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当代利己主义批判]
东海一枭(余樟法)
·《圣堂山组诗之:登顶》
·儒者力量从哪里来?---兼批王怡
·这是一沟龌龊的死水----向中国知识界唾一口痰!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并教训芦笛一顿!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
·中共死亡通知书!
· 看望圣堂---及“英雄大会”拟议
·孔子自相矛盾、孔孟互相矛盾?
·广西南宁-王云高:论诗戏为三绝句以呈政老,兼寄萧瑶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为君主专制一辩
·胡温听训:以德治谁?
·北京下列朋友请进
·王云高填词《添字调笑令》书赠枭婆
·怀念毛泽东
·中共何时灭,我们说了算!
·一句话新闻:震旦论坛游客也可以回帖了(来客可放胆开骂不用有任何顾虑啦)
·王云高老师新作:“招惹地球”和“皈依圣堂”
·真名说真话,声援杨天水
·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描民运胜景,谱自由凯歌
·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
·打倒余杰!----恭请余大神棍主动辞积
·聊酬诸侠友情厚,镇宅驱邪剑气扬!
·飞雄,毕竟是英雄!(郭飞雄这次受委曲了,重贴旧文一篇,以示“抚慰”)
·东海一枭旧作:和xx
·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
·文龙思虎聚京华--贴旧文,念旧谊,北京行,冷热明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怜子如何不丈夫
·怜子如何不丈夫(旧文新感)
· 对于不宽容的行为,我不宽容!-----再骂余王不知义兼批飞熊不得体
·公众人物、自由战士及有志于竞争未来总统者必读!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未来中华大总统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
·上帝焉能奈我何?
·装孙子
·眼前有血,心底有痛!-------"六.四"十七周年祭
·王中陵:六四赠萧瑶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修正稿)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陈政、梁欢、圣堂山
·题赠珠海平和书院联
·关于刘晓波(旧文三篇)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弘扬大同之道,借镜小康之学
·怎样待人,怎样交友
·儒家的自由精神-------兼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击鼓与求贤
·王道政治与民主制度
·民主的平庸与崇高
·桃花影落飞神剑
·儒家道德的“矛头”
·天上地下,唯权独尊
·真傻和装傻
·警告张国堂!
·放眼神州地,何处可卜居?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文化启蒙,任重道远
·学习马桶好榜样
·东海草堂开讲: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东海草堂开讲:当然爱国,却不主义
·东海草堂开讲:跑官原有道,出仕岂为私
·东海草堂开讲:儒家文化的核心
·无知的愚民多,有知识的愚民更多-----欢迎对号入座
·东海草堂开讲:实践之学,践履之功
·东海草堂开讲:只要反共,就是仁者
·《我来,乃是叫地上动刀兵》
·东海草堂开讲:按照孟子标准逻辑,中共必须引咎辞职
·嘲共儒 怀不寐
·东海草堂开讲之:“亲亲相隐”对不对?
·网友酬唱集萃(之9)
·《到西藏看看》
·誓把金针度与人-------《东海草堂大开讲》开场白
·面向东方(组诗)
·仁者必有勇!
·儒者的真精神
·诚信缺席谁之责?老枭负债成被告!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
·谁富谁可耻,我穷我光荣!
·芦笛的罪证
·芦笛的罪证
·请您支持“《100%尊重知识产权》行为艺术!”
·君子不忧不惧
·因果须明辨,老调莫重弹------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盘古作曲演唱东海一枭《颠覆者》最新修订版mp3下载
·东海草堂读经札记:兴灭国,继绝世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并邀高手一试身手
·当啥也别当中共的官
·人道精神的形象体现---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震旦文化网二周年祭
·人不可以无耻----兼斥某人
·《幽居写怀》
·《小诗仿田间》
·维护个人权利与维护公众利益-----与卫子游君商榷
·天将以老枭为木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代利己主义批判

当代利己主义批判

   一、代表人物在自由论坛时政评论版《余杰 :赖斯访华,我失自由》一文后:不锈钢老鼠曰:

   “余杰还是太把见布什和维权民运当回事了。要是我的话,如果一个人我真的不喜欢,别说一起见布什了,就是一起见胡锦涛,见完之后胡锦涛就还政于民实现民主,我也不去。不值得为了国家的事牺牲自己的喜好。”

   “不值得为了国家的事牺牲自己的喜好。”之言,正是“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的现代表述。毫无疑问,头上挂满自由主义首饰的不锈钢老鼠,实乃当代杨朱或当代利己主义的代表人物之一---另外两员大将,一个是直接将利己主义诉诸于行为的范跑跑,一个是一再号称要旗帜鲜明地坚持利己主义的某某某。

   不少自由民主人士或戏论滔滔地反对重心性道德修养的传统文化特别是儒家学说,或认同范跑跑式的利己主义行为并为之辨护,尽管没有明确地打出利己主义大旗,但在反对儒家学说与泛道德主义的同时无意中作了利已主义的同盟(同时沦为反道德主义者)。海内风云方浩荡,眼中人物太酸寒啊。

