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
曾节明文集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对美国女风的观察
·纽约上州的雪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灵异往事续篇:墙中的大学生
·“南周”事件宣告了什么?
·要复兴中华,就必须恢复汉服
·中日再战的不可避免性及后果前瞻
·习近平心仪社民主义,“六四”平反露曙光
· “火控雷达瞄准”事件后,中日大战已箭在弦上
·习近平开始抛弃朝鲜,以换取美国不介入钓鱼岛冲突
·由对等物看中、日之命运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7/5/2008
   

   六月二十八日爆发的贵州瓮安事件,标志着民众暴力抗争的升级:愤怒的民众大规模地冲击、打砸、焚烧中共政权的党政大楼,“改革开放”以来已经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去年的广西博白“计生暴乱”,不过,此次的瓮安事件的规模更大、来势更猛。瓮安事件,进一步反映了和平诉求式的抗争,正在迅速地为民众抛弃,暴力反抗的时代正在到来。
   
   和平诉求式的抗争为什么逐渐被民众抛弃?这是因为体制内纠错渠道如今已经彻底失灵,包括“上访”在内的和平诉求之路已经完全被堵死。这种绝望的社会现实特点,在瓮安事件中尤其强烈地体现出来:
   
   六月二十七日晚,贵州瓮安县三中一位女学生被两个个男青年邀出去后(据说这两人是该县副县长和公安局局长的的儿子)莫名其妙地死于县该西门河河中,女孩家属将尸体捞起并报案,瓮安县警方居然未作全面尸检,就硬说该女中学生是“跳河自杀”,拒绝对有关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公然放纵嫌疑人脱逃。瓮安县公安局对死者家属立案侦察的要求,不仅不予理睬,还企图强行火化尸体,并且打伤上访抗争的死者的父亲、叔叔等家人...
   
   不管那个女中学生是怎么死的,不管嫌疑人是不是瓮安县权贵亲属,瓮安县公安局公安局如此“执法”,都实实在在是横行霸道、无法无天的匪徒行径!
   
   由于压制立案的是瓮安县的党头,而在中共国体制下,政府和公检法部门都统一“在党的领导下”,因此受害者的家属在当地根本申诉无门,实实在在是“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
   
   换到胡锦涛上台之前的时代,尤其是胡耀邦、赵紫阳时期相对廉洁的时代,受害者向上级部门——市一级、省一级、中南海一级上访,或许还能讨还公道,但是胡锦涛上台不久,就把维权上访群体当作“敌对势力”来打压,为之不惜出台新“上访条例”,严禁五人以上的上访、严厉打击“无理访”,在胡锦涛截访路线的纵容下,地方官吏肆无忌惮地打击上访群体,动用黑社会势力残酷迫害访民成为普遍现象。上访之路已经被堵死了。
   
   一个人,受了恶人的迫害,还可以去告官;但是,当官沦为恶人的时候,当整个政权就是害人的恶魔的时候,他还能上哪里去告呢?要么逆来顺受、任人宰割、猪狗不如地在耻辱中苟活;要么奋起反抗,以暴抗暴!连动物都有抗暴的本能,何况人呢?任何人,只要还有一点羞耻心,面对这样横暴无耻的逼迫,都很容易走上暴力反抗的道路。
   
   暴力反抗可能会殃及无辜,但反抗行为对无辜的的殃及完全是施暴者逼出来的,主要责任应由施暴者来承担,不能因为暴力反抗可能会殃及无辜,就否定反抗行为的的正当性。而且,对施暴者来说,暴力反抗会迫使有所顾忌、因而暴行不得不有所收敛,而逆来顺受的的忍耐,几乎总是使得施暴者气焰更加嚣张、更加肆无忌惮。因此,现在西方自由国家都不否定暴力反抗暴政的正当性,美国宪法更是规定:人民有武力推翻暴政的的权利。
   
   瓮安人民在被逼无路下的暴力反抗行为,是完全正当的。
   
   中共对瓮安事件的处理,集中地体现了胡锦涛的政治辅导员+拉萨经验治国:先是不经任何调查取证的的“定性”,说什么瓮安事件是“黑社会”煽动的打砸抢烧严重刑事犯罪,继而以这种横蛮无耻的的诓骗为理由,出动戒严部队开枪杀人,把瓮安当拉萨,把老百姓当作战争对象,继而全面封锁信息,毁尸灭证!
   
