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雷激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雷激文集]->[评闲言《朱学勤、葛剑雄为什么炮轰李敖、阮次山?》文中的“爱国”论调]
雷激文集
·民自关怀是个体自强民族大兴的前提
·雷激:六四奇遇记
·雷激:真的,我不想唱衰国民党
·雷激:妄言“灭共”-------答灵童
·雷激:无党不奸的"党文化"
·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告白
·雷激:感恩,到底谁更应该感恩?
·雷激:伸向摩的的黑手(新闻调查)
·雷激:给我二位至爱的mm及草虾先生
·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老枭看砖!
·雷激:赵紫阳当时的选择,谁都知道不是最佳选择。
·建言泛绿之民进党修正党章打印
·我衷心欢迎《物权法》颁布
·感言《江泽民文选》
·民主中国的常识普及
·评闲言《朱学勤、葛剑雄为什么炮轰李敖、阮次山?》文中的“爱国”论调
·由毛泽东青年时代的择友标准看其皇权思想端倪
·妓女合理与社会和谐
·从紫阳先生的“我无所谓……”,看其人性中魔鬼与天使的取舍
·妒贤嫉能的安魂曲
·救杨佳义士的三点方案
·爱国与狗之说的传统糟粕
·建议姚立法参与到“中国公民赎回选票的不合作运动”中来!
·我与刘宾雁的书信交往
·美国的慈善文化与中国的为富不仁
·任老之死我看到了悲哀
·先从小民主权益开始,民主就这么简单
·我眼中的中国自由派精英
·退党申请书
·剥离冼岩的伪装
·江西省强制戒毒劳教所靠犯人吃犯人的内幕
·白岩松送礼国家行为,卢秀芳送礼私家荷包
·军事暴力岂能成习惯性思维
·太石村的暴力行径昭示出枪杆子必胜的阴魂盛行
·胡锦涛,你该兑付“民主”支票了!
·梦之魂糊涂晓波清醒
·安魂曲请为余杰们喝彩吧!
·雷激心态小小说-----谢谢
·我对传播《零八宪章》的风险评估
·雷激:我的20年的棒喝!
·我对中共仅剩的一丝善意都被北京司法当局“6.23”逮捕令给埋葬
·雷激:中共党朝末世已露
· 赴京声援刘晓波先生记 (附图)
·赴京声援刘晓波先生记
·致刘霞
·雷激:部分海外民运少干蠢事!
·贺黄姗兄五十寿(诗歌)
·雷激;请爱戴那些政治智慧者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闲言《朱学勤、葛剑雄为什么炮轰李敖、阮次山?》文中的“爱国”论调

雷激:评闲言《朱学勤、葛剑雄为什么炮轰李敖、阮次山?》文中的“爱国”论调
    [size=-1] 提交日期:2005-9-14 10:50:00

   闲言强奸民意地说:“中国的老百姓不但从其出生起就开始形成对这片国土的认同,而且他们也从自己的切身处境中体验到了国家利益与个人得失的息息相关,在某种意义上国家就是一个利益共同体。”
     我说闲言强奸民意,是他无视中国老百姓的生存状态,将以上形同教科书里文件报告里的一段话摘抄下来做为论据,空洞且毫无事实依据。
    我请问闲言,留学生属不属中国的老百姓?他们去国不认同的多还是归国认同的多?如果你硬是强词夺理地说他们己经是留学生了不属老百姓,那好,我想敲打你昏睡的御用脑袋,让你恢复“多佛惨案”的记忆。
    2000年6月17日,英国多佛市口岸警察在一次例行公事的检查中,在一辆集装箱货柜车中意外发现因长时间缺氧而窒息死亡的58具中国人尸体。这些大多来自福建省福州地区的偷渡客,是不是地地道道的中国老百姓,闲言先生?
