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平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平作品选编]->[又一起警民冲突]
胡平作品选编
·《江泽民传》乃一场拙劣的双簧表演原题:一场拙劣的双簧表演---简评《江泽民传》
·无法面对的历史(2005年3月26日于北卡《九评》研讨会)
·你知道1999年北京反美示威的真相吗?评《北京 谁知道真相?》
·谈谈反日风潮的“民意”
·中国人真的政治冷感吗?
·推荐亚衣《流亡者访谈录》
·再评反日风潮
·《犬儒病--当代中国精神危机》序言
·《劳动教养和留场就业》评介
·对犬儒主义的一点说明
·胡平透彻分析两岸关系──在哈佛燕京“中国论坛”上的演讲
·书评《记忆的伦理学》简介
·希望就是力量--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往事不堪回首
·纪念就是抗争-在纽约地区纪念“六四”十六周年集会上的讲话
·【专访】胡平谈新作《犬儒病》
·读《江泽民和他的十五年》有感
·法轮功是在搞政治吗?
·我们时代的见证文学——阅读廖亦武《证词》
·读《美商在中国的理想与背叛》感言
·学习《入狱须知》读欧阳懿的《狱后杂谈》
·马英九将胡锦涛一军
·朱成虎讲话意图何在?
·危乎哉!中国的民主橱窗-坚决支持太石村民维权抗争
·简评康晓光的儒教治国论
·玩世不恭的机会主义-评李敖大陆行
·从超女现象看中国人是否政治冷感
·胡平在联大会议场外的讲演
·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胡平《论言论自由》电子文本
·也谈所谓“毛泽东时代的平等传统”
·是自由主义,还是机会主义?——评李敖大陆行
·太石村是当今中国的缩影
·余杰《为自由而战》序言
·巴金与说真话
·伟哉黄万里
·专访胡平:评布什亚洲行和布胡会谈
·必须制止中共政府黑社会化的危险趋势
·读吴思《潜规则》与《血酬定律》
·简评中共民主白皮书
·偉大的容忍——論胡耀邦精神
2006年
·刘宾雁支持法轮功抗暴维权
·人格的力量
·再不大声疾呼就来不及了——推荐《和解的智慧》
·胡平新书《法轮功现象》自序
·如何在2025年之前消灭世界上最后的独裁者
·百炼钢化为绕指柔——推荐刘晓波新著《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
·维权律师——我们时代的英雄
·评温铁军福建宁德讲话
·刘国凯《基层文革泥泞路》评介
·寻找隐藏的主语--从毛泽东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谈起
·再谈中共的黑社会化
·台湾行及其他
·纪念四五运动三十周年
·推荐陈小雅《中国牛仔》
·警察与朋友——读廖亦武《证词》随感
·成王败寇与趋炎附势——从电视剧《施琅大将军》的争论谈起
·历史是宗教 写作是拯救——读鲁礼安《仰天长啸——一个单监十一年的红卫兵狱中籲天录》
·听马英九讲台独有感
·文革是三年还是十年?
·还会再来一次文革吗?
·毛泽东的幽灵与中共的命运
·反思文革认清极权专制的本质
·评毛泽东热——写在文革四十周年
·文革中有过言论自由吗?——文革“大民主”辨析
·一个不可忽视的信号
·从领导阶级到弱势群体——推荐于建嵘新着《中国工人阶级状况》
·一面之词
·软力量与专制主义
·陈尔晋和他的《特权论》
·80 年北京高校竞选活动简介
·通过抗争赢得言论自由——从《世纪中国网》被关闭谈起
·民主不能等待
·对刘宾雁作品、思想与角色的几点浅见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维持稳定的政治镇压导致经济社会问题
·对维权人士的又一轮打压
·希望有更多的《玫瑰坝》
·不容回避的经济清算问题
·红卫兵小报主编如是说
·为什么最坏者当政?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下)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上)
·祝贺余英时教授荣获克鲁格奖
·《数人头胜过砍人头》自序
·再谈经济清算问题
·《中国巴士底》序
·社会主义:从"从空想到科学",到"从科学到空想"——理查德.派普斯《共产主义实录》评介
·追思何家栋
·如何评价对《大国崛起》的各种评价
·长沙刁民陈洪的博客
·读刘晓波新着《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从认识媒体到认识中国——评何清涟新着《雾锁中国》
·陈彦 《中国之觉醒》
·从俞可平文章谈起
·序《卞仲耘之死》
·风云时代的风云人物
·赤裸裸的国家机会主义
·三十年后谈"四五"
·读胡发云小说《如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又一起警民冲突