   此次对瓮安事件的处理,让胡锦涛的狞铮面目再也无处遮藏,虽然胡锦涛事后通过其海外喉舌放出胡总“妥善处理”、“禁止封锁消息”等开明假信息,但却对胡锦涛处理瓮安事件的批示内容讳莫如深,也绝口不敢提当前国内对瓮安事件的信息封锁,除了少数不可救药的偏执狂,如今几乎没有人还相信胡总“开明”,胡主席此次的作秀愚民伎俩,自行穿帮。
   
   对瓮安事件的处理,突出地反映了胡锦涛的不可救药:胡锦涛六年来死硬加强中共一党专制的倒退施政,已经使中国失去了和平演变的最后机遇。
   
   在一切腐败中,专制是最大的腐败,是腐败的根源,胡锦涛六年来发了疯地强化专制独裁、拒绝任何实质性的改革,已经把中国推上了一条大乱崩溃的道路,中国社会正在这条坠毁的道路上疾进。胡锦涛六年来无视世界进步潮流,丧心病狂地加强党的执政(镇压)能力,以“彻底解决”(把上访者抓起来坐牢)的类朝鲜“和谐”手段对付维权上访群体,加倍堆积中国这座超级火山中仇恨的岩浆。胡锦涛对专制独裁体制的强化,正是瓮安事件的根源,这已经导致中国社会暗无天日。
   
   胡锦涛为什么如此迷信暴力镇压?这是由他自己的素养和成功经历决定的:胡锦涛早在其思想成型的大学时代,就将灵魂卖给中共这个魔鬼,换来了自己的仕途;在仕途当中,胡某人又是靠着拉萨的屠城和戒严换来了自己的飞黄腾达。从心理规律上说,人的习惯思维,最容易受到其人生旅途中成功经验的影响,胡锦涛顽固奉行政治辅导员+拉萨经验治国模式,显然是因为自己过去的的成功。现在有人还期望胡锦涛向戈尔巴乔夫学习,这简直是痴人做傻梦,心向朝鲜、古巴的胡锦涛,与戈尔巴乔夫完全是两种人,这就是他上台以来,倒行逆施比江泽民还疯狂的真正原因!
   
   要救中国,对胡锦涛及其势力只能革除,舍此别无他途。反专制阵营中如果今天还有人以期待和幻想胡锦涛的态度开展工作,这就不仅是糊涂了,简直就是犯罪!
   
   瓮安事件昭告了暴力反抗频发时代的来临,瓮安事件发生后,七月一日(中共上海生日)上海发生仇杀六名警察的事件、七月二日湖南张家界发生老百姓以爆炸袭击政府事件、七月三日上海又发生老百姓行刺城管队长及民警的事件...这些暴力反抗事件,就是暴力反抗频发时代的来临的迹象。
   
   如今的中国民众固然不会为了自由民主理念而献身,为了自己的身家利益,却可以拼命。近二十年的私有化改革,使得中国社会利益的多元化成为定局。胡锦涛在没有可能把中国经济拖回毛共计划经济的情况下,一味地加强政治上专制独裁,这只能使官民矛盾更加尖锐、更具有爆炸性、今后民众暴力反抗政府更加频繁、中共的垮台来得更加惨烈。
   
   瓮安事件中党政大楼燃烧的的熊熊烈火浓烟,映照出一副中共垮台时大乱仇杀的恐怖图景:大崩溃来临之时,大批的中共官僚遭到将狂怒民众的清算和大仇杀,届时能逃到国外毕竟是少数。
   
   在此警告胡锦涛:你胡锦涛不要以为依靠滴水不漏的镇压就可以高枕无忧,照这种政治辅导员+拉萨经验治国模式走下去,维持专制政权的成本将急剧增大、难以为继,你胡锦涛还能给每一个老百姓戴上紧套、给每一个官员脑袋植入芯片、给每一个乡政府配备反恐设施?一旦经济撑不住了,整个社会危机就会大爆发,届时没有利益,戒严部队还为你胡某人效忠卖命?军中将领们届时就一定不会打你的主意?野心家们就不会打你儿子的主意?
   
   你胡某人不要以为靠滴水不漏的镇压、混到退休就可以没事,照现在的医疗水平,你胡锦涛再活个二三十年没有大的问题,难道中共政权还能又存在一个二三十年?你胡锦涛不要以为届时逃出国门就可以没事,任何一个外国,迫于中国新政府的压力、诱于中国的利益,就不会把你交出来?
   
   胡锦涛如果聪明一点,现在就应该向中共高层中的的政治改革派交出权力,以尽量把中国引向和平演变,自己适时而退,移居古巴,如果一意孤行、死不悔改,胡锦涛的最好的结局是去海牙监狱养老,他更有可能的结局是人头落地、被造反的民众和军人撕得粉碎!
   
   曾节明 写于民国九十七年七月四日下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