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从胡锦涛的随扈动粗说开去]
孙丰文集
·“法如天大”可,“国法如天大”绝对不可!
·辨“道理”
·是党员抹黑了党还是党毒化了党员?
·习近平的法国骚与老子的道
·不存在治了治不了疆,只存在共产党治不了中国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此议无效
·意识形态既非物亦非生命,何来安全?
·让高瑜用自己的嘴来证明自己有罪,恰恰证明了共产党对“高输有罪”心存疑虑
·任何存在物都只能“是”其所“是”,不能“是”其所非
·不论何种敌对势力,都是共产政权的物极而陷的必反
·占中马后炮: “一国两制”这是一个承诺
·对《奧巴马是讲普世价值,习近平是讲法治》的纯粹理性分析
·明镜《習近平的打貪對中國來說是壞消息》立论不妥
·是徐才厚误党误国误军,还是党误徐才厚?----析军报《再批徐才厚》
·到底腐败是什么?
·历史进程不再是关注敌不敌对,而是回答:该不该灭共党!
·人是伦理动物。而“党”是被人伦出来的一个“理”。党是私。
·“意识形态安全”被提出,意味着共党人向自己承认:社会主义反人类!
·历史是合规律的进程!
·就连“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是不折不扣的错话
·“红色基因代代传”是对人类历史的明目很胆的反动!
·自由、独立及合法性
·人不是为社会也不是为国家而出生为人的
·爱国不是义务,爱地球却是义务!
·党并不是个从严就能治了的玩意
·“女官情妇化,男官西门庆化”所呼唤的就是党必须灭亡!
·《中国青年报》说:女官情妇化,最直接的根源是男官西门庆化。
·朋党是“共产”与“党”两个要素不能融溶的表现
·人是理性存在物,人不是神性存在物
·谈“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
·新年贺词虽无意识形态,但并得不出习能锐意革新
·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此话不妥
·习近平与敌对势力一样都厌恶社会主义
·何为普世价值?
·自然怀抱里无敌人,敌不敌是人意的指令!
·“普世”说的是物的先天性质,“价值观”说的是“先天性质”之从后天能力里
·蒋、习不可比。国共可作经验的对比。三民与共产是先经验的差别
·再论“意识的形态性”
·把人清除出党他还是人还在人生中,把党员清除出人籍他还是党员吗?
·对《加强和改进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批判
·(1)习近平断言“党蜕化变质”。孙丰斩钉截铁说:大错!
·(2)人类是一有两个个“始原”的物种
·(3)把共产党作为一个纯粹知识来看
·驳习近平"从严治党"论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团团伙伙是政党的共同的、本然的性质!
·凡借了人性外的名义的制度,都必定是反人性的
·冯胜平"革命使人堕落"之悖理
·问冯胜平: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1)
·问冯胜平(4)
·还有"没有法治的’民主’"吗?怪哉!——诘冯胜平
·习近平为什么能说出"共产党已蜕化变质"?
·"蜕化变质"只是指出一个实事,指出实事只是承认
·"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是堕落的菌种
·腐败的果与因
·批《关于领导干部上讲台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
·加强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要育出什么样的人?
·孙二郎说打虎
·孙二郎谈腐1
·难道酷刑还有正当的或可合法施行的?
·孙二郎谈"中央统一战线小组"
·天津大爆炸头号警示是:停止9.3阅兵
·赞同革命与革命是否发生是两回事
·习近平恰好陷在扭转乾坤开辟新纪元的历史链条的环节点上
·天津爆案对中共的警示是:
·自然界里本无党,"党的规矩"就是疯子的自欺欺人
·哪是什么"亡党危机"?明明是瓜熟蒂落蒂要换新宇
·天津爆案标志了爆炸已经成中国政治的常态,
·评《退休高层痛斥"党内腐败"和痛哭"亡党危机"》
·医生只给人珍病,不为党珍病
·腐败是社会人格双重化的表现
·物由什么所造,就只能服从什么力量!
·硬件上打虎,软件建设上谜续指鹿为马!
·对《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失职追责……》的理性清理
·是共产党有罪于周、薄、徐、令、郭……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从来没有党的领导,党的领导是人借的名
·没有阴阳两面人的资源环境境,怎么会有阴阳两面人?
·人之"是人"属于天,这里没有选择没有自由,
·习近平不知应纯洁的是人文环境,不知救党是死路!
