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雷激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雷激文集]->[妒贤嫉能的安魂曲]
雷激文集
·民自关怀是个体自强民族大兴的前提
·雷激:六四奇遇记
·雷激:真的,我不想唱衰国民党
·雷激:妄言“灭共”-------答灵童
·雷激:无党不奸的"党文化"
·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告白
·雷激:感恩,到底谁更应该感恩?
·雷激:伸向摩的的黑手(新闻调查)
·雷激:给我二位至爱的mm及草虾先生
·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老枭看砖!
·雷激:赵紫阳当时的选择,谁都知道不是最佳选择。
·建言泛绿之民进党修正党章打印
·我衷心欢迎《物权法》颁布
·感言《江泽民文选》
·民主中国的常识普及
·评闲言《朱学勤、葛剑雄为什么炮轰李敖、阮次山?》文中的“爱国”论调
·由毛泽东青年时代的择友标准看其皇权思想端倪
·妓女合理与社会和谐
·从紫阳先生的“我无所谓……”,看其人性中魔鬼与天使的取舍
·妒贤嫉能的安魂曲
·救杨佳义士的三点方案
·爱国与狗之说的传统糟粕
·建议姚立法参与到“中国公民赎回选票的不合作运动”中来!
·我与刘宾雁的书信交往
·美国的慈善文化与中国的为富不仁
·任老之死我看到了悲哀
·先从小民主权益开始,民主就这么简单
·我眼中的中国自由派精英
·退党申请书
·剥离冼岩的伪装
·江西省强制戒毒劳教所靠犯人吃犯人的内幕
·白岩松送礼国家行为,卢秀芳送礼私家荷包
·军事暴力岂能成习惯性思维
·太石村的暴力行径昭示出枪杆子必胜的阴魂盛行
·胡锦涛,你该兑付“民主”支票了!
·梦之魂糊涂晓波清醒
·安魂曲请为余杰们喝彩吧!
·雷激心态小小说-----谢谢
·我对传播《零八宪章》的风险评估
·雷激:我的20年的棒喝!
·我对中共仅剩的一丝善意都被北京司法当局“6.23”逮捕令给埋葬
·雷激:中共党朝末世已露
· 赴京声援刘晓波先生记 (附图)
·赴京声援刘晓波先生记
·致刘霞
·雷激:部分海外民运少干蠢事!
·贺黄姗兄五十寿(诗歌)
·雷激;请爱戴那些政治智慧者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妒贤嫉能的安魂曲

妒贤嫉能的安魂曲打印 | 推荐 | 从文集移除 | 编辑帖子
   2008-2-6 02:32
   我是有备而来的。
   所以我在博讯论坛博客作者栏中找到了“安魂曲”大名,知道他是个著述有160篇网文的勤奋手写。这也打消了我对他是否是屑小五毛甚或一元的怀疑。
   时为中国科大学潮组织者,有着89.64亲历亲为经历且因此坐过牢的安先生,如今已居加拿大,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从他常常嘲讽那些在海外靠吃“民运”饭的民主人士的口吻中,我暂且认定他的衣食是靠他的才智而获得的。

