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光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光泽文集]->[中国还是一个唯物主义国家吗?]
王光泽文集
·作者简介
·回 家
·岁月重现
·哲学博士的子夜
·林忆莲的声音
·何以防止西藏成为文明的碎片
·三班仆人教会案专题
·反对攻伊声明:伪人道主义的集体表演
·对美外交:迈向大国俱乐部的“第一步”
·呼吁朝野大和解公开信
·呼吁迁移毛泽东遗体的开放式征集签名信
·纪念胡耀邦:威权统治精致化的产物
·马英九高票胜选 国民党期待新生
·美国乐见中国出现基于基督信仰的政治
·梦想中国:自由与繁荣的国度
·那一夜,中国知识界无人入眠
·人民币升值的话语尴尬
·谁敢横刀立马,唯我高大律师
·台湾政治转型中的民运策略
·体验饥饿,拒绝遗忘
·网路时代中国政治生态的演变与可能走向
·就21世纪经济报道辞退本人的声明
·我是“反革命”
·乡村信徒,福音最柔弱的种子
·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
·新新人类的政治恐惧
·极端政治势力和恐怖主义是一丘之貉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应当休矣
·余英时:在东西方文明的交际中栖居
·冤假错案连绵不断 司法改革刻不容缓
·中国开始因收容劳教制度自食其果
·中国大陆政治转型数据分析
·中国死刑执行人数之谜
·中国将批准遵守国际人权B公约
·中国最高院将建立全球最大刑事法庭
·自由主义与信阳
·中国电影:一百年太久,只争朝夕
·两个杀手和他们的生存环境
·河南村:五环旗下行将消失的民工部落
·“动物福利”:善待所有的生命
·构建中国大周边战略
·别给电子商务穿小鞋
·全民性社会保障是和谐社会的本质要求
·天水教产案:中国教产维权胜诉第一案
·应对群体性事件应变堵为疏
·大陆最大卖官案挑战地方公共人事制度
·缩小审计特区有助于强化执政能力
·社会中间阶层成长迅速 稳步推动中国平顺转型
·尊重公民知情权利,有效化解社会恐慌
·统一国家司法权势在必行
·政府雇员制有利于打造效率政府
·以出版业的下游改革推进上游改革
·行政许可法:一部超前法律的现实挑战
·完善选举程序细则 扩大公民政治参与
·设立退赃账号有违法治精神
·萨达姆王朝终结,伊拉克和解开局
·清理党政干部企业兼职 明确权力与市场边界
·农地产权公有制:农民问题的症结所在
·伊战一周年回顾
·厘清国家机密范围 扩大公民政治参与
·美国遭遇“虐囚门”危机,民主制度再现纠错能力
·简化行政层级 扩大基层自治
·和谐社会愿景显示中共施政理念的重大转型
·北约强劲东扩,俄罗斯何去何从
·2005物权法审议:一个年度的立法守候
·“龙”“象”共舞:中印经贸新境界
·2003,独立候选浇灌草根民主
·2003,公民维权第一波
·2003,行政新理性时代
·2003,胡温经典语录
·2003,人大制度新象
·黑龙江马德买官卖官背后是前组织部长韩桂芝?
·谁来承担二级学院转型之痛
·诉讼中的三角关系:公司、媒体与法院
·胡春华:山民之子成为团中央掌门人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特色宪政的基石
·石油:诱发战争的尤物?
·仰融民事诉案并未中止
·前中行副行长赵安歌被捕
·台湾经济复苏,倚重两岸经贸
·中美两国国会频繁交流 展露完善立法体制新机
·夯实政治文明的基础
·肥“公”岂能损“私”?
·辽宁基层警务变阵
·50年劳教制度有望年内寿终正寝
·容凯尔的预言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谁道苍天变了心——痛悼包遵信先生
·中国农民距离自由民还有多远?
·民间政治话语模式转型与言论自由空间的拓展
·中国还是一个唯物主义国家吗?
·台湾政治的转型正义对大陆的启示
·革命伦理昌兴与政治和解的困境
·政治和解与颜色革命
·“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的诘问——悼念六四20周年
·从《零八宪章》看未来中道联合的可能
·和解破裂,革命将起----中共重判刘晓波博士将引发时局动荡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还是一个唯物主义国家吗?

