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警姑”、“军叔”及其他]
张成觉文集
·“党军”亟需归人民
·零九“十.一”有感
·且别高兴得太早
·洗脑---中共恶行之最
·中共曾是“一个朝气蓬勃的革命党”吗?
·中共何曾真正实行多党合作?——与丁学良教授商榷
·毛是什么样的“理想主义者”?——与张博树博士商榷(之二)
·“伟光正”把人变成虫——田华亮相的联想
·毛“反修防修”和批“走资派”有“积极意义”吗?——与周良霄先生商榷
·弄清史实当为首务——与张博树博士商榷(之三)
·如何看待中共建政60年?——读杜光先生新作有感(之一)
·信口开河之风不可长
·奥巴马得奖太早了吗?
·汉维喋血谁之罪?
·白毛女嫁给黄世仁?
·论史宜细不宜粗——评《“共和”60年——关于几个基本问题的梳理(上)》
·中共建政前后30年“水火不容”吗?——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中共并无为57“右派”平反——澄清一个以讹传讹的提法
·保姆陪睡起风波
·“黄世仁”话题之炒作亟应停止
·为57右派“改正”的历史背景
·大陆国情ABC
·大骂传媒实属愚不可及
·“要让全国人民都知道”——读《反思录》有感
·血与泪的结晶——读《57右派列传》
·钱学森确实欠一声道歉
·毛怎么不是恶魔?——与张博树博士商榷
·毛泽东害死刘少奇罪责难逃
·不敢掠人之美
·王光美的回忆与孙兴盛的解读——再评《采访王光美:毛泽东与刘少奇分歧恶化来龙去脉》
·苏、俄两代总统顺天悯人值得效法
·中共建政前后30年“水火不容”吗?——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丢人现眼,可以休矣——评冼岩《用“钱学森问题”解读钱学森》
·“八方风雨”与“三个代表”
·“宁左毋右”是中共路线的本质特征——与李怡先生商榷
·“出水才看两脚泥”——与林文希先生商榷
·打黑伞的奥巴马黑夜来到黑色中国
·胡耀邦与对联
·胡耀邦妙解诗词
·奥巴马何曾叩头下跪?
·“反动的逆流终究不会变为主流”——读《自由无肤色》感言
·“年度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如何评选?
·刘晓波因何除名?——再谈“09百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榜
·华府何曾让寸分
·“现时中国实行的就是社会主义”?
·“向前走”还是兜圈子?
·又是一个“这是为什么?”
·钱学森的问题和张博树的声明
·毛的“心灵革命”应予彻底否定——读《“共和”六十年(下)》感言
·倒行逆施自取灭亡——抗议北京当局重判刘晓波
·梧桐一叶落,天下共知秋
·仗义执言的辛子陵
·实至名归 开端良好——评“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博讯版)
·“岂有文章倾社稷”?
·做个勇敢香港人
·严寒中的一丝春意--“临时性强奸”案改判有感
·坚持科学社会主义会回到蒋介石时代?--与辛子陵先生商榷
·池恒的幽灵和民主派的觉醒 --读辛子陵新作有感
·念晓波
·美东华文文学的一支奇葩——李国参作品简介
·八十後,好样的!
·倒打一耙意欲何为?
·赵紫阳还做过什么?
·善用香港的自由
·胡耀邦的诗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一代大师的悲剧收场——看阳光卫视《张伯苓》专辑有感
·色厉内荏的谭耀宗
·Thank you
·“快乐人生”与沈元之死--读宋诒瑞自选集有感
·他爱祖国,“祖国”爱他吗?
·缅怀三十年代
·“悬案”、“悬意”及其他
·温家宝的“民主”和“尊严”
·“还我人来!”---读郭罗基《新启蒙—历史的见证与省思》有感
·从善如流的《黃花崗》雜志編輯
·哲学的迷雾与历史的真实
·小议《右派索赔书》(下篇)
·致《争鸣》编辑
·多看一遍再发出好吗?
·功能组别“万岁”?
·对刘自立《纠正张成觉的误读》的点评
·“斗鸡公”与红卫兵的嘴脸
·不要爹妈 只要“国家”?
·也谈鲁迅与姚文元
·巴金的“一颗泪珠”---读《清园文存》有感
·“窑洞谈”何曾涉及斯大林?
·毛与时代潮流背道而驰--简评张博树讲稿
·世界因公费旅游而美丽?---有感于“影响世界华人盛典”
·悼朱厚澤
·大师之路及其他-----从《清园文存》说开去
·悼念朱厚澤先生(七律)
·回首歷史軌跡 褒貶知名人物 週日下午海德公園講座各抒己見
·百年回首辨忠奸---在“百年中國“研討會上的發言
·標新立異 見仁見智---評《梟雄與士林》
·從“份子”與“分子”說開去
·血淚凝結的一株奇葩---評新版《尋找家園》
·金庸何樂入作協
·批毛應力求言之有據
·从传记文学看57反右(上)
·从传记文学看57反右(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警姑”、“军叔”及其他

    “左军叔,右警姑”,见于山东作协副主席王兆山传世之作。笔者既佩服其创意,亦生出若干联想。
   
    为尊重女权(Lady first),先从“警姑”说起。此一对大陆女民警之敬称,确属王副主席别出心裁之发明,应申请专利也。呼“警姑”而不曰“警姨”,固然与古诗词之声律平仄有关,听起来也感觉较为响亮。但更重要的是“亲等”关系,“姑”乃父系,对男权观念较重的国人而言应比“姨”密切,便于“套近乎”。
   
