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中共御用文人的无耻面孔]
刘逸明文集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内鬼贺家铁向谁泄露了“机密”?
·哪里的围墙该先于小区围墙拆除?
·中纪委将向四省杀“回马枪”让谁发抖?
·五高官去职暗示令计划案有重大进展?
·释永信不随河南代表团现身藏何玄机?
·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娶吴芳芳奇葩在哪?
·没有宪政就无以中止强拆
·王岐山的“回马枪”还将射倒哪些大员?
·造垃圾场导致警民冲突背后的权力失范
·中国空姐太漂亮何以惹怒了大学校长?
·万庆良等高官如何上了艳妇许小婉的床?
·天津官员办公室暗装洗浴设备要和谁享受?
·令计划案中还有3200多万元是谁送的?
·骗彩礼仅判退两折,浙江绍兴法院这一判决影响有多恶劣?
·诡异!金正男的尸体为何无人认领?
·8名越南新娘集体出逃,你还敢娶越妹吗?
·49天死20人,托养中心何以成为“死亡地带”?
·金正男的尸体将通过这种特殊途径运往朝鲜?
·撕毁副省长题字,到底该不该被刑拘?
·天价墓地算什么,还有比天价墓地更吓人的!
·雄安新区的征婚广告害了多少人?
·五台山“尼姑结婚”,谣言为何不能止于智者?
·沃尔玛退出中国已经进入倒计时?
·金正恩的妹妹失踪九个月有何玄机?
·中国美女嫁美国流浪汉,让广大单身青年情何以堪?
·官员为改变风水对邻居大打出手,纪检部门何以缺席?
·陕西离地三米的举报箱被监控背后有何隐情?
·院长爱请小姐陪唱的嗜好是如何养成的?
·婚礼现场被演员充斥,警方到底该不该介入?
·《无犯罪证明》羞辱的何止是当事人?
·美女主播夜宿故宫直播慈禧床榻该当何罪?
·情何以堪?《毒战》制片人染上毒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御用文人的无耻面孔

   在很多人看来,御用文人这个称呼无疑带有浓厚的贬义色彩,如今的中国最高领导人虽然不敢称帝,但其地位和君王无异。不同是,他们虽然位高权重,但仍然不能仿效古代君王让其子继承自己的政治地位。自民国取代大清王朝时起,帝王已经不再存在于中华大地,但御用文人却并未销声敛迹,到中共建政以后,御用文人的数量已经堪称空前绝后,诸如中国作协、中国文联这样的组织里面所豢养的几乎全都是御用文人,他们时刻充当着统治者的文化打手和专制社会的美容师。
   
   古代的御用文人只需要效忠于君王一人,而现在的御用文人却是为中共这样一个庞大的组织服务,谁当权就效忠于谁。在古代吏治清明的时候,御用文人往往也能秉笔直书,他们希望以更高的创作境界来维护当权者的统治,所以你仍然可以从中国的历史长河中窥见不少御用文人的铮铮风骨。
   
   如今的御用文人不仅仅才疏学浅,而且人品低劣,他们在对民众疾苦视而不见的同时,还不失时机地为当权者帮腔,向主子献媚,以换取金钱和名誉的施舍。在互联网尚未走入我们生活的时代,这样的御用文人往往非常为当权者所器重,即使他们在平日的生活中劣迹斑斑,照样能浪得虚名和升官发财。

   
   5.12大地震之后,中国人显示出了空前的团结,中国政府也因为震后救灾的表现而为国际舆论所称道。和往常一样,虽然大地震夺去了数万人的生命,但充斥着中国媒体的依然是歌功颂德的声音。在天灾来临时,统治者积极面对并不遗余力地挽救老百姓的生命可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有什么值得感恩戴德的?要说感恩,只应该限于受灾民众对民间和国际社会的感谢。
   