一切都是因缘,也都是启示。

   四川素有“天府之国”的美誉。天府之国简称即是“天国”,这个人间“天国”在汶川大地震中顿时成了人间地狱,8万多生灵顷刻消散,举国哀恸,亿民缟素。国民在哀伤中,视角发生了奇特的转换,各路媒体上高频率涌现“天堂”这个大词,将国民引领到一个彼岸的世界。

   截止到北京时间2008年6月9日,如果用全球最大的搜索平台谷歌“google”作为搜索引擎,输入关键词“汶川地震”和“天堂”,搜索引擎提示4,060,000项相关信息,而同月29日,这一数字刷新为9,040,000项;如果用中国大陆最大的中文搜索平台百度“baidu”,输入同样的两个关键词,搜索引擎提示3,050,000项相关信息,到了29日,这一数字也攀升至4,250,000项。

   汶川大地震之后的一个月,近千名学生遭到活埋的北川县中学迁到一个公司仓库所在地。在新校舍的墙上,赫然悬挂着一条醒目的横幅:“天将降大任于中国”。然而什么是“天”,“天”欲何为?人与“天”当何以相处?

   中国人生命观的局限

   “天堂”对于中国大陆这个唯物主义国家久违而陌生,难道这群世界上人数最庞大的唯物主义者群体终于承认上天的存在?

   中国传统儒家强调孔子所言“未知生,焉知死”,宋代诗人陆游曾在《示儿》中写道:“死去元知万事空”,表明中国不是一个向死而生的民族,习惯于专注当下物质世界,回避彼岸世界。

   历史的传承往往有着惊人的藕合,传统儒家和唯物主义存在某种程度的契合。唯物主义彻底否定彼岸世界,现实世界被描述为各种物质有规律的运动。现行中国宪法将执政党的意识形态贯彻其中,在宪法总纲中明文规定,中国各族人民必须接受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引,唯物主义在中国大陆获得了钦定“国教”的地位。

   对死亡的态度是一个国家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基于唯物主义和儒家的世界观,中国人的生命观倾向于“人死如灯灭”。赵本山在小品《心病》中戏虐的“那个小盒才是你永久的家”,被很多网友推崇为经典名言。共产主义极权统治之下,生命更是倒退到“物”的位置,“我是党的一块砖,东南西北任党搬”,生命的尊严、神圣和高贵荡然无存。

   一度兴盛的佛教是个例外。佛教的基本教义认为生命可以轮回,世俗化的佛教更是宣称“20年后又是一条好汉”(阿Q语),佛教视角下的生命不过是一个“酒肉穿肠过”的时空穿梭机。无论是唯物主义、儒家还是佛教,都难以看到生命的神圣和高贵。

   由于中国人对生命的轻贱,视生命如儿戏、如草木,自然会导演出无数次毁灭生命的大戏,张献忠成都屠城、李自成北京屠城、六四大屠杀等等不绝如缕。1958年,中国大陆高烧不止,为了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天国,置亿万人民的生命于不顾,对农民横征暴敛、导致数千万农民活活饿死。这些天文数字的死亡事件,至今被一风吹,好像几千万生灵在这个地球上从来没有存在过。对于历次大规模的死亡事件,现在已经没有人知道死者是谁,是怎么死的,至今没有大饥荒时期死亡名录,没有南京大屠杀的死亡名录,留下的只是一个个枯燥的数字。