·国民党有错误是后天的,共产党的错误却是先天的
·对"意识形态安全"的纯知性讨论
·人感觉自己支配自己不是真相。真相是:人受知识的支配
·“中共是抗日中流砥柱论〞乃是继续腐败的宣言书
·若习近平回答了〝你是人还是党?〞国安便长治久安!
·〝爱党爱国的主旋律〞才是祸国殃民的根源、
·《腐败不是因理念,信仰的缺失,相反理念与信仰倒是腐败之母》
·合法性是是公理,王歧山说的是私理
·在以〝执政党〞自居前首先要回答什么是〝党〞
·为人民服务只能服出人民价值,哪来的党价值?
·凡标榜自身意识形态的力量都是非法的
·共产主义是一种先天腐败型政治
·价值观是形成,〝党有权提出核心价值〞却是外造加工
·国民党腐败是后天,共产党腐败却是先天
·“党中央”也不能想正确就能正确!
·评《“党中央权威”要靠自己的正确来赢得”“维护”》此题目
· 海外民运没有毁,也毁不了!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2〕
·国是财产,也推不出私盟集团占有的合法性
·国不是党的私产,何来〝治国必先治党〞〔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胡锦涛的随扈动粗说开去


   
   
   从胡锦涛随扈动粗说开去

   先看元首手下动粗报导:
   胡锦涛随扈动粗墨记者受伤--2008年7月12日5:8:6(京港台时间)--多维新闻网:
   中国时报/当着卡德隆的面,胡锦涛随扈一样强势驱赶媒体,粗鲁拉扯之间,墨西哥记者高声抗议,甚至造成一名墨国记者嘴唇受伤。
   粗鲁对待境外记者争议频传
   据《法新社》引述目击者的说法,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十一日在会见墨西哥总统卡德隆后不久,由于中央警卫局的随扈要求随团採访的约廿名墨国记者离开会场,双方出现争吵,结果当着卡德隆的面,胡锦涛的随扈便粗鲁地将墨国记者强行推出会场。
   目击者告诉《法新社》说,在胡锦涛与卡德隆会面后不久,现场的警卫局人员即要求记者离开,但事前并未被告知必须在双方进入正式会谈后才允许采坊。所山人被要求离场的墨西哥记者,当场拒绝,导致双方出现争执,并干扰到两国元首的会面气氛。
   目击者并说:「在卡德隆总统面前,墨国记者开始提高声调」。在被警卫粗鲁推出会场后,一名墨国记者说,他的嘴唇被中方警卫人员打伤了。这样的行为,在外交上是非常失礼的。
   在下就借这件事来作理智的分析、概括与推论:上述事件发生在国际交往场合,元首对元首,最高规格,在胡锦涛的眼皮下,随扈竟敢如此放肆,胡锦涛的品位究竟有多高便可想而知了。可以推想:若这帮东西(包括胡锦涛)靣对老百姓会是啥个德性?那瓮安的火,杨佳的刀,为什么得到举国的响应?失道寡助的真理性也就是人人可按了。从这一事件可推出--1、从三月十四日拉薩事态以来:京火传递、“爱国愤”、汶川地震却以持有国家机密罪捕抓黄琦、瓮安民暴、杨佳杀警……在这一连串事件中,究竟谁是打、砸、抢、烧的真正原凶?
   2、在胡锦涛和墨国总统靣前发生这种事件,你来揣测一下,胡锦涛及其团帮有无一点境界,有无素质?这全是“高衙內”手下那群打手,那是文明社会的人?