   利己主义与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的性质大异,自由主义、个人主义可以容纳利己主义却不等于利己主义,儒家为什么同时反对利己主义与利他主义,其人性理由和政治理由何在,这种种问题我已分别在多篇文章中予以透析(在文尾特辟一节,澄清利他主义之弊)。这里要警示的是,不要把利己主义者当作自由民主人士,更不宜将利己主义视为民主自由的核心理念乃至“指导思想”。

   二、为何不宜首先要说明,利已主义作为个人生活哲学尽管不好,却也不坏。杨朱“拔一毛以利天下而不为”,自私自利,但是“悉天下以利自身,不取也”,绝不坑害他人。所以在一个法治健全、制度良好的社会环境,人人都是这样的利己主义者,不会造成什么恶果。

   如果世界上没有坑害他人的坏人、坏势力的存在,没有专制主义特权主义的存在,如果特权阶级主动还权于民、全社会人人都能做到“绝不坑害他人”这一点,那么,人人都是杨朱,又有何妨?那真可谓没有圣贤也没有盗贼,天下太平了。

   但是,这个“如果”前提是虚设的。自由人士的出现,正是为了把这个“如果”变成初步现实(之所以说“初步”,是因为民主成功之后,社会仍然会出现坑害他人的坏人、坏势力,民主制度仍有待于不断完善)。

   在此之前,利己主义绝对不宜提倡和弘扬。因为利己主义不仅严重缺乏反对专制特权的主动性、严重缺乏追求和建设良好制度积极性,而且对于民主自由阵营不啻为一种主动的道德缴械,在一个“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色,野有饿莩”、的社会,利己主义者简直是“率兽而食人”者的最好的思想帮凶------尽管无意的。

   孟子曰:杨墨之道不息,孔子之道不著,是邪说诬民,充塞仁义也。仁义充塞,则率兽食人,人将相食。吾为此惧,闭先圣之道,距杨墨,放淫辞,邪说者不得作。(《孟子-滕文公下》)。此言至今听来,依然声若洪钟,极具现实意义。而在目前这个历史阶段,利己主义的危害又远远大于利他主义。借用孟子的话说,不锈钢老鼠之道不息,东海之道不著,是邪说诬民,充塞仁义也。仁义充塞,则正方便专制主义率兽食人也!

   职是之故,自由主义和当代儒家对利己主义,只要其行为不触犯法律,就可以也应该容纳(当然不赞同),但在义理上则不能不予以剖析和清算。

   三、重大误区自由主义、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都是以个人为本位的,这是它们的相同点。但自由主义及个人主义的“个人”,除了自己的权利和自由,还指向并程度不同地关注他人和社会的“每一个人”,利己主义的“个人”则完全局限于自己,只自找门前雪,此外哪怕“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都与他无关,甚至正好当作风景欣赏呢。

   也可以说,自由主义及个人主义者对民众、社会的关爱程度不尽一致,但必有一定的关注,其“心”冷热程度不同,但绝不会零度;而利己主义者则是完全地心里是没有热气的,眼里是没有他人的,偶尔做了利于他人和社会的好事,不是出于“本能”,就是属于“客观”。

   无意识的利他行为当然值得欢迎,但对于一些公益事业尤其是象民运这样特殊的公益事业参与者也说,利他行为诉诸于本能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只有先知晓事物的当然之则,才能更好地做出合乎当然之则的行为,人们的道德实践不应该是一种缺乏思想和真理指导的盲目行为。

   不锈钢老鼠曰:余杰还是太把见布什和维权民运当回事了,帮别人擦屁股。又曰:基督徒就是老把道德责任当回事,让人头疼。姑且不说余杰拒郭是否太把“维权民运当回事”,是否“帮别人擦屁股”(“太把见布什当回事”与“把维权民运当回事”可不是一回事。正如南宫左回复:余杰未必帮别人擦屁股,老鼠你倒是在帮余杰擦屁股。)“不把道德责任当回事”正是利己主义的主要特征之一。

   如果错认利己主义为民主自由的核心理念与“指导思想”,民主自由运动欲不阵营圈子化、社会边缘化、心理阴暗化、道义资源沙化,从而“从失败走向失败”,不可得也。遗憾的是,这种“错认”其实海内外自由人士、民运领袖中已相当普遍,已成为一个重大的思想误区。

   恕我直言,撇开错综复杂的外部、客观、国际国内各种因素,十几年来,民运(狭义而言)愈趋愈下愈搞愈边缘,与道德的衰微和文化的真空大有关系,与“指导思想”的颠倒错误大有关系----自由主义被暗中导向了自私主义、利已主义乃至本能主义,以致自由阵营几乎成了文化难民营和道德盲人营。

   如果这个“主观”上、思想上、阵营内、根源性的问题不予重视,不能解决,仅靠远距离肤浅地、偏激地甚至不实不诚地骂骂专制主义,只怕于专制毫发无伤而自己则彻底衰微成一团臭气哄哄的散沙矣。广义而言,民运必胜。但在利己主义神本主义等明里暗里的导向之下,狭义的民运正在走入一条不得人心、大违正理的死胡同,再这样下去,必被中囯人民轻蔑和抛弃!

