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鲍彤先生评价石宗源不符]
孙丰文集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10.对“统战”的思辨
·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以“相异”为前件“统战”才能合法!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鲍彤先生评价石宗源不符

   鲍彤先生对石宗源的评价不大相宜
   
   前有亚里士多德已在伦理上树了榜样,使后人在敬师还是尊重真理上有所借重。以鲍老先生以往的文章与访谈为前件,必然推出的结论是--中国的问题就出在失政上。腐败、残暴、黑暗都只是失政的表现。失政是因,求生不得而想上梁山是果。是中国政权的失政而非“ 少数别有用心的人 ”或“黑恶势力”导致出今天这种乱象。失政,这个鼓点是温家宝常常向胡锦涛旁敲侧击的,而胡锦涛也多次赤裸裸地承认,比如在政协,还有对所谓民主党头目们的谈话。可一遇上事情他们就不认失政的酒钱,偏到他们的失政所致害的人那里去找平衡。而石宗源的谈话并没公然地承认失政,只是他列举的那些事例所暴露的本质就是失政,初初一看给人一种开明的印象,可笔落处依然还是在对付“少数别有用心的人”,还在“不明真相的群众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连用词都没变一变,他开的哪份子明?依旧是用玩弄权术,用欺骗为道具包裹着镇压民众的这个一贯的立场,他谈话的反人民性本质并没有实质上的改变。只是出于应付已成大势的大泽揭竿形势,便拿这些不痛不痒的话来做铺垫包藏对百姓镇压的真靣孔。事实上他的话出了笼,雷励风行是果然,只是抓的都是老百姓,他用“黑恶势力和违法分子”这个名份,师出反人民的真正用心。既然事件的深层原因在政府,在警察,为什么捕抓数百名群众?甚至还有小孩子。在他讲话后一些有天良又负责任的人士的暗访调查可看出:老百姓根本就不买石宗源的账,指责整个新闻发布会全是造假,会后的瓮安形势依旧是严励控制,抓人,今天就有《瓮安公安与黑道结合:民怨依然沸腾》和《瓮安事件:李树芬“干爹”谢青发对媒体说真相被刑事拘留》的报导。瓮安是在石宗源势力下的就该向他问责,理当由他来承担。我们同意说他的话指出了当下中国共产社会的普遍态势,但他的话对于沦于水火中的民众,对于受高俅高衙内迫害的林冲、林家嫂子等均无丝毫援助,对社会并不发生向公正方向转化的影响,哪有什么重量?对揭示中国社会危机的原因也没深刻可言,在正靣上不具有普遍意义,但在反靣上却具有示范的效用。
   
   这位石宗源石大人是玩了拿着实话来哄(骗)人的把戏,使欺骗性和残酷性都更上事一层楼。他是讲了鲍老所看到的那些话:“中国确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干部,当官当惯了,从官本位出发,一事临头,本能地站在民众的对立面,不是以民为本,而是倒过来,以民为仇,以民为敌。”“在处置这些矛盾纠纷和群体事件过程中,一些干部作风粗暴、工作方法简单,甚至随意动用警力。”问题就出在动用警力上。动用警力干什么?是保护公民吗?不,是动用警力,镇压公民。也就是说,是镇压本来已经被损害被欺压的公民,镇压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而请愿的公民,镇压同仇敌忾替同胞们打抱不平的公民。这些干部镇压惯了,习以为常,认定这是党和国家教导的应对群体性紧急事件的”。

   
   可他跟上来就牵强附会地杜撰出“少数别有用心的人”、“违法分子”,“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公然向党和政府挑衅”等等圈定了个也要打击对象和范围,这才是他的着眼之点,才是他的真正用心,他手下的人不会去对付他提到那些官场人士,倒肯定不遗余力地去对付民间人士。
   
   所以说石宗源的话为中共其他地方贪官在处理民众事件上立了样板,树起了新的镇压模式。我所以写此文是要指出:石宗源的话没有一丝一毫的人民性,仍是建立在对人民群众的迫害上。比如:他是怎么知道他讲的(即鲍先生赞扬他的那一些)那些事实的?他能即时指出来,证明他对他手下的官员们的横征暴敛早就了如指掌,这决不是临上桥才包的脚,而是一向清楚。也就是说:共产党全党都知道自己是反人性反人民的,自己就是恶狼,党中央就是中国现状的总根源,只是只要不出事谁都懒得去戳这层窗户纸。若不是瓮安事发,他石宗源才不会去说那些话呢。既是一向清楚,那他又作为了什么?而且,在他讲话之后有贵阳三位良知者(陈西等)想去瓮安查清真想,却立刻被关起来,这又是为什么?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权为民所用的人把人民的知情要求当作犯罪关起来,这可是石宗源讲话刚刚过后的事。再者,既说了公布要真相,为什么还大兵压境,为什么见了外地人就草木都成了敌对分子呢?所以我认为石宗源的醉翁之笔还是欺服咱老百姓。
   
   我个人认为尸检报告所说像是真相,在我看来合乎情况,这个事件与大规模骚乱之间好像真有点阴差阳错,鬼使神差,这一歪打正着所反映的恰恰是我国人民的正义情感和对同类的同情与怜悯,这种情感正是我们说的天良,是未来民主中国重建伦理秩序的基础,它证明了人性的不可动摇,即使有了共产实践六十年的破坏与瓦解,“我是人类中的一员,我同情和热爱同类中受到欺凌的任何一个分子,不问是熟人还是素昧平生。”这个人类伦理的观念还是深深地植根在人的心灵深处。正像八九年春天,有些江湖人士写出的“小偷罢偷”支援学生,它证明着中华文化的博大,使我们能从中吸收力量,展望未来。同时也写照了中国官方堕落的程度,证明着来自根源上的罪恶是不能救药的。瓮安事件反映了中国民众已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是不是可以这样来评价瓮安事件:
   
   瓮安事件在实质上是中国的一次全民公投!
   
   是中华全族驱逐歪门邪道的共产教义的的表达。
   
   如果石宗源是一个有良知的人,即使他还不能坦承表达,至少也不该把镇压的矛头向百姓方靣指引。
   
   瓮安事件应表述为全民起义,一个小小的偏远县城,竟有那么多民众拥了上去,难道这还不证明中华民族全族的心声吗?!
   从网上看,几乎没有人能接受石宗源的胡说。瓮安百姓异口同声:整个新闻发布全是作假骗人,凭什么不许人去看去调查呢?石宗源访谈的那位淅江女士说的很清楚:不只是瓮安,而是她到的贵州的地方都暗无天意,她都不敢说话。石宗源讲话之时和讲话之后贵州并没有起色,反倒继续黑暗,更加黑暗。所以我认为鲍老对石宗源评价太高,能挫伤民众的反暴情绪。
   但只指说他评价石宗源这一处,其他议论都非常之好。
   
   我们在走出一个旧文化陷阱的同时,就要留意伦理的重建了,不能因不慎给伦理重建造成因难。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