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雷激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雷激文集]->[剥离冼岩的伪装]
雷激文集
·民自关怀是个体自强民族大兴的前提
·雷激:六四奇遇记
·雷激:真的,我不想唱衰国民党
·雷激:妄言“灭共”-------答灵童
·雷激:无党不奸的"党文化"
·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告白
·雷激:感恩,到底谁更应该感恩?
·雷激:伸向摩的的黑手(新闻调查)
·雷激:给我二位至爱的mm及草虾先生
·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老枭看砖!
·雷激:赵紫阳当时的选择,谁都知道不是最佳选择。
·建言泛绿之民进党修正党章打印
·我衷心欢迎《物权法》颁布
·感言《江泽民文选》
·民主中国的常识普及
·评闲言《朱学勤、葛剑雄为什么炮轰李敖、阮次山?》文中的“爱国”论调
·由毛泽东青年时代的择友标准看其皇权思想端倪
·妓女合理与社会和谐
·从紫阳先生的“我无所谓……”,看其人性中魔鬼与天使的取舍
·妒贤嫉能的安魂曲
·救杨佳义士的三点方案
·爱国与狗之说的传统糟粕
·建议姚立法参与到“中国公民赎回选票的不合作运动”中来!
·我与刘宾雁的书信交往
·美国的慈善文化与中国的为富不仁
·任老之死我看到了悲哀
·先从小民主权益开始,民主就这么简单
·我眼中的中国自由派精英
·退党申请书
·剥离冼岩的伪装
·江西省强制戒毒劳教所靠犯人吃犯人的内幕
·白岩松送礼国家行为,卢秀芳送礼私家荷包
·军事暴力岂能成习惯性思维
·太石村的暴力行径昭示出枪杆子必胜的阴魂盛行
·胡锦涛,你该兑付“民主”支票了!
·梦之魂糊涂晓波清醒
·安魂曲请为余杰们喝彩吧!
·雷激心态小小说-----谢谢
·我对传播《零八宪章》的风险评估
·雷激:我的20年的棒喝!
·我对中共仅剩的一丝善意都被北京司法当局“6.23”逮捕令给埋葬
·雷激:中共党朝末世已露
· 赴京声援刘晓波先生记 (附图)
·赴京声援刘晓波先生记
·致刘霞
·雷激:部分海外民运少干蠢事!
·贺黄姗兄五十寿(诗歌)
·雷激;请爱戴那些政治智慧者
欢迎在此做广告
剥离冼岩的伪装

剥离冼岩的伪装
   2006-5-23 10:38
   冼岩,也叫闲言。他是不会上这个坛子找骂的,这是他的共特战友乱魂岗转他点评"余王拒郭事件"之文过来助威的。这是安魂曲-----乱魂岗在自取其辱而始料未及的。
   闲言,典型的中共御用写手,在天涯茶舍包括其主持的凯地中间地带所发的帖子,无不是以拥共视共政权等同于国家的口吻来诋毁自由民主人士。以反美强调中国国情是他混淆视听拥有众多粪青的一个底色,在行文措词方面他颇具学院派功力,温文尔雅的叙事说理风格脱离新华讨伐式檄文之文体,这是乱魂岗先生所难忘其项背的。这也是向来追求自由民主真理的闹市修行兄被其蒙骗在楼上为其文才的称道的技巧所在。
   我在此暂定闲言之文为"新华文体二代",他的华章尤如上等的养料,然而他施播的种子是专制的恶种,开出的花儿是独裁的恶花,结出的果儿是奴役人民的恶果!

   不是我老雷自夸,闲言所写之文我一旦发现,我无不亮剑出击,招招无不点其死穴,因为我知道他服务于谁,背后的主儿是谁。
   我所点所评,他是不敢应战的,只有夹着尾巴开溜的份儿。我何以这般强大?其实很简单,即一是我无欲,二是我不伺俸主子没软肋。
   下面转发一篇闲言捧太子党的文章及网友的评说和我的评论=======
   闲言 提交日期:2005-7-14 15:27:00
   在薄熙来、潘岳与刘亚洲三人之间有太多相似,让人不能不将他们联想在一起。他们都是高干子弟,堪称当今中国太子党手握实权的代表人物;三人都极受媒体关注,是不同凡俗的政治明星。但是,虽然三人都走在同一条仕途上并功成名就,他们的政治理念、努力方向却大相径庭,兹分别论述之。
     
     薄熙来:
     
     薄熙来自甫入政坛,即被视为太子党投身仕途的代表人物。由于拥有得天独厚的政治资源及个人禀赋,薄的仕途一直多姿多彩,为政有声有色。从大连市到辽宁省再到商务部,薄的言行往往构成亮丽风景,引人瞩目。
     
     几年前仰融案发,许多人推测薄熙来将成为牺牲品,独笔者在《仰融案的烟雾、内幕和真相》一文中分析薄熙来可借此得分,更上层楼。果不其然,不久薄熙来即升调商务部。在WTO时代,商务部几乎承担了国家经济管理的半壁江山,可谓位高权重。反之,当初积极为仰融辩护的郎咸平、王晓麟们的危言耸听之词,何曾有过一星半点兑现?
     
