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笑而不答]
王先强著作
·《故国乡土》二十一、血路
·不欢而散/短篇小說
·笑而不答
·长官的悲哀╱短篇小说
·一只金戒指的故事
·半天逛荡
·《姐妹花》
·一家两制/短篇小說
·山村韵事╱短篇小說
·黑工悲歌╱短篇小说
·牛马婆婆
·特别专用手机里的文章╱短篇小说
·良心╱短篇小说
·烟消云散╱短篇小说
·草根阶层╱短篇小說
·她走的路╱短篇小说
·争吵╱短篇小说
·钱╱短篇小说
·黑……╱短篇小说
·期望╱短篇小說
·穷困愁苦╱短篇小说
·风雨岁月╱短篇小说
·韧╱短篇小說
·官父指路╱短篇小说
·歧路╱短篇小说
·两个女大学生的轶事╱短篇小说
·育儿╱短篇小说
·强奸之事……╱短篇小说
·一个嫁来香港的女人
·官场的烟气╱短篇小说
·一个家╱短篇小说
·那幅土地╱短篇小说
·永无法收到的商铺╱短篇小说
·此等女人╱短篇小说
·高血压╱短篇小说
·激愤╱短篇小说
·一个社会活动家╱短篇小说
·昨夜活得好……╱短篇小说
·一座铁水塔╱散文
·石上的树╱散文
·那个国民党保长╱散文
·荔枝恨╱散文
·钱的情趣╱散文
·一只小牛╱散文
·游行外缘之事╱散文
·钻石山╱散文
·地主的后代╱散文
·铁水塔与安多里╱散文
·做饭与吃饭╱散文
·黄金葛╱散文
·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散文
·香港的鸟╱散文
·桥╱散文
·一个甲子的十、一感言╱散文
·百鸟与苍鹰╱散文
·国民党老兵╱散文
·地主寃魂谁祭╱散文
·死囚示众╱散文
·辣椒盐
·璨烂山花╱散文
·一个老人╱散文
·海湾的变迁╱散文
·人与狗╱散文
·鸡的风波╱散文
·防波堤……
·看更亚伯╱散文
·唱歌╱散文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香港的秋天/散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笑而不答

   他又挂电话给我。这一回,他已入籍美国,身在美国,而不是居住在香港了;这一回,他不是约我出来聚会,而是要用电话来向我炫耀他和他的儿子在美国的土地上迸发出来的「爱国壮举」。他真的不忘我这个老友,时不时的总要挂个电话给我,发一番宏论。
   
   话说北京举办零八年奥运会,依规定在世界上传递奥运火炬,传播奥运精神。──这里得加一点说明,就是多届以来已存在的这奥运火炬,到了北京一下子神圣起来,变成圣火了,于是正确的说法该是传递圣火;谁不口称「圣火」,那就有点问题。──当圣火传递到美国的时候,他和他的儿子同一班大概是志同道合的美籍华人一起,穿起红衣服,高举五星红旗,高唱「起来……」的国歌,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在街道上,组成一片汹涌澎湃的「红海洋」,以迎圣火,护圣火,送圣火,使圣火完好无损、不熄不灭的从这边传到那边。他们又不断的高喊「中国加油」,表现出了英雄的中国人民的气概!这大大地发了一回威风,让那些洋鬼子看得目瞪口呆!
   
   「这不是爱国壮举吗?」他在电话里大叫,要我做出响应。

   
   听他这么一说,我只得承认他的「爱国壮举」了。但细细一想,我眉头皱起来。五十年前,在国内读中学的时候,我与他同在一个班;他是党员,属于红类,我出身地主,是黑类,本是泾渭分明。中学毕业后,我未能读大学而务农,后来是到了香港。想不到的是,他读了大学,且国家照顾他分到了个大学讲师的职位,可他最终也到了香港。因香港是资产阶级的大染缸,我便断定他是变了颜色了,变成与我黑类相去不远了。再后来,他送他的儿子到美国去留学,更不时的在我面前称赞美国怎样怎样的好;前些时,他自己也移民到美国去了。美国,本是美帝国主义嘛;于是,我给他下了个公正的结论:真正的黑类!我无论怎么黑,也不会攀附美帝国主义,也就是比不上他黑。然而,现在,他做为一个美国人,站在美国的土地上,怎么又那样豪气干云的「爱」起「国」来,而且还是轰轰烈烈、伟大无比的「壮举」呢?
   