   尽管如此,他的名气始终伴着臭味,一如他粗糙的没有靶标就无法成文的“大字报”网文一样,没有一个固定拥趸。有的也只是像他一样不敢将郭天舒真名露署的左愤们一不小心找到一个交合点,快感那么三二分钟。
   一代学运才俊郭先生何以会沦落成这样?这是因为他不甘于衣食无忧的利,他还要文可安帮的名。无奈他效法毛世祖的文采学到的只是“不许放屁”般的“扇你耳光”的痞子加强盗的渣滓文风。
   他的自负和自恋,使他太想搏取功名了。按理说其文章无彩不彰,他一个学理工的应当会逻辑严密论据卓卓以补其拙,遗憾的是我翻看他所有文章,无一工整有序条理清晰。多有何用?泔水垃圾。
   他或许是明白了自己先天与后天都无法弥补的不足,余王拒郭事件后他羞于著述立说了。但是他的不甘沉寂的野心,在他嫉妒的胸腔里燃烧,又促使他像一只土狼常常蛰伏在杂草丛中,时常窥视着公共的独立的中共专制集团欲除之而后快但慑于他们是世界知名的自由派精英---刘晓波.余杰们,当他们在时政论坛发出一篇篇为民主自由为民生民权呐喊呈长袖善舞的间隙隅露歧义的论点,他以为是空门破绽,即刻窜出草丛撕咬一通。
   这不,2号那天我转了刘晓波先生这篇《民粹主义是独裁的温床》的文章,因为有同中共主媒批判陈水扁3月22日借民粹民意举行“入联公投”撞车的嫌疑,于是,郭天舒先生迅疾地效法水浒无赖草寇出手了“刘晓波这样的自封精英,实为中国民主化的绊脚石”断章取义的诛心之文。
   众所周知,历史上苏格拉底.布鲁诺.遇罗克等等先知无不是在民粹的声讨中被专制者们名正言顺地残酷行刑的。德国法西斯之所以能成为人类的恶魔符咒,没有德国的步调一致的民粹能成就么?
   当共党魔头毛泽东被排山倒海的民粹山呼“万岁”乐的屁颠时,他也喊出了“人民万岁”的愚人语,于是誓死保卫毛主席的民粹使吾土赤旗翻滚。结果我想留给根正苗红的安公子回答。
   我这篇应该说是回应安魂曲上述文章后面的跟帖文章,却不地道的跟在了刘晓波先生的这篇让中共权贵贪婪集团心惊胆颤的为草根民众要回土地所有权而呐喊的文章后面,我是想让网友们擦亮眼睛看看谁像跳梁小丑般常犯选择性失明之伎俩,刘晓波无数篇为民生奔呼张显非暴力的无隙可击的文章,从来不曾看到安魂曲喝过一次彩。
   他以为他自视甚高,经历过牢狱,又时常哀叹未得到一丝受难的彩头,我以为就他这种求功博名的动机以及其嫉贤妒能的人品不改,其今后的行文立说除了哗众取宠就是自取其辱。
   刘晓波先生作为一个几经牢狱仍坚持在国内,靠思想的火焰打烙成良知的文字维持生计的独立知识分子,其坚韧度是无法量化的。他的思想自然是仁者见仁恶者见恶。套用一句时髦语也即是上帝的归上帝,撒旦的终归撒旦。
    江西雷激08年大年30日凌晨1:58分于无任何取暖设施的鹰潭家中。
   附安魂曲之文-----------
   刘晓波这样的自封精英,实为中国民主化的绊脚石
   今日中国的问题首先是官僚权贵“精英”专制,而根本不是什么“民粹主义”-----因此至少在目前诉诸大陆普通民众的民粹主义还是专制主义的对立面,也是专制官僚们相当恐惧的一种思潮。
   刘晓波的高论,就好比明明别人连糠都吃不饱、只是偶尔幻想一些大鱼大肉,却在那里对着饥民扳起脸警告什么“过多进食山珍海味会影响胃肠功能,最终影响身体营养吸收。。。”一样地可笑!
   刘晓波们说“民粹主义是独裁的温床”-----我则要说“刘晓波这样的自封精英,实为中国民主化的绊脚石”!
   此话纯属放屁(抱歉我骂脏话)!
   谁说中国人“仇富不仇权”了?-----中国人仇视过姚明、刘祥这样靠体育致富的人么?仇视过李连杰、李宇春这些靠自己本事发财的演艺明星么?又仇视过香港李嘉诚等富豪、或者刘德华等名人么?
   谁又告诉你“中国民间的声音不追究政府而只针对私营老板和经济学家”了??中国民间的声音虽然处处被压制(不象你刘晓波可以满世界发“追究政府”的文章还能捞稿费好处),很不容易“追究政府”,但只要稍微接触中国网民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大多数其实针对的根本是靠贪污腐化、官商勾结形成的权贵、奸商联手侵吞国家资产、百姓利益形成的暴富阶层,却很少有人去针对那些普通的、没有任何劣迹的“私营老板”(最多指出他们有些为富不仁、不象海外富豪那样乐善好施或者素质偏低罢了,这完全属于正当的批评,却没有仇恨在内)。。。
   至于针对“经济学家”,我相信这才是你刘晓波突然如丧考妣、大批“民粹”的根本原因-----你不就是看到茅于轼这样老糊涂了的精英“站着说话不腰疼”,因和你一样诬蔑中国普通人“仇富不仇权”而一夜间名誉扫地,感到兔死狐悲尤其是对你那个小圈子的老朋友惺惺相惜了么?!
   可你其实还不如人家茅于轼老人更有种,敢于公开把自己的观点向国人发表自毁形象,你只敢把你自己出自狭隘精英立场、对中国普通百姓的仇视通过向海外传媒投稿“民粹主义是独裁的温床”这类普通人不知所云的垃圾文章来发泄;同时把你“中国人最大的劣根性是“仇富不仇权””(还“最大的劣根性”?你怎么不说是“甘于做奴才了”呢?)这样的恶语中伤文字悄悄发表在你的崇拜者、跟风虫们云集的“自由中国论坛”这块自留地内。。。。如果你把你的观点说白了公开发表在大陆的公众论坛(这根本毫无风险,官方甚至求之不得),我敢担保你这辈子都会对你的政治前途绝望了(因为你马上会和茅于轼一样名誉扫地)。
   QUOTE:
   原帖由 刘晓波 于 2008-2-3 18:13 发表 [url=http://www.zyzg.us/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1422276&ptid=173741][/url]
   中国人最大的劣根性是“仇富不仇权”。
   中国GDP的50%以上进了政府财政,工薪阶层只有12%,而在民主国家,分享GDP增长的大头是劳工阶层。
   为什么中国民间的声音不追究政府而只针对私营老板和经济学家。
   ...
   刘晓波:民粹主义是独裁的温床
    现代政治学的源头之一是卢梭。卢梭从“人性善”出发,把人类不平等和一切邪恶的起源归结为私有制及文艺科学等文明成果,他提倡回归自然的浪漫主义。他在《爱弥儿》的开篇就说:“出自造物主之手的东西,都是好的,而一到了人的手里,就全变坏了。他要强使一种土地滋生另一种土地上的东西,强使一种树木结出另一种树木的果实……如果你想永远按照正确的方向前进,你就要始终遵循大自然的指引。”“上帝创造万物,都使之为善;而人滥于施为,便成为丑恶的了。”
   
