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独步
[主页]->[百家争鸣]->[独步]->[08五月文章:凭谁问中央政府]
独步
·月旦评第一期“卷首语”
·月旦评(一)——虽有权,无处可表
·月旦评(一)——借彼之道,还施彼身
·月旦评(一)——“红宝书”走了,“白皮书”来了
·月旦评(一)——纸老虎也是老虎
·月旦评(一)——“公主门”的门里门外
·月旦评(一)——落寞的“殉道者”
·月旦评(一)——用屁股去抗议
·月旦评(一)——裤衩文化与继位心态
·月旦评(一)——中国农民“站立起来了”
·月旦评(一)——拒绝“以董建华为友”
·月旦评(一)——上帝啊,My money!
·月旦评(一)——半斤对八两
·月旦评(一)——还是割尾巴吧
·月旦评(一)——台湾在进步
·易水虹散文——从“春秋”到“千秋”
·易水虹散文——没有夕阳的黄昏
·易水虹散文——第一流爱情
·易水虹散文——二十七岁的呐喊
·月旦评 第二期 卷首语
·月旦评 第二期 小女人的“大国”
·月旦评 第二期 “一家哭”哭到“一路哭”
·月旦评 第二期 “小鬼儿”当门”
·月旦评 第三期 卷首语
·月旦评 第三期 脱裤子的“文化矮化”
·月旦评 第三期 “狗屁倒灶”的政府
·月旦评 第三期 毛泽东思想的“伟大失败”
·月旦评 第三期 “画蛇添足”外一章
·月旦评 第三期 岂能一“疯”了之
·月旦评 第三期 先“烈”的“烈士”
·月旦评第四期 卷首语
·月旦评第四期 奥运迷信
·月旦评第四期 闯红灯
·月旦评第四期 被侮辱和损害的
·月旦评第四期 “历史”被陈昌智代表
·月旦评第四期 达赖喇嘛的“出中国记”
·月旦评第四期 马英九的逻辑悖论
·月旦评第四期 马英九很幸福
·月旦评第四期 打赤脚,穿皮鞋
·月旦评第四期 中国民主政治的悲哀
·月旦评第四期 中国民主的大救星
·月旦评第四期 头衔越多越伟大
·月旦评第四期 有书官家出
·月旦评第四期 宰相肚里撑何船?
·月旦评第四期 “国”、“共”无两样
·月旦评第四期 周济欠债大家还
·08四月文章:杯葛奥运和杯葛中国
·08四月文章:“党化”的爱国
·08四月文章:被世界遗忘的民族
·08四月文章:莫忘黄帝葬河北
·08四月文章:故意杀官
·08四月文章:律师也妄法
·08四月文章:民主改革的路走了多少?
·08四月文章:谁是“民族问题”的元凶
·08四月文章:“通便”政治学
·08四月文章:我们都没得权利
·08四月文章:以奥运搏未来
·08四月文章:又见“沈崇案”
·08四月文章:专家舞剑,意在言论自由
·08四月文章:国耻下的自戕
·08五月文章:压地震预报涂炭生灵
·08五月文章:政治黑手操纵地震研究
·08五月文章:非主流外交
·08五月文章:“民主渐失”的香港
·08五月文章:凭谁问中央政府
·08五月文章:汶川不是中日关系的救命草
·08五月文章:“下半身”的和平演变
·08五月文章:又见唐山
·08五月文章:对生命的漠视
·08五月文章:政府是拿来……的
·08六月文章:“雁过拔毛”才是合法赈灾
·08六月文章:不敢“教人以崇高”
·08六月文章:家祭无以告乃翁
·08六月文章:苛捐猛于虎
·08六月文章:应力挺“天谴论”
·08六月文章:“六•四”是来不及算的
·08六月文章:万里长城哭不倒
·08六月文章:瓮安,又一个“天安门”
·08七月文章:“飞弹”少一颗,文明多一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8五月文章:凭谁问中央政府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万科赈灾捐了200万,群情呶呶质问连连,说王石吝啬,万科捐少了。李连杰的“壹基金”筹了5200万善捐,“功夫皇帝”亲到汶川赈灾一周,却招来质问一片:“李连杰自己捐了多少?”姚明捐了200万,国骂轰然而起,质问姚明“忘了他来自哪里”。刘德华捐了10万,换来一箩筐的质问:“知不知道是谁在支持你?”好一派勇于质问!好一派大义凛然!

   

   据民政部的报告,截至29日12时,全国共接受国内外社会各界捐赠款物总计373.07亿元,实际到账捐款279.90亿元。而各级政府赈灾至今,共投入209.38亿元,中央政府投入166.86亿元,地方财政投入42.54亿元。也就是迄今为止,政府的赈灾投入,一直小于赈灾捐款的数额!在2008年3月份,财政公布消息称:“去年(2007年)我国财政总收入,累计完成51304.03亿元。”收入五万亿的中央政府,在汶川赈灾中投入的209.38亿元,不过是其年收入的0.4%!穷于质问民间捐助多寡的“社会良心”,为什么对这个比值视而不见,为什么对此置若罔闻?

   

   鸦片战争时,针对广州知府余保纯的媚外祸中,有医生开出药方:“柔肠一条、黑心一个、厚脸皮一张、两头舌一根、媚骨一副、屈膝一对、笑脸三分,磕头虫不拘多少。用笑里藏刀切碎,口蜜为丸,藏于乌龟壳中。临用时以狼心一个、狗肺一副煎成糊涂,和药送服。”在“一叶障目,不见政府”的社会眚症里,依古方施新药,重开一单药方:“九回肠一条,偏心一个,二脸皮一张、铁口舌一根、软骨一副、半屈膝一对、二丑脸五分,怪哉虫越多越好。用两面三刀切碎,混沌成丸,置于矛盾之间。临用时以色厉内荏十分,着无明业火煎成糊涂,和药服送。”

   

   勇于质问捐款,不敢质问拨款,这种“社会良心”是外强中干的,是怯懦的、脆弱的,也是不堪一击的。如果以捐款的多少作为爱心的评估,实负赈灾救难责任的中央政府,在“无论从破坏性,还是从波及范围来说,四川汶川地震都是建国以来最大的,超过了唐山大地震”的汶川地震以来,以年收入0.4%的209.38亿元拨款,弱于了各界捐助的373.07亿元善款,它不是更应该遭到质问吗?

   

    易水虹 2008年5月31日星期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