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下流人上升的国度]
余杰文集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铁蝴蝶飞不动了
·海瑞的清官神话
·金庸的伪善和妥协
·“皇帝套房”的诞生
·池莉:名字的霸权
·巩俐上北大
·斯大林与老教堂
·巨人的孤独
·评韩少功《暗示》
·沈从文的嚎啕大哭
·幸运杜内
·最出色的回击
·小号手的忧伤
·诗歌天堂
·圣诞树
·生活在“非人间”的“非人”
·“差生”歧视可休矣
·“大综合”与“填鸭式”
·阿富汗的电视机
·北大与清华
·病中的曼德拉
·地铁速写
·风中芦苇
·楼兰律法
·永恒的美丽,永恒的生命
·大学中的黑洞
·孩子的名片,父母的官职
·海婴:你不仅仅是“鲁迅的儿子”
·韩东:请不要侮辱“诗歌”
·施罗德:我“穷”故我“在”
·史铁生:敬重病痛
·大地的孩子
·致李尚平——你是一颗星
·谁把教师当“蜡烛”?
·让我们学会宽容
·谁在造墓?
·他们为何呆若木鸡?
·曾国藩的“温情”
·晏阳初与李昌平
·哪里有柔软的石头?——为柔石诞辰一百周年而作
·史玉柱:点石成金的狂想曲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日本人的“自尊心”
·张健——一个人的横渡,还是一个民族的横渡?
·无耻者无畏
·“民工跳楼秀”——一个多么冷酷的新词汇!
·谁在伤害我们的自由?
·龙永图的悲与喜
·优孟中国
·从太空中看,地球没有边界……──写给为人类宇航事业献身的英雄们
·怎样做一个演员
·那跟天上的星空一样灿烂的……
·田震价值百万的“名誉”
·记忆与呼喊──向索尔仁尼琴致敬
·卢跃刚的恐惧
·《铁磨铁》代跋:求索爱的光芒
*
*
11、《铁与犁》(长江文艺出版社)
·第一章 历史在这里徘徊
·第二章 近代的歧路
·第三章 以日本为桥梁的时代
·第四章 大东亚之梦
·第五章 倾国之痛
·第六章 没有硝烟的生死搏斗
·第七章 光荣与耻辱
·第八章 没有完成的审判
·第九章 日本为什么不忏悔?
·第十章 寻找日本的良心
·第十一章 拒绝遗忘与捍卫尊严
·第十二章 祈祷和平
*
*
12、《暧昧的邻居》(光明日报出版社)
·《暧昧的邻居》目录
·引子
·一:《日本管窥》与《日本人》•翻译老田•日本的“小”
·二:幸福的母亲•无人照看的“红富士”•花岗惨案旧址
·三:“拆碑会”与“护碑会”•护国神社•尹奉吉
·四:三根山•观音与战犯•丹羽庄
·五:东史郎•大江山•双语文学杂志《蓝》
·六:松冈环•两个老兵的回忆•中日文化交流的困局
·七:一个人的图书馆•天皇诏书•《无言的幽谷》
·八:在路上的王选•天皇的宫殿•对日索赔之难
·九:靖国神社•万爱花的下跪•日本人的募捐
·十:日本的外交目标•社民党的衰落•班忠义
·十一:生鱼片•曾经在地图上消失的“恶魔之岛”•广岛的红灯区
·十二:广岛原爆资料馆•千只鹤•吴港
·十三:本岛市长•电视中的石原慎太郎•侦探故事
·十四:两个原爆资料馆•出岛的荷兰商馆•长崎的秋祭
·十五:春帆楼•“李鸿章道”•长州炮
·十六:光武金印•古地图•日本文化的长处与短处
*
*
13、《光与影》(东方出版社)
·《光和光的背面:我的美国之旅》目录
·一:“我们是吹口哨的人”
·二“我们是真正的爱国者!”
·三“一分钟人”与来克星顿的枪声
·四:不要遗忘历史那黑暗的一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下流人上升的国度

   来源:开放杂志 点

   下流人上升的国度

   ● 刚任山西副省长的李鹏儿子李小鹏.

