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京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京生文集]->[16.宣判]
刘京生文集
·刘京生资料
·刘京生 小档案
一段抹不去的记忆
·1.初识民主墙
·2.《探索》创刊号
·3.《探索》第二期
·4.《探索》第三期
·5.天津之行
·6.跟踪
·7.撕下伪装
·8.炮局胡同
·9.K字楼
·10.周旋
·11.政治的恐怖
·12.提起公诉
·13.法提路上
·14.法院提审
·15.回眸一望
·16.宣判
·17.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18.后记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1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2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3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4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6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7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8
文集
·狱中家书:致妻儿
·致国际笔会及各国分会的朋友们(2004年11月28日)
·致朋友们的感谢信(2005年1月5日)
·致赵紫阳亲属的公开信
·被迫关闭的“公民维权网”
·胡石根筹组中国自由民主党时的政治主张
·京生工作室成立通告
·我对九二五出租车行业罢工的思考
·纳税人没“买”来知情权
·第一次“改造”
·与老鼠相恋的幸运日子
·为营救杨天水先生进行募捐的紧急呼吁!
·胡石根,你还能活着出来吗?
·软禁何时休
·一喜一忧
·李金平又失踪
·京生工作室首日志
·紫阳祭日如临大敌
·平安夜里不平安
·手下留情
·逼我说话
·出狱谋生记
·漫漫求索路
·评山西省长的“检讨”
·08年“奥运”给百姓带来什么?
·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纪念西单民主墙三十周年——我与马克思的诀别
·公民社会的有益尝试——公民自助组织
·公民社会成熟的前置条件——平民化
·立宪与革命之争——与邵建的商榷
·后现代文学之悖论——无意中的繁花似锦(“文学与公民社会”主题征文)
·高房价可否被“遏制”
·自由——不是真理是天赋
·自由的思考(一)——无政府主义之辩
·街头化运动的现实性可能性与瓶颈制约
·自由的思考(三)——交换的道德
·自由的思考(四)——法律的原罪
·自由的思考(五)——权力与权利
·自由的思考(六)——上帝证明了什么
·美国独立战争的启示
·自由的思考(七)——社会主义的梦想
·北京凯莱酒店拆除引发的思索
·自由的思考(八)——天赋人权
·整合的困境(一)
欢迎在此做广告
16.宣判

——一段抹不去的记忆

刘京生

   一夜未眠,起床后认真的妆扮自己,准备行囊。那个年代,看守所用过的衣物,被褥可不敢奢侈的丢弃。当天,我没有再织手套,把藏在“窑”中以备急需的织好的手套也送了人。我在等待,焦急的等待,等待开庭,等待与亲人相见的那一刻早些到来。整整一个上午,没有丝毫的消息,我的心都凉了。问起同号:有下午开庭释放的例子吗?他们摇摇头。吃完中午饭,我实在熬不住了,在不知不觉中闭上了眼。不知过了多久,看守的喊声唤醒了我,那声音听起来格外悦耳:“刘京生,收拾东西。”临出门时,我与难友告别:“再见,再见。”看守取笑道:“走吧,走吧,再什么见,还想回来呀。”据说,走出看守所或监狱时不要回头,也不要说再见,尤其在看守所,再见就隐喻你会再回到这里。当时忘了,随口说了一句,还真被言中了,十几年后,我又回到了看守所,“雕楼玉砌今犹在,只是朱颜改”,看守所的“进步”令人咋舌——今不如昔。

   从三月十五日,到开庭时的九月十五日,整整半年的时间,也正好符合《刑法草案》关于刑事诉讼期限的规定。从这一个小的细节也可看出,在宣判我的那段时间里,法院的法官还真的拿法律当回事了。不像后来,法律成为一个摆饰,任由“法官”恣意妄为。他们像一群屠夫,杀人都杀红了眼——不该杀的也杀了,倒有几个该杀的幸免于难。善良的人们在呼唤法制,可是,专制下的法律再多能保障公正吗?!

   走进法庭,见识了它的庄重与尊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徽高高的悬挂在法官的头上,所有人的面部表情都是那样的严肃,严肃的令人紧张,令人窒息。国徽是国家的标志,这个标志出现在这里无非是想表明:法官代表国家,代表正义来审判你。可是,我几乎一直没有搞懂国家这个概念,怎么国家一定要与一个固定的主义,政党,制度,领导人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他们形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对主义的质疑,对政党的批评,对制度的意见,对领导人的不满都会扣上一顶颠覆国家的帽子将你治罪。

   在法官程序化的核实完我的姓名,性别,年龄,政治面目,工作单位,住址,籍贯,家庭出身后宣布了一件让我终身都会感到匪夷所思的事:检察院人员由于工作原因不能出庭,由法院工作人员代为宣读起诉书。没有公诉人,我为什么能够站到法庭上?这个玩笑开大了,开的是法律的玩笑,开的是国家的玩笑,开的是正义的玩笑,一切玩笑在庄重与尊严的氛围中更具讽刺意味。相同的法律在法官与检察官那里发生冲突,冲突应当是正常的,可以通过法律程序来表明,来解决。可是,当年的检察官竟然为了“维护法律的公正性”而采取逃避的手段,真的让人失望。此刻,我想起了国家,想起了国徽,想起一群面部表情严肃的人,心理暗道:多么像一幕滑稽剧,十分庆幸的是,这部滑稽剧最终受益的是我。

