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狂童休看剑,醉眼莫挑灯----四答网友]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微博,欢迎参观、指教和争鸣
·东海“两个凡是”,讨教天下英雄
·东海微言集(23)
·为什么中国政治转型特别难?
·儒家共识和中华愿景
·东海讲儒:主题“仁者寿——关于道德与寿命之关系”
·论革命(4月25日周日晚网络讲稿和问答)
·伟大的帝王师
·驳资中筠的“五四”观
·君主制之思---兼论统一的模式和善恶的传染性
·秦法家的下场—兼论“恶必蠢”定律
·一生低首拜阳明
·【代发通告】“弘道基金”发起辞、章程、捐赠指南
·秦朝之亡:仁义不施,攻守势异
·东海辟毛言论小集
·人道政为大
·前辈不可见,古道邈难寻
·算历史旧帐,向日本索赔
·yyy中国的出路
·理想不是罪恶的挡箭牌
·万方有罪,罪在中央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双盲”龙应台
·正淘汰、逆淘汰和偏统论
·关于计生的思考
·反动就要挨打
·清算五四
·人性和仁爱
·知识群体要忏悔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新启蒙运动
·平民主义批判
·政治必须立足正义
·说说五四吧
·善恶报应论
·道德和命运的关系
·个人主义、集体主义和仁本主义
·我是中国亡命徒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介绍周太王故事,谨供戴将军参考
·今日微博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杀人手段救人心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劣人论
·独尊儒术和言论自由
·从男尊女卑说起
·中国化就是儒家化
·两种成功
·东海推荐:应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与余英时先生商榷:真理的力量和儒家的自信
·新礼制对民主制的三重超越—答刘路
·吴钩一段话三大错
·也谈儒家的认信准则
·今日微博2015。4.15
·为朱熹洗冤
·欢迎问难
·中华君子树,松柏和甘棠
·儒学让人强大
·反动就要挨打
·中国知识群体:最丑陋的时代最丑陋的人
·尊重言论权是儒家的优良传统
·知识群体要忏悔
·颂圣与颂贼
·极权政治的文化背景和社会底盘
·马唯然:一个通灵者的诗生活(附东海荐语)
·庶民有堕落的权利(微集)
·为什么好人没好报?
·三民主义批判
·今日微博:如果天祐中国,必然天祐习王
·人和制度
·今日微言(2015-5-24)
·略答寒网
·三民主义批判之二(微集)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呼吁美国(微集)
·历史是由儒家写的
·今日微博(2015-5-27)
·伟大的帝王师
·仁本主义宣言
·今日微博(2015-5-29)
·《哲学三慧》批判
·儒城---一个儒者的中国梦
·仁者无敌论
·儒家革命论
·旧作展: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专访之三】余东海:我为什么支持习近平(儒家网)
·权力的本质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儒家对西方的历史影响
·儒家十大教条
·新中体西用论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命运共同体论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旧声重发: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仁本主义人性观
·仁本主义世界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狂童休看剑,醉眼莫挑灯----四答网友

   狂童休看剑,醉眼莫挑灯----四答网友-----四答醉眼挑灯看剑网友

   一

   醉眼挑灯看剑:任何一种学说进入极端状态,都有可能走向反面。本人是说‘当你把自己信奉的学说供奉为至高无上指导其他一切学说的学说时,这就与专制主义联姻了”,而没有说“自由主义与专制主义联姻了”。老枭的篡改歪曲技巧还是不错的,这一方面不能不使我赞扬。如果把我的观点与“自由主义”联系起来,就是这样的:“自由主义”如果走向极端,也有可能与专制“联姻”。某些曾经的“自由主义”者不也成了专制的帮凶了吗?当然,“自由主义者”非“自由主义”,但主义如同人一样,具有着不同的发展趋向,因为它毕竟是人解释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思想武器,即是说它是人的产物。人是个什么样子,人的学说就是个什么样子。严格地说,没有脱离人的什么“神学”,而所有的“神学”不过“人学”罢了,人只是给它涂上了一个超越的符号而已。

   东海老人答:这是一段很能迷惑人的话,实仍似是而非。

   “任何一种学说进入极端状态,都有可能走向反面。”尽管加了“有可能”三字,这个结论仍不成立。因为不是任何学说都会进入极端状态的。例如儒家的中庸之道、义德,都是反对“极端状态”的。“极端状态”的东西,就有违中庸,就不义。中庸状态可以有很多表现方式,唯独不表现为极端。