    话题涉及“民警”(人民警察),自然不能不提最近的舆论焦点杨佳袭警案。有细心的论者指出,杨“大侠”利刃所向,全属须眉,而并无巾帼。是“好男不与女斗”,还是“怜香惜玉”使然?由于大侠木讷寡言,恐将难以得知。无论如何,“警姑”无恙,似乎使之因而添了点同情分。

   
    不过,倘以为杨此番“出手”,乃晋、沪两地“警叔”平素暴戾酿成之恶果,而“警姑”则悉皆慈眉善目笑面迎人,甚至如蒋小娟般具菩萨心肠,主动为地震幸存之婴儿哺乳,那就大谬不然了。蒋“警姑”分属凤毛麟角(称“稀有动物”未免不敬),否则,上级党委也不会将其从一介普通军装警员(港称“散仔”),一下擢升为副政委了。
   
    事实上,有关“警姑”待民之嘴脸,月前曾有报导。事情发生于四川地震重灾区(地名已忘,但网上可查),有民众目睹一车救灾物资运至某商店,怀疑不法之徒侵吞倒卖牟利,诘问之下遭一年轻“警姑”恶言相向,结果群情激愤,当地警方遣人增援,被民众包围,对峙数小时后,该“警姑”终获同僚救出,逃之夭夭。
   
    窥斑显豹,“警姑”不乏恶形恶相者,此即可为佐证。
   
    所谓“恶形恶相”,并非一定指该员其貌不扬,甚至面目可憎。一般而言,某些凶神恶煞的“女魔头”,可能天生丽质,甚或颠倒众生。但五官长相之美与言行态度之善并无必然联系。大仲马的《侠隐记》(又译《三个火枪手》)女主人公密里狄,就是“艳如陶李,毒如蛇蝎”的杀手,实质为红衣主教手下的密探,便衣警察也。终因害人无数(死于其手下的包括白金汉公爵),被苦主的亲属联手以私刑处决。
   
    说回“警姑”。香港担任同类工作者称女警员,俗语有两种叫法:好听一点的是“警花”,通常较年轻,婚否不一定;或叫“差婆”,往往指已婚者。因一般警察叫“差人”,无论自称或市民称呼均如此。但后者往往敬称之为“阿Sir”,女警则以“Madam”呼之,那是从法语“夫人”移植而来。
   
    无论“阿Sir”或“Madam”,此种敬称大概包含两种意味:一为尊重;一为畏惧。尊重来自近20多年来香港警察除暴安良,整体形象较好;畏惧乃普通市民心态,不想惹官非、添麻烦。因为受“差人”盘查者若不合作,会被控以“阻差办公”的罪名;如有肢体冲突,更构成“袭警”罪,一旦罪名成立,都会受严惩。而总的来说,本地警民关系不错,在这点上,大陆跟香港可以说没法比。
   
    由于广州临近香港,港式粤语登陆,所以广州以至广东不少地方,也可以听到“阿Sir”、“Madam”的叫法,但其中似乎只有害怕或讨好的成分,而不含尊敬意味。“警花”或“差婆”亦有所闻,甚至流行于公安部门内部。笔者一位具二级警监警衔的老同学,就曾以“差婆”称其女同事。
   
    也许是为了改善形象,大陆公安院校招生颇重外貌,故“警花”中稍具姿色者比比皆是。月前网上报导某大城市(西安?)一位交通女警,主动请缨到繁忙的十字路口执勤指挥车辆,据说其美貌引发一场轻微事故,事缘司机盯住此“警花”欲多看两眼,无意中速度放慢,后随车辆没料到其变速,遂致相撞。从图片看来,此姝的确身材长相出众,令人想起古诗描写的“行者见罗敷,脱帽着绡头”的痴迷(粤语称“晕浪”)场景。
   
    不过,公安部门及下属警员的形象,归根结底由制度决定。个别“警花”、“警姑”或“警叔”,也可能深受民众好评;但警方若只知效忠于“伟光正”的党,在地方上偏帮官商勾结财大气粗的企业,则群体性的瓮安事件、个别性质的杨佳案,将会层出不穷。警民双方只会势成水火,而不可能达至和谐。
   
    相比之下,由于“六。四”血洗京城已是十九年前的事了,故军民对立并不明显。救灾表现尤使“军叔”加分。虽然“雷锋叔叔不在了”,“国防绿”“迷彩服”对于一般百姓仍具某种亲和力,最低限度不会像“警叔”那样招人厌恶。
   
    但是,正如此次奉命入川救灾的部队帐篷上大字书写的那样:“人民军队忠于党”,名曰“人民军队”,实际只受党指挥,连身为大陆“中央人民政府”首脑的温家宝总理,也不能调动一兵一卒。这种体制下,不可能有什么“军民鱼水情”。“军叔”也好,民众也好,都身不由己。“军叔”要听党指挥,唯其马首是瞻;百姓要听党的话,做党的驯服工具。
   
    说千到万,一党专政体制不变,大陆社会永无宁日。亿万民众与“警叔”、“警姑”及“军叔”、“军姨”不可能真正“亲如一家”,“和谐共处”。
   
    (08-7-21)

此文于2008年07月2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