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朱学渊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朱学渊文集]->[宽严皆误]
朱学渊文集
·朱学渊简介
·胡锦涛的性格与运气
·中国会不会再出袁世凯?
·论政治“裸奔”之意义
·一仆三主的“小宋江”王丹
·文化保守主义是不必颂扬的
·宪政协进会”与“新三民主义”辩
·点拨曹长青
·干脆让广东独立算了
·北京成“救国”或“毁党”的陷阱?
·读高文谦先生的《晚年周恩来》
·"老人政治"要还魂吗?附:冼岩《对所谓胡锦涛“七一”讲话的预测和判断》
·第四代领袖’从何着手?
·《百家姓》研究
·《中国北方诸族的源流》前言后记
·也谈流亡者回国
·江泽民还是一只“伪善的猫”
·南疆纪行
·一党专制 国将不国
·"高瞻案"之我见
·回归“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为左海伦新书发感
·一群仙鹤飞过──有感章诒和女士的回忆
·“尊毛复古”是“在政治上帮倒忙”——附:美国之音讨论毛泽东功过得失
·陈胜吴广本无种……
·效法商鞅,移风易俗用重典 附:少不丁:根治“非典”,就要禁止吃生猛禽畜吗?
·全球化败象已露,中国怎么办?
·“美国之音”上的“夜壶言论”
·【学渊点评】共产党准备放弃台湾的气球
·关于茉莉朱学渊之争的5篇文章
·北京上访高潮
·【学渊点评】对新鲜人的希望:传江泽民有意辞职
·中国股市崩盘可能引发金融危机
·谁是「和平演变」的罪魁祸首?
·外国人感慨:China=拆呐!
·中国治蜀有高招?
·章诒和在台湾
·胡锦涛“有信仰又有悟性”,还是志大才疏?
·胡锦涛露出凶相
·举棋不定 看胡锦涛的政治前景
·为古人“句践”正名
·东海一枭应停止无效的感性诉求……
·【学渊点评】胡锦涛续走“要专政不要民主”老路
·“中国人权”的“庐山会议”
·匈奴的血缘、语言和出逃的路线
·中国人口究竟是多少?为邓小平计划生育辩
·中国共产党在野时论民主自由
· 【 学渊点评】反日潮遭政府突然变脸……
·凝聚一盘散沙的新义和团运动
·评冼岩的恐怖主义“政治错误”
·中宣部又名“八荣八耻部”
·读《文革:历史真相和集体记忆》
·太子党抢过团派锋头
·柬埔寨屠杀的掩卷和开卷----新书《我与中共和柬共》介绍
·他们还把“最美好”的社会制度,无私地留给了祖国和人民
·无愁的性感女部长……
·“短促出击”和“快放快收”
·“泛蓝联盟”让胡温“投鼠忌器”
·中原古代人名的戎狄特征
·从西藏问题忧虑中国统一的未来
·只绣红旗,不修帐篷……
·中美资源争夺,鹿死谁手?
·宽严皆误
·朱学渊:鸟猫论……
·凤凰升天 大限已至
·跑步进入流氓国家行列
·为什么德国政府发脾气了?
· 大义灭亲?
·中国知识分子的才具和苦难——周策纵先生逝世周年祭
·从奥巴马求变当选看中国政治的困境
·评习近平墨西哥讲话
·中美人权之争,方显出强国之本
·星云法师被统战有代价
·达赖喇嘛觉得共产党应该退休了
·评“流亡海外的东南亚共产党遗族”
·再谈戴晴的命题……
·果敢的历史和缅甸的麻烦
·高锟的得奖和杨振宁的马屁
·民族问题空前困境的中共统战工作
·为“中国模式”唱哀歌
·两代中共处级干部之变异
·温家宝的颠覆效应
·夜郎国在哪里?《秦始皇是说蒙古话的女真人》序
·秦始皇是说蒙古话的女真人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宽严皆误

来源:议报
   学渊评:前有曾饱受牢狱之灾的海外民主人士张鹤慈先生(先贤张东荪之孙)反对贵州民众和北京青年杨佳滥用暴力的种种言论,今有文汇报转达党中央批评各地政府滥施警力,应该说都是好事情,如果鹤慈能与锦涛合作,和谐中国自然就达成了。然而,张先生或许有此善良愿望,而胡先生却未必有这个想法,否则以鹤慈先生之才具,何至于流落异邦?