   不锈钢老鼠个人选择并奉行利已主义哲学,甚至借此冒充自由主义,都是她自由,但澄清两种主义的本质区别,则是有识之士的责任。借此机会,我要对她的思想持支持、拥护态度的自由民主人士猛喝一声:此路不通!(当然是就“自由民主的事”而言了。)

   四、知同知异我在《切莫源头混清浊,宜将枭眼察秋毫!-----再训秦晖诸君》中曾强调:一种学说根柢处的丝毫偏差,在实践过程中就会影响悬殊甚至产生严重后果。

   要汲长摄优,首先要析微辨精,明其短劣之所在,才不致受到误导,才能够借鉴使用。在这方面,学者当具一双明察秋毫的鹰眼,来不得半点马虎。宋朝大理学家程伊川先生早就尖锐指出“大凡儒者学道,差之毫厘,缪以千里。”有人问韩愈的读墨篇怎样?他答道:

   “此篇意亦甚好,但言不谨严,便有不是处。且孟子言墨子爱其兄之子犹邻之子,墨子书中何尝有如此等言?但孟子拔本塞源,知其流必至于此。大凡儒者学道,差之毫厘,缪以千里。杨朱本是学义,墨子本是学仁,但所学者稍偏,故其流遂至于无父无君,孟子欲正其本,故推至此。退之乐取人善之心,可谓忠恕,然持教不知谨严,故失之。至若言孔子尚同兼爱,与墨子同,则甚不可也。后之学者,又不及杨、墨。杨、墨本学仁义,后人乃不学仁义。但杨、墨之过,被孟子指出,后人无人指出,故不见其过也。”(《二程集》)。

   异端小道,必有可观。古今中西各家学说、“主义”及宗教教义,包括很多歪学邪教在内,都不乏合理的、好的一面,都有可资利用的思想资源。别说利己主义中的个人权利本位思想值得借鉴,便是恶名远扬的法家学说、马克思主义等,何尝没有可资借镜之处?只不过,在汲取和利用之前,必须析微辨精。明其优劣才能汲优汰劣、知其同异才能存异求同。

   汲优汰劣也好,存异求同也好,都应以仁为本、立足仁本。《金刚经》曰: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一切思想理论体系都从属于一个总系统,都是从中分化出来的,每个体系都具有一定的价值。但只有一个是最适中、最符合条件而具有最高真理度。就“本体界”言仁本主义是总系统,在现象界(人类所有意识思想,皆属现象),作为一门学说体系,仁本主义则是最适中的。(关于仁本主义要旨,请详见枭文《仁本主义大纲》,兹不赘)。

   五、利他主义对各家学说在汲优取精为我所用时,还有个切不切理、契不契机、合不合时的问题。例如利他主义,不能说不好----按常理衡量,简直太好了、好过头了。问题正在“过头”二字。过犹不及。好过头了,反而不好了;仁过头了,反而不仁了(仁要合宜,过了,就不宜、不义了)。利他主义中集体主义精神、天下本位思想和勇于奉献精神与儒家都有相通之处,却遭到儒家的严厉反对,就是因为过了。

   利他主义主要有两层错误。首先,从理上讲,不符合人类之本性。人的本性是利己利他的圆融统一,不能分割、不可或缺的,利己作为人性的一翼,利已本能发而为行为时,只要不损人,就是善的(从更高的层面上,只要不损人,一切利己行为都是间接地利他、利世的)。利他主义只强调利他而忽略利己,就出偏了。这是儒家反对利他主义的人性理由。

   墨家的利他主义还好些,毕竟有部分的真理性(局部合乎本性),故墨家利他主义道德上从内心“养”成、行为上从自我做起。中共的利他主义则毫无人性依据,其提倡大公无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等道德,是完全无根的(理由详见《马克思的无知》)。因为唯物主义、斗争学说,无法培养出真正的道德来。“杨墨,学仁义而失之者,则后之学者有不为仁义者,则其失岂特杨星哉?”(《二程集》)。

   其次,从事上讲,有违于中庸的原则。尽管利他主义不够合乎本性切乎真理,作为个人生活哲学,纵有损于己,却无害于人、无害于社会,但如果作为政治性的指导思想“意识形态”,将高道德求之民众和社会,恰是最不道德的政治,拔苗助长,就容易出大问题,导致社会道德普遍虚伪化是难免的。这是儒家反对利他主义的政治理由。一种学说根源处的小小偏误,如果付诸实践尤其是政治实践,往往差以千里,终至于不可救药。

   到了未来群龙无首、人人君子的大同时代,利他主义也好,利己主义也好,倡导什么都无所谓(也没效果,因为人人都知生命本质是良知,良知是利己利他一体的),但在非常漫长的历史长河里,利他利己两大主义都是既不合理又不不合时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