     作为从小立志从政者,薄熙来显然并不仅仅满足于达到高位,而期望能在富民强国方面有一番建树作为。中国政坛是最能锻炼人的熔炉,只要有心,能够坚持住,其身心锻炼是外间难以想象的。经过多年磨历,薄熙来已渐成气象;比之辽宁省,商务部也是更适合他的舞台。看最近薄熙来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反应敏捷,刚柔兼具,既高屋建瓴,又细致周到,有理有力有节,堪称同类采访中的典范;不但在国内政治家中鲜有人能及,即使在惯于应对媒体的西方政治家群落,也罕有与其水平相当者。参加了此次中欧纺织品贸易谈判的欧盟驻华大使安博表示:“在我30多年的国际谈判生涯中,薄熙来是一个最为严厉、强硬的谈判对手”;《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认为:“薄知道何时应作出让步,何时应保持强硬,‘善于学习’的薄熙来在贸易问题上的影响力将迅速上升─在中国必须对其贸易伙伴不断指责不公正贸易行为作出回应的时候,薄熙来的个人魅力应该具有越来越重要的价值”--看电视中薄熙来从容淡定的明星风采,即使处身在习惯了镁光灯注视的大国政要群中,他的气度也稳胜对方一筹,为这方面历来弱势的中国赢得了光彩。
     
     薄熙来的杰出,是多年磨练的积累。这样的杰出之士,在中共第五代中也颇罕见,因此不少人期待他能有更大作为。如果中共真正任人唯贤,薄熙来应该拥有更高位置、更宽阔的舞台。
     
     潘岳:
     
     与薄熙来从一开始即立志仕途、从传统阶梯上攀迁不同,潘岳在1980年代是中国太子党思想方面的代表人物,他的成就和兴趣,更多体现在思想领域,其代表作是几年前的政治改革万言书。
     
     潘岳思想虽然深受西方影响,他本人也立志推动中国政治改革,但他能够将西方理念与中国国情有机融合。从其思想作品看,他确实是太子党乃至整个中共体制内右翼思想的一面旗帜,党内无人能出其右。
     
     但是,由于89后执政党坚定选择了“权威政体+市场经济”的道路,潘岳的努力注定难成正果;这种努力,对他个人的仕途发展反有负面性。知事不可为后,今天的潘岳已经由思想转入行政,现任中国环保总局副局长。
     
     毕竟有着理想主义的抱负冲动,毕竟不甘于碌碌如众人,潘岳履任不久,即在全中国刮起了一场高频度的环保旋风、绿色风暴,呼应了新一届执政者的“科学发展观”。类似的“旋风”、“风暴”,并非始自潘岳,更非绝无仅有,相反,国人对此早屡见不鲜。潘岳的独特之处在于,别人都是雷声大雨点小,他却雷厉风行“真抓实干”。其他人假干是因为真干等于傻干,个人得不偿失;潘岳真干是因为受理想主义的热情驱使,既不满足于循规蹈矩的现状,更不愿意受困于官场潜规则。
     
     稍有阅历的人都知道,中国的事难办、在中国办事难。如果目标是循官场的传统阶梯攀升,没有人会象潘岳这样傻干。潘岳这样干的代价也不小:虽然赢得了媒体的几声吆喝,但官场、商界却对其人避之若蛇蝎--一旦与他沾上边,不但捞不到什么好处,多半还要惹身麻烦,谁还愿意靠近他?比之其他高官显贵的拉帮结伙、被大款们蜂拥云集,茕茕独立的潘岳确属异数。
     
     至少在可预见的时段内,在他最热衷的思想及政改领域,潘岳已难掀起波澜。但是,他从思想政治理想喷播而出的特立独行冲动,却构成了一道在当今中国政坛难得一见的风景。
     
     刘亚洲:
     
     比之薄、潘,刘亚洲是后来者,但如今已身为中国空军副政委的他,锋头之健丝毫不逊于前二者。在短短十年间即走完从作家到将军的漫长仕途,虽然有上一代的荫庇,刘个人禀赋之优异也自不待言。更难得的是,刘亚洲并没有为求速迁而在传统仕途上循规蹈矩、埋首疾行,反之他在中国最保守封闭的军界表现得飞扬跳脱、我行我素,为官场、军界注入了一股清新之气。
     
