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7)菩萨蛮]
艾鸽文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幽兰安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仿古仕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牡丹花王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马蹄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丁香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金丝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蝴蝶欲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网络第一美女刘羽琦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碧波红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汤加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兜兰芳泽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戴菲菲演绎性感奥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翠幽明媚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蔷薇旋晕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水仙倩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范冰冰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紫藤女韵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萱草夕照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宋祖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梦君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垂莲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赵薇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司雯
·新语丝(01)
·新语丝(2)
·新语丝(3)
·新语丝(4)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5)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5)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3)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4)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渔家傲--为陈光诚而题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7)风入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8)丑奴儿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9)忆秦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0)长命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沁园春哀(11)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2)鹤冲天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3)感皇恩
·艾鸽词评天下民生(6)汉宫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4)调笑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5)太常引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6)汉宫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7)满江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8)千秋岁引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留春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苏幕遮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7)菩萨蛮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毒奶粉事件)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生查子(卖血女孩)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减字木兰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奴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19)关河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0)忆秦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1)霜天晓角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2)菩萨蛮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3)采莲令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4)夜合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5)南乡子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6)女冠子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思帝乡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 忍泪吟(红领巾)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建议为死难者举行国葬全国降半旗致哀
·建议对死难者及受害者进行国家赔偿
·建议为死难者建立国家纪念碑
·建议大赦天下
·诗歌:《死者不会上诉》
·诗歌:《寄往远方》
·诗歌:《还要等多久》
·诗歌:《爱你永不再见》
·诗歌:《妈妈 我不去天堂》
·诗歌:《还我那双眼睛》
·诗歌:《汶川摇篮曲》
·诗歌:《你有奶但你不是母亲》
·诗歌:《地心我跪求你》
·诗歌:《我想养只蛤蟆》
·诗歌:《有个鹭鸶飞到了天堂 》
·诗歌:《大拍卖》
·诗歌:《假如生活重新开始》
·诗歌:《《还我生命的花季》为15岁女生李树芬而题
·诗歌:《自由的诱惑》
·诗歌:《这是谁的奶》
·诗歌:《诀别歌》
·散曲:新好了歌
·公民悼词
·回复读者来信
·转发读者于佃荣来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孙俪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月光时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葬并蒂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帆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章子怡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旭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张莉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间女子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红衣少女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李佳璘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玫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7)菩萨蛮

   
   
   菩萨蛮----为14岁的女孩小琳无户口不能升学而题
   
   艾鸽

   
   
   活之不易死亦难,如何不饶乡间囡。
   过错并非小女。等到黄河水枯干。
   
   校园身不现。闷步青山岗。
   试问老天爷:愿否挂我泪千串。
   
   网文<青年报>黄缘缘
   
   我不要户口,只要和妈妈在一起 无法为养女上户口养母几次忍痛弃女
   
    14岁的少女小琳(化名)始终站在窗边看着屋檐流下的雨水,直到养母施女士说起无奈将她遗弃在孤儿院的经过,小琳的眼泪才不断落下来。因为14年前抱养小琳时没有办理相关手续,小琳的户口至今无法落实。眼看着她无法升学,心急如焚的养母写信向报社求助:“只要能给她上户口,我什么都愿意做!”
     冬夜,门外传来啼哭声
   
     收到施女士的求助信后,记者立刻前往她们位于凉城路的家。一室户的房子里,就地并排放着两张席梦思,这就是施女士和儿子、养女的安身之所。
   
     对于施女士来说,14年前第一次见到小琳的情景,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清晰。“1994年春节过后没几天,那时我和7岁的儿子住在广元路。”一天深夜,施女士已经睡下,门外突然传来婴儿的啼哭声。施女士疑惑地披上衣服,开门借着走道上的灯光一看,门口居然丢着一个婴儿。“她被一床破旧的带小红点的花棉被裹着,鼻子冻得通红,哭得都快断气了。”施女士一阵心疼,赶紧把女婴抱进屋里,“孩子很小,我用双手就可以托住她,细小的双腿还在我手掌里不停地蹬着。”施女士用热水给女婴擦干净身体,又喂她喝了牛奶,女婴这才停止了啼哭。
   
     “我很喜欢女孩子,做梦都想有个女儿。所以当时什么都没想,觉得这就是上天赐给我的孩子。”施女士告诉记者,她从婴儿身上找到了一张皱巴巴的字条,上面有女婴的生日和她父亲的名字。
   
     无奈,几次弃女情难断
   
     “第二天我儿子起床,问我家里怎么多了一个小毛头,我逗他说‘是妈妈生的’。”施女士万万没有想到,当初一个简单的决定,带来的竟是一家人14年的波折。
   
     小琳10个月大的时候,施女士的一个姐姐劝她把孩子送走。可是越来越喜欢孩子的施女士说什么也不肯,“她就像我亲生女儿一样,我再穷再难也要养活她。”直到小琳到了该上学的年龄,施女士才真正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由于小琳没有户口,没有学校愿意接收她。施女士辗转找了近十家小学,都被拒之门外。“最后找到了一所可以直接读到初中的学校,我跪下来求校长。”学校最终收下了小琳,但是施女士却要为此付出每年1600元的“赞助费”。
   
     期间,施女士曾经想过把小琳送到孤儿院。“孤儿院的铁门一拉,小琳在里面哭着大喊‘妈妈别把我丢在这里’,我偷偷跑开,捂着嘴不敢哭出声,更不敢回头。”无奈之下遗弃小琳的痛,让施女士至今无法忘掉,“跟着我,孩子上不了户口,无法抬头挺胸做人,我养她就是在害她啊!”可是第二天,小琳就自己跑回家。“她跪在门口哭,叫我不要扔下她。”就这样反复送了几次,小琳还是没有离开这个家。
   
     绝望,愿为女儿做一切
   
     14岁的小琳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很是乖巧,在学校里品学兼优。可是自从昨天下午记者来到施家,小琳就望着窗外的雨滴,一言不发。施女士说,孩子以为报社里来人又是要把她送走,所以难过了。
   
     施女士在一家工厂打工,微薄的收入要同时供养小琳和读大学的儿子,日子过得异常拮据。尽管如此,经济问题却从来不是她的心病。“如果钱可以给她换来一个未来,我愿意倾尽所有。”可是眼看小琳明年就要参加中考,“没有户口,孩子读不了高中,以后无法参加工作,甚至连结婚也不能。”施女士告诉记者,外来人员还可以返回原籍,可是小琳是个弃婴,根本不知道“原籍”在哪里,“难道我的女儿就注定一辈子都要生活在见不得人的‘灰色地带’吗?”
   
     为了解决小琳的户口问题,施女士想过很多方法。找相关部门,送孤儿院,求没有子嗣的亲戚收养她,可是都没有成功。“我不在乎小琳离开我,就算她以后完全忘掉我这个‘妈妈’,只要她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可是面对母亲的这番话,久未开口的小琳却一下子泪流不止,不断对记者说:“我不要户口,我只要和妈妈在一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