   中国大陆推行强制火化制度也折射出这种冰冷的生命价值观。大陆的殡葬管理条例规定,城市市民对自己死亡之后遗体的处理方式没有选择的自由,必须被强制火葬;农民尚且有自己的选择权,可以土葬也可以火葬。现在无法评估这种殡葬制度的恶劣后果,但是火葬将肉体直接变成一盒骨灰,是非常直观的唯物主义教育,更容易使生者觉得生命轻如鸿毛。

   唯物主义生命观强化了中国人在现世生活中的游戏心态,中国大陆处处可见人们对生命的大肆挥霍、纵欲无度。有网友评论说,中国是世界上最为性解放的国家。2001年版的《中国卫生年鉴》称,中国每年的人工流产接近1000万例,其中20%-30%发生于未婚年轻女性身上。性与生命相连,如果人们对生命有足够的敬畏和尊重,知道每次性行为都有可能制造出生命,就不会那么随意地发生性关系,至少采取适当的避孕措施,以避免“搞出人命”来。

   漠视生命,再多的苦难只会麻木民族的神经,绝对不会“多难兴邦”,带来的只是悲剧的不断重复。

   死亡的尽头是信仰

   人类是万物之灵长,灵就是灵魂,英文是SOUL,这是人类和动物最大的区别。这个灵从哪里来,是上帝造人还是猿猴进化而来,有神论和唯物主义者各执一端。在西方国家被禁止在课堂上讲授的达尔文进化论,在中国的官方教科书中却得到钦定地位。进化论的教育背景之下,将人置于和猿猴等动物同样的地位,自然消解了其神圣性和高贵性,和《红楼梦》中贾宝玉大彻大悟后的“臭皮囊”不差上下。

   死亡预示着生命的有限性、人自身的局限性,死亡是一条绝对律,没有任何人可以逃脱得掉死亡的魔掌。面对死亡,任何人都会低头。中国大陆革命题材的影视剧经常上演视死如归的革命豪情。不过,在面对死亡的时候,这些唯物主义者还是露出了马脚。例如,当革命者祭奠牺牲者,总会告慰其“在天之灵”,“英灵”这个词也在影视剧中频繁出现。这些文化符号的浮现,隐含了唯物主义者面对死亡时的捉襟见肘,不时露出了有神论的尾巴。生命的尽头是死亡,死亡的尽头则是信仰。

   人类的理性是有限的,人类科学发展到今天,根本没有解决人是什么、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些基本问题,更无从解释宇宙的由来,有多大有多长有多久。人是上帝所造,还是一个纯粹的偶然事件,谁都没法说得清楚。基督教的上帝造人说是一种隐喻,猿猴进化成人的达尔文进化论也不过是人类的妄自猜度。超出人类理性之外的东西,那就应当把这一块留给信仰的空间,让个体自己进行选择。

   信仰的自由是建立多元化生命观的前提,通过多元化的生命观的比较,不难看出基督教的生命观,即上帝造人的生命观在西方发达国家拥有更大的市场。《圣经》中上帝按照自己的样子造人的隐喻,彰显了人类生命的神圣性和高贵性,这种观念易于引导人类尊重和珍惜生命,并且把人的生命和与生命相关的基本权利也置于神圣的地位,不可商量和打折扣,天赋人权的内涵即在于此。

   唯物主义者在强调生命的珍贵时,只是强调生命只有一次,着眼于生命的稀缺性,是多一个少一个的问题,可以打折、屈就和商议,所以唯物主义立国的国家经常以各种借口剥夺基本人权、甚至直接剥夺人的生命。为了经济发展,可以计划生育,强制堕胎和绝育;为了社会稳定,可以随意限制人身自由,随意刑讯逼供、随意适用死刑;为了国家团结,随意限制人民的言论自由,随意阻止人民结社,只能让一种声音出现,只能让一种力量处于绝对性的地位。这样做的结果就是造成谎言盛行、权力不受约束、利益冲突得不到公正解决,反过来使得孜孜以求的经济发展、社会安定、国家团结成为泡影。

