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为某网友疗心]
东海一枭(余樟法)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境界至高的极端,永远不逾的坚持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民主大腕的混乱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一反道德,便无足观---反儒派特征举例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某网友疗心

   为某网友疗心

   醉眼花花心疾重,诸公衮衮脑残多---小疗醉眼挑灯看剑网友一醉眼挑灯看剑网友妄驳东海思想,被我连斥二文,乃将话题从政治转入哲学领域,断取《我能回答一切问题》中“从原则上回答一切问题”与“就哲学层面而言,我能回答一切问题”两句话,问我其间异同。我一句话答之:

   哲学研究原则性问题。而世出世间各种具有普遍性、根本性、抽象性等特征的问题,皆属于原则性问题。

   醉眼挑灯看剑以为挑出了毛病呢,洋洋然责问:在地球上,“水往低处流”乃“普遍性问题”。请问,“水往低处流”也属于“原则问题”吗?再试举一例。在地球上,男性站着小解,女性蹲着小解,——这个“普遍性的问题”,也是什么“原则问题”吗?

   问得有点刁钻,但难不倒我,恰暴露了其人思维的低狭、扁平和混乱。

   二哲学所研究的问题具有普遍性、根本性、抽象性、原则性等特征,诸如唯心与唯物、性善与性恶、本体与现象、利己与利他、人本与神本等等问题,都属哲学范畴(注意:“原则”与“原则性问题”含义不尽一致。比如性善性恶问题,是原则性的问题。善是本性,是原则,恶属习性,非原则。)

   什么叫原则?简言之,原则者,原初的、基础的、根本的、具有普遍性、普适性的规则也(或准则、规律等)。宇宙生命系统本体有总原则,分原则,万物又大小小小各有各的原则。种种大大小小的原则又都统一于总原则之下。

   “水往低处流”乃“普遍性问题”,也可以说,这是地球上的水的原则之一。凡没有外力的作用却不“往低处流”的水(如果有的话),必然反常,因为违背了水的“基本原则”。

   至于男性站着小解女性蹲着小解,不属于哲学意义上普遍性的问题。此乃因男女生理特点而形成的一种生活习惯,可以归类为一个约定俗成的小小礼仪,如果在公共场所(公共厕所)违反了,有“非礼”(不合礼仪)之嫌。

   三醉眼挑灯看剑进一步追问:

   “原则”,可以来自普遍,可以来自特殊,所以既不能把“原则”当作“普遍”,亦不能作为“特殊”。“原则”乃人们从事物中概括出来用以指导思想与行为之方针,这与作为哲学范畴的事物“普遍性”非一回事也。该学生把“原则”与“普遍”等同起来是不对的。譬如,“普遍原则”、“特殊原则”等。

   原则乃人们从事物中概括出来用以指导思想与行为之方针,这话没错,但狭隘了。其余皆混扯。

   原则不允许特殊,特殊不可能原则。“原则”与“普遍”等同起来固然不对,割裂开来更加不对。原则必须来自普遍,什么范围、什么层次的原则必须是什么范围内、什么层次上的普遍性的“抽象”。比如“水往低处流”,就是地球上所有的水的特征,即水的普遍性的“抽象”。

   所谓“特殊原则”,其实多非原则,或曰“人为”的、冒充的伪原则。

   四哲学,智慧之学也。哲学本来让人越学越明哲通达才是,而中共的那些哲学教科书所起的作用正好相反。醉眼挑灯看剑自称是教师和自由民主人士,居然问得这么“下流”、这么混乱,看来其脑袋已被中共的哲学教科书弄残啦。谨将“对一枭充满敬意”璧还吧,因为我对撇开道理仅向我个人表示的敬意持“排斥”态度。

   眼界高一点、眼光远一点就知道,面对真相、真知、真理、真人时,胡言乱语固然是自毁,花言巧语、苟誉乱夸也毫无意义。很多人包括一些自由大侠、民运领袖以狡辩的方式与东海相争,或以巴结的态度对东海苟誉,都是被我狮吼捧喝、嘲弄“排斥”的。看醉眼挑灯看剑目前的状况,实已丧失了尊重东海、尊重道理的能力。复康以后,再向我致敬,如何?

   说明一下,标题“醉眼花花心疾重,诸公衮衮脑残多”下联是化用杜诗之意的。杜诗曰:诸公衮衮登台省,广文先生官独冷。自称是教师和自由民主人士的醉眼挑灯看剑网友是挤不进衮衮诸公的队列的,算“广文先生”也太勉强。所以,下联倒不是针对醉眼挑灯看剑的,借机讽世耳。2008-7-13东海老人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