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孙丰文集]->[石宗源就是贵州事件的深层原因!]
孙丰文集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石宗源就是贵州事件的深层原因!

   石宗源就是贵州事件的深层原因!
   
   只要人就古今中外一个理:社会的盎然生机,国泰民安,总是政权合法,政治开明,当政者敦厚、卓越的结果--己正则民不敢不正。而纲纪废弛,秩序崩溃、吏治腐败、民怨沸腾,就总是社会价值悖于天理、政治黑暗、政权非法、领导者鲜廉寡耻、无德无才、贪婪昏庸的结果。
   
   瓮安事件若真像贵州省府所说“别有用心、不法分子”的捣乱。我就得提醒石宗源:这些人不是一下生就会捣乱,得由另一种力量先把他们造就为“捣乱分子”,他们才能在具体事件中充当捣乱分子。“捣乱分子”才能使“小事一件”的瓮安事件演变为大规模骚乱。须知这瓮安骚乱是发生在中国境内的现实事件,若捣乱分子不是造物的馈赠,还能是“国际反华势力”在火星上制造之后空降到中国?如果不是,那“捣乱分子”就是正宗国货,是国货就产自共产主义伟大理念这条生产线。须知共产党那斯统治中国已六十年,连“别有用心者”的爸妈都是共产儿女,更何况他们!科学早就告诉我们:构成人心的材料不论巨细全来自人所存依的环境。这些人是依附在什么环境上才成长为捣乱分子的?其实就依附在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个最革命的环境上。所以,无论多黑多恶的势力,都只能是社会主义价值观的硕果。别忘了,中国只有一条精神生产线--共产党是中国意识的唯一控制力量。

   
   因而理智的分析会让我们发现:黑恶势力所折射出来的那些品质,就没有一条是共产党党性里所找不到的。所以不怎么伟大的孙丰说--
   
   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才是黑恶势力之母!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才是黑恶势力的泉源和范型!
   胡锦涛呢,仅是中国社会失序、动荡的深层原因(之一)!
   石宗源只是贵州社会失序、动荡,操作方面的主要因素!
   
   公理说--何种品质的社会必作用出何种品质的社会势力;
   这一公理的反证是--社会势力折射出的品质就是该社会的政权的品质。
   
   人是大自然的产物,人的精神却是文化的结果;而人的活动又返馈回文化,化作为文化的要素。因而,文化又是人类活动成果。精神的人与文化就处在这样一种鸡生蛋、蛋孵鸡的无止境的循环中。因而--
   
   在逆天理而行的伦理观和非法政权条件下,产生不出“老我老以及人之老,幼我幼以及人之幼”的秩序。石宗源说的“别有用心、黑恶势力、不法分子”都是现实中的事实。可科学证明初来世界的人都是纯而又纯的白纸(休漠、巴甫洛夫和皮亚杰),色调是后天染就。我们于上已说:连别有用心者们的爸妈都是共产儿女,这些来世时还纯而又纯的白纸,得以什么为条件,才能成就为专使捣乱的混混呢?他们不是落在月球、火星,也不是落在腐朽糜烂的西方世界,而是落在中国,那就可以肯定正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成功,人民民主专政的强大威力,和无比美好、远大的共产主义怀抱,才染就了他们别有用心、煽动,打、砸、抢、烧、杀的品质。
   
   石宗源兄弟,你承不承认“别有用心、煽动,打、砸、抢、烧、杀”者也是你的子民?承认了这一条就得跟着承认:他们是经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加工,经了共产党的英明锻造才终于成就了那些品德的,那么,这些品德的质料若不在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的党性里找又到哪找去?
   
   其实,无论叫共产主义还是社会主义,本质上就是一种特定的文化。它做为社会的制度,无非是将这种文化做成出发点,然后加给社会,命令人人受它规范,实际上也就是为伦理设了一个出发点。马克思及其所有门徒的共同错误就在这里:
   
   伦理的出发点是可以由人工建造的吗?人若能建就不叫伦理出发点了--
   人得有了伦理能力而后才能去伦理,这就遇上了一个问题:并不是所有东西都能伦理的。因此,什么东西生成出理性机能,什么东西才能伦理,从而什么东西就是伦理的出发之点。
   只有人这一个物种能伦理,而且是在出生后与环境长期互作用下才形成出这个机能,并且又得在理性机能成熟到能“伦理”的水平才能去“伦理”。因此,只有理性能力是按个人意愿形成的条件下,伦理的出发点才可以由人工造就,可理性若能按照意志去形成的话,那就已经是理性,这当然不可能。理性是长是短,是方是圆?这不是感官所能面对的,这便证明理性不能独立自存--理性得依附在人的肉身之上,因而它也就是生命的机能。弄清了这一点,对下述结论也就足够了:
   
