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马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马建文集]->[Beijing Coma by Ma Jian / Tom Deveson ]
马建文集
· 作 者 简 介
·马 建 简 历
·马 建 著 作 出 版 年 表
·麻 木 的 舌 头——中国散文的心境
·错 位 在 苏 格 兰[随笔]
·走 回 南 小 街
·中国现代文学艺术的启蒙地
·在 中 國 流 浪
·发 生 关 系
·流 浪 中 国〔游记选〕
·中 國 文 學 的 缺 失----大陸和海外漢語文學的處境
·中 國 人 的 殘 酷 與 麻 木
·重 新 開 辟 的 語 言 境 界
·现代派艺术的开拓者――无名画会
·多 多 的 幻 象 空 间――艺术家的视觉意识
·从 行 为 艺 术 中 看 人 格 艺 术――被拒绝的社会空间
·从 现 实 社 会 到 莫 须 有 的 彼 岸――评高行健的戏剧《彼岸》
·中 国 现 代 舞 启 示 录――由中国先锋舞蹈艺术在广州发源谈起
·婚 礼 后 的 孕 妇 生 活――香港后九七的人文状态
·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
·怨 碑
·你 往 哪 里 跑 !
·陈晓明: 极端的马建:在九条叉路行走
·岛 子:与黑暗对称的跨世纪之光——评划时代文本《拉面者》
·文•马森:后现代在哪里?——评长篇小说《九条叉路》
· 文•马建:我读《九条叉路》——回应马森先生的阅读
·文•王德威:荒谬的辩证法——评长篇小说《拉面者》
·中 国 文 学 的 超 验 现 实 主 义――建构中国语言的幻象空间
·(英国)Philip Marsden:一国之尘
·迈克•梅尔:大道之歌
·巴巴拉•克洛塞特:文 化 的 演 变
·黎安友:决裂
·高行健:旧 事 重 提
·馬建的長篇小說《拉麵者》英文版五月六日在倫敦出版
長篇小說《拉麵者》
·《拉面者》目录
·《拉面者》自序
·专业作者或注意者
·献血者或满意者
·陶醉者或麻木者
·自杀者或表演者
·占有者或被占有者
·抄写者或空心者
·尴尬者或裸露者
·追者或被追者
·抛弃者或被抛弃者
·幸存者或旁观者
·大中国意识不可能建立民主理念——六四15周年反思
·共产恶狼在挡道--有感《中国农民调查》获德国“尤利西斯”国际报告文学奖
·专访马建:共产党在中国不该存在
·中国文化中的流亡意识──记马建先生关于“中国流亡文学”的讲座
·评论:缺少道德资源的经济强国
·曲磊磊的现代水墨精神
·BBC中文网主页 《变化中的中国》回复网友:一个旅英作家评论中国的资格?
·一本将震撼时代的书评张戎的新书《毛泽东: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亞洲媒介》: 中国的网络专治
·二十一世纪全球五十位作家 马建入选
·西 藏 人 的 困 境〔随笔〕
·作 家 马 建 小 说 入 围 美 国 克 鲁 雅 玛 图 书 奖
·由 红 变 黑 的 社 会 主 义
·政治就是道德选择〔专访马建〕
·文学精神就是政治
·马建未了「红尘」见证历史「21世纪全球50位作家」
·流亡文学之国
·一次藏民反商业殖民统治者的暴动
·流亡文学之国——以中国视角浅谈台湾当代流亡文学
·现实和预言的距离
·重建历史与记忆的文学——获奖答谢
·大地上一匹流浪的马 孙玉海
·十年铸一剑----马建谈他的新小说《beijing Coma》
·《世界日报》专题:马建十年铸一剑
·作家的道德昏迷症
·叛逆者归来
·不应该被恐惧的文学 / 张祈
·Beijing Coma by Ma Jian / Tom Deveson
· 马建小说《Beijing Coma》入围2009年度英国国际言论自由奖
·马建再度入围2009年英国独立外国文学奖
·作家马建荣获英国国际“言论自由奖”
·天安门记忆和现实北京
·长篇小说《北京植物人》出中文版
·越远看得越近的思想者
·六四学潮证明中国人不是植物人
·天安门故事 英国《每日电讯》
·英国《泰晤士报》评《北京植物人》
·金玉其外的新中国 美国《时代书评》
·专治体制在复活 加拿大《国家邮报》
·英国《卫报》向天安门事件的悼念致敬
·独游新疆
·农村计划生育中的“三查”情况调查
·遗忘与昏迷
·我们为什么失去了文学
·打捞沉没的“春天”
·思想和言论的翅膀----刘晓波作品介绍
·语言就是我的祖国
·马建摘得2009年雅典文学奖桂冠
·给崔卫平女士的颁奖词----
·郁闷伦敦
·没有自由的快乐?
·把政治和文学溶为一体的作家---哈维尔
·中国唯一的安全之地 -- 美国大使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Beijing Coma by Ma Jian / Tom Deveson

