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阿玲的故事]
非智专栏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小说
·困惑--第一章
·困惑--第二章
·困惑--第三章
·困惑--第四章
·困惑--第五章
·困惑--第六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阿玲的故事

   
   (柏斯)非智
    阿玲从沈阳来,今年已三十七岁。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在沈阳老家有二个儿子,大的十五,小的十三,同她的父母住在一起。实际上自从阿玲到澳洲后,她的二个孩子就一直由他们的姥姥和姥爷照看。已有四年没见到孩子和父母,这是阿玲心里最大的忧伤。
    阿玲不能回去,也不想回去,至少,按她的话说是钱还没有赚够。在柏斯没有人确切知道阿玲是怎么到澳洲的,她自己说是来旅游,由于钱护照机票等被偷,就回不了中国,所以一直逗留在澳洲。这是阿玲的朋友,一个韩国女人告诉我的,这位韩国女人很同情阿玲的遭遇,她说阿玲很不幸,从中国到悉尼旅游时,东西被偷,从此流浪街头,吃了许多苦头。我说,“为什么不找中国领事馆解决护照,那不就可以回去了?” “阿玲怕你们中国官员。而且,阿玲也已超期逗留,她不愿被抓回去。听说中国政府会对她严厉处理的,她也是很可怜的。” 我原想告诉韩国女人,中国政府不会对阿玲作什么处理的,但一想,自己对这种事并不了解,不说倒好。
    我见过阿玲一面,那是在这位韩国女人的家里。阿玲个子高高的,有着北方人的豪爽,皮肤白皙,只是一脸疲惫。她说她已很久没好好休息了,“总觉得睡眠不够,哪一天能好好睡一觉,那才爽。”她说,韩国女人对她说,“不要那么累了你自己了,省吃俭用的,又何苦呢?” “我有二个孩子,还有爸妈得靠我,不辛苦不行啊,至少现在不行。”阿玲有点悲伤地说。阿玲的男朋友是一个韩国人,二年前,听说柏斯容易找工,他们就一同从悉尼到柏斯,来了之后就同居一起,在外人看来,他们像夫妻一样。只是这韩国人是有家室的,他在悉尼的老婆还全然不知阿玲同她的老公生活在一起,以为她的老公是为了讨生活才到柏斯来的。当然,这韩国人也没有要同老婆离婚而另娶阿玲的意思。“他们在一起,只是凑合着,各取所需吧。”这是韩国女人告诉我的,“阿玲需要个家,需要个男人。而我这个韩国朋友则是看中阿玲的漂亮和她的无依无靠。我经常骂他不地道,想同阿玲生活,为什么不同老婆离婚?他是我的朋友,但我更同情阿玲。你知道吗?她有时一天打三份工,一大早做清洁工,下午杂货店搬货,晚上到中餐馆洗碗。她是赚了些钱,辛苦钱,都寄回家里养孩子了。真是个好女人,好母亲啊。”韩国女人感叹地说。

    阿玲辛苦赚钱,认识她的人也都知道,有人说她是钱迷,一心就钻在钱眼里;有人说她傻,何必那么辛苦,赚的钱舍不得花却寄回去,那是为别人活;有人说阿玲是背水一战,随时都有被遣送回去的可能,所以要拼命赚钱。我只觉得阿玲是值得同情的,她的生活是出于无奈,如果在国内能好好生活,有谁愿意像她那样在这儿过辛苦日子?同自己的孩子四年没见,那是怎样的一种伤痛?
    阿玲还有另一种伤痛,那就是自己辛苦所赚的钱被骗走,骗她的是一位餐馆老板。阿玲在一家中餐馆作洗碗工,老板没有把工资给她,“钱我先帮你收着,你需要时再来拿。”餐馆老板知道阿玲没有居留身份,也没有银行户头,所以对她这样说,阿玲也觉得是个好办法,至少不用为钱的安全担忧,所以就同意了。大约三个月后的一天,老板对阿玲说,你休息一周吧,我的餐馆要装修。阿玲问,能不能将她的工资给她? 老板说,急什么?等回来做工时再拿也来的及。阿玲说,一周没有工作,她需要钱,是否先给一些?老板不高兴了:难道我会骗你?一周后再来拿,全给你,不再替你保管了。阿玲觉得也行,就说:“那好,我家里需要钱,我得把钱寄回家,那你下周把钱给我。”一周后,阿玲到餐馆,发现却换了老板,她觉得不对,忙问原来的老板哪儿去了?新老板说,这餐馆卖了,卖给他了。“那么我的老板呢?你知道吗?”阿玲着急的问,“不大清楚,听说到墨尔本去了,一家子都搬到那儿了。”阿玲有老板的手机号码,于是叫朋友给老板挂手机,却是空号,老板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三个多月的辛苦,全泡水了,为此,阿玲伤心了很久。当韩国女人对我讲这事时,心里还替阿玲愤愤不平,“哪有这样的中国人?哪有这样没良心的老板?就因为她没有居留权就可以骗她的钱?这不是故意欺负阿玲吗?”我知道她对阿玲的同情,这也是其中的一大原因。
    我只见过阿玲一面,那已是一年前的事了,她现在还在柏斯,还在忙着赚钱寄回家,还在辛苦的生活着,至于她的将来,谁也不知道,“她最怕被抓回去。”这是那位韩国女人告诉我的。
    宁肯放弃自己的家,放弃自己的孩子而在澳洲讨生活,这是为什么?听说这还不止阿玲一个人是这样,有不少中国人目前在澳洲也是这样地生活着。

此文于2008年07月3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