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罗列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 帘卷西风[116——125]
·帘卷西风[126——135]
· 帘卷西风[136——145]/罗列
· 一张纸币
·贾府里的焦大与党国治下的记者
· 帘卷西风[148——150]
·罗列/ 帘卷西风[151——155]
·帘卷西风[156——165]
·帘卷西风[166——157]
·帘卷西风[166——17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6月28日,贵州瓮安县又发生一起群体性抗争事件,愤怒的人们对政府公安局等权力机关进行焚烧。 据说事情的起因是一个少女被强暴后投进河里,凶手嫌疑人与当地实权派官员有关而被释放。 小女孩的叔叔与姑姑去公安局理论被殴打,因而激起众怒所致--新华网说,这是不明真相的群众被少数人煽动,地方政府正妥善处置。

    新华网这样定性太形而上学,这定性与前年11月四川广安因小女孩误食农药延误治疗致死而引起的暴乱事件毫无二致,当时的官方做出的也是这样的结论!

    想想,近些年官方与民间冲突的烈性事件不断发生,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其表象下面究竟掩盖什么实质问题? 众所周知,"人心似铁,官法如炉""民不与官斗"等民间谚语,是中国百姓几千来用血泪总结出的生存常识,因为中国政治的传统一直是官权打压民权。 尽管上个世纪末政府公布了《行政诉讼法》和《行政复议法》,为民告官提供法律依据,但民与官较量的结果,大多仍然是以民受到毁灭性打击而告终。 如三峡维权代表付先才,现实生活中他并没碰到电影《三峡好人》里那样的好运,他因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揭露当地官员侵吞移民经费被人打成残废了。

    当今中国群体性事件,只用少数人煽动来概括是绝对令人无法信服的,难道那极少数人会制造"精神原子弹",竟在一夜之间能使几千甚至上万人一下子都卷入事件中去吗? 当今政府公信力每况愈下,其治民手段依然是"捂眼睛塞耳朵捆手脚打压"那套,普通百姓受冤屈时普遍感到找不到哭诉的地方,官权的霸道与欺骗促使民怨越积越深。 说到底造成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是,当今的中国只有强大的政府而无强大的人民,真正的人民并没有享有真正的自由与民主的权利,他们的选票对这个权力机构来说根本无足轻重--我们这个社会离真正意义上的公民社会还相当遥远。

    现在贵州公安局正在敦促肇事者投案,涉事者首领肯定会受到杀一儆百的严惩,我记得有史料说在封建社会对激起"民变"的地方官吏朝廷也予以严惩,在当今的法制建设时代,我倒很想知道,那些激起民变的地方官员,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07年7月9日BBC中国人谈中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