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雷激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雷激文集]->[江西省强制戒毒劳教所靠犯人吃犯人的内幕]
雷激文集
·民自关怀是个体自强民族大兴的前提
·雷激:六四奇遇记
·雷激:真的,我不想唱衰国民党
·雷激:妄言“灭共”-------答灵童
·雷激:无党不奸的"党文化"
·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告白
·雷激:感恩,到底谁更应该感恩?
·雷激:伸向摩的的黑手(新闻调查)
·雷激:给我二位至爱的mm及草虾先生
·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老枭看砖!
·雷激:赵紫阳当时的选择,谁都知道不是最佳选择。
·建言泛绿之民进党修正党章打印
·我衷心欢迎《物权法》颁布
·感言《江泽民文选》
·民主中国的常识普及
·评闲言《朱学勤、葛剑雄为什么炮轰李敖、阮次山?》文中的“爱国”论调
·由毛泽东青年时代的择友标准看其皇权思想端倪
·妓女合理与社会和谐
·从紫阳先生的“我无所谓……”,看其人性中魔鬼与天使的取舍
·妒贤嫉能的安魂曲
·救杨佳义士的三点方案
·爱国与狗之说的传统糟粕
·建议姚立法参与到“中国公民赎回选票的不合作运动”中来!
·我与刘宾雁的书信交往
·美国的慈善文化与中国的为富不仁
·任老之死我看到了悲哀
·先从小民主权益开始,民主就这么简单
·我眼中的中国自由派精英
·退党申请书
·剥离冼岩的伪装
·江西省强制戒毒劳教所靠犯人吃犯人的内幕
·白岩松送礼国家行为,卢秀芳送礼私家荷包
·军事暴力岂能成习惯性思维
·太石村的暴力行径昭示出枪杆子必胜的阴魂盛行
·胡锦涛,你该兑付“民主”支票了!
·梦之魂糊涂晓波清醒
·安魂曲请为余杰们喝彩吧!
·雷激心态小小说-----谢谢
·我对传播《零八宪章》的风险评估
·雷激:我的20年的棒喝!
·我对中共仅剩的一丝善意都被北京司法当局“6.23”逮捕令给埋葬
·雷激:中共党朝末世已露
· 赴京声援刘晓波先生记 (附图)
·赴京声援刘晓波先生记
·致刘霞
·雷激:部分海外民运少干蠢事!
·贺黄姗兄五十寿(诗歌)
·雷激;请爱戴那些政治智慧者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西省强制戒毒劳教所靠犯人吃犯人的内幕

   江西省强制戒毒劳教所靠犯人吃犯人的内幕
   
   雷激2005-11-16 15:18于鹰潭家中
   
    江西省强制戒毒劳教所,地处南昌市,曾获得部级和省级先进管教所的光荣称号,前公安部长周永康也曾到该所视察工作。

   
    这个表面荣誉颇多,暗处又是怎样管教吸毒病人的呢?
    王接胜,男,今年46岁,江西鹰潭人;2001年因吸毒被抓后送到该所强制戒毒劳教2年。据王接胜说,这是个全封闭的监狱式的地方,按该所宣传墙报上明文规定,教养人员每天上午参加2小时劳动,下午或者安排学习,或者安排体育活动。
    但实际上他在那里的二年间,基本是早上5点30分起床,吃过早饭后,6点30分就开始劳动,直到中午12点开饭1小时,1点钟又开始劳动,到下午6点30分开晚饭1小时,7点30分又开始劳动至10点30分,一天劳动15到16个小时,几乎天天如此。
   笔者问有没有报酬?
    王答:一分钱没有,管教中队长左回(音)红说改善伙食。
    问:伙食怎么样?
    答:这是国家全额拔款的针对吸毒病人的劳教所,可是食堂被左队长的亲戚承包了,所领导也占股份,吃得非常差,常常吃不饱。记得2002年春节,年三十晚吃了份量很少的四个莱,第二天正月初一中午就是一个大白菜,于是大家自动起来抗议绝食罢工。谁知左中队长迅速带领10多位中队成员,将抗议声高些.响亮些的人抓出来就拳脚棍棒一阵暴打,有的人被打得在地上翻滚大小便失禁,真是比南霸天黄世仁不知要恶多少倍。
    问:每天劳动那么长时间,都做些什么?
    答:什么东西都做,玩具小汽车组装,毛绒玩具,服装加工,都是来料加工的简单机械式的劳动,就像日本电影《追捕》中的横路竣二吃了药后干的那种技术不高的活一样。累是不累,就是时间长,人疲倦,有时上厕所蹲在那人都会睡着。
    问:得了病治疗情况怎样?
    答:普通的感冒发烧吃一些退烧药片,从来没有点滴打。里面起码有四成人传染了肺结核,经常看到有人咳血吐血,也没有看到谁被管教带去隔离治疗,病死人的事经常发生,后来他们学聪明了,为了减少劳教家属的控告,一般是发现谁身体不行,便提前通知他们的亲属接出去了事。
   
    笔者认为,这种无人性的超负荷的集团性迫害和榨取劳教人员劳动力的恶行,有其靠山吃山管犯人吃犯人的传统陋习,但重要的一点是没有监督的独立机构和当事人无权保留证据,而使维权诉求几乎成为泡影。
    由于是事后追忆性采访,当时的行凶者是不允许受害人拍照的,也不可能有拍摄工具,事后伤痛留下的疤痕也缺乏说服力,今天只能提供些文字纪录。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