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秦耕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耕文集]->[“7.11”马国海难凸显台湾急需外交空间]
秦耕文集
·联合国改革:从“二战思维”到“人权思维”
·从美国的“啤酒民调”到中国的“班级民调”
·麦卡西夫人在美国的“上访”
·欧盟对华武器禁运与中国对外人权拒斥
·在遥远的圣地亚哥见证政治文明
·亚洲流氓排行榜
海峡观察
·为什么民主自由才是两岸统一的真正障碍
·“直航”为何变“曲航”?
·台湾民众为什么要选择陈水扁?
·台湾大选后的两党政治竞争
·中国人的“日内瓦海峡”
·国民党可能的第四次政治生命 ——蒋经国17周年祭日感
·缘木求鱼:我看“反分裂法”
·在“反共”与“反独”之间——简评马英九的新中间主义路线
秦耕新作
·历史每天从眼前流过——回望2005
·广东政府:你应该拿什么来奖励郭飞熊?
·关键词:从塔利班到红卫兵
·“恶法非法”:从德国命题到中国命题
甘地与"公民不服从"
·非暴力不合作:比专制暴力更强大的力量
· 西方“公民不服从”理论初探
·甘地在1917
· 中国人对甘地的三重误解
·甘地与“甘地主义”
·2003:中国“公民不服从”实践简评
文化之痒
·从恐怖杀手到北大校长的传奇(并非学术之一)
·100年前的美国问题和今日的中国问题(并非学术之二)
·1957:中国第一代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末日(并非学术之三)
·“思想市场”:我有拒绝真理的权利
·丑得惊动了我——请看电视剧《忠诚》如何宣扬违法
·“评委事件”之外的余秋雨
·锦瑟“无端”哭泣与关天上的失语
·全盘西化:一个倍受诽谤与误解的口号
·商榷槟榔:思想地图的分界线在那里?
·“中国观音塑像比美国自由女神还高出一米”?!
·隐藏在日常口语里的中国
·“新左”:中国未来可能的祸根
·“文化衫”里到底有什么文化?
·是谁在与“建设政治文明”唱反调?——评电视剧《郭秀明》
·李肇星与胡愚文有什么直接关系?
·质疑党报党刊的发行特权
·萧功秦的现代化与我想要的现代化
· 警惕儿童歌曲中的“反智主义”
·中国知识分子必须面对的三道考题
·官方荣誉与民间荣誉——致王怡与任不寐两先生
·2004年的10个关键词
·汉语的羞耻——关于我的写作的问答
·我与GCD也可以说说的故事
·为知识分子寻找尊严——阅读黑皮书札记
·“共陷区”里的投降与抵抗
人间闹剧
·之一:大槐股份公司股东大会花絮
·之二:当官与染发
·之三:娱乐还是“愚乐”?
·之四:凤凰卫视还是凤凰畏死?
·之五:央视的新闻镜头与“新伪”画皮
·非暴力的胜利—“最牛钉子户”与维权模式
·叶利钦的背影
·戏说海峡两岸之“三党演义”
·大陆的“妖蒋化”与台湾的“去蒋化”
·从郑筱萸之死看中国的“杀贪官秀”
·写给公元1989年出生的孩子
·郭飞雄案件的后极权特征
·写给台湾民主的辩护词
·“香港大陆化”还是“大陆香港化”:从李嘉诚的担心说起
·戏说海峡两岸之“三党演义”(下篇)
·翻身的香港左派和回不了家的何俊仁
·台湾“入联公投”的危险与大陆拒绝民主的危险
·重要的是由公民来教育政府
·甘地时代的印度与我们时代的中国
·甘地死亡之后——纪念甘地遇刺60周年
·斯皮尔伯格拒绝北京奥运与北京奥运拒绝人权
·“3.22大选”感言之一 之二
·“3.22大选”感言之三:两岸关系近期是否会取得突破?
·借国难自我美化,与趁火打劫何异?
·从“五四”到“六四”
·海峡两岸重开会谈,民间是否值得期待?
·思考的女性最美丽——小乔文集《海上风》序言
·洞爷湖的劣等生——评胡锦涛出席G8峰会
·“7.11”马国海难凸显台湾急需外交空间
·金牌之耻
·甘地在1918年
·“科学发展观”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从张铭清在台湾挨打说起
·欧洲的光荣----评欧洲议会授予胡佳萨哈罗夫奖
·永远的包遵信
·中国经济到底是最好还是最糟?
·陈云林在台湾耳闻和目睹的是什么
·要把自己当人
·江洋大盗为何拥护“三个代表”?
·希望官方以文明的方式回应《零八宪章》
·奥巴马能否听懂胡锦涛的话?
·网络民意为什么拿央视火灾开心?
·两岸关系为什么仍需"冷战思维"?
·且看我家乡丹凤县公安局的“猫猫”能 够躲多久?
·有一种胜利叫恐惧----纪念1989民主运动20周年之一
·中国出了个诚实人
·赵紫阳录音谈话揭开中国最大政治猜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7.11”马国海难凸显台湾急需外交空间

