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苏海会白露(2)《后宫》连载86]
艾鸽文集
·鹧鸪天
·一个人的背影
·现代诗《跪吻》
·现代诗心房
·油画飘逸
·现代诗悠远
·现代诗失声的连衣裙
·别了,我的阳光
·现代诗秋天的脉搏
·花的最后陈述
·附艾鸽的照片一张.
· 年青的岑寂
·帝台春------为“贞观王朝”的李世民而题
·秋雨朦胧
·女学生黄绢之死
·路过你的黄昏
·走近幽兰
·诗:会走路的植物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三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苏海会白露(2)《后宫》连载86

   
   
   
   第37章:苏海会白露(2)
   

   
   风打晚柳,垂丝依依。
   两人又沿着河堤散步,继续讨论《一句真话》。
   最后的霞光消失在月光里。
   白露:“这社会真是没救了。你说呢?”
   苏海:“我觉得是患上一种权力癌。而癌细胞每天每时都在扩散。”
   白露:“唉,也是。这法制报总编辑刚被考核过列入省党报社长人选,就因为在会议上,当终众宣读了控告‘小救星’的申诉信,就被他们‘调查’后,变成十恶不赦的人了。”
   苏海:“扼杀一个人材就想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白露:“我写了《一句真话》后,也倒了大霉。作品被禁,还差点被开除作协。”
   苏海:“若真被开除了,那是你的光荣。”
   白露:“这权力癌真是已经被扩散到权力中枢的社会细胞。”
   正说着,突然前面出现了几个男子。为首的黑眼镜凶神恶煞:“站住!你们干什么的?”
   苏海:“散步,不行吗?”
   黑眼镜:“散步?一男一女散步?告诉你们,我们怀疑你们嫖娼卖淫。要么马上罚款,要么马上跟我们走!”
   苏海:“你们有什么证据胡说八道?”
   黑眼镜:“证据?到了黑房子里证据自然就出来了!”
   
   白露:“你们冤枉人,我们什么也没做。”
   黑眼镜:“知道吗?这里到处有我们的线民。我们得知你们去过餐馆,后又去过酒吧,还去看过一会儿电影。孤男寡女的我不相信你们没干过。”
   苏海:“你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
   黑眼镜:“其实,兄弟,这也没什么。乖乖地把罚款交了,一人两千元,其它什么都好说。”
   白露:“你们想钱想疯了?”
   黑眼镜:“是啊。我们是想钱想疯了!一天两万的罚款任务,完不成就没有奖金。谁叫你们碰上了。”
   苏海:“我们主要是想找个地方谈点事情,找不到合适的环境。就沿着河堤边散步边谈。”
   黑眼镜:“我再说一遍。乖乖地把罚款交了,一人两千元。如果你们真的什么也没干,那我可以创造点机会,让你们补干一次,如何?那酒吧、电影院、宾馆全听我们的。”
   白露又羞又怒:“没见过你们那么无耻的!”
   另外的男人:“我们可要动手啦!”
   苏海见讲理没用,只好把记者证拿出来:“你们看清楚了,知道我们的工作性质吗?”
   
   黑眼镜一怔:“来头还不小呢!”
   他们讥讥咕咕地商量了一会。黑眼镜:“误会。误会。你也知道,男女在一起,十有八九都是干那事的,我们不能不管。”
   苏海:“该管的地方你们怎么不去呢?都收了保护费了,是吧?”
   黑眼镜:“唉,你也知道:有些地方不是我们不想管,我头上有人呀!人家叫我分管什么,我就分管什么。”
   苏海:“你分管什么呢?”
   黑眼镜:“看上去有点钱的,一男一女在一起的,傍晚在路边上散步的。看迹象可能发生过,或将要发生那种事情的。”
   苏海:“可能将要发生那种事情的也能看得出来?”
   黑眼镜:“我们一搜身不就知道啦!男人身上带有钱的,女人身上內裤穿得漂亮的,就是想干那种事情的。”
   苏海:“有些处女卖淫案就是你们通过这种方法制造出来的吧?”
   黑眼镜:“我们控制得还是算不错的。事后真正查出是处女的还不到百分之八。我们是全市的达标先进单位。我们还提出了新的宏伟目标:力争在年内将处女误罚率降低到百分之七以下。也就是说抓100个女人,我们最多只准许冤枉不超过7个女孩。”
   苏海:“如果有些女人,又没有卖淫可又不是处女了,那如何解决?”
   黑眼镜:“无法证明自己身体的女人那活该倒霉。”
   苏海:“悲哀!这真是权力癌。”
   白露:“没有点身份的老百姓碰上就完了!”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08年08月0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