   来源:北京之春

   最近,大大小小的警民冲突接连不断。继贵州瓮安事件和杨佳袭警事件之后,陕西省府谷县又发生了一起“交警执法,司机跳河”的案件。

   据新华网报道,7月3日,府谷县交警大队发现一辆违规载人的农用车,车主怕被警察抓住下车逃跑,在被交警追赶中跳入黄河,两天后尸体被打捞上岸,家属和警方为尸体处理发生分歧,引起大量群众围观。少数人借机将两辆警车掀翻,造成交通堵塞。当晚,府谷县组织大批警力维持秩序。后来,警方将1名当值协警刑事拘留,其他5名当值人员停岗,接受检察机关调查;同时逮捕和关押了9名所谓闹事人员,并与家属达成了一致的善后意见,死者家属共获得赔偿款40万元。

   分析这篇报道,我们至少可以提出三个问题:1、如果警察正当执法,文明执法,车主自己跳河淹死,警方为何还要惩处警员并赔偿40万元给死者家属?2、如果在死者尸体捞出后,警方就作出上述处理,还会发生冲突吗?3、如果没有“少数人闹事”,警方会做出上述处理吗?

   近些年来,中国的群体性骚乱事件层出不穷。所谓群体性骚乱,其实就是民众自发抗暴。政府的对策照例是强力镇压。有的抗暴行动由于事发突然,参加的人数较多,政府猝不及防,消息通过互联网马上就传遍天下,于是政府陷入被动。这时,政府就左右开弓,双管齐下。一方面宣布民众的抗暴行动为“非法”,把所谓带头“闹事”的人抓起来;另一方面也不得不对有关的个别官员或执行人员给于某种处分,并给受害者一定的补偿。这看上去是抚剿结合,实际上是剿字当头,以剿为主;而对官员的处理则轻描淡写。例如这次陕西府谷事件,政府就祇是把几个临时工警察推出去当替罪羊。上次贵州瓮安事件,省委书记接连免去了县委书记、县长、县公安局长和县政法委书记的职务。注意:祇是免职,不是撤职,不具有惩戒性质。但与此同时却抓了几百个“闹事份子”。

   需要强调的是,今天中国社会的种种问题,决不仅仅是地方官员地方政府的问题。在古代,国人常常反贪官不反皇帝。那一来是当时的政权属于皇帝一家一姓。皇帝的地位比较超然。出于自身的利益,皇帝可能有意愿、也有能力去约束和惩治地方官员的胡作非为。另外也由于天高皇帝远,地方官员做的事皇帝很可能不知情。如今的情况则不然。如今的中国是党天下,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本来就是一体的。特别是在强人时代之后,最高领袖无非是官僚集团的大头目,他的地位须仰仗各级官员的支持。他唯有认可与纵容各级官员利用权力贪污腐败,才能换取他们对自己的支持。为了维护自己的开明形象,最高领袖就祇好对下面官员的胡作非为装聋作哑。偏偏又赶上信息时代,互联网时代,很多事情,你假装不知道都不行。例如瓮安政府的新闻发布会和省委书记的表态定性,明显是掩盖真相,明显是撒谎,其前后矛盾,漏洞百出,连小学生都骗不了,难道胡锦涛温家宝倒看不出来?

   哈耶克曾经指出,在极权制度下,往往是最坏者当政。不错,共产党内也有好人,但是在共产党内,好人总是吃不开,好人总是被坏人绑架。坏人做了坏事,官逼民反,好人要维护党的统一,要维护党的权力不容挑战,就必须替坏人背书,就必须默许甚至支持坏人对民众的镇压。这就让坏人拖下水了,这就让坏人主导局面了。在民众方面,由于现行体制缺少合法表达抗议的正当渠道,面对如狼似虎的公安,老百姓祇好要么忍气吞声,要么铤而走险。必须看到,中共专制政权的贪婪残暴程度,它和人民的对立程度,以及人民对它的反感程度,在古今中外都是少见的;仅仅是靠着高度现代化镇压机器的帮助,这样的政权才得以维系至今。现实既是如此沉重,稍有良知者不能不深感焦虑。没有人相信这样的政权会长期存在,但问题是我们必须努力使它结束得早一些,否则我们民族要付出的代价就太大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