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鲍彤先生评价石宗源不符]
孙丰文集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正义无国界!
·不只是萨达姆一人该死!
·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共产党怎么也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只有“正义”(或人本)救国
·木子美要什么?——要真!
·黄静案都应对哪些人提起公诉?
·新年献词:我操党它娘!!
·王怀忠判死济南——“滚刀肉”杀人灭口!
·这还是一个国家吗?
·警告刘路!!
·《决绝地转身》按
·江氏乱军,国家前途不堪!!
·为胡锦涛叫一声好!
·能否制止法轮功迫害,是胡政权的考验!
·“肉包子打狗”或“金元宝砸贼”
·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在“大葱挂宝马”与“刘忠霞的死”之间,构成行为选择!
·刘青伙计的命题不对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上)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下)
·“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关键之笔在于:“发现上留情”
·茅于轼“奇文”不只是糊涂,更是献媚!
·“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不是宪政精神
·“本”排斥一切“反本”的原则──对“以人为本”、“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的批判
·救国不是捉迷藏!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上)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下)
·论“本“(上)
·论“文明”——答黄晓星君
·论“本”(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
·对吕加平这“一石”且莫等闲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2)
·怎么样才能真正铲除腐败?
·“治国人才队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
·“治国人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2)
·也谈“科学的发展观”
·十万火急抢救燕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鲍彤先生评价石宗源不符

   鲍彤先生对石宗源的评价不大相宜
   
   前有亚里士多德已在伦理上树了榜样,使后人在敬师还是尊重真理上有所借重。以鲍老先生以往的文章与访谈为前件,必然推出的结论是--中国的问题就出在失政上。腐败、残暴、黑暗都只是失政的表现。失政是因,求生不得而想上梁山是果。是中国政权的失政而非“ 少数别有用心的人 ”或“黑恶势力”导致出今天这种乱象。失政,这个鼓点是温家宝常常向胡锦涛旁敲侧击的,而胡锦涛也多次赤裸裸地承认,比如在政协,还有对所谓民主党头目们的谈话。可一遇上事情他们就不认失政的酒钱,偏到他们的失政所致害的人那里去找平衡。而石宗源的谈话并没公然地承认失政,只是他列举的那些事例所暴露的本质就是失政,初初一看给人一种开明的印象,可笔落处依然还是在对付“少数别有用心的人”,还在“不明真相的群众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连用词都没变一变,他开的哪份子明?依旧是用玩弄权术,用欺骗为道具包裹着镇压民众的这个一贯的立场,他谈话的反人民性本质并没有实质上的改变。只是出于应付已成大势的大泽揭竿形势,便拿这些不痛不痒的话来做铺垫包藏对百姓镇压的真靣孔。事实上他的话出了笼,雷励风行是果然,只是抓的都是老百姓,他用“黑恶势力和违法分子”这个名份,师出反人民的真正用心。既然事件的深层原因在政府,在警察,为什么捕抓数百名群众?甚至还有小孩子。在他讲话后一些有天良又负责任的人士的暗访调查可看出:老百姓根本就不买石宗源的账,指责整个新闻发布会全是造假,会后的瓮安形势依旧是严励控制,抓人,今天就有《瓮安公安与黑道结合:民怨依然沸腾》和《瓮安事件:李树芬“干爹”谢青发对媒体说真相被刑事拘留》的报导。瓮安是在石宗源势力下的就该向他问责,理当由他来承担。我们同意说他的话指出了当下中国共产社会的普遍态势,但他的话对于沦于水火中的民众,对于受高俅高衙内迫害的林冲、林家嫂子等均无丝毫援助,对社会并不发生向公正方向转化的影响,哪有什么重量?对揭示中国社会危机的原因也没深刻可言,在正靣上不具有普遍意义,但在反靣上却具有示范的效用。
   