   摘自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的书评选段
   ……
   初读旅英作家马建的小说《北京植物人》,感觉它似乎写得太过前卫,但实际上这是一部小说化的纪实文学,既有史诗般的广袤视域也有个人情感的渲泄。小说借用一个普通人的生活揭示了发生在中国20世纪末叶的故事。作者保持了行文语调的多样:宽广的、贴近大地的叙述;切中要害的讽刺;以及简练如诗歌般的语句。他以自己雄辩的声音为中国“孤独的一代”说话。
   
   小说的主人公戴伟是一个北京的博士生,他组织、参与了八九年发生在北京的民主学潮,最后整个事件酿成了一场大屠杀。其间,戴伟的头部被枪击中,昏迷不醒。尽管如此,他却没有失去感觉和记忆力。马建巧妙地将个人和社会这两条时间线穿插在一起——从戴伟童年的记忆直到六月四日那灾难性的一天;中国社会在那个事件以后发生的巨大变革。书中数百页篇幅是关于政治运动中人们的浮躁和愤怒,各种问题和传统价值都在书中被作者反复地质问:是否有必要为所谓的“自由”和“反腐败”而牺牲个人生命;如何才能真正地挑战权威;怎样选择口号与旗帜等等问题被作者夹杂在触动人心的细节描写之间。我们看到一个广场如何由单纯的广场升华为民族的象征,在那儿,上演着人间百态以及“一大群走进帐篷的衣衫褴褛的学生们”。

   
   历史总是将过去与未来连接在一起。对毛时代的恐惧记忆是戴伟无法忘记的梦魇,他记得一个老者从水沟里捡生洋芋来吃的情景,人们被活埋,妇女被强制堕胎,人们因饥饿而相食。即使昏迷不醒,戴伟还能听见他当年“同志”们的下场:有人在被指控以后自杀,有人被流放,另一些机遇较好的人靠着经营软件和地产公司发了财。读者会发现小说描绘的图景竟是如此复杂。
   
   戴伟的昏迷并没有防止他被自己的回忆所困扰。他记忆中的性经验充满了剧烈的痛苦,尽管他说,“所谓的爱情不过是苯乙胺和复合胺在血液中混合而产生的化学作用”,但小说的心理学通常会最后战胜生理学。他始终记得爱人的体味、家庭和街道的场景:被画得乱七八糟的公厕、散落的树皮和烟尘、煎芹菜和红糖、石灰粉刷的墙壁和陈腐的药味。
   
   在《山海经》的回忆中,戴伟找到了另一个中国。虽然他也阅读司汤达、弗洛伊德、卡夫卡、马尔克斯等等作家,但他更喜欢这部充满了魔幻、美景、神仙和各种奇禽异兽的地理学古籍。他以此逃离自己困不得脱的躯体,在幻化的世界漫步,在肉牢飞翔。当他聆听马勒片刻,他几乎被乐曲的福音拽出了死亡的大门。即使只能躺着无法移动,他仍然希望摆脱专制与死亡。
   
   对英国读者来说,小说的某些情节很难理解。学生在游行时真的喊出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吗?中医是否真的用人尿和墓地里的妖气作药引子来治疗腹泻?看来是这样的。在小说中,戴伟说他和他的朋友其实“对中国的历史并不了解”,而小说本身却为我们提供了对中国这段历史的多种理解。……
   
   由George Sun 先生选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