    众所周知,基于父母的基因血脉,身为后人无从选择。但是随着人的长大成熟,人自然能分辨好坏善恶,这也是人区分于动物的基本尊严所在。这些惨死的中国老百姓,你们为何不给闲言一丝颜面,为何讳闲言所喷,以“冒死”之勇来否认弃离这片国土而选择偷渡?这片闲言眼中的美丽国土家园怎会变得瘟疫肆虐了?自然的瘟疫倒不至于逼迫到人们迁徙逃离,我想大概是人祸的瘟疫使然:农民向政府“租种”一亩地,每年要交300多元各种苛捐杂税;工人在“抓大放小”的国企改制下普遍下岗,如此恶劣沉重的生存环境,加上官权向资本寻租,司法为“暴富”护航,普通百姓除了造假致富几无“幸福空间”。所以素有侨乡历史渊源的沿海百姓偷渡成为其改变命运的首选。
    所以,当听说有“蛇头”能帮他弄到美国、欧洲或日本,且安全(谁都知道最安全是拿着护照、机票,通过机场口岸坦然登机)可靠,于是他们不惜举借高利贷,变卖家产,凑足20-30万人民币(靠岸后付15-25万左右),窝进不透气的远洋轮货仓或集装箱,开始他们去国的梦想富家的冒险生涯。你说他们受蒙骗愚蠢,可是即使是他们被抓了回来休整一年后,他们又重复这种愚蠢的不认可国土的行动,这就不是简单指责愚蠢便能告慰视听的了。这就充分说明通过这种途径去国后在他国异乡富裕了的例子太多,按他们打拼的人生理念来概括便是:与其在故乡平凡贫穷一生等待饥贫无医死去,不如冒险搏弈开拓一片家业,成为他国公民。
    面对以上事例,闲言先生你如果还是罔顾,硬说他们是中国老百姓中的个案,那么好,就请你说服你的执政主子,打开国门让老百姓自由选择好吗?结果会是不言而喻的10亿人去国的难堪。
    由此而可以想见,经过追求幸福生活的“自由选择”洗劫后的专制国度,留下的无一例外的是你们这种手无缚鸡之力且每天靠谎言欺骗民众的帮闲们和既得利益者们。
    闲言?这么暧昧的中性网名,用不着这般模棱两可行吗?仅从主媒倡导的节约出发,为降低网民的认知成本,也可同中共世祖老毛喜称的“阳谋”为伍,干脆取“谎言”网名不是更妥贴吗?
   另附闲言原文:
     
   朱学勤、葛剑雄为什么炮轰李敖、阮次山?
     作者:闲言
   据媒体报道,6月13日,在凤凰卫视中文台《世纪大讲堂》与上海教育电视台《世纪讲坛》联合召开的栏目合作暨节目研讨会上,自由派知名学者朱学勤、葛剑雄猛烈炮轰凤凰卫视中文台《李敖有话说》节目主持人李敖,以及凤凰卫视资讯台总编辑、首席时事评论员阮次山,称两人是“凤凰卫视的污点”!
   按照朱学勤的说法:“阮次山是个口碑极差的人,文风、言风实在不像是开放社会的专家该有的表现;李敖,他有的话实在有失水准,引起许多舆论反应,是个话题人物,官司不断”;葛剑雄也附和:“有的节目应该见好就收,以免得不偿失。像李敖这种‘就要钱,谁给钱就干,自我感觉极好的人’是做不出好节目的,有些人对他不适当的吹捧,使得他越来越不像话!”
   学术批评、社会批评都正常,也是社会保持良性运转之必须。但是,能让自称讲究“文风、言风”、自我标榜开放、宽容的自由派头面人物不顾文风、言风,不讲开放、宽容,联手起来猛烈炮轰,必欲除之而后快,这件事显得颇不寻常。
   是什么让朱、葛二人如此大动肝火呢?凤凰卫视并非只有李、阮二位评论员,朱学勤自己也经常受邀发言。让李、阮二人显得与众不同的,是他们发言中鲜明的中国利益立场。李敖在两岸关系上坚决维护“一个中国”,阮次山在国际问题上极力张扬中国利益,就是这种态度与立场,令自由派的大佬们很不爽,称他们“不像是开放社会的专家”。
   朱学勤口中的“开放社会”,就是消解了国家、民族立场,一切服从自由主义“普世价值”的言论社会。在国内问题上,朱学勤通过梳理英美与法俄两条不同的变革路径,提出了“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的温和主张,令人敬佩;但在国际问题上,朱学勤一直致力于以普世价值消解对国家、民族利益的认同,自觉与所谓普世价值的俗世样板美国保持高度一致。最近他更撰文提出,联合国改革的目标应该是孤立“独裁国家”,其中当然包括中国。一个学者,竟然呼吁国际社会孤立自己正处于经济高速发展期的祖国,这大概就是他所说的“开放社会的专家该有的表现”吧?
