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伟大”是一种感觉]
严家祺
·全球化中的商品技术资本和人的流动
·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
·
大尺度时空观
·
·展望第三千纪
·《前哨》2013-8《人类长远目标》
·地球的命运,人类的前途(《前哨》2011-5)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大尺度”时间观
·“星球”的表面学
·“地球呼吸”和“气候暖化”
·嚴家祺:今天人類對宇宙的認識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
赵紫阳、1989和“六四”
·
·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光明日报39年前旧文
·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光明日报39年前旧文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中国共产党秘密定下赵紫阳的30大罪状
·对严家祺“专制政体论”的批判
·六四和中南海宫廷政治
·專訪嚴家其:六四、屠殺與中國宮廷政治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香港《明报》邓小平毛泽东对话录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1卷1496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2卷 1164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3卷 110页
·陈小雅《89民运史》第4卷 13万字
·陈小雅《89民运史》第5卷 1483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6卷1112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7卷1346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8卷1563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9卷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9卷 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10卷 大结局
·赵紫阳逝世十周年:严家祺访谈节录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聲討“六四屠殺”的呼聲響徹全球
【19页影印件,需要5分钟才能打开】
·中国社科院对严家祺“罪行”的调查报告
·邓小平躲避1个月 共产党躲避29年
·
当代中国政治 憲政改革
·
·廢除黨和國家最高領導職位事實上的終身制(原文)
·舊文新貼:新憲政運動
·打字稿:中国并不是共和国
·专制制度的三个特征
·如何用制度來保障政治稳定?
·五论“走向新共和”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开放》杂志:废除“终身制”是怎样产生的?
·鲍彤怒揭内幕:邓小平当年为何废除领袖终身制?
·香港特約記者麥燕庭3月5日报道
· 预告:谁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
·严家祺:全国人大的“三院制”结构
·
当代中国政治
·
·展望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
·毛泽东思想千头万绪,归根到底一句话
·把江澤民李鵬周永康送上審判台
·纽约“胡赵精神和中国转型研讨会”文章:习近平时代大转型的一种可能
·严家祺:没有重大事变,中国不会有政治改革
·严家祺:终于听到了人讲人话
·澳洲研讨会:中国大转型的制度目标(2012-6-28)
·转发张显扬文章:理论务虚会前前后后
·和平民主崛起论
·未来五年中国政改的前景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2005年)
·从全球专属经济区分布看南海问题
·悼念兩次大地震的死难者
·1991-11-1欧洲日报舊文 中共王朝与满清王朝异同论
·“和諧世界”不應成為中國外交的政策原則
·毒奶粉應當眾銷毀
·《三头马车时代》前言
·高皋:朱厚泽倡导的「三宽」政策
·严家祺:中国成为“警察国家”的根源
·胡锦涛的性格弱点和中国的“多头专制”
·用卫星遥感中南海动向
· “核心论”的“比较制度”分析
·中央政治局要取消常委
·《动向》10月15日文章《胡温裂变正在开始》
·《开放》文章:人机对话
·打扫“孔家店”(《前哨》2011-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伟大”是一种感觉

   “伟大”是一种感觉
   香港《前哨》月刊2008-7
   嚴家祺
   
    在大自然的巨大力量面前,我们每一个人都很渺小。一次地震、一次海啸、一次飓风、一次瘟疫,都可以使数万、数十万、数百万人死去。这些还不算严重。太阳每三億年左右绕“银心”(银河系中心)一周,当太阳运行到近“银心”区段时,光度最小,使行星变冷,而形成地球上的大冰期。最近一次大冰期最盛时,整个加拿大到纽约、斯堪的納维亚大部分、西伯利亚北部均为冰体覆盖。海平面下降130米。现在正处“间冰期”,气候日益暖化,海平面正在上升,数千年後,纽约、东京、上海和太平洋许多岛国将为海洋吞没,格陵兰、西伯利亚、南极将温暖如春。每一次“气候旋回”都会使气候帶、生物帶产生大规模迁移,造成许许多多物种的灭绝。太阳正在不断膨胀,迟早要吞没地球。远在地球被吞没前,因其他种种原因,数百万年後,如果人类不能向外星大规模殖民,整个人类也难逃灭绝的下场。

   
   然而,当我们局限于我们眼光所及的世界时,看到人在改变世界中的巨大作用,人们就忘记了自己的“渺小”,特别看到某一个人起了超过他人的作用时,人们就会感到这个人“重要”、“杰出”,甚至“伟大”。有些人也想设法提升自己,使自己变得“伟大”起来。人与人有不同,有的人对人类作出了伟大贡献,有的人因高尚行为使人感动。久而久之,人类社会中形成了“伟大”观念,把一些人称为“大人物”,称为“伟人”。
   