   理性形成在什么上--什么就是它的根,就是它的出发点,就是伦理的根据。因而伦理的出发点或根据就是人的生命本身。
   
   不怎么伟大的孙丰又补充说:西邪马克思臆造的共产主义也就是人为地设立了一个伦理出发点,可他就没想想,老天爷不由分说的授给我们的那个出发点怎么办?它既是不由分说地授予的,也不是意志所能驱除的,这样以来,两个伦理出发点就非势必苦大仇深地“阶级斗争”下去不可。
   
   因而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或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对人性自然性的企图取代才是产生“别有用心者、煽动者,打、砸、抢、烧、杀者”的真正原因,也是石宗源所说的下述社会状况的原因--“但从这起事件来看,从一起单纯的民事案件酿成一起严重的打、砸、抢、烧群体性事件,其中必有深层次的因素。一些社会矛盾长期积累,多种纠纷相互交织,一些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一些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解决,矿群纠纷、移民纠纷、拆迁纠纷突出,干群关系紧张,治安环境不够好。一些地方、一些部门在思想意识上,干部作风上,工作方式方法上,还存在一些这样那样的问题,群众对我们的工作还不满意。”
   
   这里,原因上的“浅层次还是深层次”解决不了问题,因为不管多深,总得有个边有个底吧?只说“深层(次)”,这个概念会造成无穷类推或无穷后退,结果就究不到一个真正原因。(还有这个“次”字,你用错了:其实它前边不能加层,层揭示阶段,次揭示重复,风马牛不相及,怎么可以合成为一个概念呢?)应追的是造成深层原因的那个原因。请想想:
   
   当官不作为、纠纷不处理、欺上又满下、贪污又自盗、扯淡又腐化……等等官场丑态也不是天生的,就连陈希同、王宝森、成克杰、胡长青、陈良宇……把共党都说上吧,在来世时也是纯而又纯的白纸,他们的行为所折射出来的色调也还是他们身处其中的那个环境所染就。石宗源兄弟,听我说吧:你指的“瓮安黑恶势力”和你处理的“瓮安那四个官员”是同一个力量或原因所造成,只是命运使然,他们处在这同一原因所造就的社会的两端--那两个县官和那两个衙役当上了官,不愁吃喝,且又近水楼台,他们的问题是,身处的位置,有种能量,他们便借能量去得月,得起来就刹不住车了。如果命运如晚娘,他们只是乡下的一介农夫,县城里的一条闲汉呢?说不定就是你说的黑恶势力的首领。要不是运气,陈良宇不过就是上海滩的一个瘪三吧。其实你决不手软要打击的黑势力和贵党党官是一个本质,不同的只是身份:黑势力是民间的,腐败的是官方的罢了。
   
   慈悲为怀的你党的前同志鲍老先生把你说的那么好,他实是希望世道能转变。我可不像他,叫我说:你的话就没有一句是对的,你自己看看:“切实加强党的基层组织建设,切实改进党员干部队伍的思想作风和工作作风,真正在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进程中,发挥好党的基层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要做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忠诚实践者,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不是空喊口号,要落实到行动上,要以人为本,要坚持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把群众的冷暖放在心上。要正确处理好维护社会稳定和加快经济发展的关系。要继续提高领导水平和处置突发事件的能力,既要做好当前的维稳工作,又要做好“6-28”事件的善后工作。要严格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对旁观协同者,以批评教育为主,对组织、策划和施暴者,要重拳出击,绝不能手软,努力建设一个平安的瓮安、平安的黔南州、平安的贵州。”----100%的骗人!
   
   在严格的逻辑推究下,我们得到的断案正是:共产主义制度才是中国所以危机的真正原因,共产党就是黑势力,只是它霸着政权,可以贼喊抓贼,可以放火而抓点灯的百姓。难道你讲深层原因的心理,不与我一样也认定全是共产党作的孽吗!只是你心理上虽自觉到全是共产党的罪,却没觉解为什么共产党非是罪恶的不可。这是因为你意为共产党真是一个党,其实它只是一个集团却不是党。党必须以党为类,必须是对着别的党,不是对着自然人才叫党的。党必须是分子不得是分母,可共产党却是分母。
   
   它不是党却觉着自己是党,在实践上就必是罪恶累累。党在本质上是帮,是党就不能公,立党只能为帮为派,怎么能为公呢?都什么年代了,你还在那里堡垒作用,还先锋队作用。可笑!我们人民要公平,要正义,要良心;要他娘堡垒,先锋队干鸟用?只要是堡垒、先锋队就一准是坏蛋。你明明知道自己在撒谎,却还得拚命往下撒,何哉?因你们标榜先锋队,这一标榜就构成一种机制,这机制压着你非往下谎不可!所以你明明知道自己讲的活要冤枉好人,可还是讲。你看看瓮安多少人在骂你吧!
   
   我大体上接受有关女孩死亡的说法。但不接受黑恶势力的裁断。我告诉你石宗源,这叫起义,你懂吗?即是有污点的人参加了起义也还是起义。起义无罪!
   我们已看到共产党除了北京,对地方已经快无力量了,它伤天又害理,怎么能不把人民都逼到大泽乡呢?!比瓮安规模更大的起义很快会连成片!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