然无语。
   一个恨似火,一个爱更凄。
   一个在阳笼被摘光羽毛,一个在阴间还误作分离。
   一个生如真死,一个死还假生。哪一刻颠倒乾坤来个团聚?!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