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非智专栏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非智
    朋友从中国探亲回来,我到国际机场接他,那是澳洲六月的一个早晨。
    接到朋友后,我将汽车缓缓开出机场,刚拐入通肯高速公路时,朋友突然问道:“知道范跑跑事件吗?”我一愣,“范跑跑是谁?”“你不知?就是那个在四川地震时,丢下学生第一个跑到操场的教师,叫范美忠,现在人们称他为范跑跑了。”“噢,指他。” 我忽然想起前晚才在网上看到有关他的报道和争论。

    一般类似这类消息我是不大关注的,我总觉得网上常有些无聊的报道和争论,更多的是一些“愤青”、“怨中”及“骚老”们的愤怒、抱怨和牢骚,所以,不在意,也不感兴趣,更不会加入争论。但前晚的消息却有些不同,醒目的标题是“范美忠被开除公职”,又有标题说“范美忠将请律师上诉法庭”,这样的消息才引起我的注意,我才打开文章迅速阅读,然后,才知道这个叫范美忠的教师在四川地震的一次余震中,弃学生而不顾,率先跑到操场,事后,又将此事在自己的博客上公开出来,结果引起了极大争论。这争论始于网上,逐渐又在电视上讨论,最后成了全国性争论的话题。 我只知道其名为范美忠,还不知他已被改名而成了“范跑跑”,故当朋友问起时,一时尚不能反应过来。
    “原本是很个人的行为,为了自己的生命,本能地在危险时逃跑,现在成了全民争论之事,只不过这个逃跑的是个正在给几十个学生上课的教师,所以这争论就大了。”我说,“再加上电视台作秀,便成了社会所关注的道德探讨。”
    “在国内这段时间,我几乎每晚都看电视上和网上的这种争论,起先多数人们都认为范跑跑的行为是不负责任的,是错而无耻,但经过电视上的争论,经过范本人的辩解,现在却有许多人,尤其是年轻人觉得范跑跑的行为是可理解。”朋友说,“我有个侄子也站在范跑跑一边,说如果发生地震,他也会第一个跑到安全之地。”
    “作为个人,在危险时求生,第一个逃跑,原也没什么可非议和争论的,但作为一个教师,有责任保护学生,抛下学生第一个跑掉,显然有违职业道德。当一个人选择教师这个职业,就选择了这个职业要求保护学生的职责,这是无可争辩的。范美忠这种行为不管在中国或在西方国家,都属于失责,理当受到社会的批评。” 我说,
    “我也这样认为。不过现在有很大部分人视他为对,竟有人撰文说‘范跑跑是人,我们是人渣’,想来真不可思议。”
    “悖逆社会的行为,背离道德的做法,历来是新潮。支持赞美范美忠的,我想更多是因为他有胆量把自己这种在社会和道德上视为不好的行为公开出来,也就是敢讲话,讲真话,不特意表现英雄行为,而是敢于把人性懦弱的一面展现暴露出来给人看,这种做法本身所含的意义,已超过他懦弱丢下学生跑第一的行为,故能受到一些人的支持。”我说,“这就如有人将自己的伤疤揭开,大声说,‘瞧,我有这个伤疤,这伤疤在我身上,总是我的,我以之为好。’当然,看到这伤疤的人,有觉恶心,有觉有趣,有觉赞赏。那赞赏者会说:‘好,有胆量,敢揭自己的伤疤,是个人类。’”
    “我想也是,现在的许多争论,已不是争范跑跑的跑,而是他的敢讲真话的行为。”朋友说,“ 现在国内敢讲真话的人太少了,讲大话、假话、鬼话成了一种习惯,所以,范跑跑敢暴露自己懦弱贪生的行为,说来也具另一种勇气。”
    这时,车拐出高速公路,进入繁忙的街道,正是上班高峰,许多车辆往来,我专注我的驾驶,没有再吭声,朋友也静了下来。
    一会儿,当汽车慢慢驶进他家小庭院时,朋友又突然开口说道:
    “如果要说范跑跑在学生危难中逃跑的行为是可耻,那么,最可耻的莫过于那些在大火中,听到‘让领导先走’而走第一,走得光光的克拉玛依教委的官员。那场几年前发生在新疆克拉玛依的大火,烧死了几百个学生和老师,你还记得吗?”他问我,还没等我回答,他又说,“那些在学生处于真正危难中而‘走’第一的官员们,比范跑跑更懦弱和贪生,我不知他们已是被教育部开除公职,还是因为他们是官,所以就有先逃的权力,还能继续保有他们的公职?”
    “如果发生地震时正有领导在学校视察,那么,我想有权先走到安全之处的,一定是这些官员,而不是范美忠,更不用说学生。为什么在危难中领导可以先走,而一个普通教师就必须为先逃而失去公职? ” 我把车停下后说,
    “问得好。” 朋友一边打开车门,一边说,“这不仅是个道德问题,这更是个体制问题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