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胡锦涛, 你胆敢向人们的良心挑战]
走向大自然
·沙漠中的清泉
·偷苹果记
·再见了,被官欲官势官斗笼罩的故乡
·旧年陈事
·与中国女子网球冠军开战──童年回忆之一
·无奈最是落红时
·我爱美国━━高速公路惊魂记
·埋在心中三十年的疑问
·美国是个讲理的国家
·送别共产分子
·由两件小事去理解中东民族的困惑
·CRUISE 拾零
·中国人恨战友,同事,家人,叛徒,朋友超过敌人
·网上寻趣- 兼谈我爱不爱国
·共产党的恐造反症和恐法症
·风烛残年话悲哀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2009年元旦献文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抓五毛记
·致独评网友的告别话
·母亲走了
·领着三条雪花狗的女人和对美国女性的好奇
·何频老板,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
·读者部分反馈
·季羡林是国学大师还是浪得虚名
·中国的什么让我怀念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续一)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高行健的性描写
·不看美女看孩子
·本.赫勒代先生和他的家庭
·残忍的中国社会
心的挣扎 二 (烈阳集)
·x21烈阳集
·x22信仰Belief
·x23我们在自己里消磨一生
·x24诗poem
·x25重读爱因斯坦
·X26中国文学的没落
·x27五官的语言
·X28妓女
·从脆弱到成熟, 孤独
· 盲人世界的美
·x32 现代人被紧紧地绑在一起
·x31天理的报复
·生命旋律与生命旋律的错位
·海鸥
·离野性远去
·夕阳中沉思的狮子
·当人类发展到权力无边骄奢淫逸狠毒时, 看起来像什么样子?
·人贱心不贱 身贵人不贵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智慧, 真理和人生的美栖居在哪里?
·生活的灵性
在暴风雨夜里
·在暴风雨夜里-跋
·在暴风雨的夜里 - 离开北京
·在暴风雨的夜里 (三) 被逼到绝路的男子汉-范世春
·在暴风雨夜里-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
·在暴风雨的夜里 – 时代的弄潮儿陆福成
·在暴风雨的夜里——被性欲搞得不知所措的王胖子
·漫长夜路的萤火和夜空远处的星星
·在暴风雨的夜里—永久的歉疚
·农场记忆断片--北大荒的女儿
·渴求苏联爱情的刘淑珍
·在暴风雨的夜里 -最后的秀才姜明道
·在暴风雨的夜里—从农场回家
·格丘山: 拔一草何助地荒?
·格丘山: 这哪里是狗,分明已经是羊(:)
·格丘山: 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格丘山: 大乱预兆
·格丘山:给温家宝送别
·格丘山: 莫言得奖是被诺贝尔选上的, 还是被中国政府选上的?
·格丘山:反对机械教条僵尸唯物主义(:)
·格丘山: 金三正在考虑用原子弹炸哪一个王八蛋?(:)
·格丘山:我对傅萍事件看法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格丘山 :谁为中国共产党统治买单?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强烈要求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对文学院进行调查)
· 格丘山 :论审簿的公平与不公平
·格丘山: 戏说审薄案
·格丘山: 中国农民的苦难史诗──玫瑰坝
·格丘山 "看世界闹剧:中国公审薄熙来"
·格丘山 :声音大战
·格丘山 "爬山与远眺"
·格丘山: 具往矣 数卑鄙人物还看今朝(:)
· 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在暴风雨的夜里”出版
·格丘山 :悼李大勇
·格丘山:一个对中共统治非常忠恳的谏言
·格丘山:六四后中国经济为什么高速发展是对中国学者的挑战
·游子吟: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格丘山 : 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
·周永康的伯乐
·重发:周永康的伯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 你胆敢向人们的良心挑战

   胡锦涛, 你胆敢向人们的良心挑战
   
   
胡锦涛, 你胆敢向人们的良心挑战

   
    在瓮安县城杀气腾腾站立的军警的背后,在电视里作秀的贵州地方当局官员的头顶,…… 人们都可以感到有一个巨大的阴影在作祟, 那就是胡锦涛。

   
   中国是一个共产党中央集权的国家,像这样大的举世众目睽睽的事情,没有胡锦涛的指令,谁也不敢对世界和人民做这样的回答和挑战。 让我们看看,胡锦涛和他的喽罗是怎样信口雌黄的?
   