   作为知识精英、知名学者,朱学勤们可以如此洒脱,但是中国的大多数普通老百姓做不到这一点。中国的老百姓不但从其出生起就开始形成对这片国土的认同,而且他们也从自己的切身处境中体验到了国家利益与个人得失的息息相关,在某种意义上国家就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共有着这种认同的中国老百姓也需要有人代言他们的声音,于是李敖、阮次山受到追捧;也因此,李、阮成为朱学勤等“开放社会的专家”们的眼中钉,在这个圈子内“口碑极差”。
   站在中国利益立场上的知识分子绝非仅只李敖、阮次山二人,但李、阮二人依托凤凰卫视这个平台,在海内外制造出巨大的媒体效应,在海外由自由派主导的舆论下成为不谐之音,并且被输送回国内,这才是朱、葛联手,急欲除之而后快的原因。实际上,不但李、阮被朱、葛指为“凤凰卫视的污点”,同时为不同声音提供平台的凤凰卫视,仅仅因为它不排斥反而坚持伸张中国利益的声音,在自由派所主导的海外媒体中也成为异类,被许多“开放社会的专家”视为媒体的“污点”。
   所谓“污点”,其实不过是异己的不谐之音而已。自冷战终结后,自由主义价值开始成为普世潮流,浩浩荡荡、势不可挡;朱学勤等自由派代表人物也一跃而执学界牛耳,受尽学界民间“不适当的吹捧”,成为这种观念一统天下的既得利益者。但是,随着冷战后单极世界的残酷性狰狞渐露,自由主义的普世理想开始受到质疑;尤其是随着中国国际环境的日益严峻,学界民间开始出现不同声音。无论是从观念还是利益来说,这种不谐之音都为自由派的头面人物深恶痛绝。如果上升到战略高度来看朱学勤们的此次炮轰,他们或许是希望籍此拔除李敖、阮次山这一“凤凰卫视的污点”,进而改造凤凰卫视这一媒体的“污点”,还海外舆论一个“清静”,进而使消解国家利益认同的自由主义普世价值能够重新一统天下。
   在此次炮轰中,人们看不到一星半点自由主义自我标榜的对待不同意见的宽容,有的只是奉劝“应该见好就收,以免得不偿失”的急欲除之而后快。这并不令人意外,宽容往往只是弱势者的需要,不管什么主义,当它居于主流、成为需要保守的既得利益后,就会表现出专横霸道,这就是自我标榜宽容的自由派在当下往往会上演党同伐异、排斥异己闹剧的原因。去年经济学界对温铁军、郎咸平如此,而今政治学界对李敖、阮次山又如此;去年是《中国改革》,而今是凤凰卫视--这些“开放社会的专家”们,不把寥寥几个有影响力的眼中钉清理干净,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不知道葛剑雄所谓“像李敖这种‘就要钱,谁给钱就干,自我感觉极好的人’”究何所指?难道陈水扁给钱宣传台独李敖也会干吗?李敖是个观点倾向极其鲜明的人,他不可能为钱出卖自己的立场。我相信,有些事出价再高他也不会干,有些事赔本他也会愿意干;如果所谓“开放社会的专家”的“口碑”只能由朱学勤们来定义、派发,我相信李敖、阮次山会对这一头衔及“口碑”弃之若蔽。
   因此,对葛剑雄上述评语的唯一解释就是口不择言--不择手段欲将对手搞臭,已经顾不得发言“实在有失水准”了。所谓“钱”即利益,李敖、阮次山当然要利益,但没有证据显示他们会牺牲立场换取利益。反之,大言不惭以“逐利”相责的朱学勤、葛剑雄们,难道自己已经清高至不要利益,可以不食人间烟火了吗?从他们的所言所行看,被他们清高放弃的,从来就只是国家民族的利益,而不是他们个人的利益。
   亨廷顿在其新书《我们是谁》中指出:美国的精英阶层由于其利益已经全球化,因此刻意淡化对于民族、国家的认同感,这构成挑战美国国家特性的一大威胁。同样,由于困惑于自由派知识分子已经“形成某种特定的利益群体”,他们对民族、国家采取虚无主义立场,主张民族和国家应该无条件为自由主义的普世价值让路,中国国内一些自由派知识分子已经开始“从自由派后退”。在《我为什么从自由派后退了》一文中,李方开始探寻“鼓吹全球化、消解民族和国家的界线”背后的“自身利益所在”。
   实际上,自由派利益化问题远比李方文中所言更为普遍。利益无所不在,当某种观念已经成为必须保守的目标时,利益就浮出水面;对利益的追逐必然加固对观念的偏执,必然表现为党同伐异和排斥异己。观念的偏执往往不仅仅是因为被主义所灌输、所洗脑,更是因为利益。自由派知识分子尤其是其头面人物大都亲美反共,这并非偶然,这既是其观念之所向,更是其利益之所在--在执政者已经明确拒绝西方政治模式后,作为体制外的知识精英,颠覆体制是自由派的最大利益之所在;言必称美国,是其保守既得利益之必须。
   幸运的是,时代已经不同了。冷战后不到十年,自由主义一统江山的局面已经瓦解,中国思想界现在呈现为自由主义、新左派、保守主义三江分流。自由主义虽然仍然是学界主流,但已经不再能够垄断学界民间的“口碑”。在自由派的圈子内,李敖、阮次山可能“口碑极差”;但在自由主义以外的学界及广大民间,他们的口碑好得很,因为他们代言了中国人自己的利益。反之,朱学勤们在自由主义以外的学界及广大民间却“口碑”越来越差,他们被称为“哈美派”--一切言论皆以美国的主流意识作归依。炮轰事件在网上公布后,朱、葛二人马上遭到网民万炮齐轰,“引起许多舆论反应”、成为“话题人物”,这就是明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