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独步
[主页]->[百家争鸣]->[独步]->[08五月文章:又见唐山]
独步
·月旦评第一期“卷首语”
·月旦评(一)——虽有权,无处可表
·月旦评(一)——借彼之道,还施彼身
·月旦评(一)——“红宝书”走了,“白皮书”来了
·月旦评(一)——纸老虎也是老虎
·月旦评(一)——“公主门”的门里门外
·月旦评(一)——落寞的“殉道者”
·月旦评(一)——用屁股去抗议
·月旦评(一)——裤衩文化与继位心态
·月旦评(一)——中国农民“站立起来了”
·月旦评(一)——拒绝“以董建华为友”
·月旦评(一)——上帝啊,My money!
·月旦评(一)——半斤对八两
·月旦评(一)——还是割尾巴吧
·月旦评(一)——台湾在进步
·易水虹散文——从“春秋”到“千秋”
·易水虹散文——没有夕阳的黄昏
·易水虹散文——第一流爱情
·易水虹散文——二十七岁的呐喊
·月旦评 第二期 卷首语
·月旦评 第二期 小女人的“大国”
·月旦评 第二期 “一家哭”哭到“一路哭”
·月旦评 第二期 “小鬼儿”当门”
·月旦评 第三期 卷首语
·月旦评 第三期 脱裤子的“文化矮化”
·月旦评 第三期 “狗屁倒灶”的政府
·月旦评 第三期 毛泽东思想的“伟大失败”
·月旦评 第三期 “画蛇添足”外一章
·月旦评 第三期 岂能一“疯”了之
·月旦评 第三期 先“烈”的“烈士”
·月旦评第四期 卷首语
·月旦评第四期 奥运迷信
·月旦评第四期 闯红灯
·月旦评第四期 被侮辱和损害的
·月旦评第四期 “历史”被陈昌智代表
·月旦评第四期 达赖喇嘛的“出中国记”
·月旦评第四期 马英九的逻辑悖论
·月旦评第四期 马英九很幸福
·月旦评第四期 打赤脚,穿皮鞋
·月旦评第四期 中国民主政治的悲哀
·月旦评第四期 中国民主的大救星
·月旦评第四期 头衔越多越伟大
·月旦评第四期 有书官家出
·月旦评第四期 宰相肚里撑何船?
·月旦评第四期 “国”、“共”无两样
·月旦评第四期 周济欠债大家还
·08四月文章:杯葛奥运和杯葛中国
·08四月文章:“党化”的爱国
·08四月文章:被世界遗忘的民族
·08四月文章:莫忘黄帝葬河北
·08四月文章:故意杀官
·08四月文章:律师也妄法
·08四月文章:民主改革的路走了多少?
·08四月文章:谁是“民族问题”的元凶
·08四月文章:“通便”政治学
·08四月文章:我们都没得权利
·08四月文章:以奥运搏未来
·08四月文章:又见“沈崇案”
·08四月文章:专家舞剑,意在言论自由
·08四月文章:国耻下的自戕
·08五月文章:压地震预报涂炭生灵
·08五月文章:政治黑手操纵地震研究
·08五月文章:非主流外交
·08五月文章:“民主渐失”的香港
·08五月文章:凭谁问中央政府
·08五月文章:汶川不是中日关系的救命草
·08五月文章:“下半身”的和平演变
·08五月文章:又见唐山
·08五月文章:对生命的漠视
·08五月文章:政府是拿来……的
·08六月文章:“雁过拔毛”才是合法赈灾
·08六月文章:不敢“教人以崇高”
·08六月文章:家祭无以告乃翁
·08六月文章:苛捐猛于虎
·08六月文章:应力挺“天谴论”
·08六月文章:“六•四”是来不及算的
·08六月文章:万里长城哭不倒
·08六月文章:瓮安,又一个“天安门”
·08七月文章:“飞弹”少一颗,文明多一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8五月文章:又见唐山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三十二年后,又见唐山,四川汶川成了第二个唐山!

   

   三十二年前的唐山大地震,罹难24万人,这是天灾,更是人祸。在唐山大地震前,开滦马家沟矿的工程师马希融、唐山地震办公室的杨友寰、国家地震局的科学家汪成民、中国地质专家耿庆国,以及多个地震监测点和台站,重复确认着他们的地震预报,直到地震发生前的9个小时,马希融还做出了强震临震预报。但所有的警告都被漠视了,中国国家地震局草菅人命,对频频的告急视而不见,震情讨论会一再拖延。汪成民一怒之下,把大字报贴到了国家地震局院里,但这一切的地震预报工作,都成为徒劳。唐山在中国国家地震局人为的拖延中覆灭了,覆灭得尸横遍野,覆灭得一片瓦砾,覆灭得无可奈何!

   

   三十二年后,四川汶川成了第二个唐山,在猝不及防下,汶川顷刻间灰飞烟灭,昔日繁华“已成人间地狱”。对于没有地震预警的质问,中国国家地震局给出了三条解释:“地球的不可入性;地震孕律的复杂性;地震发生的小概率性”,以完全的“地震不可预知论”,蒙蔽公众视听。这种论调,和三十二年前,在唐山化为齑粉后,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室副主任梅世蓉逃避缓报、瞒报责任,向华国锋汇报的“唐山地震是突发性地震,这种地震是没有任何前兆的,因此不可预测”,有什么区别?时隔三十二年的两种论调,实为一奶同胞,都是国家地震局为自己的渎职做开脱。在汶川尸横遍野的时候,用“地球不可入”以弥己罪,良知何在?天良何在?

   

   三十二年前,中国国家地震局在唐山罹难之后,发过一个“简报”,以“对异常和地震的关系认识不清,对震情判断有错;对临震异常的标志认识不清;对京津塘渤张地区地震地质构造标志认识不清”,承认了对唐山大地震的漏报。三十二年前的中国国家地震局,还知道亡羊补牢,还没有死不悔改的抵死不认。而今天的中国国家地震局,它的新闻发言人张宏卫,在5月13日却告诉我们,所谓为了保证奥运前的安定局面而瞒报地震预测结果的推测“是没有道理的”。那么,在汶川地震发生前的5月9日,四川地震局在四川省人民政府网站上挂出的《阿坝州防震减灾局成功平息地震误传事件》一文,中国国家地震局又将做何解释?

   

   三十二年前的唐山,三十二年后的汶川,都在地震预报的阻滞中,尸横遍野,残伤无算。虽然中共中央在救援中,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启动了“应急预案”,但巨祸业已酿成,生灵横遭涂炭,锦绣河川早已是血流漂杵了。在汶川死伤累累之际,中国国家地震局不反省“此前监测未发现宏观异常,也未捕捉到相关信息”,不反诸己的“阿坝州防震减灾局成功平息地震误传事件”,却迫不及待的站出来,以“地震预测是世界难题”来“辟谣”,这不仅是“没有道理的”,更是没有天理的!

    易水虹 2008年5月14日星期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