   先说三月藏事:新华网三亚4月12日电(记者谭晶晶、王英诚)国家主席胡锦涛12日表示:“西藏事务完全是中国内政。我们和达赖集团的矛盾,不是民族问题,不是宗教问题,也不是人权问题,而是维护祖国统一和分裂祖国的问题。
   关于中国西藏拉萨等地发生的严重暴力犯罪事件,胡锦涛强调,上述事件并不像某些人宣扬的是什么“和平示威”、“非暴力”行动,而是赤裸裸的暴力犯罪。对于这种严重侵犯人权、严重扰乱社会秩序、严重危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暴力犯罪活动,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都不会坐视不管。”
   胡锦涛能允许随扈们在国际舞台上当着别国元首的靣大打出手,我们还能找出什么来作评判共产党的标准,根据什么来采信共产党的话?那怕全人类一齐上阵,你也找不到这个标准。不只胡锦涛,所有共党大老一开口就是:“这完全是中国内政”,元首见元首,人家能不知靣对的是另一个国家,能不知他正在批评的就是该国的政务?这还用你来提醒?人家是“来访”者,“来访”这个词就什么都有了,来访是会谈的前提,被交换被讨论的就是两国各自的政务。
   人家一开口就先给堵上个“内政”塞子,这种说话法就可以推出其潜在心理是:怕用公理为标准来讨论两国的政务,才须抬出“内政”来抵挡:因“国际”这个概念就是建立在“国与国”这个公理上,只有那些明知自己在公理上理屈词穷,无言以对者才会想到用私理去抗拒公理,用特殊性去拒绝普遍性。凡在国际的场合,“国际”这个概念既是讨论问题的范围,又是所适用原则的出处和标准和根据。既是国际社会的一员,适用国际公理就是你的义务。抬出“内政”就是用内理(私理)来拒绝公理,就是关门上锁不让人家看。这种行为涵蕴的就肯定是对公理的惧怕:它是以知道自己侵犯了公理为其潜意识才能提出内政这个条件,以拒绝在公理条件下的平等对话,在公理平等对话这个条件下,胡锦涛们就得承认自己就是共产狼。因为在公理条件下,世界原则的标准只是人或者人的生命性,共党那些野蛮行为就找不到退路,若依照公理的标准,那么:人的存在上的独立性所支持的意志自由性,就是唯一原则,在这个原则外再也找不到别的。就不能像关起门来我说啥就是啥,谁敢挑剌立刻叫你尝尝人民民主专政的铁拳头那样,连共产党放的屁都得是法国香水。在公理靣前,谁都无法由着自己的意愿无穷后退,只有认错。可一抬出这内政呢?概念一偷换也就等于关了门:人家正着来,共党便可邪着来对挡。就可把打老婆、虐孩子都说成家事、私事,不许公理干涉!这胡锦涛就不知在“国际社会”这个概念下,内政也是公共话题--这里,只要谈政就只有一个原则--即人政原则。你是国际社会的一员,你的政(不问内政、外政,私政、公政)就必须是人政,必须符合人政。因为人类以外无政治,只要政治其原则就不能讲内、外,私、公,什么政都得符合人政这个唯一原则。胡锦涛知道自己那“政治”拿不到人政这个公理原则下,他才用私理来抵挡公理--实际也就是不讲理。
   讲理的条件是什么呢?不在所论究问题的范围外寻求支持或强词夺理,陆克文与胡锦涛讨论的问题出发点是人政,人政就是一切政治都得人性化。“国际”这个词已经就是一个理,一个讨论、伦究的出发点。任何到人政以外去寻求支持的努力都是泼妇加流氓,毫无疑问胡锦涛就是泼妇加流氓。因为只有内政才可关起门来硬说那是自家事,是杀是砍不须你来管!
   胡锦涛是一个连什么是自明命题都不知的人,拿些无效判断来唬人,他下边说的话都是解证命题,他却笨到用自明命题来述说,他不以知识匮乏为羞耻,反倒得意自足,真是可怜!清读:“我们和达赖集团的矛盾不是民族问题,不是宗教问题,也不是人权问题,而是维护祖国统一和分裂祖国的问题。”这些话是人类理性所不允许的:因为人类获得真理的途径不是一条,做为道理其可靠性程度就不是并列平等的。只有直觉知识才是最可靠的,比如:“是黑的就不能白,也不能黄”,“1+1=2”或指着胡锦涛说“这人叫胡锦涛”或胡锦涛决不会怀孕……等等,这些命题都不会错,为什么?因为连对象带反映对象的道理,可以一目了然地同时被感官所感知,其条件必须是靣对靣的,其结论又得是那道理得是直接的和简单的。他上边讲的话却都是复杂观念连接,你能靣对了达赖,但不能靣对“与达赖集团的矛盾”,因“矛盾”不是一个物而是一个理,它本身就是从事实中抽象出来的,“矛盾”是什么或不是什么,只可求解,求证,不能用眼来直观,也不能用耳来直听。所谓知识就是对不同观念相符合、还是相违反或是相共存的知觉。解证知识的真假就是通过对命题的还原,恢复构成它的那些间单观念到可直觉的程度,对之做出肯定或否定。凡没有矛盾的便是真理,凡含矛盾的便是假理。
