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生死两不认(1)《后宫》连载99]
艾鸽文集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6)女冠子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思帝乡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 忍泪吟(红领巾)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建议为死难者举行国葬全国降半旗致哀
·建议对死难者及受害者进行国家赔偿
·建议为死难者建立国家纪念碑
·建议大赦天下
·诗歌:《死者不会上诉》
·诗歌:《寄往远方》
·诗歌:《还要等多久》
·诗歌:《爱你永不再见》
·诗歌:《妈妈 我不去天堂》
·诗歌:《还我那双眼睛》
·诗歌:《汶川摇篮曲》
·诗歌:《你有奶但你不是母亲》
·诗歌:《地心我跪求你》
·诗歌:《我想养只蛤蟆》
·诗歌:《有个鹭鸶飞到了天堂 》
·诗歌:《大拍卖》
·诗歌:《假如生活重新开始》
·诗歌:《《还我生命的花季》为15岁女生李树芬而题
·诗歌:《自由的诱惑》
·诗歌:《这是谁的奶》
·诗歌:《诀别歌》
·散曲:新好了歌
·公民悼词
·回复读者来信
·转发读者于佃荣来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光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并蒂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章子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旭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间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衣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李佳璘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玫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绿茵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李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志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朱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巩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枉凝眸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瓮安15岁女生李树芬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合成人体艺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丁贝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百雪公主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街头无臂乞丐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凝眸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季模特周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媛闺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辣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小龙女彤彤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貌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面若桃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春醇明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洪小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凤凰卫视美女主播谢亚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戴菲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绿叶露珠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龙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地铁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成都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悠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自拍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拉琴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天之骄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刘亦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秀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纯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果节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双胞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女人是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茵流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天荷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海滩纱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90后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绝色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梓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纯情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凌波仙子蒋氏姐妹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娇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清凉美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体操妙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果冻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蓝浮女孩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树丛妩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中国体操队女团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情窦初开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大学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跳水皇后郭晶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夜月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名女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非主流女生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北京电影学院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上海大学校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大连之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死两不认(1)《后宫》连载99

   
   艾鸽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连载99
   
   
   第43章:生死两不认(1)

   
   
   人是感情动物,这在人类的退化前尤其明显。
   那个当年一直声称死者是自己的女人的男子万弟,从来没放弃寻找自己女人骨灰的努力。他经过各种渠道终于打听到婵娟父母家的地址,不远千里来寻骨灰。
   门被敲开了,两个老人奇怪地看着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
   他核对清楚未找错人后,一眼就看见还供在灵牌上的骨灰盒,就跪在前面嚎啕大哭了起来。一把鼻子一把泪。他的面容是那种青春过去式的,还灰蒙蒙的,仿佛在浪波中泡了无数岁月的眼睛,已经有点象水蜜桃了。可惜,没有任何“蜜”感,有的只是眼泪。
   婵娟的父母见状,心中已经明白了八九分,可这骨灰是可以顺便认的吗?从婵娟的口中,他们早知道:上面还有各种各样的人在调查这桩案子,他们的女儿名义上不能活着,必须死去。可如果“女儿”的骨灰被人领走,真相大白,他们的女儿还能保证安全吗?
   这事非同小可。
   婵娟的母亲:“你是哪里来的大胆狂徒?竟然敢哭我女儿的骨灰?”
   万弟哭诉着事情的经过。
   婵娟的母亲自然是在心底同情的,可把骨灰给了他,可能离见女儿的骨灰也不远了。她怒目道:“这骨灰是我女儿的,我们有法官的判决书为证!”
   万弟见对方不肯还给他,不由分说抱起骨灰盒就往外跑。
   婵娟的父亲追了出来:“抓强盗啦!”
   
   万弟刚跑到长途汽车站,就被闻讯赶来的公安抓走了。
   骨灰盒自然退还给了婵娟的父母,可万弟这抢劫罪是落下了。
   在审讯室里,免不了皮肉之苦。其实不用打他,他已经皮开肉绽了。原因是车站的群众是最恨抢劫犯了,又见是抢劫他人的骨灰,你一拳我一脚,早代警执法了。万弟奄奄一息,还要回答讯问:“你叫什么名字?”
   “万弟”。
   “还有过什么名子?”
   “小名狗狗,狗日的狗。”
   “为什么抢劫他人的骨灰?”
   “这骨灰是我女人和孩子的。”
   “有什么凭证?”
   “天天和我睡觉的女人,化成灰我也能认出来。”
   “如果光看骨灰,人的骨灰和狗的骨灰有区别吗?”
   “我可以发毒誓:如果那骨灰不是我老婆和孩子的,我出门被车撞死,回家屋垮压死,走路跌倒摔死,上厕所掉进粪坑淹死!”
   审讯人员大笑:“我看还是把你关到死比较好。”
   
   骨灰是要回来了。可婵娟的父母又觉得天天在这里供着别人家的死魂,这吉利吗?
   还要时不时地哭上几声。
   那个倒霉鬼也确实够冤枉的,可有什么办法呢?法官已经把大家都逼在了绝路上,不是他死就是我们的女儿死。
   也忘了问他的老婆叫什么名字了,不能把骨灰还给人家,代人家悼念一下是应该的呀!
   想了想,婵娟的母亲似了个悼词:
   不知名的女人,你好!
   我们真的没有亏待你啊!你知道吗?我们老两口这辈子的眼泪合起来,也没有献给你的多!尽管哭错了,可这毕竟是眼泪啊!
   我们没办法不继续供你!
   我们没办法不继续哭你!
   我们没办法不继续把你当作我们的女儿!
   婵娟的母亲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男人说:“别哭了,她不会认的。”
    ---未完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