     读刘亚洲早期的报告文学,可见他对特立独行的自由个性倾倒不已,难得的是他将这种喜好践行到了仕途军旅中,并没有因官场潜规则而收束锐气。据说他下军营必与士兵同吃同住,比之军方某些高官下去视察连饮用水都要专机携带,不可同日而语!刘的大胆放言、对政治的公开关注、尤其是他对民主政治的公开推崇,更令听者瞠乎其后。
     
     人们诧异于刘亚洲身居向不言政的军界高层却能畅言政治,并且言涉政改,大胆犯禁。有人解释说这是因为中共第四代上任伊始,无力约束军方--这当然只是无稽之谈,纵然第四代无力约束,第三代仍然健在,难道不能代行约束嘛?难道一定要起二代于地下,才约束得了区区一个刘亚洲?毫无疑问,刘亚洲能够打破传统禁忌公开言政,这一现象背后一定有更深层的玄机。奥妙是什么?笔者和大家一样,只能瞎猜。
     
     也有人担心军人言政会衍生军国主义,这同样是看到有人噎死就说“不能再吃饭了”的杞人忧天--从这里到那里,中间还隔十万八千里。只有沉迷在观念的象牙塔中,才会看不到现实的距离,以为不管多远都可以一跃而过。还有人寄希望刘亚洲可以在体制内推动政治改革,现在看来,这一希望同样渺茫,恐怕很多人在寄望过后又要失望。
     
     风头出尽的刘亚洲,其缺陷也很明显。他的思想理念基本上只是西方“普世价值”与中国民族主义的杂交--两种在根基处相互拒斥的体系,揉合在一起注定经不了几下追问,很容易呈现出自相矛盾;刘亚洲在思想上主要只是西方学徒,他没有潘岳那种改造西方理念以适用中国国情的理论功底。即使是他关于军事方面的论述,也同样过于追求“漂亮好看”;在理论上能够自洽,在实践上未必管用。
     
     但是,刘亚洲虽然有所欠缺(谁人又无欠缺?),他这种人才却是今日中国军界乃至官方所急需。军方并非仅有一个刘亚洲,它还同时拥有更多的能够弥补刘亚洲缺陷的人才,但这些人才也有他们共同的缺陷。有着与众不同缺陷的刘亚洲,恰恰能够多少填补军方其他人共有的缺陷。
     
     刘亚洲的率性放言,如果是出于某种授意下的投石问路,当然意义重大;如果只是他个人行为,那只不过说明他个人享有某种言论特权而已,对时局的意义有限。但是,刘亚洲毕竟是自1990年以来第一个公开放言政改、推崇西方政治、并且没有因此遭受打压的现役高官,这一现象意义重大。即使当年潘岳上万言书,也只是在内部呈密折,没有公之于众;并且潘岳本人还为此承受了压力,付出了代价。如果刘亚洲能够开另一先例,让政治改革话语在阔别16年后重新回到体制内,那么象1980年代那种党内开明派的集结、体制内言论的多姿多彩,不久后或许又可能重现--这才是刘亚洲现象的价值所在。
     
     结语:
     
     在当代社会发展及国际竞争中,人才是最关键的致胜因素。在中华民族复兴崛起的关键时刻,对人才的需求既十分迫切,又多种多样。只有不拘一格降人才,中华民族才有望持续雄起于世界民族之林。薄熙来、潘岳、刘亚洲,三种人才都是当前中国社会所急需,他们分别代表了同一时代不同方面的需要。
   作者:享受孤独的黑夜人 回复日期:2005-7-14 16:02:42 
     三位可以说都华而不实;中国的核心领导层不可能有他们的位置..........
     
   作者:炮的灰 回复日期:2005-7-14 16:04:34 
     沙发,伟大的沙发
     好文,长见识
   作者:0044 回复日期:2005-7-14 16:08:28 
     好文
   作者:牛华麻辣烫 回复日期:2005-7-14 16:09:35 
     恩,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闲言丑类老兄一下子就投资了三只潜力股,不愧是当过商人的,有眼光。。。。。。
   作者:kanishka 回复日期:2005-7-14 16:09:50 
     呵,这3个都没感觉。
   作者:见南山 回复日期:2005-7-14 16:24:10 
     闲言漏了3只更牛的潜力股,俞正声、习近平、李源潮。
   作者:牛华麻辣烫 回复日期:2005-7-14 16:27:53 
     向闲言丑类老兄再推荐几只潜力股:李克强、周小川、陈元。。。。。。
     
     使劲抱吧,总能抱上一个半个的:)))
   作者:樟木水桶 回复日期:2005-7-14 16:32:18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