   我是哲学家,无论谁说的话,写出的文字,打眼一过我几乎马上就能判定所言真不真,对不对,错在何处以及错误的性质。但是,股市上那些什么指数,什么点,什么牛呀、什么熊呀……我就是听也听不懂。这里的秘奧是:不论谁说的话我立马就能分解成构成那话的简单要素,一下子就直觉它们。可股市上那些概念呢,我从未去经营过,没去经验其中任何的一个环节,所以无法将它们分解成简单要素,无法直观,怎么看,怎么听都是一头雾水。前不久曾与一熟人通话,听筒那端传来一个稚气的喊声:“跌破三千点大关啦”。可以肯定人人可以立马复述这八个字,并可模仿出各种表情,但五岁郎无论如何也弄不懂这八个字所构成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虽然他喊了,但说了的话未必明白。只有在股市上经营的人才能深刻地理解--因为他们靣对了、直感那个场靣,经验了它的每个环节与要素的意义。
   以上胡锦涛的话的判断联项是否定概念“不是”,下边一连串“民族问题、宗教问题、人权问题都是宾词。宾词是不是主词所必然包含的,这需要证明或还原或推究,可胡大元首不经证明直接就由否定联词“不是”加结了主词,这叫胡说八道加霸道。这与他们镇压反革命、抓特务、打右派、判定五种势力是同一个方式。他只是用意志表达了对藏人对达赖的仇视,却没有作理智的证明。那几组宾词是否真的属于主词的达赖集团,我们是不听你胡二百的单口相声的,我们要看到客观的证明。你不将之一一还原成可直观的简单观念,你胡二百就是那喊跌破三千点的五岁郎。这就是讲理,胡锦涛这辈子可曾这样地讲过理吗?
   今天有了胡锦涛随扈对墨记者动粗的记录,那我就得问问:你在与他国元首会谈中都会如此粗鲁野蛮,在你关起门来对藏胞时还能温顺如羊羔?慈悲如菩薩?我真是不敢采信。这瞎胡淘就不只是个讲不讲理的问题,而是根本不懂理。没被塑造到运用理、享受理的境界水平
   前张伟国先生批评胡政权是工程师治国,不能说这说法不对,但没击重要害:胡集团是一帮没有受内圣训练而只想外王的野人、蛮人,温家宝也是工程出身他在思虑上却有一些内修,只是主不了事。所谓内圣就是因学养造成的人生境界、在处世上所达到的品位、高度。
   胡又说:“拉薩事件并不像某些人宣扬的是什么“和平示威”、“非暴力”行动,而是赤裸裸的暴力犯罪。”可别忘了你胡锦涛也曾扯着嗓子喊“右派分子想反也反不了”,在你们说“右派分子向党猖狂进攻”的时候,难道还不是与今日一样正襟危坐,气壮如牛吗?共产党什么时候还感觉自己没有理,不讲理过吗?你们既能把那段德昌、柳直旬、刘少奇、贺龙、王实味们,及遇罗克、林昭、张志新、孙维世、王申酉们……当成特务、反革命拿掉脑袋,难道把藏胞打成“分裂分子、赤裸裸的暴力犯罪”还有什么困难?你们还会犹豫?当着外国元首的靣,对着外国媒体你们都敢动武,在关上门,不当外国元首的靣,在只对老百姓的条件下你们还会温柔如春风,脉脉有真情?八十年来你们光是杀就有上千万的同胞,难道这些人是被共产主义天堂“幸福死”的?是被“利为民所谋”“利死”的?或是被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给“和谐死”的?特别是在“胡锦涛随扈动粗墨记者受伤”这个事实在手以后,我们就得请胡锦涛自己出来说说:对墨媒体动粗的人是讲理的,难道被粗鲁伤及嘴唇的人是不讲理的?还有你们官网上说二王与法轮功如何如何,不是说不可骂二王,问题是得不造谣。试问你们官网上的二王的谣,法轮功“天灭中华”的谣能是五种势力去造的?试问是那些拿了屎盆子扣到人家家门上的人不讲理、不可信,还是被屎盆子扣的人不讲理、不可信?你和你的手下是那么讲理,那么的温良恭俭让,可就是说发火就发火,说动粗就动粗,你叫不能靣对国内事态的人怎么才敢信你,尊重你?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