   「您不干扰了当地人的生活吗?」在电话里我问了他一句。
   
   「爱国压倒一切!」他坚定的答。
   
   「您跑到千里之外去爱国呀,去压倒一切呀……」我说。
   
   「虽身在异地,可我跟祖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呀……」他答。
   
   他或许可以说出千百样的理由,但请原谅,我总觉得他那样做是很别扭的。
   
   接着,他又滔滔不绝的说起他的儿子来。他说他的儿子的事业怎样怎样,成就又怎样怎样;他说他的儿子八月份会到北京参加奥运开幕典礼,然后观看各类比赛,再然后是到国内各地旅行。他说得轻松自若,洋洋得意;他总是以他的儿子为荣;而他的儿子又总是同美国连在一起……
   
   「您的儿子不是娶了个美国人做媳妇了吗?」我问。
   
   「No!我的儿子最终还是娶了个中国人,她目下正在中国做事,只不过持有美国护照而已……」他大声的回答。
   
   「啊,持有美国护照,……您的媳妇在国内是干哪一行的呀?」我有点诧异,因为他原来说他的儿子是要娶地道的美国人的,而现在却是:娶了个衣袋里藏着美国护照的中国人。
   
   「她,是一间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他说。
   
   「啊,来头不小呀!」我变得惊愕了。
   「有点啦……她父亲原就是中南海里的,不过现在荣休了……」他倒有点谦虚起来。
   
   我立即想起国内无数个腰纒万贯的富豪来──他们何以如此迅速的捞取得到这么大笔的财富?知晓国情的人大都可以做出如下的结论:他们中的多数人都是出自权势之家,凭着权势以及与此有关的脉络线路,而去旁掏侧挖国家财库,巧取豪夺国家资源,精搜妙刮民脂民膏,从而致富起来的……而今,这些人已经凝聚成了一个冷酷至极、凶残无比的集团、阶级,藉着国家机噐,践踏着全体中国人……他们堪称当代的大资本家和大地主,比起当年的、芝麻绿豆般的资本家和地主来,绝对的超越了千倍、万倍。
   
   请不要忘记,这些富豪们的始祖,当年却正是凭着打土豪、劫富济贫起家的,不知多少稍有几个钱的人,都被栽上有压迫剥削别人之罪,被冠上资本家或地主之名,置之于死地。
   
   这么说来,消灭了一个资本家和地主阶级,为的却是创造另一个更狡黠更凶险的大资本家和大地主阶级,并以此来牢牢的掌控着中国。
   
   这是摆布、玩弄中国人了;他们实在太爱开玩笑了!
   
   我做为一个小贱民,也曾经在那当中几度翻转。
   
   他的媳妇,他的亲家,无疑是属于这一类人了。他精心的铺排一切,致使其儿子以及他自己都黏附上美国,进而又攀缘了这一类具有中国特色的亲家,可谓面面俱到,东西通融,走上了一条「康庄大道」了。数风流人物,还真的非他莫属。
   
   我想起他先前说的「跟祖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话,突然之间有所醒悟,问他:「彼间的『爱国壮举』,是您的媳妇牵线并指挥的吧?」
   
   他笑而不答。
   
   啊,我倒是完全的明白了;他的确是十分真诚的「爱」他的「国」的。
   
   他又问起我的儿子来,问我的儿子怎样了,有甚么发展?怎样的支持北京奥运会?他总是喜欢拿他的儿子跟我的儿子做比较,而且总是暗示他的儿子优于我的儿子,他的儿子高高地在我的儿子之上。
   
   我告诉他:「我的儿子只研究马列主义怎么这样急匆匆的就陨落了?这是冷门,谈不上发展。他有独立见解,并无随时尚的去『爱国』,所以也无『壮举』,对于北京奥运会,尚允可的话,他准备默默的去做点义工……」
   
   「时尚,甚么时尚?」他沉吟着,问。
   
   这一回,轮到我笑而不答。
   
   停了停,他似乎也明白了甚么,咔嚓一声,挂断了电话线。
   
   谈话中断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