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独步
[主页]->[百家争鸣]->[独步]->[08五月文章:“下半身”的和平演变]
独步
·月旦评第一期“卷首语”
·月旦评(一)——虽有权,无处可表
·月旦评(一)——借彼之道,还施彼身
·月旦评(一)——“红宝书”走了,“白皮书”来了
·月旦评(一)——纸老虎也是老虎
·月旦评(一)——“公主门”的门里门外
·月旦评(一)——落寞的“殉道者”
·月旦评(一)——用屁股去抗议
·月旦评(一)——裤衩文化与继位心态
·月旦评(一)——中国农民“站立起来了”
·月旦评(一)——拒绝“以董建华为友”
·月旦评(一)——上帝啊,My money!
·月旦评(一)——半斤对八两
·月旦评(一)——还是割尾巴吧
·月旦评(一)——台湾在进步
·易水虹散文——从“春秋”到“千秋”
·易水虹散文——没有夕阳的黄昏
·易水虹散文——第一流爱情
·易水虹散文——二十七岁的呐喊
·月旦评 第二期 卷首语
·月旦评 第二期 小女人的“大国”
·月旦评 第二期 “一家哭”哭到“一路哭”
·月旦评 第二期 “小鬼儿”当门”
·月旦评 第三期 卷首语
·月旦评 第三期 脱裤子的“文化矮化”
·月旦评 第三期 “狗屁倒灶”的政府
·月旦评 第三期 毛泽东思想的“伟大失败”
·月旦评 第三期 “画蛇添足”外一章
·月旦评 第三期 岂能一“疯”了之
·月旦评 第三期 先“烈”的“烈士”
·月旦评第四期 卷首语
·月旦评第四期 奥运迷信
·月旦评第四期 闯红灯
·月旦评第四期 被侮辱和损害的
·月旦评第四期 “历史”被陈昌智代表
·月旦评第四期 达赖喇嘛的“出中国记”
·月旦评第四期 马英九的逻辑悖论
·月旦评第四期 马英九很幸福
·月旦评第四期 打赤脚,穿皮鞋
·月旦评第四期 中国民主政治的悲哀
·月旦评第四期 中国民主的大救星
·月旦评第四期 头衔越多越伟大
·月旦评第四期 有书官家出
·月旦评第四期 宰相肚里撑何船?
·月旦评第四期 “国”、“共”无两样
·月旦评第四期 周济欠债大家还
·08四月文章:杯葛奥运和杯葛中国
·08四月文章:“党化”的爱国
·08四月文章:被世界遗忘的民族
·08四月文章:莫忘黄帝葬河北
·08四月文章:故意杀官
·08四月文章:律师也妄法
·08四月文章:民主改革的路走了多少?
·08四月文章:谁是“民族问题”的元凶
·08四月文章:“通便”政治学
·08四月文章:我们都没得权利
·08四月文章:以奥运搏未来
·08四月文章:又见“沈崇案”
·08四月文章:专家舞剑,意在言论自由
·08四月文章:国耻下的自戕
·08五月文章:压地震预报涂炭生灵
·08五月文章:政治黑手操纵地震研究
·08五月文章:非主流外交
·08五月文章:“民主渐失”的香港
·08五月文章:凭谁问中央政府
·08五月文章:汶川不是中日关系的救命草
·08五月文章:“下半身”的和平演变
·08五月文章:又见唐山
·08五月文章:对生命的漠视
·08五月文章:政府是拿来……的
·08六月文章:“雁过拔毛”才是合法赈灾
·08六月文章:不敢“教人以崇高”
·08六月文章:家祭无以告乃翁
·08六月文章:苛捐猛于虎
·08六月文章:应力挺“天谴论”
·08六月文章:“六•四”是来不及算的
·08六月文章:万里长城哭不倒
·08六月文章:瓮安,又一个“天安门”
·08七月文章:“飞弹”少一颗,文明多一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8五月文章:“下半身”的和平演变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20世纪50年代,美国议员杜勒斯提出来的“和平演变”,在中国政治层面上至今力所难及。中国把这种“和平演变”,以“资本主义生活方式”泻于了尾闾,翻天覆地的改造着中国人的生活。

   “那时强行搂抱叫猥亵,男女跳舞叫流氓。我同监室的两个,一个因偷看女厕所被判了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一个因强行搂抱女青年,被判了有期徒刑四年。”中国老艺人迟志强的这段话,在时光荏苒的嬗递下,更见“时代的悲哀”。同样的事情,如果移置到今天,中共的司法机构断不会施以“死缓”或“有期徒刑”的暴虐。短短二十年的弹指间,中国已经从动辄“流氓罪”,改造到了“流莺满地”的暗娼倚门;从“中国没有妓女”,改造到了“满街小姐”;从共产党人为革命献身,改造到了中共把“包养情人”列入《公务员处分条例》而屡禁不止;从离婚都要法院的“调解”,改造到了《西安晚报》在2008年4月29日头版刊登“换妻广告”;从“小资情调”被批判劳改,改造到了以“小资生活”自得的骄人不吝。腐朽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灯红酒绿的“资产阶级享乐”,往日视作寇仇的“资产阶级糟粕”,被今天的中国一网兜收,全盘的接受了下来。

   

   中国的“下半身”被“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和平演变了,中国人对“脐下三寸”的关系,从讳不敢言到了堂而皇之,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还出了个“性学女专家”李银河,回看“流氓罪”风行的二十年前,社会开放程度何止万千!但中国的“形而上”,中国的“上半身”,却依旧在“和平演变”泻于尾闾中顽固不化,对“和平演变”做着殊死抗争。中国的“上半身”依旧“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所有“自由、民主”权力的争取,都被顽固的中国“上半身”划下“否定社会主义”的罪名,所有争取“自由、民主”的方式,“大鸣、大放、大字报、非法出版物”以及“游行示威”,都被顽固的中国“上半身”扼杀或限制。

   

   中国的“下半身”,早已丢盔卸甲,一泄如注的笑纳了“民主、自由”所衍生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而中国的“上半身”,仍然和“资产阶级自由化”的 “民主、自由”核心价值观,进行艰苦的抗战。中国以“上半身”拒绝了“民主、自由”这一普世价值的高尚,却用“下半身”享受了“资本主义享乐”,中国的“上半身”失于高尚,中国的“下半身”流于恶俗,在“上半身”和“下半身”的相互抵牾中,中国社会於此整体的堕落。

   

    易水虹 2008年5月8日星期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