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历史功臣还是历史罪人?]
郭国汀律师专栏
***(2)民告官---行政诉讼案强制拆迁案
·国家赔偿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政府欺诈何时休?!评一起政府参与非法强制拆迁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烟台「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社会公共利益与强制拆迁
·身残志坚受苦遭难的马亚莲二次劳教案:行政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马亚莲案代理词
·马亚莲因强迁上访两次劳教争议案行政上诉状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案上诉状
·苏州 “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敬请关注一起严重违法强制拆迁苏州相城区民营企业案
·非法强制拆迁民营企业争议案一审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非法强制拆迁争议案的法律意见书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张锐诉上海市普陀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之行政诉讼案有关问题的初步法律意见
***(3)行政诉讼案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代理词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上诉状
·谢安诉湖南省醴陵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不当行政处罚案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案代理词
·关于浦东公安分局扣押公司帐册及业务档案的法律意见书
·龙岩市恭发城市信用合作社诉龙岩市土地管理局国家行政赔偿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状
·养老保险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赌博行政处罚争议案代理词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答辩状
·行政处罚(没收赌资)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
***(4)重大涉外经贸争议案
·Ocean Glory 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一起重大涉外提单侵权争议再审申请书
·评一起重大“委托贷款”纠纷案的两审判决
·一起重大信托存款合同争议再审申请书
·中外合资企业退股争议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股权转让债务纠纷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外方未出资争议案代理词
·无效中外合资企业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台湾朝仁企业有限公司诉厦门龙立工业有限公司合资企业承包经营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海关行政处罚、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四百万美元外汇贷款担保合同争议上诉案
·中日合资企业解除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5)国际贸易名案要案
·重大国际货物买卖品质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纠纷案代理词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争议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进出口外贸代理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6)典型刑事及重大刑事案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公、检、党政联合办案与党的领导
·“反革命恶霸”案刑事申诉状
·马翔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上诉状
·全国首例法官告律师名誉侵权争议案
·公安刑警刑讯逼供致死人命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兹事”案刑事上诉状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中共法院被阉割成不伦不类的东西的铁证
·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辩护词
·关于张赫监视居住死亡事件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公安强行介入经济纠纷拘留无辜公民做人质逼债的紧急呈阅件
·奸淫幼女案辩护词
·受贿案辩护词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借贷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借款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天下第一剑”商标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析产争议案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起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一审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重审案代理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史功臣还是历史罪人?