   黑社会?小小的瓮安县城,一共只几十万人,竟然万人出动,抗议政府,如果是黑社会,那么这整个城不是黑城了吗?
   
   受坏人挑唆?人民不听掌握着他们生死,衣食起居,控制着电视,报纸和所有宣传工具的共产党的话,去听个别坏人挑唆,共产党不是自打耳光吗?
   
   暴动? 以容忍退让,躲事闻名于世的中国人,进攻衙门,这说明什么呢? 这说明共产党官僚的为非作歹已经触及了人们的良心和道德的底线,人们忍无可忍了。
   
   如果你是西方的民主政体,你有西方自由说话的媒体,你有敢听人们骂政府的议员,或者你什么也不是,你是封建皇帝,给人们一块告御状的钉板,人们有冤了,可以找你们做主,那么说这是暴动,还有点能自圆其说。但是现在共产党控制了说话的喉舌,共产党控制了杀人的军队,共产党控制了应由人们选举的人民代表,共产党控制着保护权贵的公安,共产党控制着讲理的法院,人民有了冤怎么办呢,去呼天吗?去抢地吗?
   
   人们攻公安,烧衙门,不是要推翻共产党,而是从一个小小的县城呼唤你,胡皇帝,呼唤你的注意,呼唤你替天行道,呼唤你替他们做主。
   
   而这就是胡皇帝的衙门和政府的回答,黑社会,坏人挑唆,暴动;
   
   如果不是胡皇帝的指令,他也至少默认了,用军队保护被人们的愤怒唾骂淹没的贵州地方政府, 去强加他们的谎言于民意,去向全世界人的良知,道德和智商挑战。
   
   胡锦涛,你可能要说,我的先帝,毛太祖,邓圣祖如果在世也会这样做。错了,这两位是奸是雄,暂且不评,但那两位的雄才大略实在令你望尘莫及。一个政体只有在所有的文道都不通的时候,才能求武道。邓圣祖的六四镇压,一等再等,说明决定之艰难。而且你以为,他会像你这样,为一个小县城的鸡毛蒜皮,在全世界前拿自己的清誉去抵押吗?
   
   胡锦涛,我知道跟你这样用坚忍,听话爬上高位,在反右,四清,阶级斗争中将良心卖的干干净净的政治辅导员谈良心是对牛弹琴,但是你的祖师,毛太祖已经得到的骂名,你不是不见;就连你的恩师,邓圣祖的英名上蒙上的六四阴影,你也不可能没有感觉;当然那个在六四中咆哮如雷的傻蛋李鹏,现在千万百计的想将六四英雄的美名推给别人,你更应该有所耳闻。
   
   怕什么呢? 现在不是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吗? 胡锦涛,我想这一点你还是懂的,再暴烈的暴风雨总是暴风雨,共产党的统治对于中国的历史来说,再长,也只是一场暴风雨,总要过去的。你不为暴风雨过去后想一想吗?
   
   胡锦涛,人有权势时要低调一些,不要太趾高气扬,不要太凌强欺弱。你这点权力在中国现在是炙手可热,但是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又算什么呢?清朝有个铁帽子王,他的女儿回忆他的父亲时说,父亲每一次上完朝回来都如履薄冰,身上的袍子都是湿的。由于他的功绩过大,慈僖已无东西可赏他,最后赏他可以在紫禁城里骑马。他坚决不受, 伏在地下不肯起来, 磕头将头磕出血来了。共产党高官缺少的就是这份见识。
   
   胡锦涛,你虽贵为大陆第一人,但这不一定是好事情。不要得意忘忧,为所欲为。有个底线,你可以不在乎良心,但是在全世界的面前,在历史的面前,挑战良心是唐吉可德挑战风车。等你死了,风车还在,留下的是你一付穷凶恶极的小丑模样。
   
   相信不相信,让我们拭目以待。
   
   胡锦涛,别太迷信武力镇压了。你上台后已经坏事做得不少了,施施仁政, 为老百姓做主,趁瓮安县城案情还未结束,发出你的皇恩。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