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文集
·陆文:抢占荣大南货店(文革琐忆)
·陆文:作家的发表状况
·陆文:条条罚款通罗马
·陆文:穆仁智为何雪地里奔跑?
·陆文:论网评员的五毛稿酬
·陆文:股市中的打土豪分田地
·陆文:赵总书记没吃烂狗屎
·陆文:我眼中的邓小平
·陆文:散论综合治理
·陆文:试论《甲申再祭》
·陆文:我与我难友的证词
·陆文:朱成虎少将是个赌鬼
·陆文:本地网站发帖感受
·飞扬的尘土(上,语言实验小说)
·飞扬的尘土(中)
·陆文:飞扬的尘土(下)
·陆文:我没法应付网络骚扰
·陆文:冼岩的为人及文风
·陆文:情色与盒饭(小说)
·陆文:擒拿嫖客记
·陆文:空手道老手
·陆文:给王斌余的明信片
·陆文:关于李敖的随想
·陆文:改名换旗号之漫话
·陆文:没想到D旗改革吧
·陆文:巴金死后的洗牌
·陆文:有何必要抓施晓渝
·陆文:有关今遁工程内参
·陆文:王晓明作品印象
·漫题棋生君/汪瑞璋
·陆文:擦鞋女自白
·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陆文:性生活从推油开始
·陆文:吃野食以嫖娼结束
·陆文:夜郎国印象记
·陆文:给施晓渝的公开信
·陆文:夜郎国又一风波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陆文:酷爱现金的王将军
·陆文:夜郎迄今小儿科
·陆文:福尔摩斯论高莺莺
·陆文:谁想杀死世纪中国
·陆文:常熟城管即时动态
·陆文:湘阴血案震憾人心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陆文:抓捕高知晟得失论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陆文:跟菲丽丝聊陈粮芋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菲丽丝,昨夜裸聊之余,你说:夜郎50%的衙役是违法犯罪分子,因为他们不是殴打犯人,就是敲诈勒索、贪赃枉法。你说,此观点的成立,是基于他们的行为违反夜郎的《衙役法》。还补充说,衙役打人有的是下马威,有的是报复,有的是通过打人以获得彩头。他们的犯罪都是从打人开始的。
    老实说,我尽管同意,但缺少确凿的证据来证明你的观点。只能告诉你,衙役的无耻你想像不到,其行为有点像西西里的黑手党,让我们这些了解夜郎历史的人都胆战心惊。比如,有个百姓举报偷税漏税,对方遭到退赔罚款的处理,恼羞成怒派黑社会行凶。衙役不捉拿指使者及行凶者,还落井下石,到处追捕此人,让他不得安宁,并送拘留所一次,见其不屈服,后来又一次把他关进拘留所。
    你要知道,衙役打人有时候是例行公事,并没有明确目的,就像喝啤酒一样,你根本不晓得为啥喝不下,还要喝第四瓶第五瓶,这样才造成了百姓的广泛伤害。

