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7)菩萨蛮]
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蹊跷车祸案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身未带发票
·转载:2011年文坛10大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香衿下深冤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第四胎女婴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子夜两点半
·艾鸽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公务员轶事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名牌女发飙
·艾鸽《七律》辞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失踪的紫昕
·《沁园春》 岁末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厌世女奇亡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花季女之终
·艾鸽词《卜算子》 咏梅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直播佳人绝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一张迷人照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中国式奸杀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同居房奇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搭错出租车
·《诗评天下美女》封面和封底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洞房花烛泪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女贼的羞耻
·长篇小说《流馨阁》连载:陌生人宣泄
·长篇小说《夜青春》:晚幕校园外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临时性强奸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玉体难自辩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雇人施暴案
·艾鸽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仪器的困惑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汽车后备箱
·艾鸽词《沁园春》早春
·长篇小说《流馨阁》封面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错生在人间
·艾鸽:八声甘州(悼方励之)
·长篇小说《夜青春》连载:少女游街案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第二次文革屏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街头小景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夜聚钓鱼台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社会角落一幕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咸鱼闹翻身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超级文字狱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自发性抗暴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红歌手联盟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揪斗民主派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新图腾崇拜
·美国之音:全球部分华人签署宣言,要求平反六四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出版发行
·诗歌《昏迷的春天》
·长篇预警小说《红劫》:迎战大文豪
·艾鸽照片一组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二章
·艾鸽2012年9月25日留影巴黎戴高乐机场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三章
·图片:艾鸽在思考这个世界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四章
·长篇小说《情荒》封面
·习近平走向历史的台阶
·艾鸽诗歌《选择》
·艾鸽照片:阳光明媚
·艾鸽诗歌《路口》
·艾鸽照片:梦幻青春
·艾鸽长篇散文诗《活灵》《活魂》封面
·自由日---献给世界人权日
·转载:前中青报总编徐祝庆向六四受迫害的记者编辑“道歉”
·艾鸽散文诗《自由 从周末开始》
·艾鸽词:沁园春·雪
·艾鸽词(满江红纪念赵紫阳)
·艾鸽词《八声甘州》悼念许良英
·长篇诡谲派小说《情荒》节选
·长篇小说《情荒》子夜出命案
·词:高阳台(悼念胡耀邦)
·诗歌《永不凋谢的瞬间》
·自由之母——为所有不能奔丧的民主人士的亲情而作
·纪念六四邮票部分稿样
·艾鸽诗歌《拥抱你 自由》---纪念六四24周年
·新版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封面
·夏天的雨雾(散文诗)
·艾鸽词《声声慢》题薄熙来案
·艾鸽诗歌《梦游夏夜》
·艾鸽与贝岭在巴黎畅谈文学与诗歌
·艾鸽《自由的诱惑》遭禁 中青被迫删除小说连载
·艾鸽诗集《拥抱你 自由》封面
·艾鸽词:如梦令(中秋)
·艾鸽词《满江红》题王炳章博士
·网友艾鸽作品评论第8集
·艾鸽词:踏莎行(题李宁裸跪)
·沁园春 霜---题独立中文笔会
·艾鸽词:忆秦娥(题夏俊峰)
·艾鸽哲理语丝《异类》
·艾鸽:秋枫七绝三首
·艾鸽散文诗《天籁》
·长篇散文诗《天籁》封面
·艾鸽词《凤箫吟》题夏业良教授
·艾鸽诗歌《梦乡 我们相遇》
·艾鸽新语丝(5)
·艾鸽油画:天安门裸跪
·艾鸽新版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在巴黎上市销售
·艾鸽词:忆秦娥·题刘霞
·艾鸽词:念奴娇·(金鸽)
·艾鸽油画:小桥流水人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27)菩萨蛮

   
   
   菩萨蛮----为14岁的女孩小琳无户口不能升学而题
   
   艾鸽

   
   
