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独步
[主页]->[百家争鸣]->[独步]->[08五月文章:汶川不是中日关系的救命草]
独步
·月旦评第一期“卷首语”
·月旦评(一)——虽有权,无处可表
·月旦评(一)——借彼之道,还施彼身
·月旦评(一)——“红宝书”走了,“白皮书”来了
·月旦评(一)——纸老虎也是老虎
·月旦评(一)——“公主门”的门里门外
·月旦评(一)——落寞的“殉道者”
·月旦评(一)——用屁股去抗议
·月旦评(一)——裤衩文化与继位心态
·月旦评(一)——中国农民“站立起来了”
·月旦评(一)——拒绝“以董建华为友”
·月旦评(一)——上帝啊,My money!
·月旦评(一)——半斤对八两
·月旦评(一)——还是割尾巴吧
·月旦评(一)——台湾在进步
·易水虹散文——从“春秋”到“千秋”
·易水虹散文——没有夕阳的黄昏
·易水虹散文——第一流爱情
·易水虹散文——二十七岁的呐喊
·月旦评 第二期 卷首语
·月旦评 第二期 小女人的“大国”
·月旦评 第二期 “一家哭”哭到“一路哭”
·月旦评 第二期 “小鬼儿”当门”
·月旦评 第三期 卷首语
·月旦评 第三期 脱裤子的“文化矮化”
·月旦评 第三期 “狗屁倒灶”的政府
·月旦评 第三期 毛泽东思想的“伟大失败”
·月旦评 第三期 “画蛇添足”外一章
·月旦评 第三期 岂能一“疯”了之
·月旦评 第三期 先“烈”的“烈士”
·月旦评第四期 卷首语
·月旦评第四期 奥运迷信
·月旦评第四期 闯红灯
·月旦评第四期 被侮辱和损害的
·月旦评第四期 “历史”被陈昌智代表
·月旦评第四期 达赖喇嘛的“出中国记”
·月旦评第四期 马英九的逻辑悖论
·月旦评第四期 马英九很幸福
·月旦评第四期 打赤脚,穿皮鞋
·月旦评第四期 中国民主政治的悲哀
·月旦评第四期 中国民主的大救星
·月旦评第四期 头衔越多越伟大
·月旦评第四期 有书官家出
·月旦评第四期 宰相肚里撑何船?
·月旦评第四期 “国”、“共”无两样
·月旦评第四期 周济欠债大家还
·08四月文章:杯葛奥运和杯葛中国
·08四月文章:“党化”的爱国
·08四月文章:被世界遗忘的民族
·08四月文章:莫忘黄帝葬河北
·08四月文章:故意杀官
·08四月文章:律师也妄法
·08四月文章:民主改革的路走了多少?
·08四月文章:谁是“民族问题”的元凶
·08四月文章:“通便”政治学
·08四月文章:我们都没得权利
·08四月文章:以奥运搏未来
·08四月文章:又见“沈崇案”
·08四月文章:专家舞剑,意在言论自由
·08四月文章:国耻下的自戕
·08五月文章:压地震预报涂炭生灵
·08五月文章:政治黑手操纵地震研究
·08五月文章:非主流外交
·08五月文章:“民主渐失”的香港
·08五月文章:凭谁问中央政府
·08五月文章:汶川不是中日关系的救命草
·08五月文章:“下半身”的和平演变
·08五月文章:又见唐山
·08五月文章:对生命的漠视
·08五月文章:政府是拿来……的
·08六月文章:“雁过拔毛”才是合法赈灾
·08六月文章:不敢“教人以崇高”
·08六月文章:家祭无以告乃翁
·08六月文章:苛捐猛于虎
·08六月文章:应力挺“天谴论”
·08六月文章:“六•四”是来不及算的
·08六月文章:万里长城哭不倒
·08六月文章:瓮安,又一个“天安门”
·08七月文章:“飞弹”少一颗,文明多一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8五月文章:汶川不是中日关系的救命草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我们对日本的观感、认知和了解,总被当局的外交手腕所左右,随着当局在对日关系上的迎拒俯仰,我们对日本或谩骂,或称许,或揪住历史死死不放,或尽释前嫌的“面向未来”。我们丧失了对日本的独立见解,也丧失了对日本的独立立场,我们少能发出独立于当局之外的声音,多的是对当局的随声附和。简单复制当局的外交,不假思索的音应跟风,使我们对日本的观感、认知和了解,因反复无常而自相矛盾。

   

   中国汶川地震后,日本政府捐善款5亿日元,又派救援队奔赴中国灾区,做足了友好文章。我们对突如其来的“中日友好”猝不及防,大脑再一次做了180°的大逆转,从“参拜靖国神社”、“修改教科书”的“历史问题”下,又折回头,效颦于当局“破冰”、“融冰”、“暖春”的一系列外交步履。当局的对日外交,从“钓鱼岛”、“东海油气田”、“台湾问题”、“毒水饺”的山穷水尽,急转进了“战略互惠”的柳暗花明,我们在与当局俱进的“转变观念”中,不得不重新审视一衣带水的日本,重新审视这个不久前还被认定“寇仇”的邻邦。

   

   中国当局以强有力的手段,操纵着我们对外的一切观感、认知和了解。中国当局和“前苏联”握手时,我们奉命歌颂“苏联老大哥”,而中国当局和“前苏联”挥拳时,我们就被勒令去“反苏修”。在中国当局和美国兵戎相见时,我们被绑上了同一驾战车,要“打倒美帝国主义”,而在中国当局和美国把臂言欢之后,我们又不得不高喊口号,夹道欢迎“尼克松总统访华”。在当局运作下的中日关系里,我们更是被翻来覆去的变化,弄得穷于应付。每中国当局需要和日本加强“友谊”的时候,我们就会被迫暂存“历史问题”,高呼“中日两国人民世代友好下去”,每中国当局企图和日本攘臂的时候,我们又会被迫对“日本侵华历史”,进行记忆上的再加深。

   

   中日关系借汶川地震升温了,但汶川并不是“中日关系正常化”的救命草。在汶川地震前,胡锦涛访日所签署的《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才是这次中日“灾难中携手”的“杠上开花”。“中日邦交正常化”已经36年了,我们对日本的观感、认知和了解,却一直在被当局牵襟掣肘。毫无独立见解和独立立场的我们,寄生在当局的外交手腕下,一会儿要“爱国抗日”,一会儿要“睦邻友好”,在我们矛盾交替的反复无常里,“中日关系正常化”正遥遥无期呢!

   

    易水虹 2008年5月25日星期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