   唯物主义国度的终结

   2007年底,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写了一首诗,名为《仰望星空》,诗中写道:“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样寥廓而深邃/那无穷的真理/让我苦苦地求索、追随/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样庄严而圣洁/那凛然的正义/让我充满热爱、感到敬畏/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样自由而宁静/那博大的胸怀/让我的心灵栖息、依偎/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样壮丽而光辉/那永恒的炽热/让我心中燃起希望的烈焰、响起春雷。”中共元老级诗人郭沫若曾在诗中写道“我是天狗/要把月来吞了/要把太阳吞了”,毛泽东更是夸口“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与这些疯子相比,温家宝展现出谦卑、理性、冷静的色彩,不难看出这位唯物主义国家的最高行政元首对上天存有一丝敬畏。

   近年来,不断有江泽民、李鹏等曾有过吃斋拜佛的消息在坊间流传,也曾有不少中共高层官员练气功的小道消息。汶川大地震之后,很多中共官员也在不同场合祈祷地震死难者在天堂安息。

   民间的各种宗教信仰在1980年代前后逐步复苏。据美国“对华援助协会”2006年的一份报道称,中国宗教事务局局长叶小文在北京大学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两次内部会议上披露,中国基督徒人数约有1.3亿,其中包括2千万天主教徒;2004年美国对华人权报告称,中国大约有1亿名佛教徒;新兴气功团体一度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迅速崛起,以法轮功为主体的练功人数预计也达到上亿人。这一数字在法轮功等气功团体丧失合法地位之后有多大程度减少,尚难以看到权威统计数字。如果加上其他各种宗教和民间自然神教,中国有神论者的人数可能达到4亿人以上,是现有7000多万中共党员人数的6倍。

   中国国家宗教局最近透露,汶川大地震后,国内外宗教界的捐款突破1亿元人民币。据不完全估计,有近10万民宗教自愿者在四川参与救灾工作。四川“秋雨之福”基督教家庭教会表示有很多基督徒打算长期委身于震区,重点放在灾后幸存者的心灵重建这一漫长的工作。

   6月9日,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一篇名为《宗教信仰或在震灾之后复苏》的分析文章,该文引述上海大学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李向平的话说:“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灾害,中国人基于对天地间最宝贵的生命的敬畏,开放了他们的家国结构,同时也开放了他们的信仰和宗教。”中国官方在灾后不久便派遣国家宗教局副局长齐晓飞到灾区,“指导四川省宗教工作部门和宗教界的赈灾工作”。大陆的中国民族宗教网6月3日刊登署名文章《大地震之后的哀伤治疗》,作者指出:“宗教在地震灾后安抚人心,哀伤治疗上确实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大地震似乎震开了中国大陆信仰自由的窗口。从中国大陆民间宗教信仰人数的攀升,以及这次汶川大地震民间自发对天堂的呼唤,表明中国大陆民众对彼岸世界建立关联的内在渴望,表明中国大陆内在信仰结构的剧烈变化。除了中国宪法和执政党党章的规定之外,让人很难再相信中国仍然是一个唯物主义的国度。

   建构中的天人关系

   胡锦涛执政之后,提出“以人为本”的施政理念。人本只有建立在神本的基础上,人才能显示出其绝对的高贵和神圣,否则“以人为本”只是具有功能价值和投机色彩,不具有本体论上的含义,只是执政党为了社会安定和适度满足个人需求的一种权宜之计,“以人为本”难以获得不可动摇的根基。

   抬头看到天堂尚且不够,还需要和天堂之间建立恰当的关系,这是一个在信仰自由的前提下不断建构的过程。古今中外各种宗教均有不同的说法,民众可以在不断诠释、体悟的过程中形成多元的信仰模式。天主教、基督教、东正教、伊斯兰教、佛教,乃至中国传统的儒教在董仲舒之后都承认上天的存在,但是各种宗教对于人和上天关系的建构却大相径庭。人和上天到底应当如何相处,应当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关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