   历史功臣还是历史罪人?
   方先生: 近好!
   程序正义规则至关重要.有正当程序保障虽不能绝对保证实体正义,但若没有符合程序正义的正当程序规则,肯定没有任何意义上的实体正义。中国民主运动之所以奋斗近四十年仍然四分五裂山头林立各自为政犹如一盘沙,根本原因正在于广大民运志士始终未能确立程序正义第一的价值观。因为人的本质是自私的,争名争利是人的天性,或许可能修炼人除外。问题不在于自私或争名争利本身,而在于必须有公正公平公道的程序正义规则,使全体民运志士都能公平竟争,唯其如此,无论输赢皆能心服口服。唯其如此中国民运才有前途和未来。猪决不会连续两次碰壁,难道民运大佬们连猪的智慧都不如?!程序正义规则事关民运生死存亡成败,决非可有可无的东西。
   “英雄者,胸怀天下,包藏万机”这是文学家的修辞说法而已,也是国人热衷于权谋,喜玩阴谋诡计,导致国人不团结勾心斗角相互拆台的根源。民运需要骑士精神,需要光明正大公平公正公道的竟争精神,何时中国民运开始重视程序正义规则,何时中国民运才能走向胜利的坦途。

   将修炼人的作法运用于世俗社会行不通,法轮功学员前赴后继英勇抗暴不求名利的精神确实值得赞赏,但民运志士并非法轮功。法轮功仅是信仰的一种而非全部,我仅是法轮功之友,因为我天生真善,但对中共专制暴政决不容忍!我是基督徒我有我的信仰,也有我的人生观世界观,我当然也有名利心。但吾以为名利心人皆有之,正当的名利心无可非议,光明正大公平公正公道地争名争利天经地义。其实法轮功同样有之,否则为何你们要维护自已信仰的权利?为何法轮功媒体不容任何批评异议?根源在于法轮功要维护其正当名誉。任何事推之极端必走向反面。真修者是不问世事追求来生的人,对个人有益,但对社会是否有贡献?若非中共荒唐至极的残酷迫害,法轮功并不关心人权也不追求民主,或政治权利。况且社会上大多数人并非法轮功,而真修者即便在法轮功群体中又占多少?因此,阁下以真修者的标准来衡量要求民运人士显然不合适。
   我完全不能同意你对陈先生与伍凡政治智慧的论断,也不能苟同你的政治智慧的标准。陈先生仅凭其32年前的《特权论》便已堪载史册,更何况他近年来发表的大量一流政论时评,圣灵福音的宗教研究成果,人权灵本主义的理论创新,对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独一无二的准确预言评论。他是我目力所及民运前辈中思想理论政治智慧最高者之一,也是当之无愧的中国民主运动的思想家,理论家,政治家,战略家,宗教家,还是堪称中国民运之父的最佳人选之一,至少也是中国民运的先驱者。但我得重申:我推崇陈先生是基于我对其道德人品才智学识智慧的深入了解,完全发自内心,同时也竭诚欢迎任何人提出任何更合适的人选,经公开辩论争辨按照程序正义第一的原则由公众评定。至于伍凡迄今仅看到他28篇充其量仅是三流水准的政论时评及作为政治评论员一般性言论。但他对胡锦涛曾抱极大期望,迄今仍在误导国人相信一切罪恶都是江泽民的,而胡锦涛则是政令不出中南海?!我的研究结果表明:伍凡的政治智慧思想理论水准根本无法与陈先生相提并论。
   “中共只有解体一途”,这决非所谓政治大智慧的唯一标准。那是法轮功近亿学员的共识,然而有六千万之众的中共恐怕并非那么容易解体,苏共迄今仍然存在,东欧诸国共产党也仍然活着,只是没有了昔日独断专行的风光.中国的根本问题,并非打倒哪个党,而是必须根本改变一党专制独裁的政治体制。因此,必须消灭的是中共专制流氓暴政,而非中共党员。应当建立的乃是真正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宪政的联邦新中国,而非以排挤异已,抢班夺权为目的的新的专制制度。
   我不得不指出,部分法轮功学员确有以偏概全凡事绝对化的缺陷。我个人认为中共专制暴政罪孽滔天早已病入膏肓,但并不反对中共党内进步开明力量,也不认为每个中共党员皆该死,尽管我确实认为中共党员皆是标准的罪犯,仅有主犯从犯胁从犯之别!事实上中共党内确实有不少内心反共人士,也有不少真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他们将来也必定发挥其不可替代的重大作用。何况陈先生的大量政论时评本意如何一目了然。瓮安事件,陈先生有系列评论,如果你能客观公正评判,相信你的结论会是两样,其实从中共长期彻底封杀冷冻陈泱潮却克意捧杨伍凡的事实分析谁是中共最害怕的对手实乃不证自明的事(请各位不妨查证GOOGLE与YAHOO陈、伍两个的信息,值得一提的是,YAHOO与中共关系极为密切长期以来一直紧密配合中共克意封杀一切中共害怕的信息)。
   至于中共政权“今年它就会自己倒台.最多不会超过明年”,我巴不得如此,至少国人可以少受苦。然而这未免也太天真了根本不符合国内实际。若反共力量如此一盘沙,根本没有推翻中共专暴政的实力与可能。伍凡自称是法轮功学员,其本意如何我无从知晓,但是若他真是法轮功学员却如此热衷“总统”大位岂不与真修者去“名利心”大相径庭?!
   吾以为将四分五裂山头林立各自为政犹如一盘沙的各民运组织整合成一个统一的强有力的中国民主运动联盟才是民运领袖人物的首要任务,因此,谁能整合民运谁才有资格担任民运领袖。若民运人士皆树立程序正义第一的价值观,团结整合并非难事。因此,任何故意分裂民运队伍的人不可能是功臣而只能是罪人,而伍凡的所作所为,实质作用如何各位有目共睹。
   2008年7月13日第124个反中共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维权抗暴日于加拿大
   附:方先生致郭国汀函
   郭先生:
   祝安好!
   所谓英雄者,胸怀天下,包藏万机.怎么能被一个什么程序正义给难住了呢?
   法轮功在1999年7月被中共开始迫害,就我所知道的,7月20至7月23日就这几天,往北京去的法轮功学员就不下几百万人.我就是其中一个.没有任何人 来组织我们,也没有任何程序可言,就只是一个信念,我们是正的,中共却把我们说成是邪的,那我们就要去把这个事实真相揭露出来.没有名没有利,谁也不知道 我们叫什么.目地只是为了还事情以本来面目.一直到今天我还在这么做.
