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东海一枭(余樟法)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一PeakTerry在枭文后发言:

   孔子所提出的仁政,在农耕文化下也许也有约束统治者的功能,但它说到底还是农耕文化。历史已经不可逆转的进入了现代文明,如果还用代表着农耕文化的儒学来指导我们去自由民主,岂不荒谬?

   说儒家是农耕文化不适于现代文明,是一个荒谬的结论,也是一个普遍的误会。道德良知具有普世性,真理到了高处具有普适性。例如,民主制原产于古希腊,发展和完善之,就适应现代;它成熟于西方,照样也适应中国。

   二道理有大小之别、真伪之异,文化也会因“产地”、“生产时间”的不同而各有特点,但从根本上讲,审辨和判断一种文化的优劣,要看它的真理度高低而不是别的,不能有地域岐视和时间岐视。

   就社会层面看,阻挠民主的不是儒者,恰恰相反,清末改良派也好、革命党也好,大多是儒家学说培养出来、极富道德修养的人物,其中不少风云人物本身就是儒家;从学术角度说,儒学与民主、道德与自由,在根柢完全相通,一以贯之。

   “孔子所提出的仁政”之言不确。仁政实为孟子所提,仅属于儒家学说中“礼”、即外王学的部分。礼,时为大,要合时宜。仁是原则,但何为仁政,将因时而异。儒学汲取和包容民主一点不荒谬,荒谬的是一定要人为地把儒学、道德与民主自由对立起来的脑子,是将古今专制主义及马列主义等造的孽强栽到儒家身上。中华文明的一再逆转,在古代,与君主专制对儒家不断扭曲有关,在现代,则与党主专制对儒家极端摧残有关。

   中共对儒家态度已略有改变,变全面毁禁为有所利用,但不要“乐观”、不要认为中共已尊儒了。把儒家放在马家之下极其肤表地略赐颜色而已。这种歪曲性、装饰的利用,实乃侮儒、辱儒也,何“尊”之有?所尊者,小儒伪儒耳(这里小儒伪儒,包括儒者与儒学而言。儒者有大小真伪之别,儒学亦有真伪大小之异,如可分小康之学与大同之学。)

   自由派的批儒反儒与当年毛共的禁儒毁儒,尽管性质不同、目的各异,但造成的社会后果都是极其严重的。国人特别是自由人士对儒学、对道德的普遍认识错误,将严重削弱民主追求所必须的道德力量,从与毛共不同的另一个侧面严重阻挡中国历史向现代文明的进入。

   三黎星萍网友在《回老蝎》中写道:

   我对民主力量在美国的失利,除了发表看法,也是爱莫能助。但是,如果真心民主的人在民主的大本营都永无立锥之地,那么我们的争论还有意义吗?你也许对民主力量是恨铁不成钢,但你要先明白钢是什么样子,民主是什么样子。除此之外,我别无奉告。

   此言发人深省。但我想,民主力量何以在中国失利,在美国也失利,以致在民主的大本营都无立锥之地?原因当然很复杂,但绝不是民主人士不明白民主是什么样子,而是将中华文化从民主队伍中从抽离了,同时也将道德力量从心灵深处摧毁了----此乃民主力量失利的主观、内部、自身的原因。2008-7-13东海老人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