   从太空看地球,我们怎样看,也看不到哪一个人比其他人更“伟大”。如果我们看白蚁、蚂蚁、蜜蜂,我们还能区分出“蚁后”、“ 蜂王”。对人类來說,被视为“伟大人物”的人,并没有“蚁后”、“ 蜂王”的形体特征,事实上,“伟大”是一种感觉。这就是“伟大”第一定律。
   
   
   第一定律:“伟大”是一种感觉
    “伟大”是一个人在他人或人群中的自我感觉。如果人与人不作比较,就不存在“伟大”“不伟大”的问题。当许许多多人觉得自己“渺小”的时候,一个人或几个人才显得“伟大”起来。
    “伟大”的感觉有时间长短之别,有人偶尔有之,有人经常自感“伟大”。当一个人沉醉于虚假的景象中時,或者当“个人崇拜”狂热化了的时候,这个人往往真的以为自己很“伟大”。但不管怎么样,“伟大”还只是一中感觉。
   
   
   第二定律:“伟大的感觉”來自于环境
    鲁滨逊流落荒島、独自一人生活了二十五年。在第五个年头,他失去了回到“人间”的希望。“世界在我看来,已是个遥远的事物,同我已没有什么关系,我對它既不存什么指望,也一无所求。”这时,他没有任何“伟大”的感觉。然而,今天如果有一人独自來到火星,在一个适人居住的“火星人工环境”中作科学考察,他会有一种“伟大”的“使命感”。因为他知道,地球上的许多人,在注意着他,知道他正在爲人类探索宇宙作出努力。
    首脑人物常感自己“伟大”,他总认为全国、全世界都在关注他的一言一行。然而,在他朝夕相处的人面前,他的“伟大”就消失了。我在《首脑論》一书中談到,俄国沙皇尼古拉一世访问奥地利时,穿着豪华的礼服,体态端庄挺拔,全身闪耀着英武和威严,目空一切,看上去像一个半神半人的英雄。但是,但当沙皇尼古拉一世只与家人和近侍相处时,沙皇弓着背,弯着高大的身躯,脸上显出无限痛苦的表情,原先神半人的英雄简直成了不幸的可怜虫。戴高乐出任总统时已六十七歲,他在别人面前,显得容光焕发、神采奕奕,回到家里,就很快精力衰竭,神情呆板。这种情况,对那些忙忙碌碌的首脑人物几乎没有例外。当他疲乏不堪和独处時,他的所有“伟大感觉”都无影无踪了。
    “伟大”的感觉來自环境。宫廷、仪式、排场、媒体的焦聚会使人产生“伟大”的感觉。孟子早就懂得这个道理,孟子曰:“說大人(游說大人显贵的时候)则藐之,勿视其巍巍然。”那些自认为“伟大”的人,是在荣耀自己,而不是荣耀神。在教堂中祈祷时,在上帝面前,人人都是“罪人”,没有一个人比另一个人更“伟大”。在大灾大难面前,“伟人”和“普通人”一样,地震、海啸、飓风、瘟疫没有眼睛,不会区分“伟人”和“平凡的人”。
    使一个人“伟大“的环境过去了、消失了,这个人仍然念念不忘“伟大”的“过去”,自以为“伟大”,因而抱怨、埋怨,甚至遗恨终生,这是不知道“伟大第一定律”形成的一种可悲结果。
   
   
   第三定律:“伟大的感觉”属于每一个人
    动物从不虚情假意,也产生不了“伟大”的感觉。与动物相比,人类就是伟大,而且,我们每一个人也同样伟大。既然“伟大是一种感觉”,只要有一个人說另一个人“伟大”,“伟大”的感觉就可能产生。正因为如此,在人类社会中,吹牛拍马就应运而生。一个人即使有九十九個人讨嫌,只要有另一个人拍马,這个人就会认为自己“伟大”。黑猩猩社会中偶尔有吹牛拍马,但人类社会中的吹牛拍马司空见惯,无法禁绝。政治上的“伟大”往往是建筑在吹牛拍马上的,這在专制制度下和民主政治下都是如此,不过,前者只是制度化了而已。然而,一个人說另一个人“伟大”也可适用于其他情况。儿子对父亲說“我爸伟大”,这位父亲当真认为自己“伟大”。母亲節表彰伟大母亲,母亲都感到自己伟大。这就是“伟大”第三定律:“伟大的感觉”属于每一个人。
   人类社会中存在“伟大”并非空穴来风,因为存在“卑劣”、“渺小”,“高尚”和“伟大”就必然同时存在。莫扎特、托尔斯泰、达尔文、华盛顿、爱因斯坦、刘翔就是伟大,他们的伟大不仅是“伟大的感觉”和“感觉的伟大”,而且是表现了人类杰出才能、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真正的伟大。我们不要去追求“伟大的感觉”,因为追求“伟大的感觉”而成为“大人物”的那些人,通常总是“坏人”。
   (2008•6•5 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