   这位石宗源石大人是玩了拿着实话来哄(骗)人的把戏,使欺骗性和残酷性都更上事一层楼。他是讲了鲍老所看到的那些话:“中国确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干部,当官当惯了,从官本位出发,一事临头,本能地站在民众的对立面,不是以民为本,而是倒过来,以民为仇,以民为敌。”“在处置这些矛盾纠纷和群体事件过程中,一些干部作风粗暴、工作方法简单,甚至随意动用警力。”问题就出在动用警力上。动用警力干什么?是保护公民吗?不,是动用警力,镇压公民。也就是说,是镇压本来已经被损害被欺压的公民,镇压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而请愿的公民,镇压同仇敌忾替同胞们打抱不平的公民。这些干部镇压惯了,习以为常,认定这是党和国家教导的应对群体性紧急事件的”。

   
   可他跟上来就牵强附会地杜撰出“少数别有用心的人”、“违法分子”,“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公然向党和政府挑衅”等等圈定了个也要打击对象和范围,这才是他的着眼之点,才是他的真正用心,他手下的人不会去对付他提到那些官场人士,倒肯定不遗余力地去对付民间人士。
   
   所以说石宗源的话为中共其他地方贪官在处理民众事件上立了样板,树起了新的镇压模式。我所以写此文是要指出:石宗源的话没有一丝一毫的人民性,仍是建立在对人民群众的迫害上。比如:他是怎么知道他讲的(即鲍先生赞扬他的那一些)那些事实的?他能即时指出来,证明他对他手下的官员们的横征暴敛早就了如指掌,这决不是临上桥才包的脚,而是一向清楚。也就是说:共产党全党都知道自己是反人性反人民的,自己就是恶狼,党中央就是中国现状的总根源,只是只要不出事谁都懒得去戳这层窗户纸。若不是瓮安事发,他石宗源才不会去说那些话呢。既是一向清楚,那他又作为了什么?而且,在他讲话之后有贵阳三位良知者(陈西等)想去瓮安查清真想,却立刻被关起来,这又是为什么?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权为民所用的人把人民的知情要求当作犯罪关起来,这可是石宗源讲话刚刚过后的事。再者,既说了公布要真相,为什么还大兵压境,为什么见了外地人就草木都成了敌对分子呢?所以我认为石宗源的醉翁之笔还是欺服咱老百姓。
   
   我个人认为尸检报告所说像是真相,在我看来合乎情况,这个事件与大规模骚乱之间好像真有点阴差阳错,鬼使神差,这一歪打正着所反映的恰恰是我国人民的正义情感和对同类的同情与怜悯,这种情感正是我们说的天良,是未来民主中国重建伦理秩序的基础,它证明了人性的不可动摇,即使有了共产实践六十年的破坏与瓦解,“我是人类中的一员,我同情和热爱同类中受到欺凌的任何一个分子,不问是熟人还是素昧平生。”这个人类伦理的观念还是深深地植根在人的心灵深处。正像八九年春天,有些江湖人士写出的“小偷罢偷”支援学生,它证明着中华文化的博大,使我们能从中吸收力量,展望未来。同时也写照了中国官方堕落的程度,证明着来自根源上的罪恶是不能救药的。瓮安事件反映了中国民众已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是不是可以这样来评价瓮安事件:
   
   瓮安事件在实质上是中国的一次全民公投!
   
   是中华全族驱逐歪门邪道的共产教义的的表达。
   
   如果石宗源是一个有良知的人,即使他还不能坦承表达,至少也不该把镇压的矛头向百姓方靣指引。
   
   瓮安事件应表述为全民起义,一个小小的偏远县城,竟有那么多民众拥了上去,难道这还不证明中华民族全族的心声吗?!
   从网上看,几乎没有人能接受石宗源的胡说。瓮安百姓异口同声:整个新闻发布全是作假骗人,凭什么不许人去看去调查呢?石宗源访谈的那位淅江女士说的很清楚:不只是瓮安,而是她到的贵州的地方都暗无天意,她都不敢说话。石宗源讲话之时和讲话之后贵州并没有起色,反倒继续黑暗,更加黑暗。所以我认为鲍老对石宗源评价太高,能挫伤民众的反暴情绪。
   但只指说他评价石宗源这一处,其他议论都非常之好。
   
   我们在走出一个旧文化陷阱的同时,就要留意伦理的重建了,不能因不慎给伦理重建造成因难。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