   起诉书列举了我的盗窃事实,说我在光天化日之下盗窃车辆,且在抓捕过程中公然拒捕,在闹市区高速行使,连闯红灯,犯罪性质恶劣,情结严重,应依法严惩。

   律师为我辩护的主要内容是:有罪辩护。一,盗窃车辆不是为了据为己有,没有占有财产的故意,不过是“非法使用”。为此观点律师补充道:当然,这种非法使用不同于一般意义上非法使用,由于使用过程中参与非法活动,所以性质还是比较严重的。二,被告盗窃车辆是为了进行非法活动,由于被告明确表示今后不再参与这些活动,也就不会再去盗窃车辆,因此也不会对社会造成危害。三,被告家属主动赔偿车辆损失,被告也认罪服法,态度是好的。四,被告是初犯且主要是认识问题,为此建议法官给被告一个机会,从轻处罚。

   没有质证,没有法庭辩论,庭审很快结束,法官宣布休庭十分钟等待宣判结果。

   我看到旁听席上坐着我的父亲,我的姐夫,我们单位的书记,队长。没有看到母亲,姐姐,更没有看到女友。单位的书记队长原本是想看到我的十五年判决的,回去好教育职工千万别学刘京生,他是咎由自取,恶有恶报。公安曾经去车队了解我的情况,书记队长,没有说我什么好话,什么仇视共产党,顶撞干部,为了早恋夜里十二点不睡觉影响工作(他怎么知道的?),资产阶级思想严重讲吃讲喝,接触社会上不良分子,等等等等,总之,在书记看来,我是罪大恶极。他们还发动全体职工揭发检举我的罪行错误,真想置我死地而后快。公安也告诉他们,我可能被判十五年刑,把个书记队长乐的逢人便说:活该,活该。我的女友在如此环境下,也难怪要离开我了。真的很对不起书记队长,令他们失望了。看到他们一言不发的失望表情,我真的觉得他们也挺可怜的。

   遗憾的是,当年的判决不翼而飞了,怎么也找不到。有那份判决不仅可以证实我的文章的真实性,回击一下无聊的质疑,还可以省去许多时间来堆方块了。人要倒霉的时候就是这样,想要的东西没有,想死你都不会来,不想要的东西接踵而至,轰都轰不跑。

   只记得判决的最后一句:关押半年以达到教育目的,免于刑事处分,当庭释放。

   还有一个细节,在宣判我之后法官亲口对我讲:你的幸运还在于,《探索》杂志没有被定为反动刊物。说这话的时间是九月十五日。可是,在不久后,宣判魏京生的时候,《探索》杂志却被定为反动刊物了。由此可以看出,当年上层的斗争是很激烈的。

   宣判后,主审法官张笑先,书记员焦志刚把我,我的父亲,我的姐夫,单位的队长书记叫到一起,希望各自发表一下对判决看法。我与家人的看法自然是忏悔及感谢,书记队长的脸都青了,一言不发。法官指名道姓的叫了好几遍他们就是不说话,最后气汹汹的离开了。法官看到这样的情景告诫我道:面对这样的领导,你回单位后可要小心了。我点点头。心中暗道:抓到我的错,我叫你爷爷都行,可是,要是让我抓到你的错,我搅你个天翻地覆。我是有些坏,可这能怪我吗,逼良为娼呀,我不这样做,他们就整天拿你当狗一样使唤着,各自都留点警惕,留点尊重,对谁都不是坏事。

   出了中法,父亲坐公交车回家了,我骑车与姐夫回家。到西单猛然看到街边烟摊,下来寻找我习惯抽的烟,“天坛”牌没有找到,找到了“春城”牌香烟,只是包装已经换了。我抽了一棵,抽完后再骑上车时有些扶不住把了。姐夫陪我在街边坐了片刻,烟的作用让昏昏沉沉的大脑浮想联翩,想事业,想爱情,想女人。在此刻,这一切的想法突然间变的那么现实可行,那么真实。我瞬间懂得:只有自由才能保障梦想成真。

   西单墙在我释放的时候,还热闹的很,可记忆中真的没有留下经过此地时的激情涌动,是我胆小了?是我变了?还是记忆的取舍?

   母亲在中关村路口焦急的等待。见到我后忍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她首先解释了为何不去中法的理由,感情脆弱的毛病会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见到我时控制不住激情。我紧紧抱住母亲,无言以对。我想说:妈妈,我永远不再离开你。可是,我没有说,我总隐隐的感觉到,我做不到这一点。

   人生有无数憾事。在监狱时我认为自己的一生有两件最大的憾事需要尽快弥补。其一,我不是父母的好儿子,不是儿子的好父亲;其二,我还没有享受过欲生欲死的爱情。至今,第一个遗憾依旧持续,母亲总是赶着我去干活,哪怕干活的收入仅够苟延残喘,哪怕她的年龄已经八十三岁。第二个遗憾,我有幸补上了,可昔日的战友却冷酷的告知:你这样的条件就不该结婚。我可以原谅误解,可以原谅观点的极端,可以原谅世俗,势利眼,但是,我无论如何不能原谅没有人性的且不合逻辑的告诫。莫非人穷就该志短,莫非穷人就该没有爱情与家庭?!

   看来,一些自觉不自觉的感到自己是民运一分子的人,真该恶补一下民主常识,千万别把追求民主当作一项没有人性的“伟大事业”。

   2008年6月1日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更新时间:7/2/2008

   http://www.minzhuzhongguo.org/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534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