   党中央反对滥施警力,但天下问题这么多,仅用官力是否解决得了呢?有了警力而不用,是否又是浪费呢?用了警力,还如此胆大包天;慎用警力,暴民岂不要翻天了?我等良善之辈,还殷切期望鹤慈先生能列席中央常委会议,协助锦涛等七同志解决这‘宽严皆误’的问题了。
   【文汇报七月二十五日】滥用警力平乱将受惩
   中国有关部门日前颁布实施《关於违反信访工作纪律处分暂行规定》。对违反规定使用警力处置群体性事件,或者滥用警械、强制措施,或者违反规定携带、使用武器的,对负有直接责任者,给予记过、记大过、降级或者撤职处分。
   二十四日,中共中央纪委、监察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信访局,就颁布实施《关於违反信访工作纪律处分暂行规定》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
   《规定》指出,对於因决策违反法律法规和政策,严重损害群众利益,引发信访突出问题或群体性事件的;主要领导不及时处理重要来信、来访或不及时研究解决信访突出问题,导致矛盾激化,造成严重后果的;对疑难复杂的信访问题,未按有关规定落实领导专办责任,久拖不决,造成严重后果的,对负有直接责任者,给予记大过、降级、撤职或者开除处分;负有主要领导责任者,给予记大过、降级或者撤职处分;负有重要领导责任者,给予记过、记大过或者降级处分。
   工作简单粗暴或致撤职
   此外,对於在处理信访事项过程中,工作作风简单粗暴,造成严重后果的;对信访事项应当受理、登记、转送、交办、答覆而未按规定办理或逾期未结,或者应当履行督查督办职责而未履行,造成严重后果的;在处理信访事项过程中,敷衍塞责、推诿扯皮导致矛盾激化,造成严重后果的;对重大信访突出问题和群体性事件,应到现场处置而未到现场处置或处置不当,造成严重后果或较大社会影响的,对负有直接责任者,给予记过、记大过、降级或者撤职处分;负有主要领导责任者,给予记过、记大过或者降级处分;负有重要领导责任者,给予警告、记过或者记大过处分。
   ••••••••••••••
   【张鹤慈转发五毛党文章】杨佳不过是个懦夫
   有一种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满含怨愤,总想做点伤天害理的事情,天生却又胆小,所谓有贼心没贼胆,所以看到贼了,不自觉地就兴奋,就好像自己也高潮了一把。鲁迅先生早就说了:“造反?有趣,……来了一阵白盔白甲的革命党,都拿着板刀,钢鞭,炸弹,洋炮,三尖两刃刀,钩镰枪,走过土谷祠,叫道,‘阿Q!同去同去!’于是一同去。……”(打土豪,分田地?学渊问)
   杨佳其实是个懦夫,在结怨的芷江西路派出所(距‘学渊评’作者上海旧居一百米)蹲点了十天,因为防守较严没敢进去,跑到闸北分局杀伤了几个跟他素不相识的四五十岁的老人,都是手无寸铁,都是有家有口。(做鹰犬有风险,要勇敢,不能束手待毙,学渊评)杨佳是个偏激的人,总觉得自己是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总觉得都是别人的错,从来不想自己有什么问题。其实很多人也是偏激的人,幸亏他们还不至于都想用别人的血来安抚自己。
   偏偏还就有人把杨佳当成英雄。我就不懂了,杨佳既没有劫富济贫,也没有打抱不平,声张正义都算不上。不过为了泄愤,很残忍地杀了几个公务员,跟英雄有什么关系?
   人都怎么了?杀人放火还都有理了。反正只要做的跟常人不一样,反正只要给政府添堵,就是很吊很牛逼。
   可问题是,奶奶的你杀了人害了命啊!说实在的,如果杨佳是英雄,那在天安门自焚的更是一百倍的大英雄,可偏偏FLG又不认他们。(这事情与FLG没关系,学渊评)
   这些平时张口闭口民主、人权、法制的人,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来问一声,死者的老婆孩子怎么办?
   居然还有好心人劝说家属免于起诉。我要是死者的老婆,先给这说客一个大耳帖子,我老公被人杀了,他妈的你养活我们啊?
   再者说了,这样的刑事案件,起诉是检察院的事,你去劝检察院啊,没准检察院看你德高望重一高兴就把人放了。看看大家答应不答应。
   你婆婆妈妈地来劝我干什么?这点法律知识都没有,还奢谈什么法制啊。
   莫名其妙。
   ••••••••••••••
   何谓‘五毛党’?