   在「六四」惨案十九周年祭日前夕,中共悍然宣佈李鹏之子李小鹏由华能集团总经理调任山西副省长、省委常委。据说,这是李鹏安排李小鹏到地方历练的重要步骤,也是胡温与李鹏派系的一次权力交换.因此,李小鹏今后还有可能获得升迁,到中枢主管能源行业.这种肮髒的内幕交易,乃是对「六四」死难者、家属以及一切有良知的中国人的公然羞辱。这一时间精心挑选的任命再次表明,已经退休多年的李鹏在中国政坛上仍然具有相当的影响力,中共也绝对不可能为「六四」正名。由此可见,中共当局有多么蔑视民意和民情,这艘已经漏洞百出的大船,根本不承认「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

   李鹏家族是着名贪腐家族

   李鹏家族是一个众所周知的贪腐家族和无耻家族。从李鹏、朱琳夫妇的「身体力行」到他们的子女李小鹏、李小琳的「有其父母必有其子女」,个个都腰缠万贯、珠光宝气。李氏家族霸佔了中国电力系统,恬不知耻地以庞大的国有资产为「家有」。中国电力系统的垄断与腐败臻於极致。前电力部党组书记、副部长兼国家电力公司党组书记高严是李鹏一手提拔起来的嫡系,在被调查期间之后,他却能够从容潜逃海外,至今仍然逍遥法外。如果不是得到了李鹏的帮助,高严岂能逃避法律的惩罚?事发之后,李鹏却轻松地与之撇清了关系.

   李鹏是中共建政以来民众最厌恶的、也是最无能的总理,他的双手沾满了天安门惨案中无数学生和市民的鲜血;李鹏一意孤行启动三峡工程,贻害万代,却钳制人口,不允许对此问题作公开讨论和批评.李鹏的子女个个都是无能狂傲之辈,却凭藉父辈的余荫,继续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他们还要得意到几时呢?

   下流人上升的国度
"

   ● 深圳警方将妓女嫖客公开示众,舆论哗然。

这是一个下流人上升的国度

   举国震惊的「彭水诗案」(编按:二○○六年八月重庆彭水县教委人事科员秦中飞因写了首针砭时弊的打油诗,用手机传送出去,被当局指诽谤县委书记和县长而被刑拘。后在舆论压力下获释)的始作俑者、彭水原县委书记蓝庆华,在二○○六年十二月被免职之后,却又在二○○七年二月十四日被任命为重庆市统计局副局长,完成了地方官员非常难以实现的由「正处」到「副厅」的提拔。而另一名责任人、县长周伟,则在差不多同时「当选」为本地兼职的县委副书记。

   「彭水诗案」这一当代骇人听闻的文字狱发生之后,在海内外舆论的压力之下,重庆市有关部门被迫组成调查组进行调查。在公佈的调查报告中认定,这是一起政法部门不依法办案,党政领导非法干预司法的案件,最初司法机关介入,源於党政领导指示,对嫌疑人的处理,迎合党政领导意志。对於此案,重庆市人大代表孙健提交进行行政问责、并设置相应预防措施的提案。指出如此重大违宪和侵犯人权的事件,一定要进行行政问责,要对相关官员违法、违纪行为追究,而不是异地调动或者一赔了事。

   这份提案的命运当然是被束之高阁.不仅如此,重庆当局竟然?定:该案的两名当事人,一名获得了升迁,一名继续在原地为官。这一?定深切地表明,中共的干部制度乃是专门选拔下流人的,因为惟有下流人才会只顾利益、不问是非地为上级服务,惟有下流人才能自觉地充当专制制度坚实的根基。

   从中央到地方,从李小鹏到蓝庆华,中国处处都是下流人迅速窜升的格局。在中共特有的制度文化中,下级从来只对上级负责,民意从来受到官府的蔑视。上下级之间的主奴关系,向来根深柢固,在毛泽东时代,从国家主席刘少奇、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到「十大元帅」,哪个不是毛泽东的家奴!哪个敢说自己有「思想之自由、人格之尊严」?在严酷的现代奴隶制度之下,奴才对主子忠心耿耿,主子才会对奴才体恤有加,哪里会顾忌民间舆论滔天!