    这种浪漫主义,只具有审美价值而不具有政治价值。由此出发,卢梭式民主来自“公意至上”,带有绝对民主的民粹主义色彩,是个大而化之的伪命题,看似正确而实则荒谬。因为,仅仅从在技术上讲,这种公意很难界定,绝对民主更无可能。
   
    自由民主社会是众说纷纭的社会,从来没有统一的“公意”,至多只有“多数的意志”、“少数的意志”和“相互冲突的意志”。多数意志也大都是集合在某一重大社会问题下的共识,而非集合在所有社会问题下的共识。比如,四十年代的中国,中国的多数意志集合在抗日的民族主义旗帜下,但在解决国内政治的重大问题上,国民党政府并未获得多数民意的支持。再如,现代民主国家每次大选选出的总统,代表的也仅仅是多数民意而非全民意志。而且,其支持者之所以投票给他,也不是因为认同他的全部政见,而仅仅是认同他政见中某一部分。
   
    所以,卢梭的“契约论”最终也就只能走向贤人政治。卢梭论证说,缔结契约就是每个人把个人的一切权利转让给全体。既然每个人都向全体奉献,也就等于没有任何人向别人奉献,人人可以获得平等之权利。人们以交付出天赋的“自然状态”下的平等和自由来换取共同契约中的平等和自由。在这个契约中,全体公民为主权者,国家代表着主权者的最高的共同意志和共同利益;而国家本身无法行使主权,主权的行使必须少数统治者来承担,所以,国家就要由道德贤者来统治,于是,主权在民的公意落实为国家管理权就变成了圣贤的统治权。卢梭式民主走到最后,就变成了典型的“贤者救世论”,在实践中很容易导致个人独裁。事实上,没有分权制衡的制度保证,任何统治者都不会成为“贤者”。相反,有了制衡统治权的制度保证,任何人执政者——无论是贤哲还是不肖者——也不能为所欲为。
   
    从防止公权力不被滥用的角度讲,宪政体制的关键在于:宁要一个可以关进笼子的魔鬼,也不要一个可以为所欲为的天使。
   
    绝对民主在根基上是民粹主义。从历史经验上看,民粹主义首先是一种仇恨情结,他们厌恶贵族、权势者、有产者和知识分子等精英,而同情平民、无产者、甚至流氓地痞,也就是无产业无知识的大众。更有甚者,民粹主义不光是同情,还特别煽情地在道德上无限制贬低精英而无限制地抬高大众,赋予了大众以无穷的创造力和最优越的道德感,最后发展为“大众崇拜”:大众不仅是主人,而且是创造历史的动力。
   
    换言之,民粹主义的正面是“人民崇拜”,反面是打到精英,特别是经济精英和知识精英,所以,民粹主义具有强烈的清教徒主义、反智主义和平均主义的倾向。民粹主义蔑视和仇恨任何有产者,无论是物质财产还是精神财富的拥有者。民粹主义从仇恨物质财富的拥有者出发,进而把仇恨推广到知识文化领域。在他们看来,知识分子也是有产者,拥有并垄断了精神财富,所以,要把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拥有者统统要踩在脚下。在这方面,中国古代传统就具有浓厚的民粹主义色彩,“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就是这种民粹主义的经典表述。
   
    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中都有浓重民粹主义的成分,马克思的无产阶级最先进、因而最革命的理论,列宁的无产阶级先锋队的理论,都是在道德上拔高无产者的民粹主义。但与马、列相比,毛泽东思想中的民粹主义可谓登峰造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