   来源:参与

    2008年7月11日,在马达加斯加从事养殖业的台商刘守智等一行8人,乘船出海视察海洋养殖业,船只因不明原因沉没。11日凌晨5时30分,刘守智突然打电话回台北家中,因讯号不清楚,家人只听到“船”、“水”、“船舱浸水”等模糊话语,后来家人就与刘失去联系,刘随身携带的卫星电话也中断讯号。

   根据中共的媒体报道,刘在台湾的家属接到求救电话后,立即花钱请马达加斯加当地船只协寻,但当地船只并不是很积极,家属还自行聘雇民间医疗公司的飞机协寻,48小时后,失踪的8人仍无任何消息。刘在台北的家属接到电话后,曾向台湾“外事”部门求援,台湾当局只能指派远在南非的“驻南非代表处”人员星夜兼程赶往当地。媒体同时也报道,中国驻马大使沃瑞棣得知这场意外后,立即和马国政府联络,共同支援搜救任务,马国旅游部长也已经抵达船只失事的圣马利岛,会同中国大使馆人员进行救援。中国朱姓领事表示,除了马国政府投入海空协寻,中国驻马达加斯加大使馆则出面协调马国海军进行海空救援。7月16日,媒体报道终于在海岸发现了被潮水冲上来的两具遇难者遗体,看来其他人员生还的希望已十分渺茫。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媒体所说的外界救援,均在事发3天之后。这起严重的海难事件披露后,台湾外事部门曾遭到媒体炮轰和立法院的猛烈批评,指责其反应迟缓,救援不力,漠视海外台商生命。媒体把台湾外事部门当作箭靶,但众多媒体不约而同的忽略了另外一个问题,这就是台湾缺少国际外交空间,无法对在海外旅行、经商、求学的台湾公民进行有效的外交保护和救援。这才是这次马国海难中凸显出来的台湾外交困境。

   “7.11”马国海难的发生,与中共长期对台湾外交空间的挤压有直接关系。事后可以设想,如果台湾和马达加斯加政府有正常的外交关系,在马国设有外交机构,台商船只7月11日出事后,他们一定会就近向外交机构求救,而不会在凌晨时分把电话打给自己远在东半球的家人。还可以设想,如果台设有驻马外交机构,其接到求救电话,就可以立即就近通过外交管道联系马国政府,请求协助救援,刘等一行8人可以立即得到救助,很可能就会幸免于难。遗憾的是台湾和马国无外交关系,更无派驻马国的工作人员,刘等无法就近求援,只能舍近求远,把电话打到台北家中。而其家人与出事地点远隔重洋,只能电话请求当地民间人士出海搜寻。刘的家人也联系了台湾外交部,但他们与马国无直接的联系渠道,只能指示南非代表处的人员赶往马国。且不说从南非赶往马国所需要耗费的路途时间,即便有关人员第一时间赶到马国,面对这次海难,他又能做什么呢?他在南非的身份,尚且不是正式的外交人员,来到马国之后,不过是一名匆匆而至的普通游客而已。他能立即联系马国政府?他有迅速联系的渠道吗?他联系之后马国政府会理睬他的请求吗?

   我希望读者能够设想一下刘守智等8人落水之后的处境和绝望心情。在遥远的东非海岸,在茫茫的大海上,他们孤立无援,像被人抛弃的孤儿,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据说在灾难中能够支撑着生存下来的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对生存始终抱有希望,他们相信会有人来救援自己,这种信念可以激发他们求生的意志,一直坚持到救援者到来。“5.12”地震中一个又一个生还者的求生故事已反复证明了这一点。但落水的刘守智等人只能绝望,只能丧失生存的意志,因为他们明白他们是孤立无援的被遗弃者,没有人会来救援自己,只能在海水里载沉载浮自生自灭。这是何等的绝望与悲痛!

   多年以来,人们已经看惯了大陆和台湾兄弟相残的一幕幕,台湾只要有任何外交努力和动作,大陆的中共就立即大喊大叫,指责其搞台独搞分裂,不明真相的大陆民众还真以为台湾又在搞什么独立花招。其实他们不过是在争取台湾人民生存所必须的国际空间。“7.11”马国海难已经凸显外交空间对台湾多么重要,台湾人多么迫切的需要正常的国际交往与国际关系。面对台湾人民这种迫切需求,大陆中共总是辩解说,自己从来没有反对台湾加入非政府组织,从来在经济、文化、体育等领域协助台湾进行正常的国际交往与合作。这些漂亮的外交辞令也许能蒙蔽一些不明真相的大陆民众,但面对这次马国海难,面对被海水冲上来的冰冷的同胞尸体,这些外交辞令显得多么虚伪与苍白!

   关注这次马国海难的读者可能已经注意到了,中共媒体这一次在报道其驻马外交机构获知消息,协调马国政府救援遇难台商时,用的是“帮忙”一词。看来一直高喊两岸亲善口号的中共,还是把遇难台商当作了外人。其虽然自称在世界上代表一个中国,似乎有了中共的外交关系,台湾人目前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外交空间了,一切可以由中共来代表。但当遇难台商需要救援时,他们觉得只是“帮忙”而已,并未把救援台商当作自己的职责。

   2008-7-1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