   活之不易死亦难,如何不饶乡间囡。
   过错并非小女。等到黄河水枯干。
   
   校园身不现。闷步青山岗。
   试问老天爷:愿否挂我泪千串。
   
   网文<青年报>黄缘缘
   
   我不要户口,只要和妈妈在一起 无法为养女上户口养母几次忍痛弃女
   
    14岁的少女小琳(化名)始终站在窗边看着屋檐流下的雨水,直到养母施女士说起无奈将她遗弃在孤儿院的经过,小琳的眼泪才不断落下来。因为14年前抱养小琳时没有办理相关手续,小琳的户口至今无法落实。眼看着她无法升学,心急如焚的养母写信向报社求助:“只要能给她上户口,我什么都愿意做!”
     冬夜,门外传来啼哭声
   
     收到施女士的求助信后,记者立刻前往她们位于凉城路的家。一室户的房子里,就地并排放着两张席梦思,这就是施女士和儿子、养女的安身之所。
   
     对于施女士来说,14年前第一次见到小琳的情景,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清晰。“1994年春节过后没几天,那时我和7岁的儿子住在广元路。”一天深夜,施女士已经睡下,门外突然传来婴儿的啼哭声。施女士疑惑地披上衣服,开门借着走道上的灯光一看,门口居然丢着一个婴儿。“她被一床破旧的带小红点的花棉被裹着,鼻子冻得通红,哭得都快断气了。”施女士一阵心疼,赶紧把女婴抱进屋里,“孩子很小,我用双手就可以托住她,细小的双腿还在我手掌里不停地蹬着。”施女士用热水给女婴擦干净身体,又喂她喝了牛奶,女婴这才停止了啼哭。
   
     “我很喜欢女孩子,做梦都想有个女儿。所以当时什么都没想,觉得这就是上天赐给我的孩子。”施女士告诉记者,她从婴儿身上找到了一张皱巴巴的字条,上面有女婴的生日和她父亲的名字。
   
     无奈,几次弃女情难断
   
     “第二天我儿子起床,问我家里怎么多了一个小毛头,我逗他说‘是妈妈生的’。”施女士万万没有想到,当初一个简单的决定,带来的竟是一家人14年的波折。
   
     小琳10个月大的时候,施女士的一个姐姐劝她把孩子送走。可是越来越喜欢孩子的施女士说什么也不肯,“她就像我亲生女儿一样,我再穷再难也要养活她。”直到小琳到了该上学的年龄,施女士才真正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由于小琳没有户口,没有学校愿意接收她。施女士辗转找了近十家小学,都被拒之门外。“最后找到了一所可以直接读到初中的学校,我跪下来求校长。”学校最终收下了小琳,但是施女士却要为此付出每年1600元的“赞助费”。
   
     期间,施女士曾经想过把小琳送到孤儿院。“孤儿院的铁门一拉,小琳在里面哭着大喊‘妈妈别把我丢在这里’,我偷偷跑开,捂着嘴不敢哭出声,更不敢回头。”无奈之下遗弃小琳的痛,让施女士至今无法忘掉,“跟着我,孩子上不了户口,无法抬头挺胸做人,我养她就是在害她啊!”可是第二天,小琳就自己跑回家。“她跪在门口哭,叫我不要扔下她。”就这样反复送了几次,小琳还是没有离开这个家。
   
     绝望,愿为女儿做一切
   
     14岁的小琳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很是乖巧,在学校里品学兼优。可是自从昨天下午记者来到施家,小琳就望着窗外的雨滴,一言不发。施女士说,孩子以为报社里来人又是要把她送走,所以难过了。
   
     施女士在一家工厂打工,微薄的收入要同时供养小琳和读大学的儿子,日子过得异常拮据。尽管如此,经济问题却从来不是她的心病。“如果钱可以给她换来一个未来,我愿意倾尽所有。”可是眼看小琳明年就要参加中考,“没有户口,孩子读不了高中,以后无法参加工作,甚至连结婚也不能。”施女士告诉记者,外来人员还可以返回原籍,可是小琳是个弃婴,根本不知道“原籍”在哪里,“难道我的女儿就注定一辈子都要生活在见不得人的‘灰色地带’吗?”
   
     为了解决小琳的户口问题,施女士想过很多方法。找相关部门,送孤儿院,求没有子嗣的亲戚收养她,可是都没有成功。“我不在乎小琳离开我,就算她以后完全忘掉我这个‘妈妈’,只要她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可是面对母亲的这番话,久未开口的小琳却一下子泪流不止,不断对记者说:“我不要户口,我只要和妈妈在一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