    通常进衙门,有的是抱头蹲在墙根下等待处理;有的是直接关入留置室;有的上来就被打了几耳光,或刺了几记电棍子;有的手铐在窗栏上,甚至头上还浇了一桶冷水;有的连续审讯,几个晚上不让睡觉;有的背铐,让你撒尿只好尿在裤子里;有的借刀杀人,叫犯人收拾你。用竹签刺指甲(阿妈阿德),用刀子割舌头(李绿松),用电棍子敲击生殖器(郭飞雄),这种手段并不常见。
    你问我对夜郎衙役最强烈的印象是什么?我说要么是他们放弃了维护社会治安的职责,沦落成既得利益集团的看家狗。不信,你看看沪上那六个命丧九泉的衙役的照片,哪一个不杀气腾腾、满脸横肉,看见百姓不“嚎嚎嚎”?尤其那个大腹便便、一身懒肉的倪景荣。我直觉此人十有八九打过杨佳,方福新、张义阶、张建平,弄得不巧也可能以体力参与了杨佳的案子。你问还有呢?我说要么是“欺软怕硬”。真的,只要觉得你是弱势群体一员,殴打敲诈没啥后果,衙役就没什么忌讳。
    有个叫“刁哥传说”的网友倾诉:“七八岁时,狗杂碎当着我全家的面拿皮鞋底打我老爸,我爸且被他们捆绑起来了。”林中无语也说:“我骑摩托车,被JC拦下,说:闯红灯罚200元,扣3分。我说:我没闯红灯,可以看监视器,监视器就在面前,监视器记录我闯了,我认罚400行吗?JC说:没有监视器,我就不能罚你的款吗?把我的二证抢走了。”shazitadie网友说:2008年4月24日下午3点左右网吧玩,进来查身份证,掏得慢了点,“拖到地下,叫我跪下……抓我头发,用脚踩着我的头,并拿出一条硬的胶绳,紧紧的绑住我双手,直到手变黑才松绑。后来拍了照按了指纹才让我走。”
    有个叫江西抄粉的网友说:我拾到手机交还失主,帮他去派出所做下笔录,结果“被铐起来审问,差点被严刑逼供。还有前不久,因为加班到好晚,差点在路边被JC打。”yhmyws说:“很多年了,我被打,警察反铐我。我有时想象杨佳一样,可没这个胆。”一个叫硬盘坏了的网友说:“上高中时候,一个同学家里电视被盗,他的身份证在电视上放着就一起被偷了,小偷就拿他身份证把电视给当铺,jc办事效率果然高,很快就把他带走,他以为是协助办案,就跟着去了,结果说是他偷的电视,还不给解释,被电击好几次,第二天家人发现他没有回来,就跑到派出所才把他救出来,自己家电视被偷,还被jc打一顿。”
    对待杨佳,夜郎衙役也充分体现了他们的欺软怕硬的特点。衙役见外地人模样的在上海骑自行车,没事找事,对方出示租车证,仍因杨佳的态度,非要强制送进衙门不可,随后则是七八个衙役殴打杨佳,并关押六小时。难怪现代快报说,一个叫宝根的,“听与跟杨佳要好江苏人‘胖子’说,‘小北京’(注:杨佳的别称)被警察打坏了,开了一堆药条子,晚上一个人哭。”王铁栓补充说:“杨佳在太原火车站就被警察打了。排队进站,前后人挤人,他怕别人偷东西把包挎在胸前,警察说他不好好排队,他顶嘴说排着队呢,结果被请到派出所,在派出所被打了。门牙被打掉了,补牙花了几千块钱。”此外,杨佳的母亲上访打官司,结果也给衙役关了十多天。现在又因儿子的案子给他们变相的关押。
    夜郎衙役的欺软怕硬还表现在对待作家和异议人士身上。大概晓得这些人都是些理性宽容的非暴力主义者,没有过五关斩六将的气魄,因此做起事来更无所顾忌。他们经常抄家殴打上海访民及律师郑恩宠,并逮捕了理性谦恭的佛教徒──胡佳。最近又以非法手段抓捕黄琦,以前还对他动用“龙抱柱”的刑罚,折磨的结果黄琦在牢房里患了脑积水;衙役还把一向低调的杜导斌收监。杜导斌是独立中文笔会成员,亦是和解智库成员,是一介书生,根本构不成对社会的危害,可是他们连这样的人都不放过。即使对年老力衰的孙文广教授,他们也不放过,不仅抄家,搅得他不得安生,而且还接一连二的没收他的电脑。据说,最近又没收了他一台新电脑。在我今年记忆里,衙役只有两次比较通情达理,一次是过年和颜悦色请我吃茶吃饭,并礼送回家,还有一次是礼送上海小乔出国。
    杨佳这次蛮干,暴露了衙役“怕硬”的本质。出击过程中,衙役心胆俱裂,亡命逃窜,据说有的临死之前,还不忘记出卖自己的同伙:告诉杨佳,督察在21楼。贵州瓮安的衙役也是这样子。面对愤怒的民众抱头乱窜,完全失去战斗力,甚至宁愿烧死于衙役大楼,也不敢同民众决一死战。
    各地网友反映,两次失利,衙役元气大伤,最近态度好多了。我也感觉杨佳的出手,和瓮安衙役的贪生有助于我的安全感。就拿昨天来说,路上遇到两个衙役,我不像以前那样绕过,而是迎面走了过去。这是个可喜的起点,要知道,我身上还没有杨佳那样的水果刀啊!
   
   
   
   江苏/陆文
   2008、7、26
   电子信[email protected]

此文于2008年07月2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