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狂童休看剑,醉眼莫挑灯----四答网友]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毛家王朝与中华人民共和国
·今日微言(我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文革、商鞅和天津等)
·今日微言(奥巴马、迂儒和铁律等)
·今日微言(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劣根劣人领导人唐国强等等)
·今日微言(道统、人性、心之力等等)
·[论语点睛]礼制的典范
·今日微言(天快变了)
·今日微言(邓小平、江泽民和中国化)
·今日微言(拜恳习近平等等)
·今日微言(2015-8-26)
·今日微言(习近平上当了)
·今日微言(习近平、王岐山先生保重)
·今日微言(郝柏村、鲁迅、习近平)
·有话好好说(微集)
·光绪的演讲
·今日微言(爱狗主义和爱国主义等)
·二论儒文化和马主义
·正能量和正教育---并自荐一书
·西儒卢梭
·今日微言(奚晓明、余英时、女权主义等)
·今日微言(嘿嘿嘿)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狂童休看剑,醉眼莫挑灯----四答网友

   狂童休看剑,醉眼莫挑灯----四答网友-----四答醉眼挑灯看剑网友

   一

   醉眼挑灯看剑:任何一种学说进入极端状态,都有可能走向反面。本人是说‘当你把自己信奉的学说供奉为至高无上指导其他一切学说的学说时,这就与专制主义联姻了”,而没有说“自由主义与专制主义联姻了”。老枭的篡改歪曲技巧还是不错的,这一方面不能不使我赞扬。如果把我的观点与“自由主义”联系起来,就是这样的:“自由主义”如果走向极端,也有可能与专制“联姻”。某些曾经的“自由主义”者不也成了专制的帮凶了吗?当然,“自由主义者”非“自由主义”,但主义如同人一样,具有着不同的发展趋向,因为它毕竟是人解释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思想武器,即是说它是人的产物。人是个什么样子,人的学说就是个什么样子。严格地说,没有脱离人的什么“神学”,而所有的“神学”不过“人学”罢了,人只是给它涂上了一个超越的符号而已。

   东海老人答:这是一段很能迷惑人的话,实仍似是而非。

   “任何一种学说进入极端状态,都有可能走向反面。”尽管加了“有可能”三字,这个结论仍不成立。因为不是任何学说都会进入极端状态的。例如儒家的中庸之道、义德,都是反对“极端状态”的。“极端状态”的东西,就有违中庸,就不义。中庸状态可以有很多表现方式,唯独不表现为极端。

   墨家法家都是从儒家“开”出来的,但都“过”了,极端了。儒家以义节仁,仁爱有序,墨家学仁而过;儒家法本于礼,礼本于仁,法家唯“法”是崇。故两家皆不义、皆为儒家所反对。

   自由主义纵有可能走向极端,但不会极端到与专制“联姻”的程度。与专制“联姻”的自由主义,实已违背了自由的原则,就不是自由主义了。防范和解决自由主义走向极端的办法,在于对自由主义的回归及完善(或在遵循自由原则的基础上超越),而不是抛弃。

   主义固然如同人一样具有着不同的发展趋向,但有些主义怎么发展也不能趋向反面,否则就不是原来的主义了。至于某些曾经的“自由主义”者成了专制的帮凶,那不是自由主义学说的问题。

   二醉眼挑灯看剑:其实,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都会清楚:在中国现在的条件下,任何人也不可能回答一切问题,且不说人之局限性了。有些问题,只要你一开口,喉管立刻被扼住了。难道不是吗?“我能够回答一切问题”,不管从哪方面说,只能是一种臆想。何况,凯迪是否愿意为您“回答一切问题”而献身?

   东海老人答:在哲学层面、信仰层面回答一切问题,这是儒佛道及世界各大小宗教、多数学说都能办到的,也是成熟的宗教和学说必须做到的。至于回答得对不对、正不正确、圆不圆满,那是另一回事。

   如果我“一开口,喉管立刻被扼住了”,那不是我的责任。我当然不希望凯迪为我献身,但万一“凯迪为我献身”,也不是我的责任。这些问题很难懂吗?(“凯迪为我献身”可能性极低。但醉眼挑灯看剑这么说,居心似颇为不堪。)

   三醉眼挑灯看剑:按照老枭仁本主义的标准,最“坏”的学说也有“好”处。本人之粗陋批评,当然谈不上什么“学说”,但按照枭之逻辑,最坏的批评也该有“好”处吧?然而,大文化人老枭却对本人之批评全盘否定为“全是混扯”。这样对待批评的态度难以使他人肃然起敬倒是其次,重要的是违反了老枭自己那“最先进”的“仁本主义”之精髓:最坏的也有好的之辨证规律。至少在这件事情上,我对老枭的评价是:他不大懂“仁本主义”,或者说的是一套,做的是另一套。

   这段话是针对枭言“以仁本主义的标准去衡量,最‘坏’的学说也有‘好’处、最‘好’的学说也有‘坏’处”的(这里的坏,不一定指邪恶,也指不足之处,故加括号)。不又全是混扯么?我说的是:最“坏”的学说也有“好”处。可不是说最坏的批评也有“好”处。

   任何学说,能够流传一阵子,影响一些人,必有一定程度的“好”(合理性),如法家学说、马列主义、利已主义、神本主义等,包括各种邪教教义。绝对“坏”或一点道理也没有的东西是流传不开来、影响不了人的。

   坏的批评则不一定有“好”处。例如醉眼挑灯看剑的批评,如果说有好处,要加负面二字。或者说让我也让一些读者领教了你头脑的“混”。仅凭观点、而且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充满恶意地论断他人“说的是一套,做的是另一套”,简直“混”得太没谱没边了吧?

   四醉眼挑灯看剑:随便敬告大文化人老枭先生:以“混扯”去对待别人的批评,这不但有损于大文化人之气概,之风范,也无法让人产生追随于您并终生做您信徒的思想与情感之冲动。尊重自己从尊重他人做起。

   东海老人答:批评不一定是混扯,但不可否认,许多打着批评旗号的文字,纯属混扯。如实如理地指出对方的“混”处,正是“大文化人之气概,之风范”、之诲人不倦的精神的体现(注意,如果说“混扯”是骂人,也是极有节制的,而且以如实如理地指出对方的“混”处为前提,与讲不出、讲不过理而混骂完全不同)。

   很抱歉,我患有严重的道理、智力岐视症,以实话实话对应无知无理人士的邪话胡说,确实不够客气。醉眼挑灯看剑能够不“产生追随于您并终生做您信徒的思想与情感之冲动”是很明智的,不然其情感绝对要受伤的。

   当今天下,配追随于我的人可没几个。东海儒家即使开门,也不是废品收购站、破铜烂铁全收纳呀,哈哈哈,况老枭一向自由自在独来独往不要别人追随乎?有一点必须说清楚:我公开答复醉眼挑灯看剑之类网民,是针对天下后世的启蒙,绝不表示我允许他们追随!2008-7-15东海老人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