   宇宙如此之广大,生命的奇妙,非人所能想象得了的.唯真心可鉴.炼法轮功之前,与你一样我也是一个自由思想者,学法以后,我才知道生命的真正意义 是什么.才知道如何活在这个世界上.名利之心人皆有之.然修炼的人却不能有.有也必须去掉.看似很难做到,然而真修者去掉名利之心却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先生的正直豁达,从您为法轮功学员辨护就足以可见.然,先生被某些观念所限从先生的文章中,亦可以见到.
   您推崇陈老先生.我当然能够理解,可并非是真知.
   下面是陈老先生一篇文章:
   "发表于: 2008年7月11日10:58 星期五 发表主题: 陈泱潮:保护和支持"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是民主宪政建设的曙光
   --------------------------------------------------------------------------------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09日 来稿)
   陈泱潮(陈尔晋)执笔
   2008-7-8
   根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依据中国官方颁布的《信息公开条例》,贵州民间自发成立了"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这充分说明中国民众并没有因为中共60年来顽固 坚持专制独裁而放弃履行自己"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和维护正义的神圣职责。这种对国家前途命运的高度负责的精神和态度。大大有异于一切向钱看的庸俗市侩颓 风,使人们看到了中国民众中的一股浩然正气,看到了中华民族的希望。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的出现,本是一件值得欢迎的事情。可是既出乎意外又在预料之中,"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成员陈西、廖双元、吴玉琴在7月7日前往瓮安的途中被政府公安人员绑架扣押,现在仍在公安的无理控制之中,其人身自由受到非法限制。
   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强烈要求中共最高当局关注此事,依法还"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成员陈西、廖双元、吴玉琴自由!
   我国朝野应当正视:瓮安6.28事件——一场民众出于义愤的"准起义"之所以发生,根子在于中国现行社会制度是专制独裁的政治制度造成了岂只是国家机关严重的官僚主义不作为,而是官匪一体警匪一体黑社会化,从而导致了中国社会极其严重的官民对立。
   这种制度必然产生超常压迫、压榨和奴役人民百姓的官僚特权阶级。这种官僚特权阶级及其所赖以产生和肆虐的一党专制独裁制度,势必使中国社会【对外走向法西 斯军国主义化】,【对内走向官匪警匪一体黑社会化】,使中国社会成为前所未有的黑暗社会,使中共政权成为前所未有的无道暴政——试问古往今来哪里见过这样 不顾后果,倾整个国家机器之力、倾举国铺天盖地的音响影视报刊媒体之力,把奸杀当作自杀,竭力掩盖事实真相保护凶手保护官匪一体警匪一体黑社会势力的吗?
   随着中共建政60周年的到来,随着邓小平只搞经改而不搞政改的跛脚改革的路线已经走到尽头,中国已经来到了一个转折关头——必须把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提上议事日程,否则,轻则国无宁日;重则国毁党亡!
   面对近期天南地北的频发地震所传来的天人感应信息、面对四方八面各阶层民众针对政府和司法机关的拼死一搏(例如杨佳刺警),中共再也不能醉生梦死沉醉在百年不倒的梦幻里了。
   中共开明力量应当积极着手顺应天意民心,和中国民主革命先进分子相结合,推进中国的民主化和平改革,确立民主宪政。中国或许能够因此而峰回路转,中共或许能够因此而免遭血与火的清算。
   在这样的形势面前,中共应当清醒地看到,中国人民已非愚不可及,互联网的出现已经使愚民政策频临破产。"俯卧撑"一词突然之间在中国在中文世界广 为流传,说明中共对瓮安事件真相的掩盖和捏造的不实之词,是中共政权自欺欺人的"皇帝的新衣",中共政权不能再这样自欺欺人光着屁股跳下去了。中共应当正 视"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对于帮助中央政府查清瓮安事件真相,打破和整治地方【政法系统警匪一体黑社会化】,有着十分积极的作用。中共倘若能够保护和支持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堪称中国民主宪政建设的曙光。
   中国人民在无望的黑暗中期待中共改弦易辙。如果中共继续顽固坚持专制独裁无道暴政,那就让瓮安事件的风暴广泛爆发来得更猛烈些吧!无道暴政将造就千千万万个杨大侠,造就千千万万个陈胜吴广胡文海!
   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
   陈泱潮(陈尔晋)执笔
   2008-7-8
   从 文章中可以看出,陈老先生,对中共还存在可改良的想法.如果是一个普通的民运人士这样想,那是正常的,如果是一个民运领袖也这么想,那就是大问题.到现在 还认识不到,中共只有解体一条路,那就太没有政治远见了.如果陈老先生这样说,只是为了给中共一个台阶下,是一个政治手段,那就是小手段,与中共大奸大恶 来说,就是芝麻与西瓜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