   事实上,四川地震灾区的情况并非我们从中共喉舌媒体中所看到的那样乐观。虽然政府部门在积极解决灾民的生活问题,但豆腐渣工程对年轻学生的伤害却是幸存家长们所无法忍受的。从海外媒体上,我们可以看到不少有关报道,那一幅幅举起的学生遗像、一张张愤怒的面孔,都有力地向外界证实,灾民的悲愤情绪要远远大于对政府的感激。然而,这一幕幕真实的场景在中国媒体上我们却看不到。
   
   中共当局对媒体的控制真可谓是滴水不漏,就连余秋雨这样的知名作家也得通过代理上到海外媒体网站上才能了解到灾区不“和谐”的音符。余秋雨在自己的博客中发表了《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一文,劝告学生家长“不要被不怀好意的人所利用”,应保持灾区的“动人气氛”。余秋雨这一举动无疑迎合了官方的意志,但在民间,却遭来了此起彼伏的口诛笔伐。文化批评家张闳《“媚语大师”余秋雨》一文曾批评了余秋雨文章充斥着恶俗与浮夸,直指余秋雨是以隐秘与暧昧的方式向权力不断地献上“媚语”,这一回,可以说余秋雨作为御用文人的丑恶嘴脸再一次表露无遗。
   
   在中国,无耻的御用文人远不止余秋雨一个,就在网民对余秋雨的热情还未完全消退的时候,山东省作协副主席王兆山又映入了我们的眼帘。王兆山6月6日在《齐鲁晚报》上发表词作《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以地震遇难者的口吻发出如是感慨——“天灾难避死何诉,主席唤,总理呼,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银鹰战车救雏犊,左军叔,右警姑,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此作一出,立刻在网络世界掀起轩然大波,王兆山也一时间名声大振,不过,不是美名,而是骂名。
   
   这位堂堂的山东省作协副主席似乎挺为自己的这篇作品而自豪,登报了还不算,在见报的同一天,他还在山东省作协举行的“诗衷歌恸鲁川情朗诵会”上亲自上场朗诵自己的作品《废墟下的自述》。王兆山的作品和余秋雨的文章一样,同样是“不同凡响”,网络论坛上有关他的帖子点击率和回复率居高不下。有网友在回帖时称王兆山为冷血麻木的“鬼魂派”,“南有余秋雨,北有王兆山”这样的口号也充斥着文坛江湖。
   
   更为让人出乎意料的是,在王兆山的冷血词作问世之后,因羞与王兆山为伍,43岁的山东淄博作家李钟琴宣布退出山东作协。李钟琴认为被这种不学无术的人领导,与这种恬不知耻的人为伍是一种耻辱。《南方都市报》在随后的一篇报道中引述网友“流马”在其博客中的话称:“王词人朗诵完毕后,掌声大作,在座的作协诗人们无不纷纷叫好”。可以见得,让人失望的不仅仅是王兆山一人,山东作协的其他作家看来也都和王兆山一样,是地地道道的冷血动物,否则就是违心地溜须拍马。李钟琴同时还揭露了王兆山的词作不合词律,文理不通,认为他根本就不配被称为作家。
   
   在一个权力横行、利益至上的极权社会,文学界注定无法产生真正的文学大师,反倒盛产余秋雨和王兆山这样无耻的御用文人。之前,在文学上缺少建树的女作家铁凝却能担任中国作协主席要职同样引起外界的质疑。这些无不说明,在中国,哪怕你再无耻、再冷血、再没水平,就算全国人民都对你嗤之以鼻,只要你能迎合上意,你不仅不会受到丝毫的伤害,而且还能在今后的日子里继续上位。而你要是秉承作家的良知去进行自由写作,则会时刻面临失去自由的危险。这种现实无疑在打击着一切有良心的作家,而鼓励着所有摇尾寻求权力乞怜的作家们。余秋雨和王兆山能有今天的社会地位,也许和他们平日里的媚上不无关系,虽然他们的出格言行不太可能让他们现在的地位动摇,但在互联网已经无远弗届的今天,在赢得主子欢心的同时,他们同样得面对自己臭名昭著的现实。
   
   2008年6月26日
   
   (首发新世纪新闻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