   墨家法家都是从儒家“开”出来的,但都“过”了,极端了。儒家以义节仁,仁爱有序,墨家学仁而过;儒家法本于礼,礼本于仁,法家唯“法”是崇。故两家皆不义、皆为儒家所反对。

   自由主义纵有可能走向极端,但不会极端到与专制“联姻”的程度。与专制“联姻”的自由主义,实已违背了自由的原则,就不是自由主义了。防范和解决自由主义走向极端的办法,在于对自由主义的回归及完善(或在遵循自由原则的基础上超越),而不是抛弃。

   主义固然如同人一样具有着不同的发展趋向,但有些主义怎么发展也不能趋向反面,否则就不是原来的主义了。至于某些曾经的“自由主义”者成了专制的帮凶,那不是自由主义学说的问题。

   二醉眼挑灯看剑:其实,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都会清楚:在中国现在的条件下,任何人也不可能回答一切问题,且不说人之局限性了。有些问题,只要你一开口,喉管立刻被扼住了。难道不是吗?“我能够回答一切问题”,不管从哪方面说,只能是一种臆想。何况,凯迪是否愿意为您“回答一切问题”而献身?

   东海老人答:在哲学层面、信仰层面回答一切问题,这是儒佛道及世界各大小宗教、多数学说都能办到的,也是成熟的宗教和学说必须做到的。至于回答得对不对、正不正确、圆不圆满,那是另一回事。

   如果我“一开口,喉管立刻被扼住了”,那不是我的责任。我当然不希望凯迪为我献身,但万一“凯迪为我献身”,也不是我的责任。这些问题很难懂吗?(“凯迪为我献身”可能性极低。但醉眼挑灯看剑这么说,居心似颇为不堪。)

   三醉眼挑灯看剑:按照老枭仁本主义的标准,最“坏”的学说也有“好”处。本人之粗陋批评,当然谈不上什么“学说”,但按照枭之逻辑,最坏的批评也该有“好”处吧?然而,大文化人老枭却对本人之批评全盘否定为“全是混扯”。这样对待批评的态度难以使他人肃然起敬倒是其次,重要的是违反了老枭自己那“最先进”的“仁本主义”之精髓:最坏的也有好的之辨证规律。至少在这件事情上,我对老枭的评价是:他不大懂“仁本主义”,或者说的是一套,做的是另一套。

   这段话是针对枭言“以仁本主义的标准去衡量,最‘坏’的学说也有‘好’处、最‘好’的学说也有‘坏’处”的(这里的坏,不一定指邪恶,也指不足之处,故加括号)。不又全是混扯么?我说的是:最“坏”的学说也有“好”处。可不是说最坏的批评也有“好”处。

   任何学说,能够流传一阵子,影响一些人,必有一定程度的“好”(合理性),如法家学说、马列主义、利已主义、神本主义等,包括各种邪教教义。绝对“坏”或一点道理也没有的东西是流传不开来、影响不了人的。

   坏的批评则不一定有“好”处。例如醉眼挑灯看剑的批评,如果说有好处,要加负面二字。或者说让我也让一些读者领教了你头脑的“混”。仅凭观点、而且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充满恶意地论断他人“说的是一套,做的是另一套”,简直“混”得太没谱没边了吧?

   四醉眼挑灯看剑:随便敬告大文化人老枭先生:以“混扯”去对待别人的批评,这不但有损于大文化人之气概,之风范,也无法让人产生追随于您并终生做您信徒的思想与情感之冲动。尊重自己从尊重他人做起。

   东海老人答:批评不一定是混扯,但不可否认,许多打着批评旗号的文字,纯属混扯。如实如理地指出对方的“混”处,正是“大文化人之气概,之风范”、之诲人不倦的精神的体现(注意,如果说“混扯”是骂人,也是极有节制的,而且以如实如理地指出对方的“混”处为前提,与讲不出、讲不过理而混骂完全不同)。

   很抱歉,我患有严重的道理、智力岐视症,以实话实话对应无知无理人士的邪话胡说,确实不够客气。醉眼挑灯看剑能够不“产生追随于您并终生做您信徒的思想与情感之冲动”是很明智的,不然其情感绝对要受伤的。

   当今天下,配追随于我的人可没几个。东海儒家即使开门,也不是废品收购站、破铜烂铁全收纳呀,哈哈哈,况老枭一向自由自在独来独往不要别人追随乎?有一点必须说清楚:我公开答复醉眼挑灯看剑之类网民,是针对天下后世的启蒙,绝不表示我允许他们追随!2008-7-15东海老人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