   【多维新闻网】党布阵网络人民战争
   多维社记者纪群编译报导/中国政府对传统媒体的管制,现行体制已成系统,但对于信息流通相对自由的互联网,当局却发现照搬对传统媒体的管制手段效能不彰,于是当局欲尝试和探索管制互联网的一种新形式,有媒体人士如是分析。
   •“五毛党”的来
   今年七月号的《远东经济评论》刊登了香港大学中国传媒研究计划(China Media Project)研究员班志远(David Bandurski)撰写的文章《中国网络游击战》(China’s Guerrilla War for the Web),文章写道,他们被称为“五毛党”(Fifty Cent Party)、“红背心”(redvests)和“红卫兵”(redvanguard)。
   不过,他们是党组织鼓励、培训和供给经费培养的网络评论员部队,他们的队伍正不断壮大。而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通过渗透和管控迅速增长的中国互联网,来维护共产党的利益。通过在聊天室和网上论坛,抵消公众的负面舆论,宣传和拥护共产党的观点,并向当局报告网上的危险内容。
   有人估计,现在在全国范围内,这支评论员队伍多达二十八万之众,它显示出,在中国领导人眼中,网络所带来政治挑战,有多么严重。更重要的是,它所提供了一种有形的线索,来认识中国的新一代的信息管制,也就是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上个月提出的所谓“舆论导向的新方式”。
   就在二○○五年前后,党的领导人在如何影响互联网上的公众舆论方面,开始更具创意。问题是,中国传统的宣传机器一贯是用来压制新闻和信息,禁止、封锁或者过滤关键字以及这样或那样的故事,网站的,以这样一种被动的反应姿态进入网络,共产党越来越发现无法推出自己的信息。而与此同时,媒体的商业化改革已经有十年以上,这样,在公信力和影响力上,一方面,商业化的网站和都市化的媒体拉开了距离,另一方面,它们与共产党陈旧的喉舌之间,也有了一条壕沟。
   在二○○五年三月开始,一个大胆的新策略出现了,那就是江苏省各级党委开始在全省招聘自己的工作队伍-网络评论员。事情的起因是,教育部在全国范围内清理高校网络上的提供资讯服务、电子邮件等服务的“布告栏系统”(BBS,BULLETIN BOARD SYSTEM的缩写),作为全国顶尖大学之一的南京大学党委,将该校广受欢迎的“小百合”BBS强行关闭后,准备推出自己的一种新的校园论坛,学校官员招募了一批热心的学生,组成“网上评论员”。这个小组,站在党的立场上,过滤网上论坛的不良信息,提出积极意义的话题和主张,引导网上舆论。他们是兼职,每月由学校的勤工俭学基金补助,规定“纳入学校勤工助学体系,根据每月的考评结果发给适当的勤工助学补助”。几个月之后,南京大学的作法被江苏省党委效仿,江苏省各级政府都建立了本地的网络评论员队伍。消息很快传遍中国互联网,传言说,这些由党支持的监控工具-网络评论员每发一个正面意义的帖子上网,可以得五毛钱,于是,“五毛党”的名称不胫而走。
   •经过培训再上岗
   二○○七年一月二十三日,这种将共产党对互联网控制的工作“外包”给亲党和政府人士的做法,被一下子推向了全国。当天,国家主席胡锦涛敦促党的各级领导必须“掌握网上舆论主导权,提高网上引导水平,讲求引导艺术,积极运用新技术,加大正面宣传力度,形成积极向上的主流舆论。”胡锦涛强调指出,党需要“利用”并“控制”互联网。
   胡锦涛的讲话立即在全国贯彻,政府作为一个命令,强迫私人网站,其中包括几个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的网站,要将胡锦涛关于互联网的讲话,在他们的各自的网站上留一个星期。不久,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又下发了一份文件,要求各级领导选拔“政治素质过硬,网络技术水平高的同志,组成网络评阅员队伍,他们要能用网民可以接受的方法和语言,积极引导网上舆论。”
   到二○○七年的年中,全国各地学校和党组织的都报告说,他们的网络评论员队伍战果喜人。山西师范大学的一支由十二人组成的“红色先锋”队定期报告地方党政官员。有一份报告夸口说,该团队成员已设法瓦解了一个新掀起的BBS辩论,争论学生是应要大专文凭,还是职业资格证书的问题,因为前者在中国的就业市场更具竞争力。该校的一份报告称,“毕业生应当取得什么样的证书,这个问题在学生中出现,一些先锋队员很快发现了这些帖子,经过努力引导,讨论取得了良好的结果。”
   班志远的文章写道,中国的文化部现在定期举行网络评论员培训讲座,网络评论员必须通过考试,取得网络评论员资格证书,才能上岗。一份有影响力的商业杂志刊登了有关的调查报告,这份杂志在去年年底被当局镇压,但香港大学中国传媒研究计的研究人员获得这个报告,这个报告详细的描述了政府当局于二○○七年九月,在北京的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举办的一期培训的情况,培训的课程包括有“互联网舆论引导”和“网络沟通中的危机管理”。
   该报导说,二○○七年九月五日早上八点半,人民网副总编官建文出现在了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多功能厅。他端坐在一米高的红色木制讲台后,讲解“网络评论技巧及论坛管理”,墙上的蓝色大屏幕上打出了课程的ppt文件,来自文化部的几十位官员像小学生一样记着笔记。
   该报导说,官建文强调了互联网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着党的日常工作。他说:“在中国,各个系统都往党中央报内参,中央最高领导每年批示以优先考虑并采取行动的几百份内参中,有三分之二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提供的。”
   •震撼于网络的力量
   中共越来越关注互联网,部分原因是基于对互联网的真正力量的认识。互联网上已赋予了普通的中国民众一个强大的互动工具,可以用来分享的相互的观点和信息,甚至可以形成组织,尽管当局使用传统的和技术系统的来进行检查,甚至施加限制也挡不住,一个最好的例子,就是所谓“国家公共网络监控系统”的“金盾工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