贾庆林丑闻缠身却青云直上

   中共的干部选拔制度,似乎特意要与民心、民意为敌:屈指可数的那几名获得民众的美誉的「青天」,从焦裕禄到孔繁森,无不是在生前饱受排挤与打压,在死后才不由自主地成为党的宣传工具和符号;而那些民愤极大的腐败官僚和酷吏,却往往能够青云直上、飞黄腾达.最典型的一个例子便是贵为当今第四号人物的政协主席、政治局常委贾庆林。一直以来,贾庆林以丑闻缠身、粗鲁无文而着称,不折不扣地是一名「下流人」。其担任福建省委书记期间,与「天字第一号」的赖昌星走私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妻是主管福建外贸的高官,不可能对赖的生意一无所知。赖昌星逃亡加拿大之后,屡屡曝出第一手材料,证实贾庆林及其妻子、秘书之贪渎是无可推诿的。谁知,贾庆林不仅没有受到查处,反倒节节高升,最终拥有「议长」之尊,代表中国「民意机构」(下院)的负责人,在国际舞台上招摇亮相。

   近日,贾庆林的前秘书、北京海淀区前区长以受贿一千六百多万元的罪名出庭受审。周良洛在海淀区这个中国的「矽谷」任职期间,曾经提出「上风上水上海淀,融智融商融天下」的经营概念。周氏名言已经被坊间改成了一句反讽的打油诗||「上风上水上海淀,人落马落周良洛」。周良洛是落马了,却闭口不提老闆贾庆林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於是,躲在周良洛幕后的贾庆林纹丝不动。贾外表憨厚,却是自我保护的高手。由此可见,中共的反腐败仅仅是蜻蜓点水、点到为止而已,从来都「刑不上政治局常委」。

中共吏治之坏超过历朝历代

   近年来,中共吏治之败坏,远远超过了中国古今的历朝历代。今天的人们常常非议明代政治紊乱、弊病横生,殊不知明代犹有大学士张居正设置的「考成法」,此制度让地方官吏不至於过度胡作非为。张居正说过:「法之不行也,人不力也,不议人而议法何益?」他所创制的考成法其实简单异常:他命令各衙门分置三本帐薄,一本记载一切发文、收文、章程、计画,这是底册。在这许多项目之中,把例行公事剔除在外,再同样造成两本帐薄,一本送中央各科备註,实行一件,註销一件,如果有积久而尚未实行,即由该科具奏候旨;另一本送内阁查考。这样,对於地方官员的政绩和作为,中央大都能够掌握。地方官员的懒惰、失误和虐民,均纳入其升迁考核成绩之中。

   如果没有这套考成制度,官员的升迁罢黜便失去了依据,从而完全凭藉上级的好恶,以及下级对上级的逢迎和贿赂程度。学者朱东润在《张居正大传》中总结说:「居正的综核名实,完成万历初年之治,最得力的还是这三本帐薄。」正是有了这套分别贤愚善恶的档案制度,明代虽然屡屡出现昏君和奸宦,却未能动摇国体,明朝得以维持了近三百年的统治,而没有成为像秦、隋那样的短命王朝。

   今日中共吏治之败坏,远胜於明朝。组织、监察、纪检、审计、反贪等机构,越来越庞大,却越来越无能。中共对权力的垄断,已经与蓬勃生长的民间社会形成了无比尖锐的对立。每一次类似於「彭水诗案」、「妓女公处」(二○○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深圳警方召开公处大会,将一众妓女嫖客公开示众羞辱,引发舆论批评践踏人权。)等事件的发生,中共当局的处理方式,必然与民间舆论背道而驰.一次次肆无忌惮地伤害与侵犯民间舆论,也就等於是中共让自身威严扫地,不啻於自掘坟墓。贾庆林、李小鹏、蓝庆华等人,固然因咎得福,固然会对提拔他们的恩主感激涕零,从此更加卖力地帮助当局残民虐民,但中共的合法性基础却由此被严重削弱。

   日前,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宣称,中国不搞三权分立的「西方资产阶级民主」。中共既拒绝向西方学习三权分立的政治制度,又不愿到中国的历史中去寻求有益的「资治通鉴」,仅仅依赖一套专门提拔下流人的干部制度,其统治究竟可以维持多久呢?

   二○○八年六月十八日定稿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